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海城。

    末世初期,各大城市撤退,但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能带着幸存者顺利地到达末世前建立好的那些安全区。

    琼海城就是由这样一支未能和大部队汇合的军队,以及幸存者建立起来的基地市。

    此时,琼海城的一处酒吧内。

    这酒吧当然比不上末世前的那种氛围,主题就两个词,酒和美女。

    穿着暴露的女服务员端着啤酒穿梭在桌子之间,不时被喝酒的幸存者抓一把屁股,发出一阵娇笑声。

    酒吧的一处卡座内,几名青年男女正坐在这里。

    其中一名戴着金丝眼镜,打扮考究的男青年正端着一杯酒水侃侃而谈:“别看琼海城汇聚了周边十几座城市,几乎整个省份的资源,但是这里的酒水依然还是奢侈品,主要还是运输困难,在路上只要遇到一两只变异兽,一群丧尸,就可能把整车的酒水都报销了?!?br />
    旁边另一名妆容精致,花枝招展的女生立刻笑着说道:“所以托秦少的福,我们才能喝上这些红酒香槟啊。这琼海城的酒水供应,都被你家包了。能来你家的酒吧喝酒,芊芊可是觉得很荣幸呢?!?br />
    说话的女孩叫李芊芊,她看着秦弘方的眼神都快燃出火来了。对她来说,这秦弘方可是一条金大腿,他能在琼海城坐拥一家酒吧,包揽酒水生意,背后还有不小的背景。

    秦弘方微微一笑,不过他并不怎么在意李芊芊,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对面坐着的一个女子。

    “香雪海小姐,不知道你对秦某的招待是不是还满意???你远道而来,我自然应该以酒水来为你洗尘了?!?br />
    秦弘方看着香雪海,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之色。

    香雪??墒悄┦狼暗拇竺餍?,末世后又觉醒了异能,一身气质出众,容貌更是顶尖。她不施粉黛,但却依然眉目如画,双眸如水,肤若凝脂。

    这样的大美女坐在这酒吧里,早就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要不是因为他秦弘方在这里,估计早就有人忍不住上前来了。

    不过就算是秦弘方,也只能欣赏香雪海,而不敢打香雪海的主意。他可是知道,早在香雪海刚来琼海城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位惹不起的人物看中了香雪海。

    香雪海听到秦弘方的话,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这酒很不错,谢谢秦先生?!?br />
    “哈哈,香雪海小姐可不要这么叫我,我会折寿的。不过我看香小姐不怎么喝啊?!鼻睾敕轿实?。

    香雪海绝美的脸上露出淡淡愁容:“秦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安排我见一面军队中的人?我怕我营地中的同伴们,熬不了太久?!?br />
    “不会太久的,你不用担心,这件事,宋凌尘老大一直放在心上呢?!鼻睾敕焦Φ?。

    在琼海城,军中大佬洛家风是绝对权威,而宋凌尘就是洛家风的手下干将之一,在琼海城属于跺跺脚,地面也要震三下的人物。

    这宋凌尘更是秦弘方的靠山,看上香雪海的,也正是他。

    香雪海心中暗自叹息,她原本以为琼海城是军方基地市,特意过来求援的,但是这半个多月下来,她却逐渐发现,这里和她想象中的军方基地十分不同。

    琼海城的原始底子虽然是军队,但是发展到今天,它早就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势力范围了,实际上已经和真正的军区没有了关联。

    在江流石带着石影小队离开后,香雪海在苏北继续发展建设着她的营地。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营地中却突然出现了一种怪病,许多人都被感染。

    在无助中,香雪海只能找寻军方基地市和安全区,希望能获得这方面的救援。

    “对了,我倒是有点好奇,香小姐所说的,当初帮整个苏北解决了水怪,救了所有人的那一位。我记得香小姐你说,他们队伍里有一个女孩是医疗异能者吧?”秦弘方突然问道。

    香雪海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失落地说道:“我们分离以后,就没有任何联系了,我也尝试想要找过他们,但是在周边都没有任何消息。

    “我已经问过宋老大了,苏北流行的那个怪病,就是医疗异能者也没办法的。不过联系不上倒确实有点可惜,这支队伍要是能来琼海城的话,倒是可以进入军队,在宋老大手下发挥一些作用?!鼻睾敕胶芤藕兜厮档?。

    就在这时,酒吧内的幸存者忽然安静了下来,那些女服务员也一个个赶紧站好了。

    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秦弘方一看,就顿时像是屁股着火一样,赶紧跳了起来,笑脸迎上打头的一个男人。

    “宋老大?!鼻睾敕焦Ь吹厮档?。

    宋凌尘五官凌厉,眼神如刀,他看都没看这酒吧里的其他人,大踏步朝着香雪海走了过来。

    “香雪海,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宋凌尘问道。

    香雪海淡淡地对宋凌尘点了点头:“宋上校?!?br />
    宋凌尘皱了皱眉头:“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br />
    “我这几天过得还可以,不过我拜托宋上校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消息?我可以等,但是那上万条性命是等不了的?!毕阊┖K档?。

