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房中,江流石躺在大床上,眉头紧皱,似乎在做着一场噩梦。

    江竹影看着昏迷中的江流石,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而后,她将手中的变异晶核交给了影,而影则小心翼翼的将变异晶核放在了江流石的眉心上。

    这一刻,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那一枚变异晶核,仿佛是受热的软糖一般,慢慢的融化了。

    变异晶核与江流石的额头渐渐融为一体,难以分开,江竹影能感觉到,这枚晶核中的能量在被江流石缓缓吸收着。

    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这枚变异晶核的能量被吸收光了,它彻底失去了光泽,继而变成了粉末破碎开来。

    影又拿起了第二枚变异晶核,小心翼翼的放在江流石额头。

    接下来,同样的情景又一次发生了,只是这一次能量吸收得更快,只是一刻钟多一点就吸收完了。

    影持续的将变异晶核放在江流石眉心,每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消耗一枚变异晶核,这种消耗速度要是给一般的小队看到,早就心疼得吐血了,这可是烧钱啊。

    但对石影小队而言,没有什么比江流石醒过来更重要,这些变异晶核自然不值一提。

    转眼间,两个小时过去了,十几枚变异晶核,就这样变成了飞灰。

    “江哥的身体在变化……”

    李雨欣说道,言语中有一丝欣喜,她其实早就发现了,但反复确认之后,才说出来。

    虽然李雨欣不知道江流石脑域中存在着星种,也不能肯定吸收变异晶核的到底是瘟疫母体还是江流石,但此时此刻,她基本确认,江流石身体发生的一连串变化,都是向着好的一面。

    他的心跳节奏变得更加缓慢,但是每一次跳动,都如同战鼓敲击,非常有力。

    他的气息也越来越沉稳,呼吸越来越悠长,每一枚细胞的活力,也都变得更强,而且有些细胞,在发生着进一步的分化,李雨欣甚至看到,江流石体内随着变异晶核的能量流动,出现了一条条能量通道,这些能量通道呈现为蓝紫色,如同网络一般交织着。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经脉?

    李雨欣想到这一点,传闻中,经脉是流通“气”的通道。

    人有精气神,“精”是肉身,“神”是灵魂意识,而“气”最是虚无缥缈,难以言明,如果硬要说的话,这所谓的“气”,其实就是能量。

    她以前觉得这些都只是传说而已,但现在精神力的存在已经被证实,而江流石又出现了这样的变化。

    末世到来,地球生物的进化已经表明,生命远比她原本所理解的还要复杂和深奥。

    江流石肉身的变化,已经吸引了全车的人,包括香雪海在内,所有的女孩都默默的关注着江流石,她们隐隐的预感到,江流石可能在发生着一场进化。

    这场进化比一般异能者的进化更加彻底。

    就在影将第十六枚变异晶核贴在江流石眉心的时候,江流石似乎遭遇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开始颤抖起来。

    “哥!”

    “江哥!”

    几个女孩一下子紧张起来,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时候,唯一镇定的还是影,她神情专注,毅然将第十六枚变异晶核小心翼翼的安放妥当,而相应的,江流石身体的颤抖越来越剧烈,他的肌肉开始痉挛,额头的青筋慢慢凸起,像是一条条蚯蚓一般。

    几分钟之后,随着第十六枚晶核的吸收,江流石的皮肤开始发红,毛孔也开始冒汗。

    江竹影紧张的触摸了一下江流石的额头,闪电般的收回了手。

    “好烫!”

    江竹影小脸变色,高烧到烫手,这什么概念,这温度,起码有四五十度了吧!

    一般人这样早死了。

    “影,真的没问题吗?”香雪海不放心的问道,可是对她的询问,影根本不说话,她只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江流石,似乎外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无关紧要,她眼中只有江流石。

    这第十六枚变异晶核,江流石吸收得格外迅速,当这枚变异晶核变成飞灰的时候。

    影依然拿起了第十七枚变异晶核。

    香雪海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影胆子也太大了,别看她平时不怎么说话,真的干起这些来果决得不得了。

    第十七枚变异晶核,再度贴到了江流石的额头!

