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大区少将韩源被杀,消息传到江宁安全区,军部指挥部上下震动,简直不亚于一场地震。

    不了解情况的,纷纷打听内幕。

    许多人都猜测,是黑洞暴走杀死了韩源。

    又或者是二级变异丧尸,甚至是更强的丧尸出现。

    再不然,那就是变异兽所为。

    但是此时在江宁安全区黄司令的办公桌上,却放着一纸报告。

    击杀韩源者,石影小队,江流石!

    黄司令闭目靠在椅子上,而在他对面,则坐着张老将军,罗委员等人。

    “真是想不到?!闭庵奖ǜ?,罗委员已经反复看了两三遍,但仍然觉得难以置信。

    灭杀黑洞,在坦克连面前悍然斩杀韩源,这任何一件拿出来,都是惊动整个江宁的大事。

    但是这些事,却偏偏都聚焦汇集在了一支小队,一个人的身上。

    这简直是颠覆了军队中大部分人,对于异能者上不得台面的看法。

    “太嚣张,太过分了!华夏大区必然会过问这件事,我建议,我们立刻出兵,将这石影小队,尤其是这个江流石,给抓回来,让他认罪伏法!”一名委员拍着桌子,气愤地说道。

    “认罪?认什么罪?你没看见这报告上还说了,黑洞就是石影小队解决的?!甭尬崩淅渌档?。

    拯救了整个江宁安全区的英雄,你却要将他抓回来认罪,怎么都说不过去。

    更何况……

    “他能在坦克连面前击杀韩源,你准备派什么人去抓他?难道你打算派一支大部队去吗?”罗委员讥讽道。

    如果真派出一支大部队去围捕石影小队,那就真的太难看了,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我听说,研究所有两位教授,和江流石很熟悉……”那名委员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张老将军目中精光一闪,冷冷地盯着他。

    “研究所的教授,你也想动?”张老将军厉声问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可以向他们询问一下情况?!蹦敲焙吡艘簧?,说道。

    张老将军顿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两位教授是我亲自送到研究所的,不允许你打扰,如果你想做,大可以试试?!?br />
    “而且……”张老将军冷笑一声,说道,“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否则你的脑袋,说不定会有风险?!?br />
    那名委员眉头一皱,怒道:“张天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

    张老将军淡淡说出了一个人名:“我威胁你?我可没那个闲工夫?!?br />
    “中海安全区,军事委员会委员,楚重山。他是怎么死的,你也许有所耳闻?”

    这名委员终于骇然色变。

    比起韩源,楚重山才是真正的军中大佬,在末世前就已经是威名赫赫。

    而韩源说到底,不过一个空降的少将,这少将还是在末世后封的,本身是异能者出身,这些人心底并没有对他有多买账。

    楚重山的死亡十分蹊跷,稍微知道点消息的人,都知道楚重山是在中海安全区重重?;ぶ碌淖∷诒簧?,但是杀人者却一直讳莫如深。

    如今听张天宇这么一说,这名委员,以及罗委员等人,都是心头一震。

    原来当初犯下那惊人大案的,也是江流石……

    这下那名委员顿时感觉有些坐蜡了。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因为一支异能者队伍而感到了威胁,但和楚重山比起来,他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委员而已,确实对自身没什么信心。

    楚重山的身亡,让他感觉到唇亡齿寒!

    而且他现在才突然想起来,石影小队可不是什么常规意义上的异能者小队,当时在城墙上,他们也看到了黑洞的爆发和最后的消亡,那是一支异能者小队能够做到的吗?

