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等情形,江流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自己这么可怕的吗,其实……他已经被打回原形了啊,虽然现在还有些冲动,但他怎么也不会动手的。

    “那个……刚刚对不起……我其实刚醒来的时候,不是很清醒……”

    江流石很苍白的解释着,冉惜玉抿着嘴唇:“你说不清醒,所以你做那些……都是无意识的了?”

    “呃……”江流石一下子卡住了,自己还真是越描越黑,真的把冉惜玉的身体摸了,还说不清醒,那不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渣男行径吗?不但渣,还嘴欠。

    “当然不是……只是刚醒来自制力比较差,就做了一些荒唐的事情?!?br />
    自制力比较差?

    听到江流石这么说,冉惜玉怔了一下,末世那么久,江流石总是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让冉惜玉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吸引力。

    今天终于听到江流石说出心里话,原来他之前只是刻意克制的……这让冉惜玉心里闪过一丝欣喜的感觉,虽然他这次冲动,并非只针对自己一个人,还有李雨欣。

    “你是不是跟雨欣那个了?”

    冉惜玉小声问道,她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江流石只好如实点头。

    “哦……”

    听到江流石这样说,冉惜玉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这意味着江流石跟李雨欣在一起了吧……

    她突然心里酸酸的,江流石和李雨欣确定关系了,那自己呢……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流石了,如果她再处在江流石和李雨欣之间,她会觉得十分尴尬。

    她不想表露出自己的心思,转移话题说道:“大家都等着你醒呢,你现在醒来了,赶紧出去跟竹影她们说一声吧?!?br />
    说话间,她的眼睛一直低垂着,有点不敢看江流石。

    看到冉惜玉如此,江流石心里突然很难过,他能感觉到冉惜玉现在很失落,他忍不住上前一步,一下子将冉惜玉抱住了。

    “惜玉,对不起……”

    突然被江流石抱着,冉惜玉身子一紧,但是慢慢的,又软化了下来,她就这样任由江流石抱着,虽然心里还是很酸涩,但身体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感,她只想沉浸在这一刻,永远持续下去。

    而就在这时,冉惜玉看到李雨欣从卫生间的门口探出头来,在偷看自己。

    “啊,雨欣……”

    冉惜玉心里一慌,下意识的想挣脱江流石,她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可是江流石抱得很紧,冉惜玉根本挣脱不掉。

    这时候,李雨欣对冉惜玉眨了眨眼睛,又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而后,李雨欣把门关上了。

    李雨欣的反应,让冉惜玉有些呆住了。

    她跟李雨欣本来就是好闺蜜,自然了解李雨欣的意思,她这是将空间留给自己和江流石。

    雨欣这是……鼓励自己和江流石一起吗?

    想到这一层,冉惜玉心思复杂。

    其实这一年来,冉惜玉一直跟着江流石,一颗心早就归属江流石了,根本不可能离开了,而刚刚被江流石全身摸遍了,这对冉惜玉来说,已经跟跨过那最后一步都没什么区别了。

    半躺在江流石怀里,冉惜玉认真的看着江流石。

    慢慢的,江流石俯下身子,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冉惜玉的嘴唇。

    江流石说话间挽着冉惜玉的肩膀和腿弯,将冉惜玉抱了起来,冉惜玉原本就不到九十斤,江流石抱起来很轻松,但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松……

    他抱着冉惜玉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冉惜玉的重量,简直像是抱着一束绢一样。

    惜玉怎么这么轻?

    江流石愣了一下,不过这时候,他也来不及去细想,他抱着冉惜玉,一直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给冉惜玉盖上被子,掖好,又轻轻吻了冉惜玉的额头。

    他轻轻的说道:“睡一觉吧,这些天累着你了?!?br />
    江流石知道,冉惜玉与神海的一战中消耗最大,精神力的伤势没有长时间的调养根本恢复不过来,而冉惜玉现在的精神状态都不是特别好,这些怕是照顾自己也辛苦了,她需要休息。

    虽然现在冉惜玉依旧很诱人,但江流石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冲动,他不忍心在这个时候再弄疼冉惜玉了。

    冉惜玉呆了呆,看着这样温柔的江流石,她突然觉得自己莫名的幸福,就像是一个受宠的小公主一般。

    “我不累的,我跟你一起出去,竹影她们应该是担心坏了?!?br />
    冉惜玉开心的说道,因为李雨欣的那个坏笑,还有江流石对自己的种种,让她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了,她感觉日后的生活,都有了色彩。

    “嗯,那就出去吧?!?br />
    江流石牵着冉惜玉的手,将冉惜玉扶了起来,冉惜玉拿好自己的衣服,去淋浴间换上了。

    就在江流石要开门的时候,他感到冉惜玉在自己脸颊上飞快又轻灵的一吻。

    江流石愣了一下,转头看冉惜玉,却见冉惜玉已经跑出去了。

    ……

    “哥,你终于醒了!”

