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

    惨叫声响起,张明泽的小队还没真正的动手,就已经被灭掉了一半!

    原本团战就讲究先下手为强,一旦失去了先机,团战就输了一半。

    而尤其对石影小队来说更是如此,因为有冉惜玉和江竹影这两个超级群控在,再配合影和零两个超级输出,只要取得先手,那打起团战来简直是摧枯拉朽,更别说两个队伍之间,本来就实力差距巨大了。

    “等……等等!”

    异能者小队中有人求饶。

    但是影和零直接无视了他的告饶声,他随即发出了一声惨叫,手上还冒着一点火星,身体却已经丧失了生机。

    而这时,张明泽也从精神穿刺和电击中清醒了过来,但是他刚一清醒,就整个人陷入了震惊和呆滞当中。

    他的队伍,几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在他的脚边,横七竖八的他那些手下的尸体,还有几个没有死的,却也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就在这时,江流石突然举枪,他手中那杆长长的AMR-2,似乎随意对准了一个角度,江流石只是眼睛一扫,接着就扣动扳机!

    呯——!

    一声枪响之后,紧接着江流石枪口微调,再度扣动扳机。

    呯——!

    第二枪!

    人们都懵了,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突然开枪。

    人们不解的往江流石开枪的方向看了一眼,却吃惊的看到,近百米之外,有两栋相隔不远的别墅,这别墅楼顶上已经溅了血。

    其中一个楼顶,有一个端着枪的人,他的胸口被完全打烂了,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了下来,如同麻袋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

    至于另一栋别墅,楼顶虽然没有人栽下来,但那血光已经表明了一切,是有一个人被江流石开枪打死了,只是尸体没掉下来罢了。

    那是两个狙击手……

    人们意识到这一点,都感到心里发寒,原本他们以为,江流石只是随手开了两枪,没想到,他是打死了两个狙击手!

    而近百米外的狙击手,还埋伏在楼顶,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却被江流石直接打死,开枪的时候,他几乎没怎么瞄准!

    这是怎样的洞察力,和何等的枪法,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怕了,让人想暗杀他都提不起勇气。

    张明泽这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一分血色,那两个狙击手,也是他安排的。

    他知道江流石很强,他对付江流石的最大倚仗,是身后那一万多的军队,一万大军的战斗力那不是一个异能者小队能匹敌的,然而他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制造有利局面,将大军发动起来,自己的人就已经死光了。

    就在这时,张明泽看到江流石的狙击枪枪管,指向了自己!

    被夺命的枪口指着是什么感觉?张明泽曾经无数次用枪指着别人,夺走别人的生命,可今天,他自己却尝到了这种濒死的滋味。

    一时间,张明泽呼吸几乎凝滞,冷汗沿着他的脸颊不断流下。

    眼前这情景,说出去根本没人相信,一万多大军包围了一个小队,按常理而言,那小队必然极为慌乱,只能以手里的人质作为威胁,谋一条生路。

    如果是遇到张明泽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完全无视人质的安危,那被包围的小队下场只能是被乱枪打死。

    可在江流石这里,江流石压根都没管作为人质的洛家风,反而用枪指着一万大军的指挥官!

    对其他人来说,这简直是作死,可如此荒谬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江流石完全无视了一万大军!

    “你要干什么,我是琼海军区副司令,现在我就是最高指挥官,如果杀掉我,马上就会开战,你该不是以为你会敌得过一万大军吧!”

    张明泽气势已经完全被江流石碾压了,他只能用这一万大军做自己的底牌。

    “军区副司令?”江流石冷笑,“你们不过是一个地方军阀而已,说白了就是土匪,还有脸自称军区?”

    江流石说到这里,看向在场的诸多士兵,他声音灌注力量,在这空旷的别墅区,也无比响亮——

    “在场的诸位,大多数在末世前是军人吧!军人该是什么样的职业?乱世中拿起枪就该保家卫国,若实在政权令人失望,你们无家可归,那哪怕被逼上梁山、落草为寇,也该大口吃肉,大秤分金!”

    “而你们呢?你们在保家卫国吗?据我所知,你们只是效力于一个神秘组织而已,那组织到底是什么来历,你们甚至都不知道吧?若说落草为寇,你们可曾有荣华富贵,可曾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据我所知,这整个琼海城的酒水供应,还是这个姓秦的公子哥垄断的,只因为他跟军区司令有点关系,你们应该也知道吧?”

    江流石说话间,走过去一脚把秦弘方踢倒在地。

    “??!”

    秦弘方惨叫一声,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

    江流石这一脚力气太大,他嘴唇都摔破了,牙齿里满是泥和鲜血,脸上也全是擦伤。

    垄断琼海城酒水供应这件事,就是刚刚路上他跟江流石吹嘘的,目的是为了让这小子醒目一点,知道自己的背景,有好处多分他一点,没想到现在却被江流石抓住这一点,拿来祭旗了。

    江流石说的话,极有煽动性。

    军人是有荣誉感的,如果抛弃了荣誉感,那人的本性也是向往风流快意的生活,像现在这些军人,既抛掉了荣誉,还如此苦逼,他们自然对江流石的话,产生了极大的认同感。

    “不要含血喷人,什么军阀土匪的,我们有正规编制,有整个江南地区最强大的暴风装甲团,你说我们背后的组织是军阀?嘿嘿,那你告诉我,谁才是政府?你告诉我政府在哪里?你说我们是军阀土匪?太可笑了!我告诉你,我们的组织就是未来的政府!”

    张明泽一下子找到了江流石话里的漏洞,开始攻击江流石。

    江流石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了张明泽一眼,他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纸:“你说暴风装甲团……忘了告诉你了,暴风装甲团的吴团长托我给军区带来一封辞职报告,简单的说,暴风装甲团已经不想跟你们当土匪了,他们要做他们的军人?!?br />
    江流石说着,将辞职报告展开。

    “原本应该是退伍报告,可是吴团长不认为自己是退伍,他还是军人,只是不跟你们干了,他觉得跟你们之间是雇主与被雇佣的关系,所以才辞职了?!?br />
    辞职报告就在江流石手上,这一切都不似作伪,何况暴风装甲确实是从离开琼海城之后,就好久没回来了。

    “吴团长走了?”

    “暴风装甲团以后就不是我们琼海城的了?”

    在场士兵都愣住了,其实张明泽在末世前根本都不是军人,在军队中威信自然不高。

    而吴团长在末世前,却是陆军装甲兵学院的教官,也是五级士官,这自然会赢得军人的尊重。

    而且暴风装甲团本来就是琼海城的中坚力量,是琼海城的骄傲,可是现在听说,吴团长却走了,他们怎能不惋惜?

    江流石又道:“我今天说这些,不是害怕了你们的包围!一万军队的确强大,可我有我的车,我在暴风装甲团的围杀下,尚且能突围,与吴团长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对上你们一万军队,我不能灭掉你们,但杀出重围却不成问题!”

    “我只是不想你们的血,流得没有意义!”

    江流石的话,让这些士兵们沉默了。

    而张明泽感受着这个气氛,心底也开始发颤。

    他刚要开口,就听见军队中有人的声音响起了。

    “各位,他说的没错!我们是军人,不是这些人手里的工具,我们要流血,也不该为这种事情流!”

    “吴团长都走了,那我们留下来又是为什么?”

    张明泽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一名普通军官。

    而这时,更多的军官,一个个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