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一片寂静,只有那些被撞飞撞烂的越野车发出的哐当声,以及车辆残骸燃烧的声音传来。

    这些赶来围猎石影小队的幸存者们,还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有人的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吞咽着唾沫。

    一些人已经对这次行动感到有些犹豫了,尤其是那些实力还不足斑鬣小队的,更是生出了退却之心。

    一时间,这群围着巴士车的人,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枪打出头鸟,斑鬣小队就是前车之鉴。

    陈廷目光阴沉,脸色难看。

    他看向周围的人,看到这群人犹豫不前的样子,就怒火升腾。

    原本他无比想要看到石影小队被围攻的惨状,但是没想到,那辆巴士车以极为狂猛之势,几乎是在眨眼间就摧毁了斑鬣小队,将这群各怀鬼胎的幸存者们给震慑住了。

    “各位,你们辛辛苦苦赶来,难道想放弃?一起上!他这车防御力再强,也有极限,难道还真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杀了他,他车内还有好几个极品美女,这样的战利品,加上高额的悬赏,你们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陈廷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饭店周围。

    听陈廷这么一说,不少人顿时又蠢蠢欲动起来。

    不错,如果他们一拥而上的话,石影小队再强也不可能挡得住。

    斑鬣小队也不是完全没对巴士车造成伤害,这说明巴士车的外壳,其坚韧程度还是有限的。

    意识到这一点,许多人看向巴士车的目光,又变得贪婪起来。

    对于陈廷所说的极品美女,很多人都非常感兴趣,但是比美女更吸引人的,是这辆车……

    不过这车多半是要交给琼海城军队的,但就算得不到车,将里面洗劫一空,探索一下这车的特殊之处,却是可以实现的。

    这个时候,江流石冷冷的目光扫过了这群人。

    这些人,就像一群豺狼,闻到血腥味,就一拥而上,想生吃石影小队的肉,喝石影小队的血。

    嗡!

    巴士车,轰然启动!

    “嗯?他想干什么?”

    “疯了?他想同时跟我们所有人对抗?”

    这些幸存者惊怒交加。

    他们还没出手,这石影小队竟然敢先行出手了。

    那江流石是把在场的一百多名幸存者,近十多支队伍,等同于斑鬣小队了?

    “真是狂妄自大,他以为灭了斑鬣小队,就能灭掉我们所有人?”

    “斑鬣小队的实力确实不错,但是也远远不足以和我们这么多人相提并论?!?br />
    “正好,就让他放马过来,我们自然会教他做人?!?br />
    这些幸存者队伍眨眼间摆好了架势,严阵以待!

    上百支枪同时朝着冲过来的巴士车开火,形成了一片弹雨。

    而在这弹雨之下,巴士车的表面不断溅出火花,子弹打在挡风玻璃上,也发出尖锐的响声。

    虽然现在巴士车还没有被打穿,但是这些幸存者都清楚,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而且他们为江流石所准备的,不仅仅是子弹。

    一辆辆的越野车一字排开,前脸是一根根巨大的尖刺,如同盾牌一般。

    而其他的车辆,则抵在这些车的后方。

    巴士车撞上来,速度越快,力量越强,那死得也就更快!

    除了盾牌,还有许多异能者在后方做好了准备。

    一旦巴士车撞上越野车群,他们就会蜂拥而上,突破巴士车,进入到里面。

    这些异能者中,不乏个人实力强大者。他们赤手空拳一个人,就可以猎杀一头变异兽,将那些末日凶兽的头颅拧断。

    一旦让他们进入到车内,他们的数量将数倍于石影小队,在那样狭窄的空间里,石影小队的人将无处可逃。

    “所有人准备好,这辆车的防御极限我们已经看到了,不用怕它!”

    “他们这么喜欢躲在车里,那就让这辆车当他们的葬身之地好了?!?br />
    异能者们吼道。

    车内的江流石则透过挡风玻璃看着这群人的嘴脸。

    突然,江流石身下的副驾驶座顿时自动移动了起来,这副驾驶座底部有滑轮,只是往内一滑之后,一面平整的金属墙壁打开,露出了内部的一个空间。

    主控室。

    进入主控室的瞬间,周围的屏幕全面亮起,为江流石投影出了车外360度的全景画面。

    每一个角度,每一辆车,每一张面孔,都清晰地展现在了屏幕上。

    而这时,巴士车正以疯狂的速度冲向那些幸存者。

    那些幸存者们则自信满满,目光充满杀机和**地看着冲来的巴士车,如同在看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绝世美女自投罗网。

    看着这些人的目光,江流石的神情变得冷漠。

    在末世中,这群人已经变得极度自私,为了利益,就会将同类当做猎物看待。

    他们看江流石等人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看活生生的人。

    罪魁祸首自然是发出悬赏令的那个组织,但是这些前来猎杀他的人,也全都该死。

    他们的目光,让人厌恶。

    “星种?!苯魇诘?。

    几乎是他念头一动的同时,控制面板已经出现。

    “解除伪装,进入真实形态?!?br />
    “接收到宿主命令,正在解除基地车伪装……”

    那群幸存者们正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巴士车冲来,然而就在巴士车即将冲到他们面前之时!

