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内讧了?”零皱眉望去。

    江流石也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这暴风装甲团怎么突然后院起火了?

    就连暴风装甲团的人自己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陷入到了震惊当中。

    “机会!”张海和孙坤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轰轰轰!

    剩下的坦克顿时被基地车撞开,基地车彻底从商场中冲了出来。

    在体积庞大,冲撞力和防御力都十足的基地车面前,陆地之王坦克也丧失了它的恐怖。

    “不过刚才那名士兵,怎么在战场上走神?那辆车好像是他们的指挥车?”蔚菲菲从作战室望出去,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暴风装甲团中不乏好的枪手,专门盯着基地车的轮胎射击,而蔚菲菲的目标也正是他们。其中一个让蔚菲菲都觉得有些棘手的士兵,却在刚刚那一刻陷入惊愕,被蔚菲菲抓住了这个破绽。

    但如果出事的是指挥车,这些暴风装甲团成员会有这种反应就说得过去了。

    还有那团蓝烟当中……似乎有个人影?

    这时,车内的人突然发现,江流石望着那团蓝烟的眼神变了一下。

    “她怎么会在这里?”江流石脱口而出。

    “谁?”江竹影问道。

    “香雪海?!苯魇?。

    冉惜玉惊讶地看了过去,是香雪海?

    那刚才的内讧……

    显然,香雪海和暴风装甲团动手了。

    那辆指挥车被切成了碎片,正是风刃的手笔。

    不过现在,香雪海明显情况不妙。

    而且她的位置,还是在暴风装甲团的核心。

    这时,香雪海身边的狂风朝周围猛地散开,将那团蓝烟打散了,露出了她的身影。

    失去了风力支撑,香雪海从空中跌了下来,痛哼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她抬起头来,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宋凌尘。

    “看到了吗?你的风,只会让我的毒气扩散到更大的范围?!彼瘟璩舅档?。

    他一张口,那些朝周围散开的蓝烟就仿佛长鲸吸水一般,倒流而回,涌回了宋凌尘的口中。

    “怎么样?被我的毒气侵蚀的感觉?现在你还觉得,江流石是你心中的英雄?放屁!他就是个狗熊?!彼瘟璩纠湫ψ潘档?。

    他身上的蓝色更深,连一双眼珠都变成了蓝黑色,他站立的地方,地面上都冒出一阵阵青烟,连水泥都被腐蚀了。

    香雪海此时不仅脸色发白,体力也降低了很多,就连头发都隐隐地染上了一层蓝色。

    她刚才虽然已经屏住了呼吸,但是这毒气碰到皮肤,就会从毛孔里钻进去,立刻就让她的身体受到了创伤。

    这蓝烟,毒性实在是太强了。

    香雪海站了起来,原本就纤细的身体在中毒后显得更加娇弱。

    她冷冷地看着宋凌尘,神态中依然带着傲气:“你的这点能耐,比起江流石差远了?!?br />
    她曾见过基地车击杀水怪,曾被江流石救过性命,眼前的宋凌尘,又怎么和她心中的江流石相比。

    宋凌尘呵呵一笑。

    说着,宋凌尘正要下达命令,香雪海眼神一冷。

    一道道风刃出现,朝着宋凌尘斩去。

    宋凌尘敏锐地躲了过去,看向香雪海:“你不用急,你们都要死……”

    “你废话太多了?!毕阊┖4蚨狭怂瘟璩镜幕?,身影在风中一闪,在呼啸的风声中,大量的风刃将宋凌尘包围。

    但在这狂暴的攻击中,香雪海的身影却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尽管只有少部分毒气在她体内,但是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让香雪海的体力消耗得更快。

    而她一使用异能,更是加剧了体力的消耗。

    “香雪海,你这是自杀!”宋凌尘的怒吼声从风声中传出。

    香雪??戳四腔爻狄谎郏骸敖魇?,我只能为你们争取到这么一点机会了,你们赶紧突围吧?!?br />
    接着她冷然地转头说道:“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宋凌尘,你把我当成花瓶看待,以为你在我面前有多么了不起?我告诉你,你太小瞧人了!”

    作为苏北营地的掌舵人,香雪海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弱女子。

    这也是她根本不会正眼去看宋凌尘的原因,一个要挟她,觊觎她的货色,她又怎么可能会放在眼中。

    “我说过了,你想杀我,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香雪海陡然发出一声尖啸,她的声音瞬间被一股狂风卷起,传到了四周。

    “??!”

