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雨欣和冉惜玉动了动手,终究还是把脱衣服这件事彻底让给香雪海了,让她们脱,她们实在不好下手啊。

    其实香雪海说起话来虽然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但真的给江流石脱衣服,她轻轻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她的心思,她还是很紧张的。

    直到将江流石的衣服都脱了,打包扔出了窗外,香雪海才对冉惜玉说道,“惜玉,你去放点热水?!?br />
    冉惜玉急忙去放水了,水放好了之后,香雪海用一缕风系异能,让江流石漂浮到了浴缸之中。

    接着,香雪海拿起毛巾,开始很认真的为江流石洗澡。

    她洗得一丝不苟,从胳膊,身体,到大腿。

    然而挡她眼神不可避免的掠过某处重要部位时,香雪海的手指都会轻轻的颤抖。

    看到这等情形,冉惜玉整张脸都在发烧,她迷迷糊糊的站在浴缸旁边,手里虽然拿了毛巾,可是连沾下水都没有,就这么傻站着,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

    倒是李雨欣在“观摩”了许久之后不甘示弱,她终于也拿了一条毛巾,帮江流石擦身体。

    这一次洗澡,像是一场大战,洗的整个过程三女都心跳加速,呼吸也快了几分。

    而直到快洗完了,江流石的关键部位也没有被照顾到,实在是连香雪海都没有勇气用毛巾去擦拭那里,不过好在在水里久了,倒也算干净了几分。

    洗澡临近结束的时候,冉惜玉就赶紧退出了浴室,倒是李雨欣坚持到最后擦干和穿衣服的时候,她是铁了心要看着香雪海,就怕她把江哥怎么样了。

    “影说了,刚才一口气用掉了十八颗变异晶核,是到了江哥身体承受的极限,可能一两天之后,江哥就会把晶核消化掉了,也就是说,以后每过两三天,都要让江哥吸收一些变异晶核?!?br />
    在刚刚换了干净衣服的江流石,被香雪海用风系异能送出来的时候,冉惜玉小声说道,她刚刚跟影交流过了。

    李雨欣听得一呆,“那我们不是每次都要帮着江哥洗澡?”

    “是呀?!?br />
    冉惜玉窘迫的说道,但是香雪海听到耳中,显然不觉得是什么辛苦窘迫的事情,反而她似乎……隐隐的有些欢喜?

    看到香雪海的样子,李雨欣道:“以后我们分工就好了,下次小香和我一组,下下次我和冉惜玉一组?!?br />
    香雪海听得怔了一下,“你每次都洗?”

    “当然了,我是江哥的全职护士,要负责江哥的身体,自然每次都要跟着了?!?br />
    李雨欣挑了挑嘴角,跟香雪海一起自然是不放心香雪海,至于跟冉惜玉一起,是她觉得冉惜玉这么害羞,一个人折腾江流石的话怕是两三个小时都洗不完。

    李雨欣预料的不错,之后的时间里,每相隔六十小时,影都会给拿来变异晶核给江流石吸收。

    除了第一次是十八颗,之后都是十二颗左右。

    而每一次吸收变异晶核之后,江流石身体内都排出一些污秽之物来,自然又要洗澡了。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流石体内排出的污秽之物越来越少,而江流石的肌肤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完美,简直如婴儿一般细腻光滑。

    同时,他的肌肉线条也变得愈发明显却又不夸张,简直如美玉雕成的一般。

    以至于在为江流石洗澡的时候,即便是一直放不开的冉惜玉,也不禁偷看着江流石的身体。

    她感觉江流石的肌肤比女孩子都完美,可偏偏体型又非常健美,这种柔和与力量交织在一起的美感,让她不知不觉有些看痴了。

    “江哥好像,又长高了……”