    就像是迎面撞上了一层什么无形的屏障一般,又像是蝴蝶破茧,巴士车从前脸开始瓦解,而在瓦解过程中,一辆银灰色金属的奇异车辆,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所有人,包括陈廷,都被这一幕所震惊了。

    “这是……什么?”谢莎莎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

    这种车,他们从未见过。

    庞大,闪烁着金属的冷光,光是用肉眼去看,就能感觉到这辆车的可怕。

    他们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仰望着这辆车,他们头顶的阳光,似乎都被这辆车完全挡住了,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

    而这时,咔咔咔的轻响声传来。

    银灰色车辆的顶部旋转了一圈,露出了好几个射击口,一支支黑色的枪管从里面伸出。

    而在车辆的前脸上,赫然出现了巨大的银色撞角。

    这撞角锐利无比,光芒刺目,和越野车上那些尖刺相比,就像猛兽的獠牙和老鼠的牙齿相比一般。

    这差距,太大!

    “这不是车……这尼玛是一座移动堡垒?!背峦⒑谧帕乘档?。

    从一辆巴士变成了一座移动堡垒,这种事真特么闻所未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而是其他人告诉陈廷的话,陈廷肯定会当做笑话来听的。

    哪怕现在什么鬼异能都有,但眼前这一幕也太过科幻,太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这……我们能挡得住吗?”

    那些幸存者们刚产生这个念头。

    轰!

    露出真正形态的基地车,早已经以恐怖的高速,轰然和车群撞在了一起!

    嘭!

    最前排的越野车,瞬间被撞角穿透。

    基地车仿佛一头远古猛兽,直接撕裂了整个车群,瞬间一路撞进了最深处,将车群完全撕开了一条口子。

    一路上,那些车辆简直就像是玩具车一样不堪一击。

    它们被撞飞,被基地车推着向前,被挤压得稀烂!

    而那些原本准备要冲进巴士车内的幸存者,他们中反应慢的,已经在第一波撞击中直接化为了肉饼,反应快的,现在也在疯狂逃窜,哭爹喊娘!

    陈廷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异能者队伍在这里,一起对付江流石,结果还是让他再次看到了石影小队在他的钢铁营地里横冲直撞时的景象。

    在这个时候,这些异能者倒是和普通人平等了,他们的反应,不比那些普通幸存者好到哪里去。

    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

    在这爆炸中,有不少异能者都被波及,发出凄厉的惨叫。

    原来,是有人对基地车投掷了绑成一捆的手雷。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这基地车再强,难道还能防住炸弹吗?

    然而就在这时,这些人陡然发现,基地车只是震了一下,连速度都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基地车外壳受损程度,5%?!?br />
    坐在主控室内,江流石面色平静。

    在手雷投掷过来的瞬间,影就已经立刻做出了闪避,虽然没有完全闪过,但是这样的爆炸伤害,基地车完全可以承受?!?br />
    对于基地车的性能,防御力,江流石都非常满意!

    解放了真实形态的基地车,开起来更爽,更畅快!

    油门的轰鸣声,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撞击时发出的巨大响声,都像是基地车发出的兴奋的嘶吼!

    看着屏幕上不断闪过的各项数据,江流石似乎可以感觉到基地车的“脉搏”和“心跳”,感受到“鲜血”在它体内奔涌时候发出的奔雷般的轰响声。

    连手雷都无法阻止基地车,相反,基地车陡然加速,以更加狂暴的姿态,冲向了这些人!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撞击声中,夹杂着不少人的惨叫声。

    这些幸存者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被这么摧枯拉朽的一撞,脆弱的联盟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不少人都开始头也不回地逃跑,陈廷目光闪烁,眼底也露出了深深的忌惮。

    看到大势已去,陈廷也已经心生退意了。

    比起亲眼看到江流石灭亡,自然是自己的命更加要紧。

    “走!”陈廷低声道。

    钢铁营地的两辆车,立刻调头准备离开。

    他们本来就停在最外面,现在要逃跑速度也最快。

    这两辆车刚要离开,陈廷忽然看了车内的谢莎莎一眼,杀心骤起。

    “吃里扒外的小贱货,老子先杀了你!”

    他猛地伸手抓向了谢莎莎,谢莎莎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孩,被他抓住,就可以活活把这颗漂亮的脑袋拧下来。

    看到陈廷暴起,谢莎莎脸色惨白地尖叫了一声。

    嗖!

    一道白光忽然从谢莎莎的怀中扑了出来,这白光速度极快,直接扑向了陈廷。

    “什么鬼东西!”陈廷骇然一惊,连忙收回手臂回护自己。

    然而这东西速度太快了,体积又小,饶是陈廷反应极快,也感觉到手臂上突然一辣。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臂上居然被抓出了几道长长的血痕,连血肉都翻了出来。

    再一看,一只白色的迷你小兽,正挡在谢莎莎的面前,一对长耳朵高高竖起,看似没有任何危害的可爱样子,但一双血红眼睛却充满了冰冷恐怖的气息,让人有种看到了强大变异兽的感觉。

    车内的陈廷手下都感觉毛骨悚然,额头流汗地看着这头突然在车内出现的小兽。

    看这小兽的速度,这玩意儿要是在车内发起疯来,那整辆车都要完蛋。

    “妈的,去死!”

