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太客气了,那就请秦少多通融通融了?!?br />
    江流石满脸赔笑。

    看到江流石如此软弱可欺,秦弘方心里已经在盘算着以后怎么在这只肥羊石身上薅羊毛了。

    这种冤大头可不容易找,以后可以把他发展成一个稳定财源啊。

    秦弘方这样想着,跟在场的军队打了个招呼,想要带着江流石去见洛家风了。

    他这样一说,八字胡小队长有些犯难了,本来江流石就是他在城门口扣下来了,虽然江流石现在说他这99式坦克是捡来的,打算归还军队,可是按照当时在城门口这江流石小队的嚣张劲儿,各种不听命令,各种转动炮管,他别说交坦克了,不在城里开炮就不错了!

    还他妈打算主动上交,鬼信??!

    按照八字胡小队长的想法,这辆99式坦克能找回来,怎么说自己都要记首功,要不是他足够机智,当机立断就扣下江流石小队来,说不定换个楞一点的守门小队长,就把江流石给放跑了。

    现在眼看着秦弘方要引荐江流石去见洛家风,自己的功劳不就没有了么,那哪儿能行!

    “那个……秦少,这只小队怎么都是我这里的兄弟押过来的,我们都跟军部报告了,也不能押一半给押丢了啊,要不这样,秦少先带着这位兄弟去见洛帅,等见完了,我们继续押他们去军部配合调查?!?br />
    八字胡小队长嘿嘿笑着,他打算把当时江流石的各种嚣张和威胁,添油加醋的报告给军部,这才能突显自己的功劳。

    那平头上尉也凑过来了,他开口说道:“秦少,这小队来历不明,这是军部重地,我们要跟随羁押,避免发生意外?!?br />
    平头上尉说着,目光扫向江流石,眼神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儿。

    秦弘方可是心思玲珑的人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两个家伙说这么多,其实主要是为了表功。

    他们都是底层军官,哪有机会接触军方高层的人物,这次好不容易给军队找回来一辆99式坦克,要是不去跟高层去露个脸的话,那功劳被他秦弘方给抢了可怎么办?

    秦弘方哈哈一笑,“好,那就一起去好了?!?br />
    秦弘方对这个根本不在意,给这些手下一些好处,也是应该的。

    一时间,整个队伍都直奔司令部来了。

    司令部地处军部的中心地带,这里是一片片的别墅区,洛家风的别墅,位于这别墅区的最后方。

    这座别墅装修十分奢华,在这座别墅门前,还有一个偌大的?;?。

    在江流石等人到来的时候,说巧不巧,正有一架武装直升机,在这?;荷匣夯航德?。

    直升机旋翼高速旋转产生的强风吹得很多士兵睁不开眼,而看到这家武装直升机后,秦弘方愣住了,十几米长的五叶旋翼,黝黑而充满质感的沉重机身,这不是一架武直10吗?

    作为末世前国内最优秀的直升机,原本装备的就不多,末世后就更少了。

    琼海城因为特殊原因,成为暴风装甲团的驻地,坦克是不少,可是武装直升机,尤其武直10这种最先进的直升机,却一架都没有。

    秦弘方没想到,洛家风的门前现在就落着一架,这是什么人来了?

    秦弘方正奇怪,就见到武装直升机的舱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灰色皮衣的光头男子迈出了直升飞机。

    这光头男子身高足有一米九,一身腱子肉仿佛要将衣服撑爆一样,他带着一副墨镜,耳后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疤,不提他是不是异能者,光是这孔武有力的块头,就让人感到他绝非易于之辈了。

    而这光头男子,却并非正主,他出了舱门之后,就负手站在了一旁,这时,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出了武装直升机。

    这个男子有着古铜色的皮肤,他个子不高,但是双目如同鹰隼一般锐利,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似乎没有左手,他的左手从手肘以下,被一段金属义肢取代了,而这段金属义肢的末端,是看起来无比沉重一板斧头。

    独臂男子察觉到了秦弘方等人,但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并未理会。

    而这时候,别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他身穿笔挺的军装,气度不凡,正是洛家风!

    “哈哈哈!想不到是李银枪老弟亲自来接洛某,真是倍感荣幸啊?!?br />
    中年男子对独臂男子抱了抱拳——虽然他们身上穿着军装,但实际上他们的身份已经大多和军人无关了,这些人之间打交道也是习惯了古制的礼仪,而不是敬军礼。

    “洛兄客气了?!?br />
    独臂男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再多言。

    这样的开场白让秦弘方眼睛一亮,原本他就奇怪,是谁能跟洛家风平起平坐,现在听洛家风的开场白,他顿时想起来了这个独臂男子的身份。

    他竟然是霞远安全区的负责人,有战神之称的李银枪!