    她对宋凌尘的态度不卑不亢,带着距离感。

    聪敏如她,自然已经看出宋凌尘对她的想法,不过……

    “我已经将初吻交给了那个人,不会再接受其他人了?!毕阊┖P牡?。

    在这个世道,初吻固然已经不算什么,但对香雪海来说,却意味着她的第一次动心。在这冷漠残酷的末世中,香雪海很想小心呵护住她的这一份感情,将这藏匿在她心底,成为一份温暖。

    因为,她以后几乎都不会再见到江流石了。

    “等我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我专门过来见你,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声,我要离开一下,长则三四天,短则一两天?!彼瘟璩舅档?。

    秦弘方在旁边问道:“宋老大亲自出马?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之前的悬赏有消息了?!彼瘟璩镜?。

    “悬赏令?就是关于那支队伍的?怎么他们还没有死吗?”秦弘方有些意外。

    “毕竟是末世,对方如果藏起来就没有那么好找了。不过这次不同?!彼瘟璩镜?。

    “有宋老大出马,那支队伍这次肯定是完蛋了。他们也真是倒霉,居然能让我们琼海城发出悬赏令。我记得他们叫什么来来着……石影小队?”李芊芊巧笑倩兮地说道。

    原本没怎么听他们说话的香雪海,突然像是被戳中了一般,陡然惊了一下,连忙问道:“你们说什么?石影小队?他们的队长叫什么?”

    “好像姓江?就算他在悬赏令上,我也记不得这种人的名字?!彼瘟璩镜?,言语之间已经将江流石视为了一个死人。

    “你们为什么要悬赏他?那你现在去……”香雪海一脸焦急。

    “自然是杀他,你等着,我把他们的脑袋摘了,很快就回来?!彼瘟璩镜?。

    直到宋凌尘带着人又离开酒吧,香雪?;故腔肷斫┯驳卣驹谠?。

    “雪海,你这是怎么了?脸色很不好看啊?!崩钴奋泛傻匦ψ盼实?。

    香雪海脸色发白,哪有精神搭理李芊芊。

    她脑海震动,满脑子都是刚才宋凌尘等人所说的话。

    江流石上了悬赏令,他们现在就要去狙杀江流石还有他的队伍了!

    香雪海怎么都没有想到,她此生还有机会听到江流石的消息,但是这份消息,却又是通过这种方式听到的!

    “香小姐难道是在担心宋老大?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今天这个消息出了这个酒吧,很快就会传遍,不知道有多少队伍会马上出发,这就像是发现了一只肉超多的变异兽,人人都将他们当做了猎物,这就是一场围猎……”秦弘方微笑着说道。

    而听着秦弘方的话,香雪海更是心底一片冰凉,她美眸看向酒吧内的这些幸存者,果然有不少人已经紧跟着宋凌尘离开了酒吧。

    这么多人,更不用提宋凌尘带领的军队,还有他本身具备的强大实力……

    秦弘方没有夸大其词,这就是一场针对江流石他们的围猎。

    “香小姐,你说……哎,香小姐,你去哪里?”

    香雪海如一阵轻风一般,一眨眼就已经冲出了酒吧。

    得知江流石正处于极度危险当中,她又怎么能在这里安心地等待?

    香雪海从苏北带来了一支队伍,除了在路上牺牲的一些,现在还剩下不到二十人。

    原本香雪海是一路赶回住处的,但是走进屋内时,她又有些犹豫了。

    这一去肯定是极为危险的事情,她当然毫不犹豫地愿意为了江流石赴险,但是这些队员们,却是没有必要……

    不过香雪海一进门,她一名很亲近的小姐妹就已经看出了她神色不对:“香姐,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有人欺负你了?”

    “不是……”香雪海迟疑着,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她现在太担忧了,心脏始终提在嗓子眼,不跟人倾诉下,她还没等去找到江流石,就已经担心死了。

    香雪海说完之后,看着这些队员们:“我一定要去帮他,但是你们不用跟我一起冒险?!?br />
    “原来是江流石队长……”

    “没有他们,我们早就被水怪弄死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要去要去,当然要去!”

    “就怕帮不上什么忙,不过就算是一点微弱之力,也比没有强啊?!?br />
    这些队员们的反应,却完全超出了香雪海的预料。

    “你们……”香雪海心中感动,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她也才忽然意识到,江流石不仅是她心中的英雄,也是苏北这些人们的英雄。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香雪海的心中,充满了满足和欣喜。

    她再无其他顾虑:“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宋凌尘,还有那些队伍,他们马上都要出发了。

    如果错过,那完全不知道江流石踪迹的香雪海,就不知所措了。

    在琼海城的北部大门,一支车队已经在这里集结完毕。

    浩浩荡荡几十辆车,包括坦克、军用越野,装甲战车。

    那些士兵们,则扛着机关枪,狙击枪,肩抗火箭筒等。

    还有装甲战车,以及坦克上那黑洞洞的炮口,都无声地散发着一股震慑的气息。

    不少路过的幸存者队伍都在疑惑,这么大的阵仗,是准备去做什么?