    李雨欣突然说道,她之前没注意,但今天仔细看,江流石似乎长高了几厘米,这使得江流石的身体显得愈发挺拔了。

    甚至他的容貌,也似乎更加英俊了,明明他的五官都没有发生改变,样子也是原来的样子……

    归根结底,似乎是江流石的气质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器宇不凡。

    看着这样完美的江流石,李雨欣感觉心里小兔乱撞,她一直很喜欢江流石,但并非痴迷于江流石的外貌,而是喜欢江流石的内在,在于江流石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她不知不觉的就以江流石为她自己生命的全部了。

    现在,连江流石的外貌、身材也变得如此卓尔不群,这让李雨欣预感到,日后怕是有更多的人会倾心于江流石了,这自然加大了自己的竞争难度了。

    这样想着,李雨欣有些患得患失。

    “雨欣,你怎么不洗了?”

    冉惜玉开口问道。

    “洗,洗着呢?!崩钣晷勒艘幌?,继续开始为江流石擦拭身体。

    她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江流石的每一寸肌肤,像是在擦拭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一般,直到擦到江流石的关键部位,她咬了咬牙,继续擦了下去——总不能一直不为江流石清洗这里,时间久了说不定会滋生病菌的。

    看到这等情景,冉惜玉抿了抿嘴唇,雨欣可真是大胆啊……

    不过……她突然有些好奇,那会是什么手感?

    冉惜玉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幕让她面红耳赤的情景。

    她发现,江流石那里竟然……立起来了。

    呃……昏迷中也能有生理反应的吗?

    李雨欣也吓了一跳,按理说,连续昏迷好多天的人已经是深度昏迷,这样的人是不会对外界的刺激产生反应的,除非他模糊的感知到了外面的情况,如此说来……

    李雨欣屏住呼吸,抬头看江流石,她分明看到江流石的睫毛抖动了几下,而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

    李雨欣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脸上的红潮直接蔓延过了脖子,几乎到了胸口了。

    之前她一直盼着江流石苏醒,日思夜想,可他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

    这原本是一件让李雨欣非常期待激动的事情,可现在却让她窘得不行,她正在干一些羞死人的事情,本来只有冉惜玉看到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被江流石看到了!

    他会怎么想,自己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占他便宜?

    李雨欣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她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冉惜玉也是脑袋蒙蒙的,她虽然没有直接给江流石擦拭身体,但也拿了一条毛巾跃跃欲试的样子,一看就是从犯??!

    日后还怎么面对江流石,简直羞死人了。

    ……

    突然睁开眼,江流石似乎有些受不了强光的刺激,他只是勉强看清了周围的情景。

    他看到自己躺在浴缸里,身边还有冉惜玉和李雨欣,她们手里拿着毛巾,似乎在给自己洗澡?

    看她们的表情,似乎错愕、尴尬、不知所措,江流石似乎听到了李雨欣刚刚发出了一声惊叫,不知她在叫什么,只是他并不怎么清醒,感觉自己听到的声音,距离他有些遥远,他甚至不能分辨,李雨欣是不是真的叫过。

    这是在做梦吧,居然做这样香艳的梦吗?

    十几天的昏迷,江流石的精神一直在跟蓝色瘟疫母体争斗,这期间江流石的识海中各种记忆繁复纷杂,像是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中放映着。

    他很难分清虚幻和现实,这其中既有跟丧尸的厮杀,也有儿时温情的回忆。

    他梦到自己第一次带着江竹影去游乐园,让江竹影乘坐了那让她羡慕已久的摩天轮;他梦到高中时候与李雨欣同桌,李雨欣问他数学题的情景……

    当一切美好的回忆突然崩碎,末世降临,他开着刚刚改装好的基地车,长途跋涉前往金陵,那一切一切的情景,都在江流石脑海中呈现。

    之后也曾出现他脑海中星种秘密暴露,他被人追杀到天涯海角,甚至他被人打败,星种被剥夺,异能全失,在饥寒交迫中濒临死亡……

    这些他害怕的情景,也一一在他脑海中出现。

    有的时候江流石意识到经历的一切都是做梦,而后从梦中醒来,可后来却证实,他根本没有醒来,只是梦到醒来而已。

    “醒来”也还是梦!

