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香雪海轻轻哼了一声,身体一软,顿时倒了下去。

    看到江流石了,她也就安心了。

    她太累了,连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再动了。

    “香雪海?”

    江流石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将香雪海接在了怀里。

    怀中的大明星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轻微地震颤着。

    她看起来太虚弱了,透明的皮肤下血管似乎都是蓝色的。

    就连呼吸声都几乎微不可闻。

    “她中毒了?!苯魇迤鹆嗣纪?。

    刚才的出手,耗尽了香雪海的最后一点体力,让毒素在她体内全面爆发了。

    看她的状态,似乎马上就要死去。

    “你一定不会死的?!苯魇阊┖@寡?,快步送到了基地车内。

    “雨欣!”

    江流石刚刚将香雪海放到沙发上,李雨欣就已经赶了过来。

    她看向香雪海,眼中露出怜悯的神色。

    “交给我吧?!崩钣晷懒λ档?。

    “她会没事吗?”江流石问道。

    李雨欣想了想,轻轻摇头:“我只能尽力?!?br />
    说着,她伸出一双素手,轻轻握住了香雪海的手,然后闭上了眼睛。

    在这一瞬间,李雨欣似乎来到了一间手术室内,而香雪海则静静地躺在了手术台上。

    她的身上连着许多仪器,将她的各项生命指标清晰地反应了出来。而李雨欣则拿着手术刀站在一旁。

    此时的香雪海,生命之火已经非常飘摇了。

    这其实只是李雨欣精神世界的投影,现实中,她只是这样握着香雪海的手,她的精神力化为了无形的手术刀,直接在香雪海的身体内部进行着治疗。

    江流石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虽然他不知道香雪海怎么从苏北来了这里,但是香雪海帮了他,没有香雪海,宋凌尘不会那么快完蛋。

    在李雨欣的治疗下,香雪海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一些。

    江流石感应着这变化,心中才终于稍稍一安。

    这时,车外传来了张海的声音:“江哥,这个什么装甲团的人要见你?!?br />
    江流石又看了香雪海一眼,转身来到了基地车的车门口。

    几名军官正站在不远处,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江流石。

    看到江流石出现,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有些紧张地开口说道:“江队长,现在宋凌尘已经死了,不知道你打算拿我们怎么办?”

    说着,他眼底也有一丝强烈的警惕。

    如果江流石要赶尽杀绝,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真要是拼了,基地车也要付出代价。

    “宋凌尘是死了,不过战斗是不是结束了,要看你们自己?!苯魇淅涞?。

    那名军官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们对打这种仗,也没有什么兴趣?!?br />
    琼海城的军队已经不算真正的军人了,只是军阀。但是说到底,这都是高层的决定,跟他们这些底层军官,普通的大头兵没什么关系。

    而不少军人,之所以会成为军人,是因为他们想保家卫国,想穿着这身军装。

    在琼海城,他们虽然成为了军阀手下的兵,但还是在建设琼海城。

    但出来围剿一支幸存者队伍,他们还不知道原因,这种战斗和牺牲,又有什么意义?

    尤其是宋凌尘临死之前的疯狂,根本没有考虑到他们这些人的死活。

    “那好,你们给我带路,我要去琼海城。杀洛家风!”江流石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他身后的基地车外表多出了许多创伤,还有香雪海此时正昏迷不醒。

    这一切,都是拜那个组织,拜琼海城司令洛家风所赐。

    杀一个韩源不够,他就再杀一个洛家风。

    杀鸡儆猴!

    这一次,江流石要把那个组织的根挖出来,让这张蜘蛛网,从阴影中现出真身。

    “你……”那名军官惊愕地看着江流石。

    就算基地车很强,但是连大量变异兽,丧尸群都无法攻下的基地市,江流石难道认为就凭他一支队伍,一辆车就可以?

    暴风装甲团覆灭在外,还有那么多异能者队伍逃掉,这里的消息今天就会传回琼海城。

    在他看来,江流石就算是现在掉头就跑,都未必能逃掉,他居然还要自投罗网?

