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廷在楼房之间疯狂逃遁,那辆诡异的“车”再强,也不可能把这么多楼房都推倒吧?

    实际上那还能不能叫车,陈廷都说不准了。

    以楼房作为掩护,陈廷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惜玉,锁定他?!苯魇档?。

    他的声音直接在基地车内响起,作为基地车的掌控者,江流石的意识就是基地车的意识,只要他想,他的声音就可以传到基地车的任意一个角落里。

    “好的?!比较в竦阃?,灰色的眼眸顿时穿过基地车望向了远处,无形的精神波动以基地车为起点,不断向前延伸。

    冉惜玉的“目光”穿过了一根根巷道,一幢幢楼房。

    很快,她锁定了一个精神光团。

    这精神光团正在狂奔当中,速度极快。

    “锁定他了?!比较в竦耐孜⑽⒁凰?。

    影踩下油门,基地车直接撞开了那两辆正在燃烧的越野车,朝着陈廷逃窜的方向追去。

    轰轰轰!

    陈廷很快就听到了后方传来的引擎轰鸣声。

    “果然有个精神系异能者?!背峦⒅熬透杏Φ接腥嗽诎抵屑嗍幼约?,现在终于确定在石影小队中,有一名精神系异能者。

    不过无法摆脱江流石的追捕也不要紧……陈廷本来也没有想摆脱。

    他朝前方望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接着拐进了更加密集的住宅区内。

    “你既然要找死,那就跟来吧?!?br />
    “他速度很快,而且一直在楼房中,这样下去我们会一直追不上他?!碧易右苍诟杏ψ懦峦⒌姆轿?,有些担心地说道。

    “我来?!苯裼巴蝗凰档?。

    她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这几天都没动过手,她有些技痒了。

    江流石对上江竹影的视线,看到了她美眸中的坚定,还有一股从她身上骤然散发出的强大气势。

    在江流石的眼中,江竹影永远都是个需要他照顾?;さ男∶妹?。

    但其实不知不觉间,江竹影也成长了很多。

    “好,你小心点?!苯魇沼诘阃?。

    “放心吧哥,我去啦!”江竹影展露甜美笑颜,开心地说道。

    她来到车门口,在车门打开的瞬间,就直接一跃而出。

    在跃出的瞬间,江竹影手中的长刀飞出,缠绕着耀眼的闪电,钉在了远处的墙壁上。

    嗖!

    江竹影的身影瞬间跟着长刀出现在了远处,同时刀刃上电光爆闪,从墙壁中脱落,几乎是没有任何迟滞地回到了江竹影的手中。

    眨眼间,第二刀已经挥出。

    靠着这样的移动方式,江竹影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迅速地朝着陈廷追了过去。

    “竹影又变强了?!崩钣晷涝诔的诳醋?,欣喜地说道。

    江竹影进化到二级异能者后,她的身体终于和她的能力开始融会贯通了。

    拥有强大的力量不一定就会灵活熟练地使用,能力越强就难以掌控,而江竹影拥有的放电异能正是异能中极为强大的一种。

    所以江竹影掌握起来,必然比其他的异能者更慢,但是当她掌握之后,其威力也将是巨大的!

    哧啦!

    陈廷忽然听见,从自己的后方传来了闪电之声。

    仿佛有风暴在他身后云集,闪电在其中肆虐一般。

    而这声音,赫然离他越来越近。

    陈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产生了十分不妙的感觉。

    一回头,陈廷望向了闪电声传来的方向。

    一开始他还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突然,他就看到一股闪电骤然划过,而在闪电之中,赫然有着一道倩影。

    仅仅只是眨眼之间,这闪电就连续闪过两次,每一次,那闪电中的人影,就距离他更近一些。

    “二级异能者,很强!”陈廷瞳孔猛缩。

    大部分异能者都是变身系的,像江竹影这样的异能是比较罕见的。

    不过陈廷毕竟是一方土皇帝,掌握过几千人的生杀大权,心狠手辣,十分果决。

    “跑不过,会被追上?!?br />
    陈廷得出了判断。

    “动手!”

    他骤然停下,全身力量瞬间凝聚到了拳头之上,身形猛地膨胀,浑身毛发暴涨。

    哧啦!

    在闪电声在身后响起的瞬间,陈廷已经蓄势待发,他轰然转身,硕大的拳头带起尖锐的破空声,砸向了身后。

    这恐怖的拳头,打在人身上,可以直接将人打成一团血雾。

    就是一间屋子,也会被摧毁。

    他的拳头,正是砸向闪电中的那个人影。

    在这一刻,陈廷的脸上本能地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将这娇柔的身影砸烂,想想就让他觉得激动不已。

    轰!

    拳风如狂刀!

    面对陈廷的拳头,江竹影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听说过十万伏特吗?”

