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有人从军队手里抢了一辆坦克,还开到琼海城来了?”

    在江流石被“押送”到军区的时候,这消息就小规模传开了,张海之前说的:“老子凭本事抢来的坦克,凭什么归还”这句话,听起来就嚣张得不得了,军队那是什么机构,竟然抢到军队头上来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对这些,江流石自然懒得理会,他此时将副驾驶的椅子放倒,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感受着车窗外吹来的清风,十分惬意。

    任谁看到江流石这个样子,都不会想到,他正在静静等待一场血腥的杀戮。

    “这位朋友,挺自在??!”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车窗外传来,江流石懒懒的向窗外看了一眼,他看到一辆SUV开过来,与巴士车并行,因为车体高矮的差距,江流石只能俯视下去,他看到驾车的是一个司机,而说话的是坐在后座上一个戴着金丝眼镜,打扮考究的男子。

    这戴眼镜的男子,正满脸笑容,对这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江流石根本不感兴趣,也懒得搭话,他正要再舒舒服服的躺回去,那戴眼镜的男子又开口了:“朋友,你还是听我说几句话比较好,不吃亏?!?br />
    “我知道你是一支异能者小队的队长,实力不弱,不过你们之前说抢了军方的坦克,恐怕已经得罪了军方,搞不好会上军事法庭的?!?br />
    “你想说什么?”江流石皱了皱眉。

    “鄙人秦弘方,想跟你谈一笔生意?!鼻睾敕剿祷凹?,他看了一眼江流石所在的中巴车,脸上始终挂着和煦的笑容,

    在琼海城,秦弘方算是个人物,他凭借跟军方一些大人物过硬的人脉关系,包揽了琼海城的酒水供应。

    当他听到有人抢了坦克大摇大摆的开进城里后,他却来了兴趣。

    当然,他不是想要那辆坦克,那坦克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他,对他来说也没用,但他听说这队伍居然有一辆豪华房车。

    秦弘方这人不但有过硬的背景,而且还八面玲珑,蛇道鼠道都走得通,这消息就是八字胡小队长告诉他的。

    一辆装修豪华,关键还维护得体、干干净净的房车,秦弘方很感兴趣,他想到可以用这豪华房车作为他酒吧的一部分,变成一个移动酒吧,又或者用房车载一车美女,好好风流快活一番。

    “秦少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

    就在这时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从这辆SUV的全景天窗中,站起来一个长相漂亮,打扮略微妖娆的女子,这女子名叫李芊芊,是秦弘方众多的情人之一。

    “我就跟你明说了,秦少看上了你的车,你这车虽然华而不实,没什么战斗力,但难得的是秦少喜欢。你大概还不知道,在这琼海城,可是很多人争着抢着跟秦少做生意的,难得你一进城就有这运气,怎么样,这车让给我们吧?”

    李芊芊说话轻飘飘的,给人一种慵懒堕落,什么事情都不看在眼里的感觉。

    江流石嗤笑一声,他搭理都懒得搭理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而秦弘方这时候,已经从江流石的表情中看到了他心中所想。

    “朋友,别太傲了,说实话,如果我去外面搜寻,找到房车这种玩意儿也不难,虽然可能脏了点,但保养一下,再重新装修一番,还是能用的,不过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才向要你这辆,你这车子真的去交易市场上卖,未必值什么钱,因为它并不实用,异能者小队的人不会喜欢,只有在我这种生意人手中,它才会有价值?!?br />
    听到秦弘方的话,江流石笑了,他之前见过有人想抢车的,那不稀奇,还第一次听到有买车的,简直像是在收二手货的感觉。

    “那你说说,我这车能值多少钱?”江流石笑眯眯的说道。

    秦弘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幽幽的说道:“你以为你这次去军区,会简单就出来么?”

    秦弘方这样一说,江流石明白过来了,这是在威胁自己,原本江流石还以为,这家伙虽然很傲,但毕竟还是谈生意,你情我愿。

    现在看来,他根本没打算正经谈生意,而是要强买强卖。

    甚至他根本不打算在他的“房车”上花钱。

    “我认识军方的一些高层人物,刘将军、孙委员,包括洛帅跟前,我都能说上话……”

    哦?

    江流石一怔,他自然知道,秦弘方说的洛帅,就是洛家风。

    虽然江流石现在可以跟着军队光明正大的进入军区,但是却见不到洛家风,即便有冉惜玉的精神视野,江流石也不知道洛家风的长相,再说了,冉惜玉的精神视野也看不见容貌,只能察觉精神力而已。

    本来江流石正琢磨着怎么找出洛家风呢,他怕要是闹得动静太大,这老梆子逃跑了,现在如果这秦弘方能带路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你认识洛帅?”江流石故作惊奇的问道,言语中拿捏出一丝敬仰的语调。