    此人威名赫赫,在末世前就是少将,末世后觉醒异能,很早就成为了二级异能者,属于既有地位,又有实力的人。

    这样的人物,秦弘方自然想着结识,而且今天他们赶巧已经来了,这种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打个招呼的。

    他当即上前说道:“原来是李大帅,在下秦弘方,久仰大名,今日终于见到李大帅的真人,真是三生有幸啊?!?br />
    李银枪看了秦弘方一眼,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他今天来找洛家风是为了“兵器”而来,对秦弘方,他自然没什么兴趣。

    不经意间,李银枪看到秦弘方身后的队伍里有一辆大巴车,在军队的车队里混一辆大巴车,确实就有些突兀,李银枪原本不在意,但很奇怪的是,不知为何,这辆大巴车给李银枪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此时,在基地车中,坐在副驾驶上的江流石,正看着李银枪,可因为挡风玻璃反光的原因,李银枪看江流石的面孔却笼罩在光影中。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江流石摸了摸下巴,当初在霞远安全区,李银枪收拢江流石不成,就打算让江流石去当炮灰,江流石察觉到了这一点,便坑了李银枪一把,李银枪的这条断手,就是被江流石给坑没了。一条手臂对异能者来说有多重要,那不言而喻了。

    想不到李银枪又跟洛家风走到一起了,不过这也不奇怪,李银枪原本就实力超凡,在军阀中自然也就混得开。

    “你这身后的队伍是?”

    李银枪开口问秦弘方,作为二级异能者,原本他就感知敏锐,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虚无缥缈,但李银枪也不会轻易忽略。

    “哦,这是一个异能者小队,在外面弄了辆99式坦克,让我的兄弟们给扣下来了,我现在正要向洛司令报告呢?!?br />
    秦弘方语气平淡,内心却非?;断?,他觉得今天的日子挑得太好了,回收一辆99式坦克,这样的功劳,足以让李银枪这样的人物赏识了。

    “扣下来了?是那大巴车上的小队吗?”

    “是的,一支普通的小队罢了,应该是运气好捡来了一辆坦克?!鼻睾敕剿党隽俗约旱呐卸?,这没什么好怀疑的——但凡一支强大点的队伍,可能那么怂包吗?

    不过他没想到,李银枪迟疑了一下,竟然向那辆大巴车走了过去。

    秦弘方心中一怔,他没想到李银枪居然对这支队伍如此感兴趣。

    只是几步路,李银枪已经走到了大巴车的右前方,正对着副驾驶。

    他眼睁睁的看着,坐在副驾驶的那个男子慢吞吞的按下了车窗,他以一个惬意的姿势靠在车窗上,对李银枪招了招手:“好久不见了银枪兄,新造型不错啊,你是立志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吗?”

    江流石说的,自然就是李银枪的义肢了,这是李银枪心中永远的痛,平时李银枪面前的人,别说敢提他这金属义肢的,就算多看几眼的,李银枪都想处决他,更别说被这样调侃。

    “你……”一直沉稳的李银枪突然变得双目血红,他怎能忘记这张脸?

    “江流石!是你??!”

    “什么?江流石???”

    原本在别墅门口站着的洛家风,听到这个名字全身猛地一个激灵,这大巴车上坐着的,是江流石???

    连杀韩源和宋凌尘,拿走黑洞内核,上了组织的S级追杀令,这江流石,竟然就这么孤身深入军区,难道他是打算在军区兵部杀自己的?

    江流石不论是逃窜,还是隐匿起来,都很正常,但是这么快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他面前,这却是极为的不正常!

    正是因为没有料到这样的反常的行为,加上江流石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琼海城还没有做出相关的反应,就已经被江流石潜入了。

    洛家风一时间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他按住腰间的武器,双目中闪动精芒:“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江流石耸了耸肩,开口道:“你刚才没听懂?我捡了一辆99式坦克,本来还打算开两天,结果谁知道入城的时候被守城大队给扣下来了,然后这一群人把我押到洛司令门口了,所以我就出现在这里了啊?!?br />
    江流石的话,让洛家风猛地看向秦弘方,秦弘方这时候,整个人都石化了。

    江流石……他居然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灭掉了黑洞,让军区下了有史以来最高规格通缉令,还完全没能解决的江流石!

    他有一辆让军部认定为噩梦的中巴车,而现在……秦弘方的脖子像是一个生锈了一百年的轴承,一点一点的转向身后的大巴车,一个中巴车就已经让人疯魔了,现在居然变成了一辆……大巴车?

    想到之前自己居然还跟江流石商量,要那这大巴车去开移动酒吧,兼做泡妞工具,秦弘方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他不经意的看到了江流石的脸,他脸上挂着的笑容,就像是恶魔一样。

    自己居然想从这个恶魔身上薅羊毛?

    不光是秦弘方,包括那八字胡小队长,还有平头上尉,此时也都完全傻掉了,他们居然把江流石给“扣下来”,还带到了司令部,这完全是带来了一个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