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江流石一脸懵逼的从床上醒来,脑海中仍飞舞着一些香艳美梦的时候,就看到一群军官来到了别墅外。

    这些军官有十几人,都身穿整齐的军装,他们身上的肩章,最低也是大校军衔,这些人站成整齐的一排,当江流石叼着个牙刷从基地车上下来的时候,他们齐刷刷的敬礼。

    这让江流石一下子有点茫然,这什么情况?

    好一会儿,江流石才弄清楚对方的来意,他们竟然是来请愿的,希望自己能留下主持琼海城大局。

    毕竟昨日江流石来琼海城的短短一天,让琼海城的军部中枢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军方两大大佬先后倒台,使得军方一下子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虽然琼海城的大多数军人都有荣誉感和使命感,但在这乱世之中,总有一些人想要占山为王,进行独裁统治,如此一来,除掉洛家风就变成了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不过是让琼海城的军阀换一个名字罢了。

    而江流石相对而言更值得信任一些,关键江流石不但实力超凡,而且威望足够,他曾经一人一车灭掉了威胁数个幸存者基地市的黑洞,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江流石成为英雄了。

    这样的事件,他们经过调查,很快就已经掌握了。

    乱世中的人们,心中总有英雄情节,事实上一个英雄的威望,很多时候都比那虚无缥缈的政府要高得多,也实在得多。

    然而对这些请愿和挽留,江流石没什么兴趣,他还是拒绝了。

    仔细想想,江流石觉得自己天生就不适合做领导者,也天生厌烦去平衡领导层内部的权术斗争,他更适合开着自己的车,带着自己的小队,在末世里游荡。

    香车、美女、自由、冒险,快意恩仇的生活……

    “让吴团长回来吧,你们可以用无线电通知他,我想现在换了个样子的琼海城,也应该不会让他失望吧?!?br />
    作为暴风装甲团的负责人,吴团长在琼海城绝对算是实权人物,他无论实力也好,威望也好,品性也好,都足够胜任琼海城领导者的位置。

    “桃子、谢莎莎、蔚菲菲,你们就留在这里吧?!?br />
    江流石对谢莎莎三人说道,有吴团长在,江流石认定琼海城还算安全,吴团长应该会照顾一下,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谢莎莎虽然非常不舍,但也只能作罢了,她深知在这乱世之中,江流石的位置站得太高,她不可能企及了。

    当天晚上,当暴风装甲团的大部队出现在地平线远处的时候,蔚菲菲站在城墙上,看到江流石的大巴车,带着一辆99式坦克出发了。

    车队与装甲团在城外回合,江流石跳上了一辆坦克的炮台上,与吴团长彼此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一声珍重。

    他们一个人肩负了一个城市的命运,另一个人则如孤胆英雄一般探索这个广阔的末世,彼此之间,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

    蔚菲菲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西天那如血的火烧云,还有充满金属质感的坦克炮塔,这一幕似乎成了永恒……

    ……

    三天后,苏北——

    此行江流石的目的地是申海安全区,但从琼海城出发前往申海,途中就要路过苏北。

    有香雪海在车上,江流石正好将他们顺道送回去。

    洛家风被捆在了张海和孙坤驾驶的坦克上,除了基地车和坦克外,苏北营地的人还单独开了一辆越野车跟在后面。

    车队在荒凉的废弃公路上行驶着,除了变异兽和丧尸外看不到其他的活物。

    粗略一算,从末世降临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若是在和平时代,人们常常感慨一年转眼就过,又老一岁,可是在这末世之中,这一年好像是沧海桑田,回想末世前的日子,那种平静而食物充足的世界,就好像在回忆小说上记载的天国一样。

    “前面就是徐中市了,这已经是有感染者的范围了?!?br />
    香雪??谒档?,虽然跟江流石有那香艳的一次经历,但那之后,香雪海见江流石却也丝毫不显羞涩,反而是频频露出甜美的笑容,在江流石面前,她从来都是精心装扮,精神焕发,有一种女为悦己者容的感觉。

    而如现在,真正遇到正事的时候,香雪海也会迅速进入状态,展现出她作为一个异能者队长的素质来。

    江北是香雪海的家,对这个家乡,哪怕它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她却也有着极深的感情,她不希望家乡中最后的幸存者,都被瘟疫抹去。

    果然,随着香雪??诓痪煤?,江流石就看到了一个残破的路标,上面写着“徐中,20KM”的字样,路标锈迹斑斑,一辆车将它撞倒了大半,耷拉下来的路标牌,还溅上了血,只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那些血早已经干涸发黑,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泥点子一样。

    “我怎么感觉这附近的丧尸少了很多?!?br />
    冉惜玉蹙眉说道,她一直开启精神视野,探索周围,避免突然遭遇危险。

    可是随着接近徐中市,丧尸的数目锐减到之前四分之一的水平,也许再往后,还会减少。

    “这样么……”江流石眉梢一挑,徐中可是苏北的大城市,虽然经济在苏北相对一般,但是整个城市的人口却有**百万之多,这样的大城市,怎么可能丧尸少了?

    江流石正想着,就见冉惜玉眉梢一动,“江哥,看前面!”

    江流石转头望去,正看到一片衣衫褴褛的人影向自己这边奔来,看那些人双目呆滞,脸上血肉破碎,江流石眉头一皱。

    “尸群!”

    这样二十几人的尸群,对江流石的队伍根本没什么威胁,不用江流石说,江竹影已经轻巧的一跃,进了作战室,“交给我了哥,这些小玩意儿,我分分钟把他们变焦炭?!?br />
    这小尸群中连个变异丧尸都没有,江竹影根本没放在眼里,她的实力对付这种普通丧尸就是屠杀。

    然而江流石却一摆手,“等等,它们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它们的速度比一般的丧尸还要快一些,看这奔跑方向,它们是要错过我们了……嗯?有东西在追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