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做什么,打劫吗?看上了别人的坦克?”

    香雪海怒气冲冲的说道,二十几个人围攻张海、孙坤两个人,张海、孙坤都没怎么还手,一直在被攻击,怎么看道理都是站在了张海和孙坤那一边。

    “没啥,只是有些误会?!?br />
    许立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实际香雪海猜得没错,许立的确是看上了张海和孙坤的坦克,一开始他让对方下坦克来检查,但张海和孙坤不从,就动起手来了,一旦动手,那自然就是一场杀人越货了。

    这种行为,在苏北的时候是被香雪海明令禁止的。

    抢劫杀人者,强奸妇女者,都是要判处重罪,甚至要枪毙的。

    其实末世之后,人心的罪恶面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展现出来,总有人想要仗着实力强大去奴役他人、强奸女性,香雪海对这种行为严格管控,也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但香雪海实力最强,而且香雪海一手建立起苏北营地,让人们都有相对稳定的生活,她靠着超凡的实力和威信维持着这一切,也就没人敢说什么了。

    许立在苏北的时候就不是什么老实人,总想干点偷鸡摸狗,侵犯妇女的事儿,因为这个,他非常害怕香雪海,这种害怕,一直延续到现在。

    “误会?我没看出来是误会!而且我让你们镇守苏北,你怎么跑到金陵来了?苏北还有很多幸存者呢?他们呢?”

    “这个……”

    许立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当香雪海走了后,原本香雪海定下的规矩,慢慢的就没人执行了,末世中实力就是一切,原本香雪海想要建立一个有秩序的基地市,自然需要一些普通的幸存者,可是跟着香雪海的人,却未必这么想了,他们想要的其实是力量带来的优越感。

    对那些幸存者,许立只是带上了其中几个漂亮的女人便走了,他连同一些当初苏北的异能者来到了金陵,本来就是因为在苏北他一直被香雪海管制着,根本不自由,没想到,自己来到了金陵之后,又遇到了香雪海,这女人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你们来了多少人?我这次回来,是想要重建苏北营地,你们却不顾我临走时的交代,私自跑到金陵来,你立刻带我去找其他苏北营地的人,我要你们跟我回去!”

    香雪海厉声说道。

    许立听到这番话后,心中要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

    他确实怕香雪海,但仔细想了想,他现在也是二级异能者了,虽然香雪海实力强大,但他对上香雪海,也应该有自保的资本了,何况当初苏北的很多老人,其实都对香雪海过于严苛的规矩颇有微词,他们会来金陵,自然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想到这些,许立也对香雪海没那么畏惧了。

    “大小姐,我不想回苏北了?!毙砹⒅苯铀档?。

    “嗯?”香雪海眉头一挑。

    “不光是我,其他从苏北出来的人,应该也不想回去了,我们并不想建立什么基地市,在这世道上,能乐呵一天是一天,我想干一些能让我自己乐呵的事情,这里是金陵,不是苏北了?!?br />
    许立说到这里,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决心也越来越坚定,的确,他并不需要一直活在香雪海的阴影下,只要走出来,这个世界还不是自己的,他可以凭借实力享受最好的食物,漂亮的美女。

    “大小姐,当初你帮我变强,对我有恩,不过我听从你调遣了那么久,你的恩我也还了,你想管这坦克的事情,可以,这坦克我不要了,算是还你最后一份情,但日后,我许立就跟你没有关系了,至于其他苏北营地的人,我劝你也别去找他们了,没人会愿意跟你回去的?!?br />
    “呵!坦克你不要了?好大的一份情?!?br />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江流石从大巴车慢慢的走了下来,他早就看出来了,香雪海的积威,在现在这个情形下,已经失效了,她无法再约束自己的部下了。

    “你是谁?”

    许立看到江流石,眉头一皱,他看到江流石手中提着一杆狙击枪,这让他脸色一沉,心生杀机,“原来就是你偷袭我,差点一枪要了我的命?”

    “嗯……距离远了点,让你躲过去了。要是现在这么近的距离,那你已经是一堆烂肉了?!苯魇坪趺豢吹剿谋砬橐话?,淡淡地说道。

    “什么?”许立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以为自己是谁?这里是金陵,周围都是他许立的兄弟,这个人大大咧咧地走到他面前来,威胁他?!

