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江流石摸自己的动作,李雨欣惊呆了,她整个人僵在那里,像是触电一样,一动不动,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虽然她刚刚也触摸了江流石的身体,但她毕竟是为江流石洗澡,而现在江流石却是纯粹在抚摸自己……

    不光是李雨欣,冉惜玉也惊呆了,江哥怎么突然就……

    这时候,江流石从浴缸中坐起身子来,他捏住了李雨欣李雨欣衬衣上第一个扣子,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小心翼翼的将它解开了。

    明知是做梦,但江流石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感觉自己好像在做很罪恶的事情。

    “我在担心什么呢,反正是梦,梦里的事情一醒来就没了,做梦都那么拘谨,我活得也太累了?!?br />
    江流石这样想着,就这样一颗一颗的,把李雨欣衬衣的扣子都给解完了,而后,他自然看到了那一抹亮眼的雪白,他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接下来,他的一只手再度下移,按在了李雨欣的挺翘的圆臀上。

    李雨欣呼吸急促,心跳如鹿撞,江哥这是在梦游吗?

    她哪里经历这样的阵仗,身体传来的阵阵酥麻感让她几乎站立不稳,其实平心而论,被江流石这样触摸,李雨欣并不反感,甚至如果是情之所至,被江流石这样抚摸的话,她都会觉得幸福,只是现在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而且……冉惜玉还在旁边呢!

    “江哥,你……”

    冉惜玉实在忍不住了,她可就在旁边看着啊,江流石就算对李雨欣做什么,也不能这样当着自己的面吧。

    而且,她其实心里有点难过,原本给江流石洗澡什么的,她就几乎没参与,现在又看着江流石抚摸李雨欣,两人浓情蜜意,她心里酸酸的。

    可是冉惜玉万万没有想到,她这一开口之后,江流石站起身来,轻轻伸手揽住了自己的腰!

    他就这样一手抱着李雨欣,一手抱着自己,左拥右抱!

    冉惜玉完全愣住了,江哥居然同时对她们两人下手?

    她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拦腰抱起,放在了床上,而接下来,李雨欣也被并排跟冉惜玉放在了一起。

    这淋浴间就连着江流石的主卧,做着一切自然很方便,眼看着两个女孩这样秀色可餐的躺在床上,江流石不觉间口干舌燥。

    自己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虽然是做梦,可是大被同眠也太过了点,说不好听的,简直就是禽兽啊。

    江流石有点犹豫,但转念一想,这都梦里的情景啊,许多人,包括一些善良的人,都还做梦自己杀了人呢,谁会追究梦里杀人的法律责任么?

    既然是做梦,道德啊、法律什么的,显然是不存在的。

    只要醒过来后,自己继续做正人君子就好了。

    江流石这样想着,越发觉得有道理,他就这样轻轻的脱掉了冉惜玉的衣衫。

    冉惜玉大脑一片空白,任由江流石摆布。

    “江哥,你能不能别这样……”

    冉惜玉声如细纹,她是个害羞的女孩,虽然她跟李雨欣是好姐妹,但也不能这种事都一起啊。

    然而江流石没有回答她,很快冉惜玉和李雨欣的衣衫都被江流石脱干净了。

    两个女孩身体比例都十分完美,李雨欣更丰满一些,而冉惜玉则更苗条,双腿又细又长。

    江流石就躺在两个女孩中间,他一手抱一个,两只手穿过女孩的身下,再从腋下向上,轻轻的抚摸冉惜玉和李雨欣。

    这一刻,江流石感觉无比幸福,简直要陶醉在这温柔乡里了,他自己都是初哥,虽然曾经不知多少次幻想过,但也没有想到真的到了这一刻,会让人如此满足,尤其他还是与两个如此完美的女孩儿一起左拥右抱,比他现在而言,当初什么享受齐人之福的齐人简直弱爆了,那齐人虽然有一妻一妾,但肯定比不过李雨欣和冉惜玉。

    江流石忍不住翻身来到了李雨欣的身上,另一只手还摸着冉惜玉,他慢慢褪去李雨欣的棉质小短裤,到这时候,李雨欣最后的武装都被解除了。

    可就在这时,躺在一边的冉惜玉突然挣脱了江流石的手,逃也似的跑到了卫生间。

    “啪!”

