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正合我意!”

    如果一头扎进琼海城,江流石也许还会有些顾忌。

    但现在,却是他守株待兔。

    “惜玉,全面警戒,我们等着‘客人’到?!?br />
    ……

    第二天,陈廷依旧满脸堆笑,隐忍不发,带着江流石等人继续往琼海城赶去。

    途经一座小镇,陈廷拐进了一座饭店的停车场,在这儿停下了车。

    这饭店四面都是围墙,只有一个入口,进来就是停车场,还有一座凉亭、假山,以及一幢小楼,环境简单,基本没有什么遮挡物。

    “江队长,在这儿暂时休息下?”陈廷问道。

    江流石扫了他一眼,说道:“好?!?br />
    陈廷被江流石的目光看得心中一突,这小子,不会察觉到什么了吧?

    不过就算江流石真的察觉到了什么,那也晚了。

    陈廷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冷色,更有一抹快意的笑容。

    就在这时,陈廷突然对自己的司机打了个手势。

    嗡!

    钢铁营地的两辆车骤然冲出,速度全面爆发。

    这两辆车直接朝着饭店的大门冲去。

    他们的速度极快,连坐在车上的谢莎莎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等到她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时,她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江流石!”

    而在巴士车上,江流石神色淡然地看着这一幕。

    “这就是你们选好的地方?”江流石道。

    这时,钢铁营地的两辆车已经冲到了大门外。

    陈廷的大笑声传来:“江流石,老子给你选好的墓地,你还满意吗?好好享受吧,哈哈!”

    “江流石,快跑??!”谢莎莎焦急地转头望向了饭店内。

    那辆巴士车,怎么还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

    而这时,一阵猛烈的引擎轰鸣声,骤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霎时间,谢莎莎感觉似乎有上百辆车在从不同的方向朝这边冲来。

    一辆辆越野冲到了饭店门口,将这里包围。

    就像是无数的丧尸。

    而在街道的另一端,坦克、装甲战车,也随即出现。

    这支军队在这里就停下了。

    宋凌尘坐在战车内,望着远处饭店的方向。

    从他们这里,看不到战场,不过宋凌尘能够感应到,在那里已经聚集了上百股的异能能量。

    今天,那支石影小队会为真正的力量所颤抖。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敢来这里,但哪怕我不出手,你也会被下面的这些老鼠、鬣狗撕咬得一干二净。这就是真正的权势,洛司令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br />
    宋凌尘淡然地坐在那里。

    他身为这支军队的指挥者,还没有兴趣去和一群异能者扎堆对付一支队伍。

    他只需要等在这里,那些鬣狗就会把猎物和战利品奉上。

    香雪海美眸似乎穿过长长的街道和一幢幢楼房,投向了那饭店之中,静静停在包围圈中的巴士。

    “江流石,你在那里吗……”香雪海的心脏,如同被揪住。

    “香雪海,你就陪我在这里等吧?!?br />
    香雪海正想带着人驱车离开,却被宋凌尘拦住了。

    几辆坦克和战车,迅速将他们围了起来。

    “宋上校,你这是什么意思?”香雪海烟眉蹙起,质问道。

    “不过是一群可怜虫被乱脚踩死的场景,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很在意?”宋凌尘的目光,一下子锁定在了香雪海的脸上。

    看到香雪海没有说话,宋凌尘终于移开了视线。

    “那样的场合,你没有必要去,你就在这里,陪我等着结果就可以了?!彼瘟璩镜档?。

    香雪海的一双眸子望向了远处,一双纤手已经不自觉地握紧了,她的眼底,更是流露出深深的担忧和祈求。

    同时她眼角余光瞥向那辆车内坐着的宋凌尘,美眸中闪过一缕杀机。

    ……

    谢莎莎坐在车内,看着周围如变异兽群般聚集的车辆,脸色惨白。

    “已经晚了?!背峦⒗湫α艘簧?,忽然看向了谢莎莎,“你就在这里好好坐着,看江流石是怎么死无全尸的吧?!?br />
    谢莎莎浑身一寒,眼底闪过一丝恐惧。

    不过渐渐的,她的神色却变得坚定起来。

    “他不会死的!”谢莎莎说道。

    她依然害怕,但是看着陈廷的目光,却没有任何退缩。

    陈廷看着谢莎莎,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那我们就等着看吧?!?br />
    来了这么多人,他倒是想看看,江流石还有什么生路。