    一瞬间,陈廷突然感觉到皮肤刺痛,汗毛立起,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强大的电流,可以在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形成强大的电场。此时位于这个电场中的所有生物,都会产生和陈廷一样的感觉。

    在感应到电场的这一刻,一道蓝光骤然在他眼前闪过。

    陈廷的拳头已经很快了,但是又怎能跟电相比。

    可以说,在看到电的瞬间,就意味着你已经被电了。

    江竹影一路追过来,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她还想向江流石证明,自己已经变得很强了呢!

    几乎整座楼房都在这一瞬间被雷电所覆盖,耀眼的光芒即使在几百米外也能够清楚地看见。

    “??!”

    陈廷被直接打飞了出去,他的拳头根本连江竹影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在释放出电流的瞬间,江竹影就已经移动到了一旁。

    而陈廷则浑身焦黑,剧痛无比,肌肉在不断地抽搐。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拳头,他的这只手,已经被电流烧得碳化了!

    “啊啊??!”陈廷难以克制地惨叫着。

    他感觉自己的脸也已经烧化了,他艰难地睁着眼看着落在地上的江竹影,那少女的面庞还带着天真的气质和纯纯的笑容,但是在她眼中,还有手上缠绕的那些电流,却是极为可怕的暴虐能量。

    看着江竹影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陈廷用尽全身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了外面。

    “咦,还能跑呢?”江竹影有些意外。

    她释放出的电流已经超过了高压电的强度,只能说这个二级异能者就算战斗力不怎么样,至少耐打程度还是很强的。

    如果陈廷知道江竹影这么想,恐怕会被气得直接吐血。他的战斗力不算很强,但也绝对不弱,但是在江竹影面前,却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

    “让我逃到那里,只要逃到那里……我就能活,而你们,就要死……”

    就在这时,陈廷的动作忽僵住了。

    他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一下子就不动了。

    同时,他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冷汗,全身肌肉也本能地紧绷起来,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他慢慢转过头去,看向了不远处。

    那辆基地车正停在街上,而基地车顶端的那些射击口中的其中一个,正伸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透过两幢楼房之间的间隙,冰冷地瞄准着他的脑袋。

    陈廷知道,哪怕他的小手指动一下,江流石都会立刻扣下扳机。

    而在这个时候,江竹影的身影也“哧啦”一下出现在了陈廷的身后,彻底断送了陈廷想逃命的心思。

    江竹影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很不爽地看着陈廷:“所以你你跑什么跑?”

    就算从她手下逃了,还不是会被她哥逮???

    陈廷面露惨色,这相当于是让他在被电死和被爆头之间选一个。

    “你往这边跑,就是想把我引到这拨人的面前吧?”江流石的声音,在陈廷耳边响起。

    已经无比绝望的陈廷,骤然抬头,赫然看到在街道的另一端,出现了大量的战车、坦克。

    而在基地车后方的街口,同样出现了战车和坦克。

    基地车的前后,已经被封死了。

    陈廷的脸上,顿时露出狂喜神色。

    江流石所说的没错,他的目的就是这个!

    “琼海城的军队,装甲团!”

    将近三十多辆坦克,五十多辆装甲战车,还有部分军用越野车,枪炮更是数以百计计算。这在琼海城,是一支装甲团的配置。

    而在指挥车上,一面黑色旗帜高高飘扬。

    “暴风装甲团,来的是宋凌尘?!背峦⒌难壑新冻隽丝煲庵?,他等的就是这一刻!江流石,总算要完蛋了!

    指挥车上,宋凌尘打开了天窗站了起来。

    包括他在内,整个暴风装甲团的人都惊奇地望着被他们包围的这辆“车”。

    金属光泽感十足的外观,流畅的线条,极具科技感的构造和庞大的体积。

    如果不是下面有那么多巨大的轮胎,怎么都难以想象这会是一辆车,而不是什么金属要塞,战争堡垒。

    “怪不得,那些幸存者小队一动手就被击溃了?!彼瘟璩狙壑械木嬷ソハ?,开口说道。

    不过就算是那些幸存者小队溃败,对宋凌尘也没有什么真正的触动。将那群幸存者直接碾压,这种事,他的暴风装甲团也可以轻易做到。

    但对于石影小队,宋凌尘确实收起了一开始的轻视。

    至于那些幸存者小队的死活,宋凌尘完全不在意。

    会因为悬赏令而来的,平时也都是一群亡命之徒。

    他们死后,自然会有其他的队伍崛起,替代他们的位置。

    而在另一辆车内,香雪海望着基地车,绝美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和思念之色。

    她更是直接透过那射击口,看到了防护玻璃后,江流石的面庞。

    一时间,香雪海竟隐隐地有些痴了。

    “果然是你……”香雪海轻声道。

    在末世中,能够再遇到自己想见的人,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

    “也许,你已经不怎么记得我了吧?!毕阊┖P牡?。

    她和江流石之间,终究是她自己动了心。

    不过只要能看到江流石,看到他还安好,对香雪海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而这时,宋凌尘也看向了江流石。

    “你就是江流石?”宋凌尘开口了。

    “很好,你很不错,不枉费我带来的队伍。那些幸存者小队,就当是让你热热身,不过接下来,你要面对的人,就是我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宋凌尘淡淡道。

