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东的言语中带着一丝警告:“我虽然在几位老大面前可以说上几句话,不过我们钢铁营地的规矩很严,要是你们不听的话坏了规矩,我也帮不了你们?!?br />
    还没等江流石说话,江竹影就已经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阿东还以为他们的营地有多了不起,但是实际上比这更危险的地方,石影小队都去过不知道多少了,又怎么会将一个什么钢铁营地放在眼中。

    所以对于阿东的警告,江竹影等人根本没有在意。

    阿东也看到了江流石脸上淡然的神情,他心中有些恼怒,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换上了笑容。

    “一会儿我把你们介绍给我的老大,他可能会对外来的幸存者队伍比较有兴趣。你有什么想问的,到时候可以问我老大?!?br />
    “那你们现在跟我一起下车进去吧?!卑⒍档?。

    对此江流石直接一口回绝了:“不用了?!?br />
    他可不是来求见阿东那什么老大的。

    阿东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呵呵一笑:“既然这样,那我就去禀报老大,让老大出来迎接贵客好了?!?br />
    说完,他对自己的手下们使了一个眼色。

    “我跟你一起去?!毙簧壑橐蛔?,带着一丝狡猾的笑容,兴奋地说道。

    “好啊?!卑⒍源艘裁挥芯芫?,便和谢莎莎一起进入了厂房之中。

    “惜玉,你感觉这个阿东怎么样?”阿东走后,江流石忽然问道。

    冉惜玉淡淡地说道:“江哥还需要问我吗?江哥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吧?!?br />
    “嗯,这个阿东不知道有什么鬼心思?!苯魇底?,没有对此太在意。

    管他有什么心思,江流石的目的只是问路。

    如果能好言好语就问到路,那自然没什么问题。

    如果非要用别的方法才能问路,那江流石也不介意麻烦一点。

    这时阿东和谢莎莎已经进入了厂房内。

    厂房内部环境复杂,分割成了许多个区域,在其中一个房间内,一张宽阔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身材十分庞大的彪形大汉、

    这大汉留着光头,头顶全是狰狞的疤痕,身上全是纹身,一双大花臂,加上他不苟言笑的神情,还有胸口挂着用兽牙磨成的项链,很有一股凶悍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阿东径直走到了这位老大的面前,先是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谢哥?!?br />
    谢莎莎到了谢锋面前,也是大气都不敢出,十分乖巧地说喊道:“哥……”

    谢锋“嗯”了一声,抬起眼皮,淡淡地扫了阿东一眼:“还不错,把莎莎安全地带回来了?!?br />
    “这是应该的?!卑⒍档?。

    谢锋鼻腔里应了一声,又瞥了一眼阿东,问道:“还不走?你还有事?”

    阿东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上次我听几位老大说,我们接了一个悬赏令,不知道是不是?”

    他小心地观察着谢锋的神情,按理说老大们说话,他一个手下是不该瞎听的。

    “悬赏令什么的,跟你有什么关系?”果然,谢锋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是少惦记这些事?!?br />
    阿东挤出了一丝笑容:“我哪敢去多想老大们的事情。只不过,我们今天碰到了一群人,我感觉,他们和悬赏令所说的人,好像是同一批人?!?br />
    谢锋这下终于正眼看向了阿东,眼中猛地透出了一丝精光:“你说真的?”

    “他们的车上,就写着石影两个字,石影小队?!卑⒍⒖趟档?。

    谢锋猛地一拍大腿:“好!”

    这时旁边的谢莎莎急了:“阿东你在胡说什么??!哥,就是这支队伍救了我,不然这阿东根本就?;げ涣宋业?。他们怎么可能会是什么悬赏令上的人?!?br />
    “莎莎,你自己说,那位队长叫什么名字?”阿东似笑非笑地问道。

    谢莎莎心中咯噔一下,犹豫道:“这……”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是说出来,可能会对江流石很不利。

    谢锋如鹰鹫般的眼睛紧盯着谢莎莎:“说?!?br />
    对于谢锋这眼神,谢莎莎再熟悉不过了,每次谢锋杀心大大起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眼神。

    谢莎莎顿时打了个寒噤,在谢锋的注视下,她不敢撒谎,硬着头皮说道:“他叫江流石……”

    “江流石?不错,就是他!”谢锋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阿东也跟着露出了笑容,一副尽在掌握中的神情,说道:“谢哥,他们就在我们营地里。我虽然认出了他们,但是不动声色,将他们引来了?!?br />
    谢莎莎难以置信地看着阿东,她完全没想到阿东是这么心思阴沉的人。

    而谢锋则是放声大笑:“这队伍的悬赏令,发到了各个地方,简直就是一块肥肉,人人都想咬一口,本来我们的机会还比较小,没想到我们还上门去找他,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br />
    谢锋确实该笑,这就和天上掉馅饼,突然中了一张彩票没什么区别。

    “好,你做的不错!”谢锋夸奖道。

    阿东脸上闪过一丝狂喜之色,克制着说道:“给谢哥分忧,那是我分内的事?!?br />
    这样一来,谢锋可能就会把谢莎莎赏给他了,今后他就绑上了谢锋这条粗大腿。

    为此,他可要好好感谢一下江流石。

    “哥……”谢莎莎忐忑地问道,“你想把江流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杀了?!毙环娉辽?。

    谢莎莎脸色一白,连忙摆着手说道:“哥,我可以邀请他加入我们营地的,这样他就是我们自己人了,就不用杀他了吧?!?br />
    阿东在一旁冷笑不语。谢莎莎这种花瓶,满脑子都是些天真的思想。这种悬赏令下来,就算是自己人,都有可能被送出去。谢莎莎还是不懂这里的残酷,更不懂谢锋这类人的残忍。

    果然,谢锋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那冰冷的眼神,就已经让谢莎莎浑身一抖,不敢再说话了。

    “他们人呢?”谢锋问道。

    “我请他们进来,结果他们拿着架子不肯下车,要让我把老大请出去见他们?!卑⒍档?。

    谢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既然这样,那正好,我们就出去见见他们好了?!?br />
    阿东顿时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去,叫上王老三和陈别雪?!毙环嫠档?。

    阿东神色一变:“要把这两位也叫上?”

    王老三和陈别雪都是钢铁营地的另外两位老大,其中陈别雪的实力更是排行第二,比谢锋还隐约强出一头。在阿东看来,有谢锋一人足够了,杀鸡焉用牛刀。

    谢锋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根据资料,这石影小队据说还有点实力。速战速决,免得节外生枝?!?br />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过毕竟是在钢铁营地的老巢中,这可是瓮中捉鳖,谢锋也有种已经手到擒来的感觉,并没有多将江流石一伙人当回事。

    谢莎莎在一旁听着,手脚已经一片冰凉了。

    完了,不光是她哥谢锋,连王老三和陈别雪都出动,尤其是陈别雪,更是个杀人魔王,根本杀人不眨眼的,还特别喜欢折磨对手。

    谢莎莎虽然对实力什么的不了解,但也能感觉到江流石远不如她哥这些人强的。

    江流石他们肯定死定了……

    而在末世中,是没有任何奇迹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