    在江流石走出卧房大门的时候,江竹影直接就扑到了江流石怀里,江流石昏迷的这段日子里,江竹影实在太担心了。

    虽然影已经保证江流石能够苏醒过来,可是江竹影还是放心不下,她无法想象没有江流石情景会是怎样。

    “睡得久了,让大家担心了?!苯魇嗣裼暗男∧源?。

    江流石带着江竹影下车,这时候张海、孙坤也都聚集在了一起,他们正张罗着一场烧烤派对,来庆祝江流石苏醒过来。

    “哈哈哈!我就说江哥福大命大,怎么会有事。对了江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听说你昏迷的这些天里,可是吸收了三十来颗变异晶核??!”

    三十多颗变异晶核那是什么概念,一般异能者就算明知道吃下这些晶核之后能进化,都不舍得吃吧,何况一般人谁能吸收得了这么多能量,又有谁能直接吸收变异晶核?

    “我吸收了……三十多颗变异晶核?”

    江流石怔住了,他昏迷的这些时日一直沉浸在无穷无尽的梦境中,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呃……江哥你还不知道?之前我们剿灭神海得到了很多变异晶核,影把其中大半都拿给你吸收了……”

    “还有这种事?”江流石看向了影,影点了点头。

    “哥,你之前体内进入了瘟疫母体你记得吧,而且你吸收这么多变异晶核之后,身体排出了很多污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惜玉、雨欣和香姐才帮你洗澡的?!?br />
    江竹影坏笑着说道,这一说出来,李雨欣和冉惜玉窘得不行,这丫头太过分了,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了,但这么当众说出来太羞人了。

    孙坤和张海赶紧当做没听见,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去搬烧烤架,准备烤串了。

    “香姐?是……香雪海?”

    江流石愣了一下,他看向香雪海,呃,香雪海也为自己洗澡了,这风流债似乎欠得越来越多了,天地良心,他自己一直都坐怀不乱的,之前对李雨欣和冉惜玉动手,也都是以为做梦,这昏迷了一次,一下子就招惹了三个女孩,感觉有点理不清了。

    香雪?!班坂汀币恍?,“江哥,你还没说你身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吸收了那些变异晶核后,你现在的皮肤,女孩子看了都要嫉妒呢?!?br />
    “身体吗……”

    江流石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手,他想起刚才抱冉惜玉时候的情景,将近九十斤的冉惜玉,他竟然几乎感觉不到重量,他原本以为是自己刚刚醒来,触感有点混乱,现在想想,应该就是吸收了三十多枚变异晶核的原因。

    李雨欣道:“江哥,你之前掰断了一支AMR-2,那时候你刚刚感染母体瘟疫,还没有吸收变异晶核呢,我研究过那些液体生命,它们进入人体后,都会先寄生在大脑中,完全控制一个人的中枢神经,可是在江哥你身上,那瘟疫母体进入江哥的大脑的时候失败了,只能留在江哥的身体之中,我这些天都用精神力观察江哥的身体,我的感觉是……江哥的身体将那瘟疫母体融合,或者说是吸收了?!?br />
    李雨欣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提及江流石的身体问题,李雨欣变得专注起来,也顾不得之前的害羞了。

    “哦?我融合了瘟疫母体?”江流石又看向影,影点了点头。

    影的精神力与星种相连,她最是了解江流石的情况,她深知,这十几天来,江流石已经脱胎换骨了。

    “哥,这是从神海总部搜来的资料,其中有关于感染者能力描述的内容,雨欣说哥你可能还是某种意义上的感染者,只是跟那些感染者完全不同,你看看这些资料吧……”

    江竹影说着,将她搜来的资料,都交给了江流石。

    这厚厚的一本资料,用文件夹装了,里面不但有感染者的资料,还有关于“创”的信息,乃至半个多世纪前那次科考的简单介绍。

    看到这些,江流石深吸一口气,这份资料,价值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