    哪怕是大型狩猎,琼海城军队也很少出动这么多武器装备的。

    “领头的人还是宋凌尘?!?br />
    “听说宋凌尘早就已经是二级异能者,而且在二级异能者中都是强者?!?br />
    “不知道是出什么事了?!?br />
    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这时有消息灵通者,已经得到了从酒吧传出的消息。

    “知道那个悬赏令吧?就是那支队伍有消息了?!?br />
    “是那个石影小队?”

    “我知道,开中巴车那个。不过也不用这么大架势吧?”

    “他们惨了?!?br />
    不少人都摇头叹息,幸灾乐祸。

    他们都认为这结果是毫无悬念了。

    这么多武器装备,就是由好几只二级变异丧尸带领的尸群,都能被摧毁,何况只是一只幸存者小队呢。

    宋凌尘根本无视了这些围观者的视线,他坐上了一辆装甲战车,冷冽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队伍,瞬间压住了这四周的一切声响。

    “准备出发!”

    轰!

    这么大一支车队,同时整齐划一地启动车辆,发出的动静简直让人有种震撼的感觉。

    而这时,有几辆车一路风驰电掣地从琼海城内赶了出来。

    “宋上校,等一等!”

    香雪海坐在其中一辆越野车中,还没等赶到,声音就已经顺着一股疾风传到了宋凌尘的耳边。

    “香雪海?你来干什么?”宋凌尘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之前香雪海一直对他很冷淡,虽然对此他并不介意。一个各方面都是极品的女人,傲气是正常的,只要这股傲气最终会被他征服就行。

    但是看到香雪海匆匆赶来,宋凌尘还是十分意动。难道这女人终究是被他打动了?不过要说送行,也不至于把手下的人都带来……

    因此宋凌尘看向香雪海的眼神,有些疑惑。

    香雪海平复了一下心情,表情平静地说道:“我也想参与这次行动,不知道可不可以和宋上校一起?如果不可以的话,那我也能自行前往?!?br />
    宋凌尘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丝沉默之色。

    如果是正规军队,他自然不能轻易做出这种决定。

    “既然你想去,那就一起吧?!彼瘟璩镜?。

    难得香雪海主动提出要和他一起行动,正好也有一段相处的时间。

    宋凌尘思索了一下,便同意了。

    香雪海眼底顿时闪过一丝欣喜之色。

    在所有去猎杀江流石的人中,宋凌尘的队伍威胁最大,她跟着宋凌尘,才能更好地帮助到江流石。

    不过这一丝喜色落在宋凌尘眼中就不同了,他冷峻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看向香雪海的眼神,也更加炽热了。

    他尤其欣赏一个女人的笑容,认为笑起来好看的女人才是真的漂亮,而香雪海的笑容,哪怕只是一丝淡淡的笑容,也能令百花失色,无比惊艳。

    很快,宋凌尘便命令车队出发了,香雪海的队伍也加入了这车队当中。

    而在这支军队出发后,又连续有七八支幸存者队伍出发。这些队伍在琼海城都是实力顶尖的那种,认为自己有可能分一杯羹的……

    ……

    此时,路边饭店。

    晚饭已经吃完了,谢莎莎心满意足地坐在那里,突然间她发现有一个同样小肚子圆鼓鼓的小东西,也正幸福地趴在她不远处。

    “??!”谢莎莎吓了一跳。

    如果是末世前看到这么毛茸茸的一团,谢莎莎早就忍不住扑上去了,但是在末世后,她已经养成了只要看到其他生物就吓得半死的习惯。

    “不用怕,这是落落?!苯魇吖?,一把将落落提了起来。

    吃饱喝足的落落完全不介意江流石提着自己的耳朵,它小爪子垂着,尾巴不停地晃来晃去,眯着眼睛一副慵懒的样子。他

    “它……它不吃人吗?”谢莎莎问道。

    江流石想了想,说道:“应该不吧?!?br />
    变异兽肉的能量可比人高多了。

    当然落落毕竟是变异兽,从理论上讲,吃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样啊,它好可爱哦!”谢莎莎眼睛一亮,直接忽略了“应该”二字。

    “对了江流石?!毙簧鋈挥行┖ε碌乜戳私魇谎?,小声地说道,“之前我在车里打瞌睡的时候,被晃醒了一下,正好听见陈廷他们在说,不会放过你的。不过他们很小心,可能发现我醒了,立刻就不说了……总之你要小心一点?!?br />
    “这个你不用担心?!苯魇⑿ψ潘档?。

    这时,他脑海中传来了冉惜玉的声音:“江哥,陈廷的那个手下应该是做了什么手脚了,陈廷虽然意志力强大,不过我也能感应到他有杀机。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里距离琼海城已经不远了……”江流石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可能是搬来了什么救兵吧?!?br />
    对陈廷,江流石本来就没有信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