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竹影得到的资料,里面有太多有用的内容了,不过这时候,江流石也来不及细看,他翻到了感染者的资料部分,开始。

    这液体生命,来自于那次科考遗迹之中,按照“创”的推测,它来自于地球之外的茫茫宇宙中,与地球的生命形态完全不同。

    这种生命体不存在细胞结构,而且它们的生命溶剂与地球也不同。

    地球所有的生命,不管动物、植物、细菌、真菌,它们的生命溶剂都只有唯一的一种,那就是水。

    有些生物可以不依赖空气,不依赖阳光,不依赖有机物,只靠一些铁粉和硫就能活下来,但是它们绝对离不开水,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体都没有例外,哪怕病毒,包括有DNA的和没DNA的,也都需要水做溶剂来完成繁殖。

    可是这种液体生命,它的生命溶剂却是液态甲烷。

    按照“创”的推测,这种生命体是从一颗非常寒冷的星球中孕育出来的,常年温度在零下170-180度左右,星球上有湖泊、河流,甚至海洋,有雷暴,雨雪,但所有的河、海、雨都是液态甲烷。

    “创”甚至想过,将这种液态生命用卫星送到太阳系的那些遥远行星上,试验它们是否能大规模繁殖。

    这种在极端低温下孕育出的液体生命,凝聚了非常强大的能量,只是地球上温度过高,已经不适宜它们生存,它们在地球上思维非常迟缓,只能通过感染人类,沁透到人类的脑域和精神中,再由黑衣男子通过他的精神力远程控制。

    因为它们体内的能量,可以赋予这些感染体以强大的能力,一个普通人成为普通感染体之后,力量可以增强七八倍,速度也能增加三到四倍,同时拥有非常强大的抗打击能力,只要不伤到头颅、心脏,其他大多数伤都不会致命,而且会慢慢长好。

    而现在,江流石体内感染的可不是普通瘟疫,而是瘟疫母体。

    按照“创”所说,其它所有的液体生命,都是从最开始的瘟疫母体中分化培养出来的。

    瘟疫母体拥有的力量,连黑衣男子都不是很清楚。

    可是现在,这瘟疫母体在与星种的争斗中败下阵来,已经被江流石的身体给融合了。

    在江流石刚醒来的时候,因为感官刺激太大,又忙着“为爱鼓掌”,他还真没有仔细感知自己的身体,现在这一静下心来,江流石突然发现,他的身体感受已经不同了。

    他能发现自己体内多了一股蓝色的能量,虽然看不见,他却能清晰的感知到,就像常人能感觉到自己有一双手,一双脚一样。

    甚至江流石有种感觉,自己可以操控这股能量。

    他尝试着伸出手来,手心平摊,随着江流石的意念,星星点点的蓝色光点在江流石手心中凝聚,慢慢的凝成一枚小小的光团。

    这光团从鸡蛋大小开始,慢慢长大,散发着耀眼的蓝色光芒,像是一颗灼灼燃烧的蓝色太阳。

    “这是……”江竹影瞪大眼睛,“瘟疫母体!”

    当初黑衣男子拿出瘟疫母体来,江竹影印象深刻,跟眼前江流石召唤出来的蓝色光球一模一样。

    “江哥,你把瘟疫母体控制在手上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李雨欣吃惊的说道,一般人都是被瘟疫所操控,而江流石却能操控瘟疫母体。

    “这应该不是瘟疫母体,我能感觉,这就是属于我的能量体?!?br />
    江流石插口说道,瘟疫母体原本的意识已经完全被抹去了,现在这蓝色生命体,其实已经被自己的身体同化,成为他的一部分了。

    就像是手脚一样,不可分割。

    这是属于自己的能量!

    随着江流石体内的蓝色能量不断涌出,滞留在江流石手心的蓝色光团已经有拳头大小了。

    李雨欣这时也在观察着江流石的身体情况,她赫然发现,所有的蓝色能量都按照一条条固有的通道在流动。

    这些通道结构如同交织的网络,李雨欣看得清清楚楚,当江流石吸收变异晶核,洗精伐髓的时候,能量的流动轨迹,跟现在完全重合。

    这些网络,也就是……传说中的“经脉”。

    这种变化让李雨欣十分惊讶,毫无疑问,现在的江流石,跟任何一个异能者都完全不同。

    “嗯?已经是极限了……”江流石发现,当自己体内剩余的蓝色能量被抽离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已经无法继续调用体内的能量了,他能汇聚起蓝色能量的极限,就是一个拳头大小。