    许立顿时笑了,他一双眼睛阴测测地看着江流石,说道:“小子,你找死?”

    “我告诉你,这里是‘神?!牡嘏?,你敢在这里嚣张?你活腻歪了吧?”

    “你想杀我?嗯?今天要不是大小姐在这里,我现在就把你拖回到神海,把你的手脚都砍下来,挂到外面去喂丧尸!”

    说着,许立看向了香雪海,说道:“大小姐,这是最后给你的一个面子了,这一枪,我记下了,我不跟他计较,你还是赶紧把他带走吧?!?br />
    在许立看来,这小白脸多半是跟香雪海有什么特殊关系,所以仗着香雪海在那儿嚣张。

    这种傻逼,早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不是看在香雪海的份上,他现在就动手了。

    这时,江流石也笑了。

    “你还敢笑?”许立皱着眉头看着江流石。

    “你还是计较吧,我挺想知道,如果你计较,你能把我怎么样?!苯魇匏降厮档?。

    许立眼中顿时闪过了怒意,这人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既然如此,他已经给够香雪海面子了,他决定狠狠地教训一下江流石!

    “好,那你就看看,我能把你怎么样吧?!毙砹⒗淅湟恍?。

    在他说话的同时,江流石突然有种身体微微一麻的感觉,但也仅仅只是一麻而已,下一刻,江竹影就已经来到了江流石的身后,一脸笑容地伸手挽住了江流石的胳膊,顿时连那微麻的感觉也消失了。

    看到江流石毫无反应地看着自己,许立明显愣了一下:“你怎么没事?”

    他刚才,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攻击了江流石,现在江流石不是应该被电得头发竖起,倒在地上抽搐才对吗?

    这时,他看到江流石旁边那个少女嘲笑地看着他,说道:“你这电也太弱了,我觉得不用我来,我哥也没事的?!?br />
    “这种用电攻击的方式倒是第一次见……”江流石心道。

    其实江流石之前看到许立攻击坦克中张海和孙坤时,心中就奇怪,一般来说拥有金属外壳的坦克,本身是一个等势体,即便外面有电流流过,坦克中坐着的人员因为坦克被短路,也不会被电流攻击到,这就像客机在飞行中被雷电劈中,虽然一些电子元件可能受损,但乘客不会有事一样。

    可是许立的电流却违反了这一原理,他能直接攻击坦克中的孙坤和张海,这种感觉,就似乎是他能凭空制造人体和坦克之间的电压一样。

    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江流石并没有看到许立释放电流,而且许立也完全没有碰到他,但是他却产生了被电的感觉。

    不过江竹影说的没错,这许立的电确实不强,江流石经常处于江竹影的电场当中,对江竹影的电都基本免疫了,更不用说是许立的这么点手段了。

    如果让这电流持续一段时间,还会对江流石造成影响,不过有江竹影在,他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是不是轮到我了?”江流石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

    许立还处于自己电流无效的震惊当中,闻言立刻产生了强烈的危险感,然而没等他动手,或者是命令自己的小弟,江流石就已经猛地冲上前来。

    论身体素质,现在的江流石已经不比二级异能者差多少了,他还有脑域异能,加上许立刚才有恃无恐地仗着自己的异能又拉近了距离,所以在江流石的眼里,许立的速度慢得简直跟乌龟一样。

    他一脚就踢在了许立的膝盖上,许立惨叫一声,直接跪了下来,被江流石狠狠一拳打在了鼻子上,“咔嚓”一声传来,剧痛几乎让许立眼前发黑,他满脸都是鼻血,鼻子已经被直接打歪了。

    这时,一根冷冰冰的管子抵在了他的脑门上,许立背后一凉,浑身都忍不住有些发抖。

    “不要不要!哥们……大哥,不要开枪!大小姐,看在我跟了你那么长时间的份上,帮我说点好话!”许立连忙叫道。

    “你刚才不是说,今后你就跟我没关系了吗?”香雪海冷漠望地看着许立,说道,“江队长不出手,我也会出手,好好教训你的?!?br />
    如果不是许立,她今天也不会在江流石面前丢脸了。虽然这只是昔日手下的个人行为,可是以香雪海的性格,她怎么都无法避免地觉得自责。

    现在许立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