    而这些赶来的异能者队伍,也都用看待关在笼子里的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着那辆孤零零的巴士。

    “石影小队,赶紧投降吧!”

    “如果投降的话,还能让你们死得轻松一点?!?br />
    一些异能者大声笑道。

    他们都是来瓜分悬赏的,如果只是一支队伍面对石影小队,可能还会很慎重,但是在场这么多队伍,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现在担心的,只有狼多肉少,悬赏不够分而已。

    他们也透过巴士车的挡风玻璃,看见了坐在里面的江流石。

    面对这样的场面,江流石居然还坐在里面一动不动。

    “怕不是吓得尿裤子了?”

    “可能腿软动不了吧?!?br />
    “害怕正常,换成你在他的位置,你不怕?”

    “怕,怎么不怕?说不定自我了断了都?!?br />
    这些人说话,完全没有放低音量,就是坐在巴士里的江流石等人,也能清清楚楚地听见。

    这些异能者队伍,完全将猎杀石影小队,当做了一场狂欢。

    这时,江流石的脸上,突然有了表情。

    他居然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让不少人都是一愣,就是陈廷都是一皱眉。

    “失心疯了?”

    “吓傻了吧?”

    只有陈廷觉得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难道江流石在这种情形下,还觉得可以活?

    在场的人只有他们钢铁营地的人,知道石影小队的强悍,不过就算当时那辆车还没有爆发出全力,但面对这么多队伍,一人一口也该咬死江流石了。

    不过陈廷已经打定主意,先坐山观虎斗,就算江流石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也有那些异能者队伍先顶着,而在他一旁寻找机会,给予江流石致命一击,一雪先前耻辱。

    面对这种阵仗的包围,江流石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那个组织的能量确实不小,不知道是给他和石影小队标了多高的价格,引来了这么多饿狼。

    这些饿狼提前赶到了这座小镇,而陈廷所做的就是请君入瓮。

    但这么多人藏在这小镇,冉惜玉又怎么可能毫无察觉?

    江流石早就知道了大概有多少人,也早就有了准备。

    现在那组织对自己的重视,似乎还不够,否则的话……

    “否则他们就应该知道,这些乌合之众,在我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影,开车!”

    江流石爆吼一声。

    面对这么多异能者队伍,江流石不仅没有退后防守,相反,他还要主动出击!

    看到巴士骤然冲出,饶是陈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由得心中一惊。

    就是那些异能者队伍都愣了一下。

    不过随即他们就反应过来,这不过只是临死反扑罢了。

    这些异能者队伍根本就没有将这辆巴士车的冲击当做一回事。

    他们这些队伍动辄拥有十几二十支枪支,眨眼间就有上百个枪口对准了巴士车。

    同时还有最前方的十几辆越野车启动,像是狼群一样朝着巴士车扑了过去。

    “是斑鬣小队!”

    斑鬣小队最先赶到,而且第一个悍然出击,其实力在这群异能者队伍中,也是一等一的。

    鬣狗的名声非常差,其他的掠食者抓到猎物后,都会先咬断猎物的喉管再进食,但鬣狗会活吃猎物,连皮带肉,就连骨头都会吃得干干净净。

    而斑鬣是鬣狗科中体型最大,捕食性最强的一种,以斑鬣为名,可见这支小队的凶残。

    这十几辆车,前面都挂着一面满是尖刺的钢网,他们狩猎过不知道多少异能者队伍了,每次都是将对方拦截下来,然后全部残杀干净。

    看到巴士呼啸着冲来,斑鬣小队则十分冷静。他们在即将和巴士相撞前忽然分开,然后从不同的方向冲向了巴士车。

    嗖!嗖!

