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陈廷所说,琼海城距离湾头镇有三百多公里远。按照他们现在的速度,几天后就能到达。

    其实如果只有基地车的话,这点距离今天就到了。不过反正江流石也不怎么赶时间,和几个女孩待在一起,他也不会觉得无聊。

    基地车内现在的设施更豪华了,连小型的家庭影院都有。这可是乐坏了江竹影,她窝在沙发里,手里抱着可乐和薯片,大屏幕上则放映着她喜欢的电影。

    看到这一幕,桃子和蔚菲菲也不由得感慨这辆车上的奢华享受,内部简直就是移动的总统套房了。

    她们在车上这段时间,已经因为这车上的种种被震惊了无数回了,但是每次看到新东西,还是无法克制住惊讶的表情。

    要知道,在末世里赶路,一般的幸存者别说是这种种享受了,就是一个躺平了睡觉的地方都未必能找到。

    比如另外两辆车上的陈廷等人。

    江流石等人在车上吃热饭,吃大餐的时候,他们在下面啃干粮。

    江流石他们在车上泡热水澡的时候,陈廷等人也只是在路边的阴沟里捧把水起来洗脸。

    对比太强烈了。

    赶了一天路下来,路上风大尘大,陈廷一行人已经有些灰头土脸了。

    但是当陈廷在一处路边饭店的门口停下之后,看到从基地车内下来的江流石等人,却还是神清气爽,一副无比整洁轻松的样子。

    陈廷不由得有些郁闷,他身为钢铁营地老大,本来待遇也不错,但是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江流石一副来旅游的样子比起来,他就差远了。

    这时,零也跟着江流石从车里下来了。

    然后江竹影也下来了。

    接着是李雨欣,冉惜玉。

    再紧接着,桃子和蔚菲菲,也都跟着下了车。

    就连影也暂时离开了驾驶座,来到了外面。

    在车上呆了一天,她们也想下来透透气。

    “……”

    陈廷看傻了。

    陈廷的那些手下,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从零下车开始,他们就像是看到了一辆满载着顶级美女的香车来到了现场,然后从车里下来了一个又一个的佳丽。

    这种场景如果是出现在末世前的某个上流社会宴会中,他们觉得正常,但是这却偏偏出现在这样荒凉的末世中。

    陈廷虽然标榜琼海城是销金窟,收罗了许多美女,但是那些女人和眼前这些女孩比起来,却又差了许多了。

    而且这种或高傲或清纯的气质,还有更多加成。

    陈廷以前是一个大公司的小管理,也见识过一些白富美。

    但就是他认识的那些白富美,都完全没有办法跟冉惜玉相比。

    而李雨欣来自书香门第,气质高雅,江竹影青春俏皮,都是各有千秋。

    “我就说我提到琼海城那些妙处的时候,他那么淡定,原来他这车上就装了这么多美女!”

    太特么会享受了。

    别说陈廷那些手下眼红了,就是陈廷自己都觉得无比嫉妒。

    他们在苦哈哈地带路,结果江流石在车内左拥右抱,美女环绕。

    “江队长,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歇息一晚?”陈廷眼角抽了一抽,问道。

    江流石看了一眼这一排饭店,以及一家洗车店,这里就是末世前的那种汽车饭店,专门给过路司机服务的。

    不过这饭店……

    “这里倒是挺干净啊?!苯魇?。

    不光没有任何尸体,就是饭店内都显得很整齐。

    这可不像是随便路过的一处地方。

    陈廷神色不变地说道:“江队长满意就好,这里其实是我们常用的一处据点,营地的人有时候外出狩猎,或者是我们前去琼海城交易的时候,如果有需要,我们就会在这里歇息?!?br />
    “这里前后只有几个小村子,而且那些丧尸末世后都跑完了,基本没什么危险。挺清净的?!?br />
    陈廷说完看着江流石,而江流石却只是点了点头,他也无法从江流石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那就在这里住吧?!苯魇?。

    “那我现在就让人去把床铺收拾出来,我当初专门找了两床高级床垫过来,睡着还不错……”

    江流石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车上有睡的地方?!?br />
    陈廷的眼角再次狠狠地抽动了两下。

    尼玛的,居然还是房车!

    这不是左拥右抱,而是大被同眠??!

    可恨,真的太可恨了!

    陈廷的那些手下,也一个个在心中捶胸顿足。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这时,谢莎莎兴奋地跑到了江流石面前。

    “江流石!”