    周围那些坦克、战车中的战士,一个个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这尖锐的风声,简直像是要撕裂他们的耳膜。

    同时更多的风刃朝四面八方飞出,让那些想要出来战斗的暴风军团成员们,都不得不躲在坦克中,而那些相对脆弱的战车,外壳上更是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

    更多的风刃,则是像搅拌器的刀片一样,将宋凌尘包裹在了里面,一层层地疯狂向内切割。

    在这样的攻击下,就是一头皮糙肉厚的变异兽,也会被剥皮切肉,硬生生被切成一团碎渣。

    就在这时,一股狂暴的蓝色烟尘猛地从风刃中爆开,接着,一道蓝色的人影以极为可怕的速度猛地从风刃中蹿了出来。

    宋凌尘身上又增加了许多新的伤口,但是这些伤口都没有伤及到他的根本,而且还在飞快地愈合。

    他双目带着杀意,直接伸手抓向了香雪海。

    “我要你死!”

    宋凌尘是彻底被香雪海惹怒了。

    同时在他一张口,一股浓烟就从他口中喷出,像是一道利箭般射向了基地车的方向。

    “你想做什么?”香雪海身处暴风中,已经被毒烟所包裹,但看到这一幕,她还是神情一变,一挥手就是一道风卷了过去。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宋凌尘怒吼一声,身上也冒出大量毒烟,将香雪海包围,同时他速度暴涨,一把抓住了香雪海的一只脚,猛地将她摔了出去。

    香雪海闷哼一声,重重地跌落在了一辆车上,那道风也失去了她的控制,自行消散了。

    而这时,那道利箭已经来到了基地车前。

    宋凌尘目露狠色。

    他能够成为洛家风手下的干将,实力又怎会弱了。

    他的毒,就是他最为可怕的地方。

    等那道利箭爆开,方圆几十米的范围内都会陷入毒气的包裹当中,而毒气圈内,人畜灭绝。

    这个毒气圈,宋凌尘在全力施展异能下,可以扩展到方圆几百米。

    在以往的人类战争中,毒气弹都是令人谈之色变,是丧失人道的极端战争手段。

    但是哪怕是以前的毒气弹,也没有宋凌尘的毒气那么让人恐惧。

    这个毒气圈越小,毒气的浓度就越高,就是连金属都可以被腐蚀掉,更不用说血肉之躯了。

    等他收回毒气时,毒气圈内将没有任何活物存在,江流石他们将会尸骨无存,从这个世界上彻底被抹杀。

    而同时,他也会让香雪海在这样的一个毒气圈内,好好反省她自己。

    看到自己未能阻止那道毒气箭,香雪海身体为之一软。

    她挣扎着站起身来,白皙的脸庞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看着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宋凌尘,香雪海猛地转身,周围刮起风声。

    宋凌尘冷笑一声,一股毒烟喷了过去。

    香雪海周围的风立刻被毒烟侵蚀,她只能散去这些风,靠双脚向前跑去。

    她能感觉到极为强烈的生死?;?,此时又有不少枪支瞄准了她,她只能靠自己的本能来闪避。

    每次闪避,她都不得不使用异能,而一使用异能,宋凌尘的毒就无孔不入。

    没跑出几步远,香雪海那张完美精致的面孔就已经变得更加苍白,皮肤几乎变得像是透明一般,露出下方的血管,她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几乎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而与之相反的是,从身后传来的宋凌尘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清晰,就像是雷鸣般的鼓点敲在她的耳膜上一样。

    “我,会死在这里吗……”香雪海心想道。

    她还不知道,苏北会如何,还有江流石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而且,她也还想活着,想看看这末世,会不会有个尽头……

    但,这一切,好像她都等不到了……

    “空气炮来不及了?!?br />
    “关闭所有门窗?!?br />
    “火焰喷射器,开火!”

    基地车内,江流石接连下令。

    轰!