    十几声尖锐的破空声忽然响起,从这十几辆车上,同时射出了铁链,顶端则是一个尖锥。

    “这是斑鬣小队一贯的围猎方法,用这种方法,不管是幸存者的车辆还是变异兽都要饮恨?!庇辛私獾娜四柯都傻档?。

    一旦被尖锥穿透车体,来自不同方向的铁链都会牢牢锁住这辆车,让这辆车的行动受限。

    而机动性消失,在这群斑鬣狗面前,就只能等待凄惨的死亡了。

    这辆巴士虽然体积较大,但是也扛不住这样的攻击。

    斑鬣小队的队长已经露出了笑容,她是一名中年美妇,穿着打扮十分大胆。不过没有人会因为她的性别和容貌而轻视她,她在杀人方面,十分不择手段。

    “想不到这个石影小队的队长长得还挺不错,小鲜肉,我喜欢,可惜是悬赏,不然的话,我倒是会考虑把他抓起来好好陪我玩。不过看他不像是异能者,估计也经不住多久的折腾,就会变成皮包骨了吧?”这名斑鬣队长舔了舔嘴唇,妖媚地笑道。

    她的话让周围的异能者听得都是一阵恶寒,如果不是斑鬣队长在这方面太过恶名昭彰,倒是有不少人不介意和这风韵犹存的美熟妇玩玩。

    但是被斑鬣队长活活玩到死的男人,实在是有不少,而且她喜怒无常,上一秒可能还在身下承欢,下一秒就突然露出獠牙,将那男人的脑袋直接拧掉了。

    “其实也可以,反正悬赏说生死不论,又没有规定是怎么死的?!卑喵喽映し⒊隽艘徽罂┛┙啃?。

    此时,那些带着铁链的尖锥,已经带着恐怖的力道,和巴士车碰撞到了一起。

    当当当!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斑鬣队长的笑容陡然僵住,眼睛也一下子睁大了。

    “什么?!”

    那些尖锥,竟然一个个被弹飞了!

    而在巴士车的表面,只是留下了一个个坑洞而已,完全没有被洞穿。

    这怎么可能?!

    这些尖锥,都是她请琼海城军方用特殊合金打造,十分坚硬,这巴士车用的是什么铁皮?难道比特殊合金还坚韧?

    那些异能者队伍的人,谈笑声也一下子消失了。

    眼前的这一幕,简直让他们的下巴都惊掉了。

    这防御,恐怖!

    然而这群人在震惊于巴士车的防御力时,江流石却沉下了脸。

    “基地车外壳受损,受损程度5%?!?br />
    星种的提示音,让江流石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愤怒。

    他的基地车升级后,居然受伤了!

    “是我太轻视这群幸存者了,没有想到他们还有这种手段?!苯魇牡?。

    如果是之前的中巴车,可能会因为刚才这突然的袭击,而导致受损比较严重的。

    “你们抓不住我,那就轮到我来抓你们了?!苯魇淅涞厮档?。

    斑鬣小队的铁链失去作用,斑鬣小队队长一时间心中震惊,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贴上去,挂到他车上!”斑鬣小队队长喊道。

    刷刷刷!

    斑鬣小队的车辆上,那些队员一下子又在不同的面挂出了好几张满是尖刺的铁网。

    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的车辆挂在对方的车上,这种方法也是斑鬣小队常用的。

    同时他们还拿出了不少破胎器,准备丢到巴士车的轮胎下面。

    但就在这时,巴士车突然加速了。

    这巴士不是躲避,而是直接朝着其中一辆斑鬣小队的车冲了过去。

    引擎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巴士车仿佛在发出咆哮!