    她一天都没有见过江流石,只能看着那辆巴士。

    而在钢铁营地的车上,她又没有人可以说话,一天下来都要闷死了。

    现在看到江流石终于下车了,谢莎莎别提多高兴了。

    “你们要休息吗?要不要烧水?我可以帮你们?!毙簧惹榈匚实?。

    “不用了?!苯魇档?。

    谢莎莎顿时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

    江流石的眼角余光正好瞥见了江竹影,她正在对着自己摇头叹气,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

    “……”江流石无奈地看了谢莎莎一眼,这谢莎莎捏着自己的衣角,看着她自己的脚尖,手上还捏着一小块肉干。

    她不是异能者,给她的肉干肯定只有这么点了。她显然是不舍得一口气都吃掉,只咬了很小的一口。

    看到谢莎莎站在自己跟前不走,江流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忽然他看见陈廷正坐到手下给他搬来的椅子上,顿时有了想法。

    “陈廷,你去打一头变异兽来,做烧烤?!苯魇档?。

    陈廷才刚坐下,陡然听江流石这么一说,顿时又有了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他的怒火差点又无法控制了。

    不过一想到路已经带到一半了……

    我忍。陈廷心道。

    “江队长好提议,正好我们今天吃肉干也腻了,改善改善伙食?!背峦⒁涣潮忝刂?。

    为了强行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陈廷感觉是自己脸上挨了一巴掌,还不得不鼓掌叫好。

    说完之后,陈廷整个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瞪了一旁的手下一眼:“还不快去!”

    很快,变异兽就打回来了。

    陈廷让手下生了一堆火,就着饭店里的一些调料,将变异兽肉烤得飘香四溢。

    “老大?!笔窒鹿呃冉詈玫娜飧峦⒎钌狭?。

    陈廷看着这块最鲜嫩的肉,黑着脸一挥手:“给姓江的送去?!?br />
    已经被江流石拿捏住了,索性示弱一点,还可以减轻江流石的警惕性。

    很快,这盘肉就被送到了江流石跟前。

    送肉的小弟带着陈廷的吩咐,毕恭毕敬地捧着盘子站在江流石面前。

    谢莎莎在一旁小口地啃着肉干,眼巴巴地望着这变异兽肉。

    不过一看到江流石看向了她,她就赶紧将目光移开了。

    “你拿去吃吧?!苯魇档?。

    谢莎莎愣了一下,那小弟也愣了。

    但是江流石已经开口了,这小弟只能恭敬地将盘子又送到了谢莎莎跟前。

    “谢小姐,请用?!?br />
    谢莎莎有些手足无措,她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

    她可是知道,这第一盘肉都是最好的部分,这都是给老大的。

    陈廷可是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她的人物,她现在居然可以过得比陈廷还好?

    换做是以前,谢莎莎怎么都没有这个胆子这么做。但是看到江流石就在面前,谢莎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伸手就把这盘肉接了过来。

    “谢谢你,江流石?!毙簧鹛鸬厮档?。

    她将盘子放在膝盖上,闻着扑鼻的肉香,看着盘子里这些被烤得金黄流油,鲜嫩无比的变异兽肉,简直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

    谢莎莎小心地夹了一块放到嘴里,顿时被这香气陶醉得双眼弯成了月牙,满脸醉人的神色:“啊,太好吃了!”

    江流石看着谢莎莎的反应,也有些忍不住好笑。

    至于吗?

    这反应,简直是个小吃货。

    本来他也只是感觉谢莎莎很乖巧,所以随手照顾她一下,没想到现在发现她也有很可爱的一面。

    不过同样看着这一幕的陈廷,却是再次气得心中吐血。

    这肉如果给江流石吃也就罢了,但是没想到却被江流石随手给了他们营地一个普通的女孩!

    这岂不是说,他陈廷连谢莎莎都不如?

    “你过来?!背峦⒑鋈唤幻仔沤械搅烁?。

    他对这名亲信说了两句话,这亲信随后点了点头,然后朝巴士的方向看了一眼,装作要去撒尿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朝着饭店的后面走了过去。

    陈廷知道自己在被监视,不过人在吃饭的时候最放松,加上暂时走开的又只是他的一个手下,江流石等人估计根本不会注意到。

    “你现在先嚣张着吧,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陈廷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他好歹也是一方土皇帝,又怎会真的甘心任由江流石拿捏。

    很快,那名亲信就一边提裤子一边回来了。

    他吹着口哨,却偷偷对陈廷打了个“一切搞定”的手势。

    陈廷心中大定。

    “江流石啊江流石,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要给你一个惊喜啊?!背峦⒖醋沤魇纳碛?,嘴角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