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别雪这么做可不是因为盲目自信。

    巴士在厂区内的速度并不快,而陈别雪选择的又是巴士转弯的时候。

    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凭一己之力,将巴士给挡下来。

    轰!

    陈别雪的双手像是钢铁铸就的两扇门板一般,和巴士车的前脸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恐怖的撞击中,陈别雪连退五步!

    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了深达一尺的脚印。

    谢锋,王老三,还有阿东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而这时,巴士车的轮胎和地面传来刺耳的摩擦声,它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

    “成了!”王老三等人都是心中一定。

    阿东更是忍不住兴奋地喊道:“太好了!”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看江流石等人被虐杀时的惨状了!

    陈别雪站在那里,全身上下肌肉多处撕裂,嘴角溢出鲜血,但是他抬头看着挡风玻璃后,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牙齿染血,双目阴冷,他的笑容看上去十分狰狞。

    谢莎莎则宛如浑身失去了力气,她摇摇晃晃地转过身去,打算躲回自己的房间里,她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开门下车,我还能让你们死得轻松一点?!背卤鹧┌寥欢?,淡然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发现,在他前方,巴士车的前脸上,有一根金属管不知什么时候伸出,此时正对着他。

    “这是什么?”

    没等陈别雪反应过来,一股强烈的死亡?;?,已经将他笼罩。

    “不好!”

    嘭!

    狂猛的爆炸声响起,震耳欲聋!

    一股恐怖的气流喷薄而出,直接引发了音爆,巨大的能量轰然爆发。

    这股气流的速度远远超过音速,陈别雪又怎么来得及反应?

    他首当其冲!

    这股可怕的高压气流,直接冲脸撞在了他的身上。

    陈别雪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这股气流撞成了一团血雾!

    而后,这股气流继续向后喷出,一路横扫!

    卡车被撞开,路上的障碍物通通被撞飞。

    这股气流直接冲向了厂房的大门,在一声轰然巨响中,厂房的钢铁大门被撞得向后倒飞而出,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噼里啪啦!

    门后的设施,更是在这气流的轰击中,变成了一片狼藉。

    眨眼间,巴士车前方几十米的范围内,就变得像是被龙卷风袭击过了一样。

    而目睹这一幕的阿东等人,他们感觉自己的脑子也被龙卷风肆虐过了。

    阿东只记得上一秒刚听见陈别雪说让江流石等人开门下车,下一秒陈别雪就不见了。

    不,也不能说不见了……

    那地上的一滩血雾,就是刚刚还自信满满的陈别雪。

    而谢锋和王老三也瞬间沉默。

    巴士车一击轰碎了陈别雪,还轰开了厂房的大门。

    谢莎莎听到动静后震惊地转过头来,随即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这……”

    江流石他们,实在是给了她太多意外了!

    巴士车再度发出轰鸣,直接朝着厂房撞击而去。

    砰砰砰!

    “基地车外壳未受损?!?br />
    “基地车情况一切良好?!?br />
    “基地车挡风玻璃未受损?!?br />
    “开启冲撞功能?!?br />
    砰!

    一面墙壁直接被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然后猛地倒飞了出去,轰然倒地,发出巨大声响。

    江流石在车内听着星种不断报出的数据,心情极好。

    基地车进化后,这防御力也有了本质的提升。

    现在一般的撞击,子弹,都无法对基地车造成实际伤害了。

    至于基地车的撞击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现在就算不用其他功能,光是靠野蛮的冲撞,就已经杀伤力巨大了。

    更不用说还没有使用出撞角,燃油喷射器等功能。

    现在的基地车,才真的让江流石有了一种在驾驶一座战争堡垒的感觉。

    而阿东等人则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辆巴士车,瞬间将厂房就拆了一半!

    那厂房好歹也是用钢板反复加固过的,就是变异兽来了都不怕,但是在这辆巴士面前,却跟纸糊的一样!

    再这样撞下去,怕是整个厂房都要被这辆车给夷平了!

    阿东现在内心充满了后悔,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抠出来。要不是他认出了“石影”两个字,又怎么会有现在的事情?

    实际上,阿东已经开始双腿颤抖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厂房内传来:“朋友,过分了吧?”

    紧接着,一个身影像是猛虎一样从厂房深处狂奔而出,然后停在了距离巴士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江流石示意影停下了车,他自己则来到了作战室内。

    “想不到你还会出来啊?!苯魇?。

    什么谢锋,陈别雪之流,江流石根本没放在眼中。

    冉惜玉所感应到的钢铁营地实力最强之人,也就是眼前这个人,才让江流石有些重视。但也只是有些而已。

    这人看着其貌不扬,但气息绵长,一呼一吸都如同猛虎咆哮,站在那里浑身紧绷,似盯紧猎物,随时可以扑出一般。

    他正是钢铁营地真正的老大。

    “陈哥?!?br />
    “陈老大?!?br />
    谢锋和王老三都喊道。

    陈廷瞪了他们二人一眼:“闭嘴!”