    “小心!”斑鬣小队队长脸色一变。

    那辆越野车也赶紧转向,猛打方向盘。

    然而,已经晚了!

    砰!

    巨大的一声闷响中,那辆越野车被直接撞飞,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然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车体彻底变形,变成了一摊铁饼。

    然后“轰”的一声!

    这“铁饼”爆炸,火光冲起,浓烟滚滚。

    干净利落!

    但是,这对江流石来说,只是开始。

    嗡!

    巴士车再次转向。

    “杀了他!都给我贴上去!”斑鬣小队队长尖声大喊。

    嗡嗡嗡!

    十几辆越野车,都朝着巴士车紧紧地贴了过去。

    然而这巴士车的动能何其恐怖,转向又无比灵活!

    在影的驾驶下,巴士车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却极度灵巧。

    在场的异能者小队,都感觉自己在目睹一场极为紧张的飞车追逐,而且范围更小,更加刺激!

    一些人甚至觉得自己光是看着,都觉得头晕脑胀,像是要呕吐了一样。

    砰砰砰!

    巴士车不断的撞击,而那些贴在巴士车上的越野车,也在巴士车的疯狂转向中被猛地甩开!

    他们本就很难破开巴士车的防御,挂在巴士车上,即便勉强挂着了,但是巴士车转向的速度太快了!

    那些被甩开的越野车,无法控制方向,甚至有一辆车直接被甩到了饭店的那座小楼内,瞬间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

    巴士车没有用出什么特别的功能,仅仅只是展现出可怕的动能以及影高超的驾驶技巧,就已经让不少人屏住呼吸了。

    这就像是一群鬣狗去撕咬一头巨大的猛兽,而这猛兽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它们的想象,不仅让它们无从下口,而且在奔雷般的反扑当中,随便一爪子,一跺足,就让这些鬣狗被拍死,踩死一样。

    轰轰轰!

    巴士车就这样不断地撞击,眨眼间就已经让斑鬣小队损失了一半!

    这时斑鬣小队队长也意识到了猎物的棘手,她生出了退却之心。她只是来狩猎了,肯定不能拼得这么狠。

    斑鬣小队队长打了个信号,示意所有人暂时后撤。

    “想跑?来了就别走了!”江流石冷笑道。

    影立刻按下了一个按钮,冲撞!

    基地车骤然加速,发出的轰鸣声如地面滚过的一阵闷雷。

    这群鬣狗虽然一哄而散,但又怎能在基地车面前逃脱?

    一辆辆越野车在惊恐中被基地车疯狂追上,然后迎来的就是撞击!

    速度越快,撞得自然就越狠!

    轰!

    一辆越野车直接飞起,将前方的两辆车也跟着砸出,眨眼间撞成了一团。

    斑鬣小队队长回头一看,骇然色变!

    她只是听到一阵撞击声,回头一看,她的队伍,竟然只剩下她这一辆车了!

    斑鬣小队队长毛骨悚然,她现在哪里还会去想将江流石吃干抹净的事,只希望能赶紧逃回到人群里。

    “我说了要杀你,你还想逃?!”

    再次冲撞!

    基地车发出恐怖的咆哮,直扑向了斑鬣小队队长的车辆。

    “不要??!我投降!我投降!”

    斑鬣小队队长只感觉魂飞魄散,这巴士的速度,真的太可怕了!

    她高声尖叫,只希望能打动江流石,哪怕只是让他犹豫丝毫也好!

    然而,江流石目光冰冷。

    “不好意思,你让我有点恶心?!?br />
    嗡——!

    轰鸣的引擎声中,基地车追上了这辆越野车,然后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嘭!

    在这撞击声中,斑鬣小队队长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随后,被高高撞飞的越野车重重落地,然后在爆炸声中化为了一团巨大的火光。

    斑鬣小队,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