    不过这是江流石自己的决定,而且正好他们也可以返回琼海城,所以这名军官和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好?!?br />
    这片街道经过一场大战后,已经一片狼藉。

    暴风装甲团的那些军人们将同伴的尸体从坦克和战车中拖了出来,集中到了一起火化,避免被丧尸和变异兽吃掉。

    而苏北营地的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也是伤亡惨重,只剩下三个人了。

    “江队长?!?br />
    这三个人来到基地车旁,脸色还十分沉重,只是看着基地车的目光十分惊奇。

    “江队长,在雾水县对抗水怪的时候,我见过您?!逼渲幸幻⒉亮瞬裂劾?,说道,“我现在跟着香姐呢,我叫苏悦悦?!?br />
    “江队长好,我还没有当面谢过你。当初要不是江队长,我跟我的好兄弟都活不了?!绷硪幻蠛核档?。

    不过话音刚落,他就已经眼圈发红,似乎为了忍住眼泪,他额头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江流石刚才看到,他在一具尸体旁沉默地坐了好一会儿。

    那应该,就是他所说的好兄弟了……

    “对了,香姐现在怎么样了?”苏悦悦担心地问道。

    “是啊,香姐怎么样了?”另一名男子也问道。

    江流石看向苏悦悦,说道:“你实在担心,就去守着她吧?!?br />
    “可以吗?谢谢你,江队长?!?br />
    江流石点了点头,看着苏悦悦急急忙忙地跑上了基地车。

    他现在已经知道,苏北营地的人,还有香雪海,都是因为知道石影小队将会被围剿,才跟着来的。

    苏北营地的人付出了这种牺牲,江流石又怎会不同意苏悦悦上车去陪香雪海。

    “你们为什么会来苏北,又怎么会在宋凌尘的军队里?”江流石问道。

    “说起来就话长了。苏北突然爆发了一种瘟疫,凡是感染的人,都会变得十分凄惨地死去。我们把周围营地都找遍了,也没有能够治疗这种瘟疫的医生。只好将目光转向大型基地市了?!绷硪幻凶铀档?。

    “那怎么不去星城基地市,或者是霞远安全区?”江流石问道。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不过香姐应该是听了建议,说是琼海城这边有过相关的研究,医疗团队很厉害?!闭饷凶拥?。

    他只是香雪海的手下,对于具体的事情并不是特别清楚。

    江流石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苏北距离琼海城并不近,而且琼海城的位置连他都是找了当地人陈廷才知道的,香雪海远在苏北,也能来到这里,让他觉得有些古怪。

    现在香雪?;杳?,就算江流石有些疑惑,也只能暂时略过了。

    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江流石循声看去,一辆坦克正朝着他们驶来。

    这坦克直到开到他们面前才停下,然后在苏北营地这三人的防备目光中,张海猛地从坦克里钻了出来,兴奋地说道:“江哥!看老张这新的座驾怎么样?”

    他和孙坤不仅跑去搞了一台坦克过来,还将不少弹药也给搜刮了。

    暴风装甲团的人虽然看到了这一幕,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江流石打量了这坦克一圈,笑着说道:“不错?!?br />
    比起之前的越野车什么的,这坦克自然是拉风多了。

    “就是慢了点?!苯魇档?。

    不远处的暴风装甲团成员一开始听了还有点不服气,这一台主战坦克的公路速度可是达到了75km/h。

    不过再一想,基地车的速度确实很快,主战坦克五十多吨的重量能达到75km/h他们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但基地车的重量又何止五十多吨?

    光是撞过来那一下,他们就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了,而其速度又远远超过了75km/h,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江流石说这坦克慢,好像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但这主战坦克的火力和防护力也极为出色,要不是我们一开始得到的命令是不打烂这辆车,而是进行全面打击的话,这车早就被打穿打烂了?!币幻勘故侨滩蛔∷档?。

    “那后来不是让开火了吗?你打得着人家嘛?我记得你在的那辆坦克,不是被人家撞翻了吗?”另一名士兵翻了个白眼道,他就看不惯这种事后发狠的。

    那名士兵顿时一脸便秘的神情:“妈的……老子的坦克,现在就被那两个货开着呢!”

    好好的坦克没了,还被嫌弃了一句,这士兵心里不骂娘才怪了。

    “好了,你俩别老嘚瑟了?!苯魇抻锏乜戳艘谎畚薇刃朔艿恼藕:退锢?。

    听到一个“老”字,孙坤和张海忽然想了起来。

    眼前这一幕好像的确发生过。

    再一想,每次得到一辆新车的时候,他们都很兴奋。

    然后那辆车没多久就烂了。

    但是江流石换新车就不一样了。

    他的车每次有点什么变化,立刻战斗力就暴涨。

    这么一想,这两人的表情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是啊,和江哥一比,换个坦克有什么可嘚瑟的。

    “出发了!”

    江流石回到了基地车内,望向了远处。

    琼海城,洛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