    “呵呵……”秦弘方笑而不语,这种感觉,就像是皇帝听一个农民说自己用了金锄头,顿顿吃肉一样。

    李芊芊不屑的看了江流石一眼:“真是井底之蛙,秦少和洛帅,何止认识!至于秦少和洛帅的具体关系,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我只告诉你一点你就明白了,整个琼海城,所有的酒吧都归秦少所有?!?br />
    末世缺少了规则的约束,最容易放纵**,对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太阳的异能者来说,酒吧和赌场都是发泄纵欲的地方,尤其这里必然少不了某些香艳的服务和交易,这些灰色地带涉及到的利益,可想而知。

    江流石突然对这个秦弘方有些兴趣了,他摸着下巴审视了秦弘方一番,感觉像是看见了一只肥羊。

    当然江流石也知道,秦弘方这种明面上的管理人赚的钱,大部分要上交的,自己留下的也不会很多,但江流石现在要升级建造电磁脉冲弹,正是缺钱的时候,蚊子腿的肉也是肉啊。

    更何况这小子是送上门的向导,他自己说的认识洛家风,那这样找洛家风一点都不费劲了。

    “秦少,原来你跟洛帅关系匪浅啊,早说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br />
    江流石坐正了身子,露出了一丝笑容,显得很热情的样子:“我是很想认识洛帅的,如果秦少方便的话,帮我引荐引荐,洛帅我是久仰大名了?!?br />
    对江流石这前倨后恭的态度转变,秦弘方已经见怪不怪了,很多异能者小队跟他初步接触的时候都牛逼哄哄的,之后根据各种渠道,得知他秦弘方和洛家风有一些亲戚关系之后,立刻一个个怂的跟孙子一样,尽管这亲戚关系很远,但是对那些人来说,再远的亲戚关系也是关系,不远比他们强多了。

    虽然说对这种用身份装逼,打对方脸的感觉,秦弘方很享受,但这不妨碍他鄙视这些异能者小队的奴才嘴脸。

    比如眼前这个开房车的家伙,原本叼的不行,真的谈到洛家风后,还不是秒变脓包?

    既然骨子里就是一个怂货,还装什么大尾巴狼,看了就让人恶心。

    他懒洋洋的说道:“我是可以带你过去,我正好有点事拜访洛帅,你到时候在外面候着,我帮你通报一声,至于洛帅见不见你,就看洛帅的心情了?!?br />
    “好的?!苯魇斓拇鹩?。

    “对了,你这辆主战坦克……”秦弘方轻飘飘的看向江流石身后的99式坦克。

    江流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实话说,这辆坦克是捡来的,说什么凭本事抢来的坦克,都是我那兄弟是吹牛逼的,借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军队手里抢坦克啊,本来就打算上交军方的?!?br />
    “这样?!鼻睾敕角嵝σ簧?,金丝眼镜下的双眼中闪过愈发不屑的光芒,还以为他们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原来从里到外都是吹起来的,早知道他都不用亲自来了,让李芊芊出马,打出自己的招牌就足够吓得他屁滚尿流了。

    “那你这辆房车……”

    秦弘方看向江流石的车子,人的心理很奇妙,原本秦弘方以为江流石实力不错,这车他格外想要,现在知道江流石是个怂包,他对这车的心思也淡了一点,甚至有点看不上——当移动酒吧似乎小了点,不过用来装七八个妹子,轮着上,还是相当不错的。

    “秦少见外了,等秦少给我引荐了洛帅,别说是一辆房车,到时候我在贴上几枚变异晶核,权当是秦少的见面礼了?!苯魇底?,眼底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好?!鼻睾敕铰獾牡阃?,这人还挺懂事,虽然是个软蛋,但只要能给自己招财就行了。

    “既然你都这么爽快了,我一定会让洛帅见你一面的?!?br />
    对江流石如此倒贴,秦弘方一点没有怀疑,一个陌生的异能者小队初到一个基地市,交一些?;し迅等ㄈ宋?,那是识时务的做法。

    秦弘方跟江流石正聊着,这时候,军区已经到了!

    军区门口,坦克必须缴械,毕竟往前就是军区了,张海和孙坤不得不下坦克,还有谢莎莎也跟着下来了,她穿着厚厚的外套,将她完美的身材,还有肉呼呼的落落都包裹在里面了。

    被陈廷甩下车后,谢莎莎就和落落藏到了一边,等到战斗结束后,落落就带着谢莎莎找到了江流石他们。不过谢莎莎没好意思去上基地车,就坐到了坦克里。

    看到谢莎莎,秦弘方的眼睛一亮,又一个美女。

    这小子,怎么身边这么多美女?

    他还没来得及细看,谢莎莎已经跟着张海、孙坤两人上了大巴车,车门一关,谢莎莎就已经走进卧房里了,这是冉惜玉让她进来的。

    秦弘方摸着下巴,他在琢磨着,是不是有可能把其中一个美女搞到手玩玩。

    就在这时,江流石道:“秦少,坦克已经缴了,我是不是可以见见洛帅了?!?br />
    “也行,那你就跟着我吧,这辆坦克既然不是你抢来的,那你捡到坦克归还,本身就是大功一件,有资格见洛帅了?!?br />
    即便对拥有暴风装甲团的琼海城来说,一辆99式坦克,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