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R-2的子弹,带起黑衣男子的身体,一般人被狙击枪子弹射中头颅,早就头颅炸开了,可是黑衣男子的头颅,竟然依旧保持完整。

    只是子弹终究还是没入他的大脑,让黑衣男子的神情瞬间呆滞,下一刻,江竹影的长刀还有零的匕首同时没入黑衣男子的身体,长刀贯穿咽喉,匕首没入后心!

    黑衣男子的眼神彻底涣散了,他似乎还有着最后的意识,他不甘的偏了偏头,努力的看向江流石的方向,可是他的瞳孔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根本看不到江流石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作为“创”的成员,他会死在这里。

    “呯!”

    黑衣男子的尸体重重跌落下来,他全身衣物已经被电得焦黑,身上全是鲜血,死状无比凄惨!

    “哥!”

    江竹影这个时候顾不得去去查看黑衣男子的情况,她从空中刚落下来,就不顾完全透支的体力,赶紧向江流石走来。

    此时,江流石半跪在基地车顶,他手里拿着AMR-2,表情狰狞,似乎无比痛苦。

    “竹影,小心!”

    冉惜玉开口说道,经历刚才的大战,冉惜玉消耗最大,伤得也最重,她脸色已经完全苍白,提不起一点力气,可是她还是努力的开口,提醒江竹影。

    “惜玉姐,你是说……”

    江竹影看向冉惜玉,神色变了,冉惜玉的提醒,让她意识到了非常糟糕的可能,“你说我哥被感染了???”

    如果江流石成为感染者,江竹影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不……不确定……”冉惜玉用力的呼吸着,她已经非常虚弱,每说一个字,都仿佛用尽了全身力量。

    “江哥……精神力很不稳定……充满了攻击性……”

    冉惜玉说话间,只听“咔嚓”一声爆响。

    她们吃惊的看向江流石,却见到江流石直接将手中的AMR-2掰断了!而后他整个身体都滚下了基地车顶。

    高强度合金的枪身,竟然直接被江流石以肉身力量掰断!

    各种枪械零件崩了一地,江竹影愣住了,原本的江流石,只是能够改造基地车,若说江流石的身体,他只是进化了脑域,枪法准确,速度敏捷,可是论力量、体能,江流石也只是比常人强大,比起那些二级异能者差了很多。

    可是现在,徒手掰断AMR-2,即便是力量型异能者,也不过如此吧!

    这显然是瘟疫母体带给他的力量。

    江流石还是被瘟疫母体影响了。

    可是为什么之前江流石还能攻击黑衣男子,如果不是江流石,他们这些人恐怕要全军覆没了。

    “哥!”

    江竹影不顾冉惜玉的提醒,来到了距离江流石五米远的地方。

    “我哥跟他们不一样?!?br />
    江竹影说道,她坚信如此,哪怕江流石眼睛中充满了暴戾的神情,她也相信江流石不会攻击自己的,或者因为太关切江流石,她已经根本不在意这些了。

    一群人都紧张的看着江流石,江流石的状态十分不稳定,就像是一头要随时暴走的野兽。

    “惜玉,你有办法吗?”

    香雪??谒档?,这时候最可能跟江流石沟通的就是冉惜玉了,通过精神力直接沟通,可以安抚江流石,然而偏偏冉惜玉受了重伤,精神力几乎无法离体。

    冉惜玉无奈的摇了摇头。

    “让我来?!?br />
    李雨欣走下了基地车,她这一下基地车,距离江流石就很近了。

    “雨欣!”

    香雪海关切的叫了一声,她虽然跟李雨欣是情敌,但也不想李雨欣出事。

    “我没事,江哥能够攻击‘神?!?,就证明他还是有神智的,惜玉不能动用自己的精神力,只能我来了,我虽然是医生,但也是靠精神力行医的,我也算半个精神力异能者?!?br />
    李雨欣慢慢的走向江流石,她伸出手来,慢慢的,尝试触摸江流石的身体。

    所有人屏住呼吸,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顾忌自身安危了,影已经下了基地车,和零一起,一左一右从背后靠近江流石,唯恐江流石一旦控制不住自己伤了李雨欣或者他自己。

    “江哥,我是雨欣……”

    李雨欣十分轻柔而谨慎的触摸到江流石的手。

    她跟冉惜玉不一样,冉惜玉精神力可以外放,而李雨欣只有靠身体接触才能更好的把精神力联系到另一个人体内。

    她默默感知着江流石的脑域,以李雨欣的精神感知力,可以看到任何CT、X光片、核磁共振都难以看清的景象。

    江流石沉默着,他依旧在挣扎,然而他并没有攻击李雨欣。

    “江哥的情形……很复杂……”

    李雨欣开口了,“我研究过那些液体生命,那些液体生命都是侵占感染者的大脑,先将脑域控制了,再蔓延到感染体全身??墒墙绮灰谎?,他的脑域中似乎有一层能量膜,将大脑守护住了,那母体瘟疫虽然强大,可是却进不了江哥的大脑,只能停留在江哥身体之中,可是它进入了江哥的神经,它似乎想通过脊神经和遍布江哥身体的外周神经,控制江哥的身体?!?br />
    李雨欣精神观察力无比强大,很快就给出了原因,这等诊断若是医院来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影微微沉默,李雨欣不知道江流石脑海中的能量?;げ?,影却清楚,那是星种。

    因为星种占据了江流石的脑域,自然不会容许其它生命体入侵。

    有星种在,影不是很担心江流石。

    “我可以尝试把它取出来,只是把握不大,否则的话,给那瘟疫母体足够多的时间,它也许会突破江哥的脑域,又或者仅仅通过脊神经和躯体神经把江哥控制了?!?br />
    李雨欣下定决心说道,理论上说,单单控制脊神经和躯体神经,完全可以控制一个人除了思想之外的所有行为,到时候哪怕江流石意识还是自己的,也没有用了。

    只是,在不损害江流石身体的情况下,将瘟疫母体分离出来,这太难了,甚至分离的时候,李雨欣自己都会被感染,不过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