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纹身男子的话,夏美气疯了,“你在说什么蠢话!我根本没有打算加入御坂姐姐的队伍,就算我加入,人家也未必肯要我!”

    夏美愤怒的看着纹身男子,她的哥哥不但无恶不作,而且对自己有着近乎变态的掌控欲,之前有个男同学追求她,虽然她没有半点兴趣,但那个男同学却锲而不舍,结果……那个男同学被自己的哥哥派人暴打了一顿,肋骨都断了好多根,从此以后,那男同学看到自己连头不敢抬一下……

    那个男同学毕竟还是岛国人,如果是华夏人,那下场怕是更惨。夏美可不想连累江流石,她哥哥就像是变态一样,而且最危险的是他还掌握了剑杀公社相当一部分力量,在没有法律的如今世界,他简直为所欲为。

    现在,夏美只希望江流石的队伍赶紧离开,不要再跟自己哥哥扯上关系了。

    可是她没想到,这时候江竹影突然走过来,一下子挽住了夏美,“夏美妹妹,你好像没地方去了,你可以暂时跟着我们啊,我哥哥的车很舒服,床也很软,还可以洗澡?!?br />
    江竹影笑嘻嘻的说道,还给江流石眨了眨眼睛,全程听冉惜玉翻译的江流石顿时心中无语了,这小丫头,唯恐天下不乱,她原本只是顺手救下夏美,根本没有想让夏美随行,可是看到夏美的哥哥这么嘚瑟,她就是看不惯了,故意要气炸对方。

    果然听到江竹影这样一说,纹身男子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江竹影说的床和洗澡,简直是在挑战他的神经。

    “看来你们真的想死了,我早该知道你们龙腾的人,就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杂碎!”纹身男子说到这里,突然看向了江流石,“小子,你艳福不浅啊,身边带了这么多美女,本来你这种人就算不惹我,我都不想让你活着,你救了夏美,本来我打算放过你??擅幌氲?,你妹妹屡屡利用夏美来挑衅我,虽然这挑衅跟你没关系,可我还是觉得你太危险了,夏美太单纯,容易被欺骗,我不想看到她跟一个花花公子接触?!?br />
    纹身男子说着拔出了自己的长刀,他一只手轻捋刀锋,突然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说如果我把你阉割了,会如何呢?”

    “哥!你要干什么!”

    听到纹身男子的话,夏美心中大惊,她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可是她根本阻止不了纹身男子。

    纹身男子的长刀此时早已经劈出,这一刀的目标,正是江流石的要害处!

    电光石火的一刀,已经看不清刀的轨迹,只能看到一抹森寒的亮光划开虚空。

    纹身男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速度!

    极限的速度,甚至可以让许多元素系的高级异能者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人头落地!

    夏美一声惊呼,她哥哥比她强太多了,她根本来不及阻止,然而就在这时——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纹身男子身子猛然一震,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他只感觉手中的刀突然如铁铸一般,一动不能动,因为极限速度到突然静止的反震力,让他虎口都为之发麻。

    他定睛一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的刀,居然被江流石握住了!

    江流石右手稳稳的握住了他的刀锋,空手接白刃!

    怎么可能???

    纹身男子惊呆了,人的手怎么可能凭空握住刀锋,何况是这么快的刀,灌注他的力量之后,腰身粗细的大树都能一刀斩开!

    时间仿佛突然静止了,江流石沉稳的站在原地,一步都没动过,他只是从容的握住纹身男子的刀锋,可是任凭纹身男子如何用力,都抽不出刀来。

    纹身男子看到,江流石的手心闪烁着蓝色的光芒,甚至有些刺眼。

    这蓝光是什么?

    纹身男子不明白,而就在这时——

    “叮!”

    一声脆响,纹身男子只感觉手里的重量猛然一轻,他的长刀直接被江流石徒手掰断了。

    江流石拿着手里的半截刀锋,随意的把玩了一下,“你说的龙腾是什么?”

    然而这时候,纹身男子哪里还听得进去江流石的话,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刀锋,双目血红。

    “我的刀!”

    武士刀对岛国战士来说意义非凡,简直就是他们的第二性命,古时候很多岛国武士,会用一生的积蓄打造一把刀,并且一直使用。

    纹身男子就将自己当做了古时候的岛国武士,以此标榜自己。

    此时纹身男子看到自己心爱的刀断了,简直目眦欲裂,可他还来不及发狠反击,江流石的拳头已经到了!

    “轰!”

    江流石一拳轰进纹身男子的胸口,纹身男子的身体像是一个破布袋一样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墙上!

    “轰??!”

    一座砖石砌成的墙直接被纹身男子撞塌,墙灰扑簌簌的掉落下来。

    “咻!”

    江流石手中的断刀直接飞出,如同闪电一般射向纹身男子,一下子插入了纹身男子的两腿之间!

