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没有去过“神?!钡淖懿?,但是大概位置还是知道的,江流石向他问清楚地点之后,决定马上出发。

    这中年男人,自然是要跟着江流石带路的,至于宋荷露,江竹影跟她末世后重逢,才说了几句话就分开,她很是不舍,就干脆跟江流石说了一下,一起带着了,反正这基地车也宽畅,多带一个人也不会拥挤,而且也很安全。

    “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让我的人过来接你们,带你们去苏北,我在那里有一个营地。不过现在我的营地也很危险,有瘟疫,只是人更多一些,大家可以相互扶持?!毕阊┖U馐笨谒档?。

    现在这些食物,也够这些幸存者坚持一段时间了,完全可以等到香雪海派人过来。

    “现在到处都是感染者,也没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了,能够多一点人,肯定会比现在安全一些的,如果能去苏北的话,真的谢谢这位姑娘了?!敝心昴腥怂档?。

    香雪海微微一笑。一方面她本来就很善良,另一方面她也是看出江竹影很担心,所以主动给江竹影帮忙。

    “也好?!苯魇阃?,他一直知道香雪海在苏北组织了一个大势力,也不知道这次瘟疫他们怎么样了。

    大巴车重新启程,宋荷露上车之后,目睹大巴车内部装修后,愣了好一会儿,他们连走出这座简陋的营地都很难做到,而在这个末世中,却还有人类开着这样漂亮的房车,在大地上奔驰。

    想想那真是不可思议的情景,宋荷露不禁心生向往,她忍不住看了江流石一眼,由衷的羡慕江竹影,能有一个这样的哥哥。

    “根据那位大叔的说法,‘神?!懿烤嗬胝饫镉Ω靡簿筒坏揭桓鲂∈钡穆烦?,我们很快就到了?!苯魇底?,他放在一旁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张海的声音,这声音很虚弱,断断续续,让江流石听后眉头一皱。

    “怎么了哥?”江竹影问道。

    江流石脸色阴沉了下来,“张海他们遇到麻烦了?!?br />
    江流石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半小时的时间,张海就遭遇了袭击,而且听张海的声音,他的情况相当不好。

    “影!赶过去!”

    江流石冷声说道,影已经一踩油门,基地车咆哮而出!

    张海的位置,距离江流石也就是几公里远而已,“神?!痹谡馄蚩俪隽瞬簧偻ǔ┑牡缆?,正好方便了大巴车。

    大巴车一路疾驰,路上不管是丧尸还是感染者,不是被枪打死,就是直接被大巴车撞飞了。在这辆大块头面前,这些丧尸和感染者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障碍作用。

    很快,江流石就看到了张海的位置,一辆坦克被一群人包围了,而这些人不是丧尸也不是感染者,而是真正的人类。

    这群人有二十多个,为首的人是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他站在一辆敞篷吉普车的座椅上,一只脚踩在方向盘上,他手里提着一个扩音器,对坦克里的张海说道:“我再警告你们最后一遍,立刻打开坦克舱盖,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否则的话,我会将你们在坦克里变成焦炭?!?br />
    皮夹克男子眼神中蕴含着一股漠视生死的冷意,发现坦克中还是没有反应,他嗤笑一声,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扩音器,从吉普车上一下子跳了下来。

    他慢慢的走向坦克,嘴角泛起一丝弧度,“看来你们是执迷不悟啊,有骨气,就算杀了你们,这坦克舱门我还是有办法打开的,只是麻烦了点?!?br />
    江流石远远的看到这一幕情景,他心中一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算张海坦克中油不多了,但也绝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至少转动一下炮塔,开一下炮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们怎么连动都不懂。

    “张海!孙坤!你们怎么了?”江流石对着对讲机喊道。

    可这时候,张海和孙坤显然没有再守着对讲机了,他们正在生死存亡的关头。

    “咔!”

    坦克炮塔旋转起来了,这炮管原本没有对准任何东西,现在这炮管一转,正向皮夹克男子转过来。

    “哼,找死!”皮夹克男子狞笑一声,他一跃而起,手中闪现出紫色的电火花。

    嗤啦!

    紫色的电流击穿空气,正投射在坦克上,整个坦克都笼罩在绚烂的电流之中,原本旋转的炮塔,也一下子停了下来。

    “看来你们不想活了,我就成全你们?!?br />
    皮夹克男子全身笼罩在电芒之中,正要发出致命一击,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

    他想也不想,身体向一旁急速跃开。

    “呯!”

