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在炮弹落下的瞬间,基地车猛地转向,直接撞进了旁边的一座商场内。

    轰轰!

    惊天的爆炸声响起,马路几乎被拦腰打断,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水泥裂开,出现了一条条巨大的裂缝。

    宋凌尘脸色平静,基地车如果第一次就被炸烂,反而会让他有些失望,相反,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基地车突然启动,快速转向,速度和灵活度都确实让人惊叹。

    不过,如果是更多的坦克开炮,基地车还能躲过去吗?

    当然,宋凌尘的任务并不是炸毁这辆基地车,而是要将基地车带回去。

    “投降吧,你们逃不掉的?!彼瘟璩纠噬档?。

    在这种情况下,基地车已经走投无路了。

    但是并没有声音从商场内传来。

    宋凌尘眉头微微一皱:“不见棺材不落泪?!?br />
    “第一队,第二队,上前,暴风小队,上?!彼瘟璩鞠麓锪嗣?。

    轰隆??!

    一辆辆坦克,战车,朝着商场靠近。

    在它们的掩护下,一支专业攻坚的队伍也在悄无声息地接近着商场。

    暴风小队是由宋凌尘亲手打造的,他们在末世前就是优秀的战士,末世后又觉醒了异能,并根据末世后的各种情况,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

    可以说,他们是宋凌尘手中的一柄尖刺,专门瞄准敌人的要害。

    来到商场门口朝里面看去,此时的商场大门已经被彻底撞毁了,硬生生撞出了一个比原来还大出一倍的大洞。

    商场内部的天花板虽高,但吊顶依然被撕裂,货架倒了一地,到处都是落下的装修材料和碎玻璃,整个商场内部一片灰暗狼藉。

    而在这片废墟中,基地车正静静地停在商场深处,像是被笼子困住的巨兽。

    冰冷的炮管,从大门外对准了这家商场。

    暴风小队的队长打了个手势,这些精英战士立刻在那些货架和墙体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迅速接近了基地车。

    他们的手上都拿着爆破装置,目标正是基地车的轮胎。

    在这么封闭的地方,就算基地车内的人已经察觉到他们的出现,这么大的车也没有地方可躲。

    然而就在这时,基地车的内部,似乎传来了一声沉闷的轰鸣。

    江流石站在车内,听着这轰鸣声,就如同基地车的心跳。

    在其他人无法看到的一面屏幕上,江流石正通过星种的投影,注视着基地车的内部。

    一枚黑洞内核,正在那里旋转着。

    之前基地车使用的,是黑光能量和燃油的混合动能。

    而现在,江流石唤出了星种。

    “完全启动黑洞内核?!苯魇档?。

    在这一刻,黑洞内核陡然震动了一下,然后飞速地旋转起来。

    黑光能量,在这一刻像是血液一样,在基地车内部奔腾起来。

    暴风小队有些愕然地在不远处看着基地车,那沉闷的轰鸣声越来越响,到最后充满了整个商场,形成了回音。

    嗡!嗡嗡!

    基地车的轮胎还没有动,但是整辆车已经给人一种随时要冲出去的感觉,而在基地车的正脸,一个黑洞洞的管道,正对着大门的方向。

    “这车准备往什么地方冲?”

    外面就是整个暴风装甲团,按理说这辆基地车已经在绝境中了,但是暴风小队的人,却产生了一丝对这辆基地车的忌惮感。

    “立刻行动?!绷焱返亩映ち⒖套龀隽司龆?。

    霎时间,三十道人影同时扑向了基地车。

    与此同时,江流石也发出了一声怒吼:“开炮!”

    砰!

    一股气流瞬间撕裂空间,向前喷薄而出。

    暴风小队的人同时色变。

    货架、天花板,墙体,在这一瞬间被悍然撕碎,扯烂,然后在气流的冲击下,一同卷向了大门外。

    商场外的那些坦克和战车,他们先是听见了一声巨响,随后就看到了无数杂物铺天盖地地朝着他们正面冲击而来。

    空气炮!

    最前方的两辆坦克,瞬间被强大的气流推翻!

    轰!

    这一刻,基地车轰然冲出!

    在混合动能下,基地车的正常时速可以达到300多公里的时速,在冲刺状态下,速度在短时间内还会提升到更高。

    但是在完全的黑光动能下,基地车将会达到多高的速度,就连江流石也不清楚!