    他随即看向了江流石:“朋友,你已经杀了陈别雪,毁了我半个营地,怒火也该平息了,就算我们扯平了吧?!?br />
    陈廷的眼底带着一丝忌惮,在巴士车轰出那一炮,杀掉陈别雪之前,他也和陈别雪等人一样,并没有将石影小队当做一个棘手的敌人看待。

    但是现在,他却从石影小队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哦?”江流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早就知道外面在战斗,却不露面,无非是觉得陈别雪等人就足够搞定他石影小队了。

    现在看到情况不妙,才出来当好人,江流石又怎么会鸟他?

    “扯平?可以,那个光头,还有那个拿斧头的,哦对了,还有阿东……他们三个,都要死?!苯魇档?。

    谢锋和王老三一听,差点吐血,他们两个堂堂的二级异能者,连个名字都没有,还不如手下的小弟。

    而阿东更是吐血三升,他可不想被江流石记住名字??!

    他现在只能哀求地看着陈廷,希望自己老大能保住自己。

    陈廷脸色沉了一下,说道:“朋友,你没有丝毫损失,而我已经损失了一员大将,还有半个营地,你还要杀三个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江流石冷笑一声。

    他手中骤然多出了一把狙击枪,枪口瞬间瞄准了阿东三人。

    “你敢!”陈廷骇然色变。

    而这时,江流石已经开枪了!

    在被枪口瞄准的瞬间,阿东已经浑身汗毛倒立,冷汗直流。

    他刚刚张开嘴巴,正要喊出什么,江流石已经扣下了扳机。

    砰!

    枪响未至,子弹就已经到了。

    阿东先是感觉身体一凉,然后眼前便一阵天旋地转。

    “??!??!”剧痛瞬间笼罩了阿东,他挣扎着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我的腿……我的腿!”

    双腿完全被打成了肉沫,这种非人的痛苦让阿东简直恨不得一枪崩了自己。

    在鲜血狂流当中,他很快就会失禁休克而死!

    江流石没有一枪了结他,但是却比直接杀了他更可怕!

    而这时,谢锋和王老三都果断往不同的方向扑出。

    逃!

    在江流石的枪口转向这边时,他们也感觉到了强烈的生死?;?。

    但是在谢锋身旁,一道影子却悄无声息地出现。

    零冷冷的声音传来:“你跟我还没打完呢?!?br />
    嗖!

    一道比之前快得多的冷光,如划破了空间一般,瞬间划向了谢锋的双眼。

    隐匿在黑暗中的黑猫,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要见血的。

    “??!”谢锋只感觉双眼一痛,视野瞬间被一片鲜血占据。

    他胡乱地挥出了几拳,同时艰难地睁开双眼,在鲜血模糊中隐约地看到了一道少女身影站在自己眼前,漂亮的双眸正冷冷地看着他。

    “去死吧?!绷闶制鸬堵?。

    谢锋脖颈处喷出大量鲜血,浑身抽搐着,慢慢在零面前倒下了。

    而这时,江流石的枪口则对准了王老三。

    脑域异能开启,王老三狂奔的速度在江流石眼中瞬间放缓。

    他的双目锁定了王老三,手指扣在扳机之上。

    王老三疯狂地逃跑着,不顾之前的伤口又全部重新撕裂,他能感觉到,死亡的阴影,简直是如影随形地笼罩着他。

    “草草草!”

    王老三的心中,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终于,他看到前方出现了一辆倒在那里的卡车,只要能够躲到卡车后面,应该就暂时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时!

    砰!

    王老三已经听不见这声枪响了,他如愿以偿地倒在了卡车后,但却是被子弹击飞进去的。

    恐怖的狙击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背心,将他的内脏全部搅碎,瞬间得不能再死。

    王老三的双眼依然瞪得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心。

    这一枪打出后,江流石感觉到双目似有些疲惫,脑袋也有些沉。

    要瞄准高速移动中的目标,需要极其强大的脑域异能支撑,消耗自然很大。

    江流石眼中闪过了一丝沉思之色,队员们都在提升,看来他也需要了,否则倒有些跟不上了。

    当然,对付王老三这种人还是足够的。

    这时,陈廷站在原地,脸色已经难看至极!

    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在这辆巴士车前,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他能感觉到,只要他一动,这辆车就会动起来。

    但是江流石不顾他的一番好话,在他面前像是杀鸡屠狗一般,悍然杀了谢锋三人,就像是狠狠地在他脸上连扇了三个响亮的耳光。

    而这时,江流石也淡淡地看向了他。

    如果陈廷想打,他不介意再多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