    这时候江流石的身体就像是煮熟了的大虾,全身通红,毛孔中冒出来的已经不是单纯的汗,而是带着一条条血丝。

    看到这等情形,香雪海捂住了嘴。

    出汗出血丝,这还得了。

    而偏偏影已经放下了第十八枚变异晶核!

    不光香雪海,所有的女孩都屏住了呼吸。

    江流石身体的颤抖越来越剧烈,额头、胳膊上的青筋隆起得几乎爆裂开来。

    他的毛孔除了溢出血丝之外,还开始溢出一些污物。

    这些污秽之物越来越多,呈现灰黑色,还有一股隐隐的臭味传来。

    但这时候在场女孩哪还有心思去在乎这些,她们都紧张江流石到底会怎么样。

    而这时候,江流石的身体突然一阵剧烈的抖动,接着,他彻底安静了下来。

    他重新陷入了沉睡,这一次沉睡中的他不再皱眉,也不再痛苦,似乎睡得很安详。

    影长出一口气,终于停手了。

    摸了摸额头上的香汗,影看起来精力消耗很大,香雪海感到难以理解,影的战斗力也很强,而刚才她不过是在江流石眉心上放了十几枚变异晶核而已,怎么会消耗这么大?

    她哪里知道,影在放变异晶核的时候,精神力一直联系着星种,通过星种密切关注江流石身体的一切细微变化,她又不是李雨欣这样的精神力异能者,想要做到这一切对她而言太勉强了。

    “江哥暂时没事了,但醒来还早,也许他还要沉睡很久,我去休息了?!?br />
    影脸色有些苍白,她站起身来,就走出了卧房,留下几个女孩在卧室里面面相觑。

    接下来该怎么办?

    江流石现在满身污秽,因为刚刚江流石体温过高,还有一些污秽之物被蒸干,形成一层灰痂凝结在江流石皮肤上,隐隐的散发着臭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洗精伐髓吗?

    刚才紧张江流石,她们自然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有些轻微洁癖的女孩们难免觉得有些忍不了了。

    要是江流石一昏迷就是半个月,那不是要脏死了?到时候整个车里都是这种酸臭味了。

    李雨欣拿起毛巾给江流石擦身体,可是江流石的衣服都被浸透了,衣服里面也全是污秽,毛巾自然是擦不到的。

    “那个……”李雨欣干咳了一声,“是不是该给江哥洗个澡?”

    李雨欣这样一说,几个女孩都愣了一下,洗澡,该由谁给江流石洗澡?

    江流石这身衣服恐怕里里外外全都要丢了,这一丝不gua的洗起澡来,那还不羞死人了。

    “我说……竹影,要不你洗吧?!崩钣晷捞嵋榈?。

    “???我?”江竹影原本就大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是我哥啊,你们觉得合适吗?”

    “就是因为你哥,才合适啊,我们更不合适了,你小时候没跟你哥洗过澡吗?”

    被李雨欣说破,江竹影窘迫地道:“洗是洗过,但那都是上小学的时候了,现在怎么能行?!?br />
    “小学?你小学还跟你哥一起洗澡?”李雨欣抿嘴一笑,调侃的说道。

    一句话把江竹影闹了个大红脸,她和江流石父母双亡,相互依偎着长大,自然比一般的兄妹感情更深,而江竹影小时候缺乏安全感,特别黏江流石,洗澡也缠着江流石给她洗,一直洗到小学二年级,后来在江流石义正言辞的坚持下,才终于没有洗了。

    当时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突然被冉惜玉调侃,江竹影自然脸红了。

    “雨欣姐,你少调笑我,你可是医生,也是我哥的护士,当然是护士给我哥洗澡啦,怎么也轮不到我?!?br />
    说到这里,江竹影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坏笑了两声,“再说让你洗也还有别的原因啊……”

    被江竹影这样一说,李雨欣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江竹影翻身农民把歌唱了。

    “你……你瞎说什么呢……”

    “可没瞎说啊,非要我说破啊,这可是你占我哥便宜的最好机会啊?!?br />
    江竹影说到这里已经忍俊不禁了,这下轮到李雨欣脸红到脖子根了。

    “什么占便宜的,你这小女孩,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脑子都想些什么呢!”

