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竹影冲出的这一刻,那狂涌的电流将整个大气都电离了,即便是相距数十米之外,人们都能感到全身汗毛倒立,因为他们都被笼罩在强大的电场中!

    看到这等情景,黑衣男子心中震惊,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孩拥有如此潜力,她现在爆发出来的实力,比之前强大数倍!

    在危急关头有这样的实力,这堪称完美的战斗生命体,但也同时说明了,江流石在这个女孩心目中的位置!

    “嗤啦!”

    江竹影的长刀,仿佛穿梭时空一般,来到了黑衣男子的面前,这一刀,带着一往无前的锐气,势不可挡!

    黑衣男子急转身形,往后一倒,那块飞盘像是黏在了他脚上一般,转过来仿佛盾牌挡在了这一刀前。

    轰!

    长刀狠狠地斩在了飞盘上,在飞盘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而上面缠绕的电流,则在飞盘上直接爆开,如同雷电在天空中爆闪一般。

    这一刻,望着空中的人,几乎睁目如盲!

    而空中,则传来了黑衣男子的闷哼声!

    他这块飞盘是从遗迹中找到的,硬度极高,但是它挡住了飞刀,却不能完全挡住电流。

    被电流击中,黑衣男子在空中摇摇欲坠,他身上裸露出的皮肤,更有多处烧伤的痕迹。他肌肉抽搐作痛,就连面部表情都无法维持,脸上的肌肉在不断地抽动着。

    “好……很好……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受过伤了?!焙谝履凶又匦略诳罩形茸×松硇?,他拔高了高度,缓缓地说道。同时从地面上飞起了一块块的水泥块,环绕在了这黑衣男子的周围。

    冉惜玉瞳孔微微一缩,她之前判断黑衣男子的身体很弱,现在看来比她预计的还是强很多。毕竟黑衣男子已经成为异能者十年了,又是“创”的十一议员之一,他的身体不断被打磨,身体素质变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非常好,对你的潜力,我非常满意?!焙谝履凶涌醋沤裼?,说道。这个女孩太强了,他险些栽在她手里,现在他不得不提升高度防备着江竹影。

    这几个女孩,连同江流石,都要一起控制,如此一来,他们才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你以为你飞高了,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吗?竹影妹妹,我送你上去!”香雪海说道。

    一股狂风顿时在她周围凭空出现,随即这股狂风卷住了江竹影,借助这股强大的风力,江竹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向空中飞去。

    全力操控狂风,对香雪海来说消耗很大,而在她们这些人当中,江竹影无疑是对黑衣男子威胁最大的人,所以将江竹影送上去,而她来控制风向,是最为合适的。

    江竹影来到空中,她全身电流爆闪,如同雷暴中的女神一般,双眼都被蓝色的电流所填满,同时在她的双手中,雷电正在不断地聚集,在她面前形成了一张耀目的电网,几乎将这片天空都要覆盖。

    黑衣男子站在空中,全身皮肤都感受到刺痛,在那风力异能者和江竹影的合作下,他在空中也无处可避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黑衣男子却并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神色。

    相反,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你不是很爱你的哥哥吗?那就看看,你舍不舍得对你的哥哥下手吧?!?br />
    听了黑衣男子的话,冉惜玉顿时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你敢!”冉惜玉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的精神力熊熊燃烧,在江流石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精神力护罩。

    然而她为了破开黑衣男子的精神力场,已经消耗巨大,脸色惨白,再强行形成一个精神力护罩,完全是在透支,她身体顿时轻轻一晃,发出一声轻哼,一丝鲜血从细嫩的耳朵中流出。

    “哈哈,你挡不住我!”

    黑衣男子怒喝一声,他的精神力如同一道黑色洪流,瞬间涌向了江流石。

    在黑色洪流冲来的瞬间,冉惜玉的精神力护罩顿时破裂,她娇躯一震,眼前更是一阵发黑,不过比起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冉惜玉的心更加地痛。

    “不!”

    黑衣男子此时已经是胜券在握,江竹影,还有这些女孩爆发出的潜力,让他也感到了忌惮,所以他决定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而只要将江流石这个核心控制住,一切就结束了。

    “江流石已经被我那蓝色精灵的母体感染,等我控制住他,他就将是我最为得力的助手?!焙谝履凶铀档?。

    已经被感染的异能者,在精神上将毫无反抗力,而过去了这么一段时间,江流石显然已经被彻底感染了。

    然而就在黑衣男子的精神力涌入江流石脑海中的一瞬间,他却突然神色一变。

    江流石的精神光团竟然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旋涡一般,将他的精神力全部吸收了!

    黑衣男子震惊无比,他看着江流石的模样,江流石的皮肤上明明已经出现了蓝色的斑点,就连双眼也变成了蓝色,而他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也变得十分强烈。

    这一切都显示出江流石比一般的感染者更强,表明他已经被母体所感染,但为什么却控制不了他?

    而这时,从这旋涡中还传来了强大的吸力,不断地吸收着他的精神力,黑衣男子惊骇地发现,这旋涡就像是泥沼一般,已经将他完全吸住,疯狂地吞噬着他!

    江流石眼神凶戾,但他并没有完全地失去意识。

    他似乎介于正常人和感染者之间,这种情况,黑衣男子从未遇到过!

    他能感觉到,蓝色精灵的母体在他体内血管中迅速移动,按理说应该进入江流石的脑部,一旦让母体完全控制住脑部,那么江流石就变得跟一个“容器”没有什么区别了,不会有任何反抗。

    但是这母体在来到江流石的脑部时,却遇到了一个障碍物,根本无法突破,以至于江流石到现在还有意识!

    而这时,从江流石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般的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