    “江哥,你有什么感受?”冉惜玉问道。

    “没有太大感觉,只是,随着我把这蓝色能量召唤出来,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强了?!?br />
    这时候,这枚蓝色光球已经完全趋于稳定,可以自主悬浮在空中,江流石转头看向不远处张海弄来的一辆军用吉普车。

    他走向这吉普车,伸手扣住吉普车的车尾,而后,江流石全身发力。

    吉普车抖动了几下,后轮被江流石轻易的抬离了地面。

    这种吉普车也就是两三吨的重量,若只是抬车尾,则只需要负重一吨半左右。

    江流石抬起这吉普车,感觉只是用了不大的力气,当他心念一动,那悬浮在空中的瘟疫母体,开始分出无数的蓝色光?;憔鄣浇魇迥?。

    随着这一幕发生,江流石感觉自己的力量在快速增长!

    他托着吉普车的车底,将吉普车整个举了起来,做到这一层,江流石都不觉得吃力。

    “江哥,你好生猛?!毕阊┖3跃乃档?,这么大一个吉普车,根本不好施力,一个控制不好就失去平衡了,可是看江流石做这一切,都非常轻松,这意味他的力量极限远不止如此。

    江流石将吉普车放了下来,他能感觉到,自己应该不只是力量的增长。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握紧拳头,能量在江流石拳头上汇聚,将江流石的右手完全包裹了。

    接着,江流石对准吉普车的车门一拳砸出。

    “轰??!”

    只听一声巨响,吉普车车身猛地一震,整扇车门都被江流石砸穿了!

    那些断裂出来的尖锐金属片,根本伤不了江流石被能量包裹的拳头。

    看到这等情形,江流石心中惊喜,刚刚那一拳他并没有动用太大的力气,可是因为这蓝色能量包裹,他的拳头才有这样无与伦比的穿透力。

    这种能量太神奇了。

    江流石又抬起左手,左手同样包裹蓝色能量,而后他双拳接连挥出,左右开弓,一扇车门转眼间就被砸烂了。

    看到江流石如此强大的实力,香雪海满眼都是小星星,江哥实在太强了,更别说江哥还有一辆吊炸天的大巴车。

    “江哥,那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悍马……”

    张海心在滴血,江哥简直变成了人形暴龙啊,徒手拆吉普车简直跟玩似的。

    “你坦克都有了,要什么吉普车?!?br />
    江流石笑了笑,之前神海被连锅端了,想必张海也找到了足够的柴油,继续玩那辆99式没啥问题了。

    “哥,你这么强了,如果现在你再遇到那踩了一块铁片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家伙,还不是吊打他?”

    看到江流石实力有了这样的飞跃,江竹影开心的说道。

    江流石点了点头:“应该可以一战吧,不过那黑衣男子也说了,‘创’有十一个议员,我们杀掉的神海,他的长处在于精神操控,他能操控一群小弟,可是自身战斗力未必强大,‘创’的其他人,特别那些专精战斗力的,应该比神海要强大?!?br />
    自从知道“创”的根底之后,江流石就有了?;?,“创”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而且他们应该是掌握了某种先进的科技,“创”的成员,至少在十年前就开始强化自己,他们早就拥有超凡的实力了,而自己在一年前才开始起步,必须奋起直追。

    “哥,‘创’的人应该去岛国了,‘兵器’就在那里?!苯裼八档?。

    “岛国……”江流石沉吟了一下。

    “创”如此重视的“兵器”,不管是什么,肯定都很不一般,而他们跟“创”已经不死不休,这“兵器”自然不能让“创”得到。

    哪怕这“兵器”在岛国。

    “说起来,我还没出过国门呢?!苯魇鋈宦冻隽艘凰啃θ?。

    听到江流石这句话,香雪海等人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江哥,你是说……”

    “哥,我们要去岛国啦!”江竹影说道。

    她在末世前也从来没有出过国,现在虽然已经末世了,但毕竟是漂洋过海,还是有种探险的感觉。

    当然,这路上的危险性,本来就不用多说。

    “是啊?!苯魇懔说阃?,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不知道末世后的岛国,如今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

    实际上,在末世前,江流石对去岛国并没什么兴趣,而现在也只是为了“兵器”。

    但真到了做出决定的时候,江流石还是对国外的末世情况有些在意。虽然他早已经知道,这病毒爆发是全球性的,就是不知道别的地方会不会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