    只是基地车储存的黑光能量本就不多了,这个状态下的基地车,持续不了太长的时间。

    “启动撞角,启动火焰喷射器!”

    “让我们给这个军阀一点颜色看看?!苯魇恿铝?。

    坦克的装甲强度完全可以抵挡空气炮,但是一旦被推翻后也就暂时丧失了战斗能力。

    但是仅仅两辆坦克,对于整个暴风装甲团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抗住了空气炮,但从里面被轰出的大量杂物和烟尘,却对这些坦克和战车形成了视野上的遮蔽。

    而基地车就在这时,从这些烟尘中冲了出来!

    明晃晃的撞角,全黑光能量下的恐怖速度,这一刻,基地车全面爆发了。

    基地车在怒吼声,直接撞上了这些坦克和战车!

    之前还是中巴车的时候,江流石就已经撞过一次了。

    但那时候,中巴车只能将坦克挤开。

    现在,升级后的基地车又能够撞到什么程度?

    江流石坐在车内,目光紧紧地盯着前方,他拭目以待!

    轰轰轰!

    最前方的坦克,被撞角直接顶住,轰然撞飞!

    而整辆基地车,也随即陷入了剧烈的震颤当中。

    在这震动中,基地车继续往前一路撞去。

    “基地车外壳受损,受损程度10%,基地车撞角受损,受损程度5%!”

    咔咔咔!

    基地车的外壳,出现了更多的凹陷,撞角上也出现了损伤。

    就连挡风玻璃,也在这不顾一切的疯狂撞击中,出现了裂纹。

    在星种传来基地车受损数据的同时,江流石也正两眼放光地看着基地车前方的一幕。

    坦克被撞翻,而防御力较差的装甲战车,则直接被撞烂!

    而它们被撞击之后,又撞到了其他的车辆,引起了连环撞击!

    同时从基地车顶部的作战室中,则传来了机枪的嘶吼。

    张海和孙坤,以及蔚菲菲,分别占据了不同方向的射击口,正在疯狂地向外射击。

    自损三百,但伤敌,却有一千!

    在被包围的那一刻起,江流石就已经做好了血战的准备。

    基地车,石影小队,都是他的力量!

    在指挥车中,宋凌尘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才刚刚下达命令,还没有等来任何反馈,等来的却是这辆基地车,忽然疯狂地从里面冲了出来。

    巨兽出笼!

    如此强悍的反应速度和作战能力,让宋凌尘都有一丝忌惮。

    “既然这么强,那就算炸几下,也不至于整辆车都毁了。这车没有办法完全保留,洛司令也会理解的?!?br />
    宋凌尘的眼中闪过冷光。

    基地车太强了,让他不得不改变作战方针,不再以保全基地车为前提了。

    就在宋凌尘要下令时。

    “宋上校?!毕阊┖5纳舸?。

    宋凌尘微微皱眉,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亭亭玉立的香雪海:“你怎么下车了?”

    “我既然来了,肯定不是为了一直待在车上,袖手旁观的?!毕阊┖5档?。

    “不用你出手,你还是和你的人一起,先到后面去吧?!彼瘟璩镜?。

    他带领暴风装甲团,何需一个女人帮忙。

    香雪海摇了摇头:“我必须出手,我一直在等出手的机会……现在是时候了?!?br />
    在香雪海说话的同时,宋凌尘忽然心头一跳。

    “杀意?”宋凌尘感觉到了生死?;?!

    而就在这时,香雪海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无比冷冽。

    狂风平地起!

    在这狂风当中,香雪海的身影骤然接近了宋凌尘所在的车辆。

    她双手劈下,十几道长达五六米的凌厉风刃出现,在尖锐的风啸声中朝着指挥车卷去,要将这辆车,连同里面的人一起切割成碎片。

    狂暴的风声,就像是在这里突然出现了一团风暴,吹得周围的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轰!