    陈廷猛地一脚踹出,却没有攻击谢莎莎,而是直接将谢莎莎旁边的车门给踹飞了。

    谢莎莎本就惊恐无比,车门突然消失,她一个失去平衡,就已经飞了出去。

    “??!”

    从高速行驶的越野车中跌出,不死也要重伤。

    不过就在这时,那白色小兽闪电般地追了出去,化为了一道白色流光,瞬间出现在了谢莎莎的身下,然后猛地一下变成了巨大的薄薄一片,将谢莎莎瞬间包裹住了。

    砰!

    在落地的瞬间,这薄薄一片又变成了皮球一般,在地上连续弹了几下之后才停了下来。

    噗!

    气球消失,那白色小兽重新出现,而在地上,则坐着一脸惊恐茫然,还有些头晕目眩的谢莎莎。

    “叽叽?!甭渎淝崆岬亟辛艘簧?。

    谢莎莎在自己身上摸了两下,发现自己完好无损,惊喜无比地一把抓起了落落,又亲又蹭:“谢谢落落!谢谢你救了我!你太可爱了!”

    “叽叽!”落落挣扎着叫道。

    太激烈了,就是李雨欣她们也只是摸摸头,顺顺毛而已。

    本变异兽好歹是一只变异兽??!

    真是做怪物的尊严都没了。

    “啊,对了……我更应该谢谢江流石?!毙簧底?,眼中异彩连连。

    第三次了,这已经是江流石第三次救了她。

    她本来以为自己对江流石来说无足轻重的,没想到……

    “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谢莎莎兴奋地想着,完全忘了自己刚刚死里逃生。

    而这时,基地车已经将车群撞了个对穿。

    透过屏幕,江流石看到了逃窜的陈廷。

    “想走?”江流石目光一冷。

    此时逃走的幸存者还有不少,一个个都只恨少生两条腿。

    不过江流石对这些蝼蚁根本不在意,没了车,他们能不能活着走回琼海城还要看自己的造化。

    但是要说在这群人中江流石最不会放过谁,那个人,自然就是陈廷!

    “你走不掉?!?br />
    正在全速狂奔中的钢铁营地车辆,背后骤然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

    车上的人一转头,就惊恐地看到,那辆几乎占据了整个街道的恐怖车辆,正在他们身后紧紧追赶!

    之前只是在远处观战,还没有对基地车之危险的切身体会,只知道这车很厉害。

    但此时,当这座移动堡垒就在他们身后咆哮时,这些钢铁营地成员才感觉到,什么是两股战战,背后发凉!

    这移动堡垒,仅仅只是靠体积就能直接将他们的车碾成渣渣了!

    “快点!再快点!”陈廷的这些手下们都在惊恐地大叫。

    “已经是最快了!”

    开车的成员已经将油门踩到底了,甚至恨不得将油门踩得凹进去,经过改装的越野车也喷出了滚滚黑烟,街道两旁的一切都在飞速掠过,耳边全是刺耳的呼啸声。

    然而当司机往后视镜里看去时,却瞬间如同坠入了冰窖。

    那移动堡垒不仅没有被他们甩开,反而还在加速接近!

    “老大,怎么办??!这样下去被追上就是早晚的事??!”

    “陈哥,是你说一定能弄死江流石的,现在怎么做?”

    生死时刻,平时那些恭恭敬敬的手下,这时也变脸了。

    “不要急,我还有办法?!背峦⒛档?。

    一名陈廷的亲信问道:“陈哥,什么办法?”

    陈廷看了他一眼,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陈哥,你想做什么?”这名亲信顿时心中一跳。

    然而就在这时,陈廷已经从那处没有了车门的地方猛地翻了出去,直接趴在了车顶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追来的移动堡垒,眼底闪过冷光。

    “想追我?做梦吧?!背峦⑸焓滞的诙烁龆?,然后看向了前方,骤然纵身一跃,双手抓住了路灯杆,然后顺着路灯杆迅速地爬到了路边的一幢建筑物内,无比灵活地跳了进去。

    “手雷!”车内,陈廷的手下已经看到了陈廷丢进来的东西,正冒着烟。

    他们脸色大变,然而再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陈廷,你他吗的不得好死!”

    轰!

    爆炸声中,这辆车顿时冒出了巨大的火光,同时失去了方向,和后方那辆同样在飞速狂奔的钢铁营地车辆撞在了一起。

    轰轰!

    面对这火光,基地车在即将和它们撞到一起时骤然刹车,从极动到极静,无比平稳。

    “陈廷跑了?!蔽捣品浦迕嫉?。

    江流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了一旁的狙击枪。

    “他跑不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