    李雨欣喜欢江流石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可是被当众说破,她还是挂不住,想到这里,她赶紧把冉惜玉拉下水,好闺蜜就是在关键时候拉来挡枪的。

    “惜玉你洗合适呢,你心思最细腻,也最会照顾人?!?br />
    冉惜玉喜欢江流石,大家自然也都知道,这让冉惜玉也窘得不行,“我还不舒服,身体没恢复,精力有限,恐怕洗不好……”

    在这些女孩中,冉惜玉脸皮最薄,她哪里能做这种事,要是只有她和江流石两个人,她闭着眼睛也就洗了,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

    就在这时,香雪??诹耍骸安痪褪窍锤鲈杪?,看你们推来推去的,多大点事,都不愿意洗的话,就让我洗吧。正好我还有风系异能呢,洗了还能自然吹干呢!”

    听到香雪海说出这番话,李雨欣、冉惜玉都一下子愣住了,这……这……我说你都不嫌害羞的吗?

    再说了,谁说我们不愿意洗了,只是不好意思好吗?

    李雨欣第一个坐不住了,这要是再谦让下去,那还得了,说不定江流石进了浴室之后,直接被香雪海给啪啪啪了,到时候她们找谁说理去。

    “我刚才想了想,我毕竟是护士,照顾江哥的事情还是得我来做,给病人洗澡也是我分内的事情,这澡还是我洗吧?!?br />
    “不用,我可以的,我小时候就做事仔细,保证给江哥洗得白白净净,每一个毛孔都洗干净?!?br />
    香雪??刹煌巳?。

    李雨欣脸都憋红了,夭寿啊,你真的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你可是一个女孩子,这么大义凛然的说出给一个成年男性洗澡洗得白白净净的话,真的好吗?

    但是这时候,她可不能因为害羞就退让,她悄悄用手指捅了捅冉惜玉的腰,示意冉惜玉说句话,她跟冉惜玉算是统一战线的。

    “那个……”冉惜玉还没开口脸就红到耳后根了,可是眼看着李雨欣一直用手指捅自己,她也只好强忍着羞耻心说道,“我其实……也能洗的,我虽然身体虚弱,但还是能用精神力探查一下江哥的身体状况……”

    “那……要不我们一起给江哥洗澡?”

    香雪海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

    李雨欣听得都懵逼了,我勒个去,还有这种操作吗?

    她本以为刚才香雪海说的话已经够劲爆的了,想不到还有更劲爆的。

    三个女孩给一个昏迷的男人洗澡,那画面太美,李雨欣有些不敢想象。

    但即便是三人洗澡,李雨欣也觉得好点,否则的话,谁知道香雪海能干出什么事来,她必须得看着香雪海。

    “那,咱就开洗了?”

    香雪海说道,李雨欣和冉惜玉都愣了,怎么这事在香雪海这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了。

    至于江竹影,只是坏笑。

    “竹影妹妹,你要不要一起来?”

    香雪海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

    江竹影赶紧闭嘴不笑了,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还是个纯情少女,这真的开起车来,可飚不过香雪海啊。

    “你们慢慢洗,我回避一下?!?br />
    江竹影赶紧抱着自己的IPAD跑了,一时间,房间里除了江流石,只剩下香雪海、李雨欣和冉惜玉三人。

    李雨欣和冉惜玉正不知道怎么下手呢,香雪海就开始脱江流石的衣服了。

    先是衬衣,再是裤子,这些衣服几乎洗不出来,差不多都要丢了,这末世还真不缺衣服,各种商场里的名牌衣服大把的,从内到外都有,只要有本事冲过丧尸群,就什么都能拿到,而这一点对石影小队来说自然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