    十几道风刃同时落下,整辆车瞬间千疮百孔。

    香雪海在空中飘然下落,视线则紧紧地锁定这辆车。

    她在装甲团中,所以她偷袭的机会,只有一次。

    为了这一下偷袭,香雪海已经准备了许久。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全力。

    万幸的是宋凌尘一直坐的都是装甲战车,如果是坦克,她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将坦克切碎。

    而宋凌尘虽然对她没有太大防备,但却始终坐在车内。

    “应该死了吧?”香雪海心道。

    以她的力量,无法对抗装甲团,但如果能杀掉宋凌尘,装甲车自然阵脚大乱。

    整辆装甲战车都被风刃切得七零八落,鲜血不断从碎片中涌出,就连周围的暴风装甲团成员都愣住了。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从装甲战车内伸出,抓住了破碎的车顶。

    这只手皮肤泛蓝,一碰到这车顶,坚硬的钢铁赫然就开始了融化。

    轰!

    车顶被掀飞,宋凌尘的身影出现在里面。

    他这时已经彻底变了个样子,全身皮肤呈现出蓝色,身上的衣物都被他自己腐蚀得破破烂烂,身体佝偻,手脚都变得异常地长,比起人类,更像是某种诡异的变异兽。

    在他身上,有好几道被风刃切开的伤口,这些伤口都深可见骨。

    但是切开后的血肉,却仿佛被一层粘液所包裹,正在蠕动着重新融合到一起。

    宋凌尘冷冷地看着香雪海,眼中闪烁着剧烈的杀机。

    “香雪海,好,你很好!”

    香雪海原本有求于他,整个苏北的幸存者,还等着琼海城的救援。

    现在香雪海竟然出手对他进行偷袭,宋凌尘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一个女人做出这种行为,是为了什么。

    “江流石,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救了你,救了苏北的人?!彼瘟璩竞?。

    香雪海脸色微微发白,心脏狂跳,刚才已经是她的全力一击,结果宋凌尘竟然还活着。

    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香雪海也没有了任何畏惧之心。

    她微笑着答道:“是的?!?br />
    香雪??醋拍橇净爻?,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神色。

    看到香雪海的神情,宋凌尘更是心中暴怒。

    他的声音更加阴寒:“不错,那这次,他就会成为杀了你,以及杀了整个苏北的人?!?br />
    “你要连累苏北那些无辜的幸存者?”香雪海神色一变。

    “呵呵,你放心,我不会专程去杀他们,但是在琼海城的命令和赏金下,不让任何人和苏北进行交易,不提供任何药品,却是可以做到的?!彼瘟璩舅档?。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这是你做出的选择,那些幸存者要恨,也只能恨你和江流石?!?br />
    “原本你也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那就是跟我在一起,我自然会帮你向洛司令求助的?!?br />
    宋凌尘说着,眼神却没有丝毫变化。

    从香雪海出手的那一刻起,她在他眼中就已经不是什么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了,而是一个必须死在他手里的人。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异能,不过我这一身剧毒,杀起人来,会让人有很多不同的体验,痛苦等级可以分为很多级……”异能释放出来后,宋凌尘的性格似乎也产生了一些变化,整个人变得十分阴沉。

    不过也许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

    香雪海冷冷一笑,十指微动,身边狂风呼啸,整个人如同风暴女神:“你想杀我,也要付出代价?!?br />
    她已经看见周围有不少枪口对准了她,不过这时,她带来的苏北营地成员,也已经悄无声息地摸到了那些坦克和战车周围。

    “??!”一名成员一把抓住了一名暴风装甲团成员的枪杆,然后猛地将他从车内拽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同时在周围上演着。

    但香雪海没有空去关注这些,而宋凌尘,则是根本不在意这些。

    他看着香雪海,又看了一眼那辆正在横冲直撞的基地车,突然笑了笑:“我们还真是绝配,只可惜你天生就是要向我屈服的,你的异能不仅很配我,还被我所克制?!?br />
    话音刚落,宋凌尘猛地从战车的残骸中扑出,然后突然张口对准香雪海大吼一声。

    他的嘴不可思议地张开到了人类的极限,然后从这张大口中,喷出了一股蓝色的浓烟。

    这蓝色看上去非常诡异,而且有种让人心悸的感觉,即使没有触碰到,也能够感觉到它的危险。

    它似乎就代表着“危险”的警示牌。

    这浓烟仿佛一道利箭,直接来到了香雪海身前,然后轰然爆开。

    香雪海脸色一变,立刻捂住了口鼻。

    但是她周围的空间,已经被瞬间染成了深蓝色。

    “香姐!”

    苏北营地的那些成员们,都被空中的一团深蓝色震惊了。

    这团蓝色,也引起了基地车内,江流石等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