    冉惜玉直接把门给锁了,她背靠在卫生间的门上,大口呼吸,她完全没有想到江流石会这样做,这么刺激,她完全接受不了好吗。

    眼看着冉惜玉逃跑,江流石愣了一下,自己这么可怕吗……

    少了冉惜玉,江流石有些惋惜,不过这时候他自然不可能强入卫生间了,而且他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惜玉……呜……”

    李雨欣嘴被江流石堵住,说不出话了,冉惜玉在的时候,李雨欣觉得尴尬,可是冉惜玉跑了,就剩自己一个了,她又分外紧张了。

    江流石虽然很想,但并没有着急,就像是得到了世间最好吃的东西,他不舍得一下子吃掉一样,他拥抱着李雨欣,亲吻着,抚摸着。

    这个过程持续了许久,一直到李雨欣都忘记了之前的紧张,她仿佛一块软糖一般融化了。

    仔细想想,跟江哥在一起,不正是自己所期望的么,末世中,婚姻什么的,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也不奢望,只要拥有就好了……

    想到这些,李雨欣放开了那原本就不怎么剧烈的抵抗,她甚至笨拙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回应着江流石。

    就这样,江流石慢慢进入了李雨欣的身体……

    疼痛紧随而来,李雨欣紧咬贝齿,默默的品味着这疼痛与幸福交织的时刻……

    这一刻,她真的与江流石融为了一体。

    当快感一**的传来,江流石终于攀升到了极致,当他释放一切的时候,有一种生命都升华了感觉。

    而这一切之后,他感觉自己似乎冷静了下来。

    他低头看去,李雨欣像是一只乖巧的羔羊一般蜷缩在自己的身下,脸上的表情似是痛苦,又似是幸福,而一朵红梅,在李雨欣身下的床单上悄然绽放……

    看到这抹鲜艳的颜色,江流石精神一震,他一下子呆住了。

    他经历了长时间的迷梦,现实只是持续十几天,但在梦中却好似过了半生,这无尽的半梦半醒中,江流石第一次有了一种无比强烈的真实感!

    这种真实感的冲击,让沉浸在瘟疫母体识海争斗中的江流石彻底醒来了。

    人有时候会在梦中分不清自己是不是醒着的,但却很少在现实中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让江流石整个人都蒙住了,刚刚那一刻,他似乎再一次从梦中苏醒一样,但眼前的一切,都跟刚才他自以为是梦的情景一模一样。

    所有一切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自己把李雨欣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再想到冉惜玉,冉惜玉还在浴室里?

    江流石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在轻薄李雨欣的同时,又对冉惜玉上下其手?

    “我……雨欣,我……”

    江流石从李雨欣身上翻下来,整张脸都红了,他刚刚做了那么无耻的事情吗?

    “江哥……”

    李雨欣羞涩的一笑,她哪里知道江流石精神世界如此复杂的感情经历。

    她以为江流石刚才因为荷尔蒙的作用,有点不顾一切了,现在荷尔蒙消耗了一些,总算恢复理智了,所以才变成这样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江流石,才是李雨欣熟悉的江流石,她也愈发喜欢。

    “江哥,你紧张什么呢,刚刚你对我和惜玉左拥右抱的时候,也不见得你紧张,当时我都吓到了,没想到你这么贪心,居然想把我和惜玉一起吃了?!?br />
    已经跟江流石迈过了那条底线,李雨欣也放开了许多。

    “我……”

    江流石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根本说不出来,这怎么解释,难道说刚才他以为是在做梦?

    这还不如不解释,再说了,就算他以为是做梦,可是在那时候他也非常清醒,他的选择,其实还是他自己的意愿,他以为一切都是假的,可以统统重来,才如此肆无忌惮。

    所以这才是自己的本性??!