    他身前的土地猛然炸裂,岩石都完全崩碎,随后皮夹克男子才听到了一声枪响!

    大口径步枪!

    皮夹克男子身体后退了十几米,看到刚刚土石炸开后留下的弹坑,手心沁出一丝冷汗。

    好险,他差点就被这一枪杀掉了!

    他猛然转头,搜寻子弹来源,他看到了一辆大巴车隆隆的行驶而来。

    房车?

    皮夹克男子眼力极好,他一眼分辨出,这应该是一辆房车,但却不是一般的房车,在这房车的车顶,赫然有一个金属圆球,一根黑洞洞的枪管就是从这里探出,给了他几乎要命的一枪。

    “好!真好,居然有人敢偷袭我?!?br />
    皮夹克男子眼中闪烁杀机,对这几乎要了自己性命的人,他绝不会放过,在他看到这辆大巴车的时候,他已经宣布车上人员的死刑。

    “哗啦啦!”

    在皮夹克男子身后,那二十多人的小队成员都举起枪,枪口都对向了江流石的基地车。

    “今天是什么日子,赶着去投胎的人那么多,一波没处理完,又来一波,你们不露个面吗?还是打算就这样死在车上?”

    皮夹克男子着看向江流石,手中紫色电光闪烁着,他的电击异能,可以让他隔着车子杀人,除非有绝缘层,否则难以抵挡他的电击。

    此时,在基地车上,江流石冷漠的看向这个男子,能预知危险,躲开狙击枪的一击,对方应该是二级异能者,然而二级异能者也没什么了不起,动了他石影小队的人,又对自己露出杀意的,这种人,江流石当然绝不手软。

    就在江流石打算灭掉这皮夹克男子的时候,他却看到香雪??熳呒覆?,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香雪海盯着这个皮夹克男子,仔细打量了一番,有些愣住了。

    “嗯?怎么了?”江流石问道。

    “这人……我认识,他叫许立,是当初在苏北跟着我的一个人,我留下队伍在苏北,许立应该也在那里了,没想到他跑到金陵来了,而且怎么……”

    在江流石的大巴车后面,还跟着香雪海部下乘坐的越野车,他们显然也认出了许立,在苏北营地,许立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什么?他是你的人?”

    江流石诧异的看向香雪海。

    “是,他算是我的部下,而且后面那二十几个人,我也认识好几个,也是我当初的部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怎么都来了金陵,而且……许立的实力好像比以前强了很多?!?br />
    香雪海也就是二级异能者,未必比许立厉害,而按照香雪海所说,在苏北的时候,许立是她的部下,这就不合理了。

    “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香雪海心中气愤,她一直想让江流石去苏北看看瘟疫的情况,在她印象中,他留在苏北的嫡系可能正在瘟疫中苦苦支撑,等待自己救援。

    可看起来实际情况却完全不是如此,这些部下活得还挺滋润的,而且刚来就跟江流石的人干上了。

    自己恳求江流石帮忙,自己的部下却做出这等事来,让香雪海如何不气愤?

    “好吧?!苯魇⑽⒂淘?,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是香雪海的人,就算动手,也要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基地车车门打开,车还开着,香雪海便一跃而下,她仿佛踩了一阵清风,将她的身体托了起来。

    “许立!你在干什么!”

    香雪海声音清亮,声声入耳,原本许立看到一个美女突然下车,有些惊讶之余,还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可是一听这声音,他却吓了一跳。

    他仔细一看这美女,正是香雪海!

    “大……大小姐?”

    在苏北,香雪海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物,她在末世前就家世了得,因为这个原因,加上她本身实力超凡,她的部下都习惯称香雪海为大小姐。

    在苏北,一提到“大小姐”这个绰号,谁都知道指的是香雪海。

    香雪海对属下的要求极为严格,她制定的规矩也十分完善,在她的经营下,苏北也算井井有条,要不是瘟疫爆发,苏北建立基地市也是迟早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香雪海长久以来所形成的积威,几乎在许立脑海中形成了条件反射,突然看到香雪海,许立有种做坏事被发现的感觉,他刚才的嚣张一下去全部收敛起来了,甚至心中产生了一丝紧张感。

    幸亏刚才他没看清香雪海样子的时候,没有出言调戏,否则后果更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