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立听了心中一沉,他知道求香雪海是没用了,只能不断地向江流石求饶。

    “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许立大声叫道。

    江流石本想一枪将许立崩了,不过想了想,他笑了笑:“好,那就暂时饶你一条狗命?!?br />
    许立心头一喜,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电流忽然凌空劈下,直接命中了他。

    “啊啊??!”许立直接被电得惨叫起来,他的头发全部都立了起来,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着,无法维持身体平衡地倒了下去,各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几乎要在地上打起滚来。

    “现在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电了吧?”江竹影笑嘻嘻地看着地上的许立,手指上还缠绕着一缕电流。

    周围那些许立的小弟看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地有些头皮发紧,连许立都被打成这样了,他们这些人就算本来还有些什么想法的,现在也完全打消了。

    许立躺在地上,简直像是死狗一样,四肢还在不停地抽搐,连头发都变成了爆炸式。

    这时,江流石看着他,淡淡地说道:“现在我问你什么问题,你就回答,如果不想再吃苦头的话。懂了吗?”

    对许立,江流石可没有什么手下留情可言,不杀他,他就已经该谢天谢地了。

    许立这时候哪里还敢废话,他拼命点头,断断续续地说道:“有什么,你……你问……”

    一直都是他用电折磨别人,没想到他自己也有被电成这个鬼样子的一天,而且这女孩的电流,实在是太可怕了,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宋荷露在大巴车上,看得目瞪口呆。

    她猜到了江流石一行人很强,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么强。

    有坦克,还有这么强的实力……

    连“神?!钡娜?,在他们面前都这么不堪一击。

    这时,江流石已经向许立开口问道:“神海都有什么人?建立多久了?”

    “神海是小队制的,一般的二级异能者,就像我这样,带领一支小队,在外面活动。更强的异能者,他们的行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神海其实是属于一个人的,基本上神海就是他说了算,但是我真的没见过他?!毙砹⑺档?。

    “是吗……”

    对这个人,江流石比较在意。

    一般的二级异能者,江流石并没有太看在眼里,不过更强的异能者,那就必须注意了。

    但是这人在神海,连自己手下的异能者都没有见过他,这也太神秘兮兮的了。

    有冉惜玉在旁边盯着,可以肯定许立并没有撒谎。

    他也不至于蠢到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尤其是江竹影还在一旁玩着电蛇,又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盯着他的情况下。

    “神海建立的时间不长,就我看到的,神海一直在不断地收集变异晶核,通过各种办法。不过好像也没有怎么扩充装备,出去跟人交易。不过老大们的想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毙砹⒁还赡园涯芩档亩妓盗?。

    他这样的幸存者,本身对营地什么的就没有任何归属感可言,在小命和营地的情报之间,肯定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神海有柴油吗?”江流石又问道。

    “有有有,神海建立之后,就把其他营地的各种战略物资都全部整合起来了,整个金陵能搜寻到的地方,也全部扫了一遍。他们有专门的油库,储存了不少的油料?!?br />
    许立说道。

    “那就好。对了,对于瘟疫,你知道些什么?”江流石突然问道。

    许立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我听说,可能是丧尸病毒变异了吧?再不然,可能是狂犬???这都末世了,狂犬病毒变异,也很正常的吧?”

    看到许立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江流石就知道是白问了。这许立也就知道个病毒变异,实际上病毒变异到底是什么,他可能都搞不明白。

    “不过那种进化液……”江流石想到了被落落吞掉的蓝色进化液。

    这时,许立见江流石不说话,硬着头皮开口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江流石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走了?”

    “不用那么麻烦,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一会儿你带路,我们去神海总部?!苯魇⑽⒁恍?,说道。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去神海总部了,又怎么会放许立回去通风报信?

    许立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当然知道江流石的意思,但是他哪有资格拒绝。

    这时,张海和孙坤也从坦克内出来了。

    他们原本也很惨,但是看到许立的样子,比他们还要惨得多,这两人顿时就幸灾乐祸起来,他们两人贱贱的表情,让许立内心更是吐血三升。

    “张海,孙坤,让雨欣给你们俩看看吧?!苯魇档?。

    “没事江哥,这点伤不碍事!”张海大大咧咧地说道,还用力地拍了拍胸口,只是刚一拍,他脸上就露出了十分酸爽的表情。

    看张海和孙坤还有精神嘚瑟,江流石也就知道他们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估计等李雨欣稍微帮他们治疗一下,这两个人就会重新变回凶悍的彪形大汉。

    这时,香雪海走过来,有些歉疚地说道:“江队长,这次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是昔日苏北营地的人所为的……”

    “你不用道歉,这跟你没什么关系?!苯魇档?。

    香雪海在苏北营地的时候,自然可以管束手下,但是她人都离开苏北营地了,而且苏北营地正是状况糟糕的时候,人心散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香雪海能控制的。

    而张海和孙坤,以他们两人的性格,也不会怪到香雪海的头上去。

    “只要你不介意就好……”听到江流石这么说,香雪海微微一笑,轻声道。

    她是一个性格很洒脱的女性,既然江流石都说了不在意,那她也不会一直纠结这个事情的。

    何况光是纠结,并没有什么用。

    “其实我倒是挺希望,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补偿你?!毕阊┖K底?,美眸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美艳的风情。

    江流石心中顿时“突”了一下,虽然不知道香雪海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他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