    面对一支装甲团的包围,心理素质不够强的人,估计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宋凌尘专门来一趟,他对踩死一只可怜虫可没什么兴趣。而且他听说,江流石的车很强,洛司令点名要那辆中巴车。

    现在他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中巴车,不过要说很强的车,眼前这辆无疑比什么中巴车更合适。

    对于这辆车,宋凌尘很有兴趣。

    江流石神情冷漠地看着这支将石影小队和基地车包围的队伍,然后又看了看宋凌尘。

    “你是什么东西?”江流石冷冷问道。

    这人一上来就一副很拽的样子,说了一大通废话。

    对于反正都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敌人,江流石没有和对方好好说话的兴趣。

    他已经看出,这人应该是琼海城军方的。不过看他们挂的旗帜,又似乎和军方不太一样。

    这种情况江流石以前在星城也见过,末世大爆发后,军队镇守安全区,基地市,?;ち舜罅康钠胀ㄈ?。但是也有很少的一部分军人脱离了军队,为了一己私利,成为了地方军阀。

    任意掌控他人生死,拥有绝对权力,这种诱惑不仅普通幸存者难以拒绝,少数军人也是一样。

    “原来这个地方军阀也是那个组织的势力?!苯魇牡?。

    宋凌尘眉头微微一挑,而他旁边的几名副官则是脸色一变。

    被包围了还这么嚣张?

    “我是宋凌尘,琼海城洛家风洛司令,是我上司?!彼瘟璩舅档?。

    他还不至于跟江流石计较,在他看来,对方不过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作为琼海城的一员大将,宋凌尘自有其骄傲和胸襟。

    “原来只是个打酱油的?!苯魇巳坏厮档?。

    他还以为来的会是那个组织的人。

    这个宋凌尘,连黑洞都不知道,更不会知道黑洞内核,就在基地车内。

    派这样的人来,看来那个洛家风,也没有太将他江流石当回事。

    “那我就让你好好清醒一下,也让你背后的组织,明白招惹我需要付出的代价?!苯魇难壑?,迸发出一股浓浓杀机!

    那个组织发出悬赏令,又派人围剿他,要将他和石影小队赶尽杀绝,置之死地,而江流石,一直都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如果不将那个组织打痛,他们还会以为石影小队不过是一支幸存者队伍,可以任由他们揉捏。

    “既然杀了韩源还不够,那我就再多杀一点人?!?br />
    “就先从你开始吧?!?br />
    这时,宋凌尘瞥了一眼被烧得凄惨无比的陈廷。

    饶是宋凌尘目光敏锐,也差点没认出陈廷来,这人脸都被打烂了。

    不过这次是陈廷送的信,他不能看着陈廷在他眼前被杀死。

    “你把陈廷放了……”

    砰!

    宋凌尘话音未落,就被枪声所打断。

    陈廷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爆开,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从楼上坠落,像是破麻袋一样重重落在了地面上,鲜血飞溅到了周围,溅了一地的血花。

    这些飞溅的鲜血,似乎刺痛了宋凌尘的眼睛,让他的双眼微微眯起。

    江流石甚至不听他把话说完,就悍然打死了陈廷。

    不过……

    “一个渣滓而已,死了就死了吧?!?br />
    “只不过希望你知道,他的下场,就是你马上将会落到的下场?!彼瘟璩久偷鼐倨鹗掷?。

    轰轰!

    一个个炮口,顿时转动起来,霎时间,前后几十个炮口,对准了基地车。

    如果这些炮口同时开火,就算是一幢大楼也要被炸成废墟。

    江流石看着这一幕,也有一种血液加速流动的感觉。

    在基地车进化之后,这是基地车遇到的第一场硬仗!

    现在一般的幸存者队伍,已经很难正面打击基地车,但是像这样的军阀,拥有现代化热武器,杀伤力巨大,对基地车构成极大的威胁。

    江流石并不想跟军方对抗,但是他却需要有自保的资本。更何况,现在有一股暗流在军方当中涌动,他们编织的网已经侵蚀到了部分军区的内部,也许会逐渐将军区内部腐蚀。

    他们不仅危害到军区,更是江流石的仇敌。

    基地车能不能打赢这场硬仗,江流石很期待!

    “开炮!”宋凌尘下达了命令。

    砰!

    坦克炮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炮弹飞向了基地车!

    这声音,甚至惊动了镇外的丧尸,变异兽。

    这些丧尸变异兽中的变异进化者,已经诞生了灵智,它们对这样的动静有着记忆和认知。

    当它们进攻基地市的时候,就会听到这动静,杀伤力巨大,威力恐怖。

    但是这动静,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镇内?

    一时间,许多血红的眼睛,从各个方向投向了同一个位置!

    “影?!苯魇档?。

    影双手抓着方向盘,猛地踩下了油门。

    而这时,江流石又大喊一声:“竹影!”

    狂奔而出的基地车,车门瞬间开启,而这时,一道闪电从楼房上劈下,直接投入了基地车打开的车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