    “啊——??!”

    纹身男子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他的大腿之间全是鲜血,他如同虾米一般弓腰倒在地上,他这一刻意识到,自己被废了!

    他被自己的刀,废掉了命根子!

    “大哥!”

    “大哥你怎么样!”

    战斗的发生只是电光石火之间,江流石实力太强,速度太快了,纹身男子带来的几个小弟几乎反应不过来。

    现在眼看着纹身男子被阉了,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让他们一拥而上给纹身男子报仇,他们完全没这个胆子,江流石太可怕了,说不定他们冲上去跟纹身男子会是一样的下场。

    江流石看了看自己的手,握了握拳头,从末世开始至今,江流石经历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场战斗,可是他大多数战斗都是用枪械和基地车完成,很少近身肉搏。

    虽然江流石的枪术无双,但枪毕竟是枪,虽然有百步穿杨的快感,却无法带来势如破竹的打击感。

    今天是江流石身体进化之后,首次动用肉身力量来战斗,感受着体内如江海奔涌一般的力量,江流石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这种战斗方式,的确容易让人热血沸腾。

    “因为你善良的妹妹,我根本不想杀你,但我也不可能因为你妹妹,就任你对我做什么都不还手,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也算公平了,听说你喜欢**,断了你的命根子,也算是行善积德了!”

    江流石话说出来,冉惜玉就全部翻译了。

    江流石忍不住看了一眼夏美,他对夏美的印象不错,在如此残酷的末世中,她还愿意帮助同学,哪怕自己深陷危险,都还想着帮助同学逃跑,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但有些……太傻了,她那几个同学真的遭遇危险的时候,可未必愿意舍命救她。

    现在,江流石阉了纹身男子,虽然她不认这个哥哥,但毕竟有血缘关系。

    看到纹身男子在地上挣扎的样子,夏美一时间有些失神。

    许多记忆涌上心头,她一时间心里百味陈杂。

    “对不起啊,夏美?!苯裼靶∩档?,她感觉自己一时冲动,好像做了一件错事。

    夏美摇了摇头,“没有……虽然我挺难过的,但我知道,我哥哥犯下的罪行,早就够死刑许多次了,特别对那些已经被我哥哥害了,或者可能会被我哥哥害了的女孩来说,她们都是鲜活的生命,惩罚了我哥哥,她们至少有条活路……”

    江流石没有再出手了,他看着纹身男子的小弟拿出绷带来给纹身男子包扎,而后一个小弟背起纹身男子来,匆匆的跑掉了。

    江流石放任他们离去,这自然也是因为夏美的原因。

    “抱歉?!苯魇档?。

    “没有……该抱歉的是我,其实如果不是末世爆发,我哥哥大概会一直在牢里呆着,那他就不会祸害世间,可是末世就像是潘多拉打开了魔盒一样,先生只是把它又关上了,就算你不关,也总有人会出手的?!?br />
    夏美淡淡的说道,她的言语很冷静,江流石有些意外,这很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说出的话。

    “夏美,你知道龙腾是什么吗?”江流石通过冉惜玉问道。

    夏美点了点头:“是一个组织,成员大多是一些岛国籍华人,还有一些赴岛国旅游的华夏人、留学生,后来末世爆发了,他们自然回不去了,就留在了这里……”

    夏美这样一说,江流石心中了然,不得不说,华夏人人口众多,而且很喜欢外出闯荡或者旅游,尤其华夏周边的亚洲国家,比如岛国、暹罗这些国家,在大街上,尤其是旅游景点,到处都能遇到华夏人,甚至会让同样出国的华夏人有种并没有离开华夏的感觉。

    但相比而言,岛国人在国外的就不多了,甚至比人口不到他们一半的高丽人都少。

    末世之后,这些在异国他乡的华夏人聚集起来,共同求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龙腾的人跟你们爆发冲突了吗?”江流石又问。

    夏美道:“原本也是和平相处的,但后来物资越来越匮乏,又涉及到进化结晶的利益之争,那些帮派之间自然就争斗起来了,特别后来,极端左派的剑杀公社兴起,他们靠黑吃黑、贩卖情报积累财富壮大起来,几乎一统和歌,剑杀公社原本在末世前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手段相当狠辣,在生活没有希望的这个时代,他们聚集起了很多的信徒?!?br />
    “龙腾毕竟人少,他们不是剑杀公社的对手,慢慢的被驱逐了,现在已经逃到了偏远地区了,如果是像我哥哥这样极端的人,对上龙腾的人都是杀无赦的?!?br />
    “原来如此?!?br />
    江流石点了点头,末世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充满了欺诈、猜忌、血腥与杀戮,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朋友、队友之间,都可能背后捅刀子,对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一来,指望那些不同种族,不同国别,甚至原来就有历史仇恨的人和睦相处,简直是痴人说梦的事情,在生存和利益的驱逐下,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你说龙腾的人逃到了偏远地区,他们现在过得应该很惨吧?”