    有时候江流石甚至会在梦中“醒来”很多次,这样的梦中梦,让江流石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实的。

    于是,看到眼前冉惜玉和李雨欣帮自己洗澡的情景,江流石以为自己又一次“醒来”失败了。

    毕竟二女为自己洗澡,现实中怎么可能发生?她们两人那般害羞,跟自己连男女朋友都不是,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亲密香艳的事情来?

    不过做这样的春梦,让江流石也有些自嘲,毕竟他也是一个正常男人,长期跟这么多美女在一起,难免会想入非非,有的时候,他的梦中也会出现某个女孩,发生一些香艳的事情,眼前自然也是如此了。

    然而,偏偏因为有好几个女孩和自己关系很近,江流石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喜欢哪一个,虽然他明知道他想与某个女孩在一起的话,对方都不会反抗,可为了避免与其他女孩关系尴尬,他强忍着做正人君子。

    这样日复一日,江流石感觉自己都快被憋出病来了。

    他轻轻的摇头,又闭上了眼睛,虽然醒过来,他还是很累,意识也不清醒,有种全身都被无数次摧残,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看到江流石又闭上眼,李雨欣一时间不知所措。

    江哥只是……昏迷中梦游了一下,然后又睡了?

    也许他根本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没意识?

    李雨欣心中存着这样的念头,赶紧拧干了毛巾,现在她的念头只有一个,快点给江哥穿上衣服,毁灭现场。

    这样江哥也许根本不知道她干了什么。

    “江哥?”

    李雨欣试探的问了医生,用毛巾擦了擦江流石脸上的水珠。

    触感很真实啊,这次的梦境又是这样真实……

    江流石这样想着,每一次梦中,总以为是真实的。

    从眼睛眯起的缝隙中,江流石看到了李雨欣为自己擦身体的样子。

    她穿着白色的女式衬衣,因为擦自己的身体,她正弯着腰,也因为这个动作,她的领口垂得很低,可看到那一道令人着迷的深深沟壑。

    其实李雨欣身材真的很好,上学的时候,江流石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偏过头去,悄悄的看一眼李雨欣穿上校服后,那充满青春活力的样子,还有她脸上浅浅的笑容。

    也曾经,江流石想过如果自己跟李雨欣在一起会如何……

    然而李雨欣的家世太好了,外公外婆都是院士,父亲经商,身家显赫得不得了,自己却父母双亡,实在是差距太远了。

    所以这种想法甚至都没来得及滋生出来,就被江流石自己掐灭了,更别说说出来了。

    可是现在,在这香艳的美梦中,李雨欣与自己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让江流石莫名的有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

    他禁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李雨欣的脸颊——反正是梦。

    江流石这样想着,然而李雨欣却惊呆了,她没想到江流石会突然摸自己的脸。

    她能感觉到江流石的手,有些湿,有些暖,无比真实,也无比安逸的触感,让她着迷,也让她刚刚极致的尴尬,都缓解了许多。

    “江哥……”

    李雨欣屏住呼吸,在浴室里,在如此暧昧的环境下,她和江流石对视,而江流石正凝视着自己的眼睛,摸着她的脸颊。

    接下来会怎样……李雨欣不知道,她期待,却又紧张。

    而这时候,江流石的眼睛,禁不住扫视着李雨欣,因为在浴室里,李雨欣的白衬衣不可避免的沾上了水,很多地方,甚至有些透明,露出一抹抹的春光。

    曾经在高中,江流石也曾幻象过李雨欣的身体,这大概是青春期少年不可避免之事,因此这个时候,他的手,禁不住向下移,从脸颊到脖子,再到胸口,而后,江流石的手,轻轻的滑了下去……反正只是梦而已,梦里做什么,也没关系的吧……

    江流石这样想着,仔细的感受了一下那迷人的触感,很柔软,也很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