街道如此干净,证明这里的异能者实力比较强大,如此才能清理出城市主干道,当基地车完全进入城区,江流石看到一座四五米高,延绵不绝的城墙。

    安全区!

    在末世,能让普通人平安生活的地方,也只有安全区了。

    这片安全区规模不大,比起当初的申海安全区差远了,但申海安全区是军队建立的,而这却只是一个黑帮建立起来的。

    岛国的黑帮,原本就比华夏规模大得多,华夏黑帮也就是在建国以前,因为政府对国家的掌控力比较弱,才会诞生青帮、洪帮这样的超大规模帮派,当初老申海的黑帮老大,甚至能见国家元首,被尊称为申?;实?。

    但迈入二十一世纪,这些早就变成历史了,整个华夏境内,能被人记得名字的黑帮几乎绝迹。

    可岛国不一样,岛国是地方政府比中央政府掌握更多资本,民间比国家掌控更多资本,资本决定了权力,便更容易促进强大黑帮的诞生,全世界最大的黑帮,就是岛国的山口组,到末世开始时已经一百多年历史了。号称世界第二大黑帮的战斗民族黑手党,收入只有山口组的零头,完全不能比。

    岛国黑帮能有这样的风头,是因为岛国是世界唯一的黑帮合法国家,干黑社会的能光明正大的设立总部,甚至私下里给一些地方政界人员募捐参选。主要在岛国,法律规定有结社自由,黑社会也是结社,总不能认为黑社会可能犯罪,就把人给抓了。

    如此一来,导致道果干黑社会的人可以跟那些工程师、律师、医生一样,在他们户口本上的职业一栏,大大方方的填上“黑社会”【雅库扎】几个字。

    至于黑社会干的活,当然是见不得光的,明面上说遵纪守法,做正经生意,其实终究离不开收?;し?、赌博、色情、贩毒、走私这些,不过偶尔他们也客串一下警察,维护自己地盘的治安。

    当然,有时候这些犯罪行为会被政府打压,很多黑帮也在尽量洗白,但那也只是逼不得已,当末世政府消亡的时候,这些黑帮自然会恢复本性,甚至肆无忌惮起来。

    现在的岛国黑社会,就是完全失去了管控的黑社会。末世前的岛国,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彬彬有礼,最高素质的国家,可是长期严禁、刻板的生活,会压抑性格,一旦反弹起来更厉害,经过一年的末世发酵,很容将人性的丑恶面激发出来。

    普通人生活在黑社会组建的安全区中,虽然不用担心成为丧尸的食物,但日子恐怕也绝不好过。

    江流石入安全区的时候,连检查都没有,安全区门口只有几个摆样子的岛国黑帮成员,通行畅通无阻。

    剑杀公社的安全区,从来不禁止任何人进入,但想要在里面生活,那就必须购买安全区的住房,因为安全区实行宵禁,任何人不可以在晚上还在户外逗留。而纹身男子许诺给夏美同学的居住权,也只是在贫民窟中给他们三个找个窝棚罢了,即便如此,也让三人感恩戴德了。

    此时在基地车上,江流石正在跟冉惜玉学习岛国语,早在江流石第一次进化的时候,他就选择了脑域进化,现在江流石的学习能力已经远超过去,学习入门简单的岛国语,只要一个星期左右,就能简单的交流。

    “江哥,你看……”

    冉惜玉突然指向窗外,江流石转头看去,这时候,江流石已经看到了不少安全区的居民了,有人面黄肌瘦、衣着褴褛,有人衣着光鲜、满面红光,彼此之间对比鲜明,这些人聚集在安全区门口的区域,是因为这里有一片大市场。

    安全区入门就是市场,很有黑帮的风格。

    江流石打眼看去,市场上那些衣着光鲜的人,大多在交易变异晶核和变异兽肉,大块的变异兽肉,就摆在市场中心最显眼的位置,一头头变异猪、变异牛,就像当初家猪、肉牛一样,被挂在铁钩子上,这些牲畜都被开膛破肚,有的还沾着血水,一滴滴的往血盆子里滴,每个摊位前都有异能者或者屠夫模样的男子,手里拿着大号牛刀,大块切肉。

    在变异兽肉旁边,有粮食蔬菜市场,一袋袋的大米,面粉,蔬菜干,甚至少量鱼生,应有尽有。

    光顾这些市场的,几乎都是异能者,而那些营养不良的穷苦人,只能看看咽口水罢了,这些人怕是一年都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他们来市场大多只是摆摊出售一些农产品,末世这么久,很多地区已经恢复了简单的农业生产,虽然产量不高,但对那些安全区日夜劳作的穷苦人来说,已经够他们勉强果腹了。