    “应该是了,他们逃到了秋明町?!毕拿捞玖艘豢谄?,她是个善良的女孩,无论看到谁受苦受难,她都会为之心痛。

    “秋明町超市都没有,只有一些便利店,搜集食物只能靠猎杀变异兽,丛林采集,或者自己种植……”

    “嗯?!苯魇懔说阃?,末世里的丛林采集,简直是玩命,丛林里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变异兽,至于种植什么的,那就是个添头,本来现代人懂种地的就不多,更何况没有超市的地方,种子、化肥都难以搜集,末世前农民用的种子都是种子培育站里出来的,产量高,抗病强,随便找来的种子,那产出来的粮食简直少得可怜。

    “这些异乡的人,过得还真辛苦?!苯魇玖艘簧?,岛国的所有外国人里,华夏人是最多的,其实即便是在末世之前,那些生活在岛国的华夏人也很辛苦,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找工作比岛国人困难很多,就更别说现在了。

    “如果有机会,也许应该照顾一下他们?!苯魇匝宰杂镒?,又问夏美说道:“你刚刚说,剑杀公社还搜集情报?”

    “是的?!毕拿赖懔说阃?,“他们掌握了很多情报,贩卖给其他小队,从中获利?!?br />
    “嗯……这种搜集情报的能力倒是少见?!?br />
    在末世中搜集情报,谈何容易,剑杀公社能做到这一点,应该是有人有与之相关的异能。

    “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与‘创’有关的情报?!?br />
    江流石对此不报希望,但他们要去江户,会路过和歌县的中心地带,那里本来就是剑杀公社的所在地,又不绕路,完全可以顺带去一下。

    “我们继续出发吧?!苯魇档?,

    江竹影看向了夏美,“夏美妹妹,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吧,我可以教你很多战斗技巧的,你成长到现在,一定没人教吧,跟我学的话,你会进步很多的……”

    江竹影对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很有好感,诚心想带着夏美。

    “我……”夏美怔了一下,原本虽然她哥哥那么说,但她并不是真的有想过跟着石影小队,现在江竹影突然提起来,她反而有些茫然了。

    平心而论,她很想跟着江竹影,江竹影说的那些,她都很向往。

    然而不管怎么说,她哥哥现在都身受重伤了,她哥哥虽然千不好,万不好,杀了很多人,但对她却毕竟是关心的,她不知道自己哥哥会怎么样,想留下来看一看,若是哥哥知道自己跟着江流石走了,怕是会气死吧。

    她摇了摇头:“我还是留下来,御坂姐姐,不能跟你走了……”

    夏美依依不舍的看向江竹影,很多时候,缘分是很难说清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哥哥,她真想跟着江竹影闯荡天涯。

    “好吧?!?br />
    江竹影看得出,夏美是真的想留下来,也不勉强,她走进自己的卧室,拿出一个被泡泡纸包起来的东西递给了夏美。

    夏美低头一看,把泡泡纸拆开,里面竟然是一个非常萌,非常精致的动漫手办。

    “好可爱的皮卡丘!”夏美一脸惊喜,“送给我的吗?”

    “呃……”江竹影脸一红,这小妮子,就不能等会拆吗。她回头一看,果然发现江流石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那皮卡丘手办。

    “我就说,竹影你的本体还是皮卡丘,什么御坂美琴的,根本不适合竹影,竹影还是当皮卡丘合适。你看你也没珍藏御坂美琴的手办啊,珍藏的手办是皮卡丘的,你不拿出来我还不知道呢?!苯魇畔掳退档?。

    “咳咳!”江竹影白了江流石一眼,“我没有御坂美琴的手办是因为以前卖太贵了好吗,现在都来岛国了,岛国手办店多得是,反正末世了这些东西也没人要,我就去横扫一番?!?br />
    说到这里,江竹影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各种正版CD,正版手办,正版周边,都能随意收藏,这种事,实在是值得期待啊。

    江竹影最终还是告别了夏美,江竹影还赠送了夏美一把防身的手枪和一些子弹,也算是让夏美在这个乱世有一些自保之力了。

    ……

    从夏美那里得到了地址,基地车直奔和歌县最繁华的中心区而去。

    原本这片区域也是一个繁华的都市,常驻人口数百万,各种免税店天天火爆,每年都有各国游客来此旅游,可是如今一朝变成废墟,那些被不知多少女性追捧喜爱的品牌包包、护肤品,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无人问津了。

    当影把基地车开进这片街区的时候,江流石明显感觉到,这里的街道宽畅了很多,路上的废弃车辆,也都被清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