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阿东带着谢锋一行人从厂房出来时,一眼看见那巴士还在那儿优哉游哉地等着呢。

    “老谢,情报上说的,不是一辆中巴车吗?那悬赏令里,可是说明了,如果将中巴车保留下来,他们会出高价购买?!?br />
    王老三皱眉问道。

    王老三瘦瘦小小,乍一看不起眼,但背后的板斧几乎都快跟他整个人一样高了,走起路来势大力沉,几乎一步一个脚印,让旁边跟着的手下都有种心脏跟着抖三抖的感觉。

    他们可是亲眼见过,王老三一板斧下去,直接将变异兽坚硬的脑袋都砸得稀巴烂。

    “王老三,你不用管这个。巴士又怎么了,还比那中巴车大上不少?!毙环婧俸傩Φ?。

    王老三看向了另一名男子:“别雪哥,你怎么说?”

    陈别雪是一个身材瘦削,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手上挂着一串黄花梨手串,浑身上下不带半点杀伐气息。

    但认识陈别雪的人都知道,他的外表和性格完全不相符。如果因为他的外貌,就认为他是一个好说话的人,那就离死不远了。

    谢锋也闭上了嘴巴,他和王老三虽然都是钢铁营地的老大,但是有陈别雪在的时候,他们都要听陈别雪的指示。实力为尊。

    “先把他们拿下,问清楚中巴车的下落,再杀掉喂丧尸吧?!背卤鹧┑厮档?。

    他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是真的养了几只丧尸,据说都是他的仇人,在他有了能力后,被他抓到转变成了丧尸,当宠物一样养了起来。

    其中甚至还有曾经拒绝过他的女人。

    “行,一会儿别雪哥你不用出手,等老三去把上面的人都拖下来?!蓖趵先蛄颂蛏嗤?,露出了一丝嗜血的笑容。

    阿东在一旁跟着,心里也有些兴奋。

    零那样的美女,自然是免不了被蹂躏至死的命运了,不过阿东作为“功臣”,当然是有机会分一杯羹的。一想到这里,阿东就觉得迫不及待了。

    “还有江流石,我一会儿一定亲自将你踩在脚下,看着你求饶?!卑⒍胱?,眼中闪过了一丝快意。

    “江队长,我把我们老大请来了?!卑⒍簧狭艘桓比惹榈男α?,笑眯眯地说道。

    王老三站在阿东身后,虎视眈眈,只等江流石一露面,他就立刻发出雷霆一击。

    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江流石在里面淡淡地瞥了一眼:“你们的速度可真够慢的?!?br />
    “我听说你想问个问题,要问什么?”王老三笑着问道。

    “我想知道,琼海城在什么位置?!苯魇档?。

    “琼海城?那不是一个基地市吗。怎么,你想去琼海城?说来也是巧了,你不说,我也正想请你去琼海城走一遭呢?!蓖趵先艘幌?,随后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哦,是吗?那可真是巧啊?!苯魇?。

    这时阿东说道:“江队长,我们老大都来了,你也下车说话吧?!?br />
    江流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很想我下车?”

    阿东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去了一趟厂房,就带了这么多人来,是人都看出不对劲了。

    不过就算江流石发现了不对劲也没用,工厂的大门都已经关闭了,周围全都是他们的人,江流石是插翅难逃。

    “那行,我下车?!苯魇鋈凰档?。

    阿东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就有些想笑。

    这江流石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说,他以为现在服软,就能有什么用了?

    被人发悬赏令,阿东还以为江流石有什么特殊之处,结果却令他有些哑然失笑了。

    谢莎莎也跟了过来,闻言心中大急,连忙偷偷地给江流石使眼色。结果江流石却像是没看见一样。

    这时,谢锋冷冷地瞥了谢莎莎一眼,谢莎莎顿时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了。

    “莎莎,这伙人今天必死无疑,你不用再抱有什么幻想了?!卑⒍谝慌缘蜕档?。

    谢莎莎浑身发冷,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如果可能,她还是希望江流石他们能够尝试逃跑。毕竟江流石一行人救了她,她不忍心看到他们落到那样凄惨的下场。

    可惜无论是她,还是他们,都太弱了,根本无力反抗。

    一想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场景,谢莎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

    咔嚓。

    这时,车门已经自动开启,露出了江流石的身影。

    王老三则不动声色地抓住了身后的长斧,笑着走了过去。

    阿东在一旁看着,他已经可以预想到,江流石整个人被砸在地上,像是肉饼一样的情景了。

    而在车门内,江流石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砰砰砰!

    没有人看见江流石的手上是怎么突然多出了两把枪,而这两把枪更是在出现的瞬间,就已经打响了。

    王老三在被枪口瞄准的瞬间,脑海中骤然警钟长鸣,他几乎是本能地往旁边跃去。

    然而江流石的枪口,却早已经封死了他躲闪的角度。

    在江流石的脑域异能中,王老三那迅猛如豹的速度被放慢了无数倍,像是慢动作一样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视野中。

    王老三只感觉腿上,身上,都传来剧痛,当他落地时,身上赫然已经多出了好几个枪眼,血流如注,如果不是异能者的话,他现在就已经倒在地上等死了。

    一个照面,王老三重伤,别说砸死江流石了,连一板斧都没有来得及挥出。

    “你找死!”

    谢锋和陈别雪也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两人瞬间爆发出雷霆万钧之势,朝着江流石扑了过来。

    江流石却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他们,而这时,车门瞬间关闭。

    谢莎莎也震惊地睁开了眼睛,她没想到,江流石居然这么大胆,而且这枪法,也太可怕了。

    双枪齐发,还是射击的不同角度,就是他们营地最强的枪手,也根本做不到。

    王老三的动作,她就是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楚,却被江流石射中了。

    不过谢锋已经出手了,江流石还扛得住吗?谢莎莎心中无比忐忑。

    轰!

    谢锋的一拳狠狠地轰在车门上,然而这车门却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四分五裂,相反,却是纹丝未动!

    “这什么车?”谢锋心中一惊,他的拳头可以打穿钢板,这车的外壳,难道比钢板还要硬?

    轰!

    巴士轰然启动。

    “拦住他?!背卤鹧┲迕妓档?。

    这江流石偷袭了王老三,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但陈别雪又怎会让他如愿。

    周围顿时枪声大作。

    不过这时阿东却看出了一丝不对劲。

    这巴士车并没有马上冲向大门外,而是调转了方向,面向了这周围的钢铁营地成员。

    这种情况下,江流石不赶紧跑,难道还想报复他们?

    即便是阿东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很荒谬。

    但是他又怎么会知道,江流石要做的,可不仅仅是报复。

    “既然你们不喜欢用对话的方法,那我就换个简单直接的办法好了?!苯魇谥骺厥夷?,淡淡道。

    至于简单直接的办法,自然就是把这钢铁营地杀穿,杀到他们听话为止。

    基地车升级之后,还没有真正发挥过它的能力,现在正好有机会试试水。

    如果谢锋和陈别雪知道,他们的钢铁营地被江流石当做了试车的场所,不知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