    还有一些穷苦人,他们不是来卖东西的,而是作为商品被出售的。

    江流石在市场的东部,看到了一个大规模的奴隶市场。

    各种男女奴隶被挂牌出售,一般男奴隶价格标得很低,而那些美貌的女奴隶,大多是一百斤变异兽肉起。

    看着那些衣不蔽体,被人当成货物挑选的女奴隶,江流石感慨万千,他想起旧社会时插草卖人,上称称重的情景,“一百斤变异兽肉一个女人,真是一斤肉一斤人?!?br />
    江流石摇了摇头,贩卖女奴的事情,在华夏也有,这种事在末世真的很普遍,甚至有时候,一些女奴是因为种种原因自愿卖身为奴的。

    在这些女奴身前,有一个膘肥体壮的大汉,他赤着上身,身前背后都是青绿色的纹身,看起来有两百几十斤重。

    在岛国,黑社会纹身再普遍不过了,成了一种文化,甚至纹身的图案,都可以看出一个人的黑社会地位。

    这肥胖大汉手里正抄着一根皮鞭,正在向来往的客人介绍十二个精心挑选的女奴,这些女奴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姣好年华,都是刚刚抓来,没有经过任何侵犯,可以买回去好好调教的,甚至有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非常的稚嫩。

    “江哥,她们当中有龙腾的人!”冉惜玉听到大汉的介绍后,神色有些复杂。

    这十二个女奴有岛国人,有欧美人,也有华夏人,其中欧美女孩只有一个,华夏女孩却占了六个,比岛国女孩还多。

    而这些华夏女孩,无一例外的来自于龙腾组织,甚至其中有几个人有异能,只是她们拥有的异能都跟战斗能力没什么关系。

    龙腾虽然已经退居秋明町,但小队在外,一旦遭遇,还是可能发生了小规模战斗,如此一来,就有了俘虏。

    哪怕没有战斗,也有可能有漂亮女孩被劫持,当做奴隶出售,在这个末世是没有人权的,没有实力的话,落在别人手里,那说你是奴隶便就是奴隶。

    “江哥,我们……”冉惜玉不忍的说道,看到同胞在异国他乡被人当成货品出售,冉惜玉心里当然不舒服,更何况在加入石影小队之前,冉惜玉也是一个女奴,被红姐关在了笼子里,差点就被白斩山买走了,如果那样的话,她真的生不如死。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在剑杀公社里,不知有多少心理变态的人,他们买走这些奴隶后,还不知道怎么折磨她们,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华夏,冉惜玉都不会这般纠结,可是发生在岛国,她真的看不下去了,一想就心里难受。

    “哥……”江竹影也叫住江流石,同样是女孩子,江竹影也心里不舒服。

    车上的女孩,大多看着江流石。

    江流石沉默了一会,叹了一口气,开口道:“影,停车?!?br />
    基地车车门打开了,江流石下了车,带着江竹影、冉惜玉向奴隶市场走去。

    看到有客户来了,肥胖大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说狰狞,那是因为他牙齿大半边都是镶的金牙,似乎是这半口牙齿被人硬生生打掉了。

    就这副尊容,心理素质不行的客人刚来都要被吓跑了。

    “买女人?”肥胖大汉问道。

    “这个、还有这几个……”冉惜玉将六个华夏女奴全指了出来。

    冉惜玉一张口的时候,肥胖大汉浓眉一挑,他已经听出冉惜玉的口音了,根本不是岛国本土人,加上冉惜玉要买的女孩全部来自于华夏,傻子都能猜出来,冉惜玉一行人是华夏人了。

    “龙腾的人?”

    肥胖大汉皱了皱眉头,他毕竟隶属于剑杀公社,虽然这几个龙腾奴隶都是他们小队猎获的,而且本身战斗力不强,但真的做生意再卖给龙腾,他当然不甘心。

    对龙腾这个组织,肥胖大汉当然充满了敌意。

    “卖不卖?”冉惜玉问道,她强忍着在这肥胖大汉脸上打一拳的冲动。

    “嘿嘿,你们想把自己人再买回去,剑杀公社的地盘你们也敢来,龙腾的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狈逝执蠛好畔掳?,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冉惜玉。

    江竹影眼中寒芒一闪,几乎就要摸刀,可是却被冉惜玉悄悄拦住了。

    这里毕竟是剑杀公社的地盘,虽然石影小队不怕剑杀公社,但冉惜玉却不知道剑杀公社背后是否可能有“创”的影子。

    如果它们跟“创”扯上关系,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