    一股炽热的火焰顿时喷出,迎面将那支蓝色的毒气箭吞了进去。

    恐怖的高温,让这片空间都为之扭曲。

    “这车还能喷火!”暴风装甲团的成员,目瞪口呆。

    区区一辆幸存者的车辆,却是武器装备齐全,战斗力爆表。

    简直让人觉得不科学。

    就是宋凌尘也没有想到,这辆车居然还配备了火焰喷射器。

    他高度凝结的一支毒气箭,就这么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而且这还不是结束。

    基地车就这么喷吐着火焰,像是一头暴龙一般,朝着暴风装甲团的核心,朝着宋凌尘冲了过来!

    “所有人准备……”

    宋凌尘刚喊了一声,江流石就已经在车内冷冷地说道:“冲刺?!?br />
    全部使用黑光能量的基地车,速度本就已经十分可怕,当使用冲刺时,又会是什么样的速度?

    宋凌尘的声音,瞬间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所吞没,接着,仿佛面前的空间被撕裂,宋凌尘难以置信地看着这辆车,陡然就出现在了前方!

    那些坦克、装甲车,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高温所席卷!

    而除了火焰以外,一张可怕的电网,突然覆盖在了基地车上。

    火中闪烁着雷电,基地车就这样直接和那些坦克、装甲车撞到了一起!

    轰!

    惊天巨响,火焰爆裂!

    而这时,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基地车的作战室内。

    江流石端着狙击枪,目光瞬间锁定了那个蓝色的人影。

    原本要在这么个方阵内准确地找到宋凌尘,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过……

    “谁让你跟蓝精灵似的,这么显眼呢?!苯魇淅涞?。

    他是将暴风装甲团当做了劲敌,但是不代表,他认为暴风装甲团能打败他。

    石影小队的手段,宋凌尘还没有完全见识到呢。

    “惜玉?!苯魇?。

    一股无形的精神穿刺,瞬间穿过了空间,刺入了宋凌尘的精神光团内。

    原本感应到生死?;?,正要闪避的宋凌尘,在这一刻身体陡然一僵。

    “糟糕?!彼瘟璩镜哪宰永?,在剧痛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他作为二级异能者,本身精神意志力强大,即便是冉惜玉的精神穿刺,也只会让他停顿不到一秒。

    但就是这不到一秒的时间,已经足够江流石开枪了!

    “??!”宋凌尘的皮肤下方出现了一个个凸起,血管诡异地涌动起来。

    就在宋凌尘的脑袋爆开的同时,大量毒气也从他身上轰然爆出。

    临死之前,宋凌尘已经决定无视暴风装甲团其他人的死活,将这方圆几百米完全变成毒气圈。

    他要和江流石一行人同归于尽。

    恐怖的毒气顿时疯狂地朝周围席卷。

    这毒气释放的速度,比之前都要快得多。

    “??!??!”

    离得近的一些装甲战车、坦克内的战士,纷纷捂住自己的口鼻惨叫起来,但是他们的皮肤依然有部分裸露在外,哪怕只是碰触到一丁点的毒气,他们的皮肤立刻就开始腐烂,脱落。

    这些人在痛得打滚,甚至有人枪支走火,还有人忍不住开枪打死了自己。

    “轰!”

    火焰喷射器持续喷出火焰,但依然无法完全烧干净这些毒气。

    这时,一股狂风呼呼刮起,将火焰喷射器的火焰吹到了更远。同时这些狂风也从暴风装甲团的这一段刮到了另一头,将剩下的毒气吹散。

    几分钟后,地上只剩下了宋凌尘的尸体,还在流着毒液,冒着一股股毒烟。

    这时,那些挡路的坦克早已经自行移动到了一边,给喷火的基地车让开了道路。

    基地车开到了宋凌尘的尸体前,火焰喷射器“嗖”的一声,高温火焰瞬间将宋凌尘的尸体包裹,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一切陡然寂静了下来,只有这燃烧声,还有周围不少双眼睛静静看着这一幕。

    除了被基地车撞得东倒西歪的坦克,装甲车,这周围也有一些车不动了。

    开始得太快,结束的,也太快。

    而这时,基地车的车门轻声开启了,江流石从车上走了下来。

    暴风装甲团的人都默默地看着江流石,虽然还有许多人目光中惊疑不定,带着强烈的警惕,但随着江流石一步步走过来,竟没有人一个人敢开枪。

    他们就这么看着,江流石一直走到了一个人影面前。

    香雪海肤色白得透明,像是被风一吹就会离去的幻影,静静地站在那里。

    她的一双眼睛,痴痴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江流石。

    这一幕,她曾在梦中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