    意识到这一点,江流石也就蔫了,既然是本性,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他发现自己骨子里根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平时虽然坐怀不乱,但仔细想想,他难道不是潜意识里不愿意身边任何一个女孩跟自己疏远,才小心翼翼的跟每个女孩都保持距离吗?

    毕竟在这基地车的环境中,一旦他跟某个女孩确立了关系,跟其她女孩的关系,会不可避免的微妙起来,也只有自己妹妹能例外了。

    “你是不是还想要惜玉?”

    李雨欣眨了眨眼睛,突然问了一句。

    江流石一下子卡住了,这让她怎么回答。

    李雨欣轻轻的掐了一下江流石腰间的软肉,气呼呼的说道:“想不到江哥你这么花心,你要是真想要惜玉,可得好好点对她,可不能霸王硬上弓的,惜玉脸皮薄,可受不了你这么对她?!?br />
    末世前,李雨欣从没想过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们这么多女孩在一辆车上,车上也只有江流石,自己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在女孩中脱颖而出,想要独占江流石,李雨欣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这辆车就这么大,她难道还能苛求江流石疏远其她所有女孩吗?

    说句极端的话,江流石跟每个女孩从过道中交错而过的时候都不可避免的有身体接触,她怎么可能让江流石跟每个女孩都划清界限?

    如果那样的话,别的女孩会因为尴尬、避嫌,甚至不得不不搬出大巴车,甚至日后,石影小队都可能会慢慢的解体了。

    李雨欣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如果江流石跟冉惜玉在一起,跟自己刻意疏远的话,她会怎样?

    那一定很难受,尤其天天看到江流石和冉惜玉浓情蜜意的时候,自己怕是会忍不住离开,那她甚至觉得自己会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了。

    李雨欣知道冉惜玉跟她的想法差不多,怕是从那次黑市,江流石将冉惜玉救出来的时候,冉惜玉就已经倾心于江流石了吧。

    李雨欣不想因为自己而毁了冉惜玉的生活,李雨欣也喜欢现在的石影小队,没有江流石,她的生命会怎样,怕是已经死在申海的浩劫中了吧。

    现在她有着末世中很多女孩所梦寐以求的一切,她还想奢望什么呢,李雨欣很聪明,知道什么事情不可以苛求,也知道什么是满足。

    “雨欣,我刚才其实……”

    江流石窘得不行,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李雨欣皱了皱小鼻子,又掐了江流石一下:“刚才什么啊,你都把惜玉摸遍了,她就在淋浴间里,不知道多尴尬呢,你还不赶紧进去安慰她,我先出去了?!?br />
    李雨欣说着,拉过被子蒙着自己的身体,在被子里面窸窸窣窣的穿衣服,虽然跟江流石什么都发生过了,但当着江流石的面穿衣服什么的,她还是有点害羞。

    眼看着李雨欣出去了,江流石磨磨蹭蹭的走到了洗手间旁边,他发现梦里的自己是大恶魔,一醒来就变成小白兔了。

    自己这么不争气的吗?

    江流石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惜玉是我,能开一下门吗?”

    门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冉惜玉才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

    之前冉惜玉的衣服已经被江流石脱光了,只剩下一条小裤裤,不过江流石洗澡的时候,衬衣还脱在了淋浴间里,冉惜玉就将江流石的衬衣给穿上了。

    衬衣比较长,下摆垂到冉惜玉的大腿,正好可以当短裙,但这样半遮半掩的大长腿和香臀在江流石眼前晃,加上完全真空的衬衣可以隐隐的看到冉惜玉胸部的轮廓,让江流石原本都熄掉了的火气,又有复燃的趋势。

    本来江流石就是热血青年,加上他身体屡经改造,体质已经远超常人,真的再来一次也是小菜一碟了。

    注意到江流石的目光,冉惜玉脸一红,赶紧低下头,又退了几步,似乎害怕江流石直接把自己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