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队长,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其实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香雪海说着,似有意,又似无意,跟江流石挨得更紧了,她一只手很自然的撑在床上,可她那只白嫩的指尖,却交叉在江流石手臂内侧,挨着江流石的大腿。

    “咳咳?!苯魇滩蛔「煽攘思干?,突然跟香雪海这么接近,他有些尴尬,他不禁稍微移动了一点位置,向另一侧靠了靠。

    可即便如此,香雪海却丝毫没有退却,她娇笑一声,又往江流石这边靠了靠。

    这基地车上的床铺本来就比较窄,江流石坐下的时候,就有点靠边,这一下子,几乎被香雪海挤在角落里了。

    江流石甚至能感觉到一团柔软,轻轻的触碰到了自己的臂弯。

    呃……

    江流石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虽然他的基地车上有好几个美女,他整日与这些美女朝夕相处,但真说有多香艳的接触,却也没有。

    江流石不是木头,他隐隐的感到,似乎冉惜玉、李雨欣对自己都不一般,可是她们两人都很矜持,别说对江流石主动投怀送抱,就连在江流石眼前穿睡衣的次数都极少。

    而江流石自己也是内敛的性格,他也不会主动去跟冉惜玉和李雨欣接近。

    末世爆发这么久,江流石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要说对漂亮女孩没有冲动,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江流石这么长时间来,从未真的占众女的便宜,说到底还是……江流石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喜欢谁多一点。

    每个女孩跟他一路走来,都是他重要的伙伴、队友,也是知己。

    在这种各女孩都对等的情况下,让江流石只因为一时冲动,而将某个女孩发展成情人,他又觉得这也太草率了……

    江流石自己在感情上就是一个初哥,但他也隐隐的预料到,如果自己与其中一个女孩的情人关系,恐怕会让跟其它女孩的感情变得微妙起来,让他一个初哥应对这些理还乱的事情,他有点头大。

    所以,江流石一直未曾越雷池半步,与众女相安无事,可是架不住香雪海热情似火,主动投怀送抱??!

    江流石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他感觉自己臂弯处传来的柔软感越来越强。

    江流石虽然没摸过女孩胸,但文胸是见过的,他很清楚文胸里多半是有钢圈,真正摸起来一点也不软,反而有点硬海绵的感觉。

    可现在,江流石臂弯处的柔软显然不是文胸能带来的,这意味着,香雪海是没穿文胸的。

    倒不是说香雪海衣服里是真空的,而是她应该穿的是棉内衣,这种毫无塑性能力的内衣穿在身上,依旧让香雪海有这样傲然的曲线,实在让江流石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了。

    “江哥,从我在你车上醒来,看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忍不住想起你的脸,还有你当时说的话,我感觉自己好像着魔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br />
    香雪海脸蛋红红的,她虽然从小就是敢爱敢恨的性格,喜欢什么就去争取,这比其他女孩大胆热情得多,但真的让她跟自己喜欢的人表白,她其实心里也慌,毕竟她也是第一次表白。

    “那个……香小姐,你刚才让竹影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商量吗?”

    江流石赶紧转移话题,他怕再这么下去,自己会撑不住,就算撑住了,今晚也睡不着了。

    要知道,自己的妹妹还在外面呢,真跟香雪海在这里做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来,那自己当哥哥的威严何在?再说了,真对比起来,江流石对香雪海的感情肯定是不如冉惜玉她们的,怎么能只因为香雪海主动,就跟她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事实上,江流石不知道,此时在房间外面,冉惜玉可是对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冉惜玉能看到精神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处于什么心理,一不留神就偷窥了江流石跟香雪海的见面。

    从一开始,江流石就跟香雪海的精神团挨得很近,证明他们坐在了一张床上。

    之后香雪海主动跟江流石靠近,江流石退缩,香雪海再靠近,一直把江流石给挤在床边上了。

    看到这里,冉惜玉不知怎么的,脸色就有点不太好了。

    她们跟江哥在一起,都是处处礼让,冉惜玉一个精神系异能者,怎么会不知道李雨欣对江流石的感情?她知道李雨欣是江流石的同学,相对而言,自己还是后来者,她们彼此都小心翼翼的珍藏着她们的感情,谁也不表露出来,免得伤害到另一个人。

    可是谁能想到,这香雪海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跟江流石认识得最晚,却直接插队??!

    江流石没接受,她还一直往上凑,这还了得。

    她们姐妹彼此谦让的感情,却要让一个外人给摘了桃子了!

    “惜玉,你怎么了?”

    李雨欣早就注意到冉惜玉神色的变化了。

    “没……没什么……”冉惜玉理了理头发,慌忙说道,她从小受过很好的教育,知道偷窥自然是不道德的,哪怕是被李雨欣发现,她都有种做贼被抓到的感觉。

    “骗人,你一直看着江哥的房门呢,目光都快把房门给射穿了呢?!?br />
    “哪有……”冉惜玉有些慌乱。

    李雨欣在冉惜玉腰上轻轻的捏了一把:“你说你都是精神系异能者了,怎么自己撒谎还这么明显,你是不是在……偷窥?”

    被李雨欣一语道破,冉惜玉脸色通红。

    偷窥江流石跟其他女孩私密的事情,这种事实在不光彩。

    “我忍不住,有些好奇……”冉惜玉讷讷的说道,脸上的红霞都要蔓延到脖子了。

    李雨欣咬了咬嘴唇,她实在忍不住的问道:“他们……到底在房间里做什么呀?”

    李雨欣也好奇。

    “这个……香雪海应该是在跟江哥表白,也许还有一些……肢体上的轻微接触……”

    冉惜玉小声说出这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