    “杀过两名将军,这江流石……确实是了不得?!甭尬背辽档?,语气中,也带着一丝忌惮。

    原本他还想将江流石招到麾下,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江流石这人桀骜不驯,十分危险,这样的想法,最好还是不要有。

    不过他们灭杀了黑洞,让江宁安全区减少了付出的代价。这样的队伍,可以合作,但最好还是不要有指挥他们的想法。

    “韩源毕竟不是我江宁安全区的人,而且根据坦克连连长的报告,韩源在行动中有许多不妥的地方……”

    张老将军又接着缓缓说道。

    “而且有人指出,韩源可能对黑洞有更多的了解,但是却没有告诉我们,而是带领着队伍,试图将黑洞活捉,这也对我们江宁安全区的安危,造成了很大的危险因素……”

    这时,黄司令终于睁开了眼睛。

    之前听到种种,他都只是默默沉思。

    “张老将军,你的意思是?”黄司令目光中闪过一丝凝重,问道。

    “这件事,我们如实报告上去,如果要捉拿江流石,让他们自己动手吧?!闭爬辖种盖崆崆米乓巫臃鍪?,缓缓说道。

    黄司令露出沉吟之色,如果江宁安全区就这么放过江流石,上头的怒火肯定会向江宁安全区倾泻。

    但现在各大安全区之间并非铁板一块,现在黑洞虽然死亡,可引来的丧尸群和变异兽群却还是祸患。

    在这个时候腾出手去对付石影小队,性价比太低了。

    最终黄司令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br />
    其他人都是默然,不再说话了。

    在江宁安全区指挥部里,这些叱咤风云,执掌一方的大佬们,第一次对一支幸存者队伍低头。

    而关于江流石所带领的石影小队击杀韩源的消息,则被命令全面封锁,只有一封密报,送到了华夏大区。

    此外还有一份消息,则通过隐秘的途径,传到了各大安全区内。

    “石影小队,江流石?”

    琼海城一位高大身影,手中正拿着一封密信查看着。

    忽然从他的手掌中直接蹿出一团火焰,将这封密信烧得干干净净。

    “黑洞内核被江流石得到了,不过可惜,现在正是发展的关键时刻,我走不开。现在江流石应该也会绕着各大安全区走了?!?br />
    “发布悬赏吧,让外面的幸存者队伍去猎杀他们。也许他们不在意一支两支幸存者队伍,但是这些幸存者队伍,会通过不同的方式不断地骚扰,暗杀他们?!?br />
    “再强的队伍,也经不住这样的轮番轰炸?!?br />
    “除了黑洞内核,那辆中巴车也很不错,让他们将车留下,也算弥补一点点损失?!?br />
    而这样的场景,在不同的安全区中上演着。

    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认为石影小队很快就会灭亡,江流石也会身死,而中巴车则会落入他们手中。

    一封悬赏令,很快就偷偷地传到了许多幸存者队伍的手上。

    “什么人这么倒霉,被人出这样的高价追杀?”

    得到悬赏令的幸存者队伍心中都在惊奇。

    大量的军火,甚至还有进化结晶。

    就算是得罪了军中大佬,怕是也不值这个价钱。

    而这样的高价,也让许多幸存者队伍都跃跃欲试。

    一些人甚至还有些同情起了这什么石影小队,只要他们露面,就会陷入接连不断的围杀当中,这相当于在末世之中,又坠入了更深一层的地狱。

    对于这些,江流石一行人并不知情。

    江流石此时正站在江宁安全区的一幢建筑物上,望着不远处的研究所,而在他身旁,则站在冉惜玉。

    “两位苏教授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问题?!比较в袼档?。

    他们在这里等待了一整天。

    “看来张老将军会遵守和我的约定,?;ず昧轿唤淌?,这样我就放心了?!苯魇档?。

    虽然两位苏教授的人身安全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江流石并不希望他们受到任何骚扰。如果真有那样的事情发生,那说不得,他要警告一些某些人了。

    “我们走吧?!苯魇遍苎沟土艘坏?,带着冉惜玉下了楼,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一些人群,还有巡逻的军队,都似乎没有看见他们一般。

    以冉惜玉现在的精神异能强度,要想潜入一座安全区并不算什么难事,而街道上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就算江流石和冉惜玉与他们擦身而过,他们都不会注意到有什么异样。

    来到一处城墙下时,江流石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准确的不是东西,而是一只生物。

    毛茸茸,像是小猫一样的一只袖珍生物。

    “落落?!?br />
    江流石将落落往地上一抛,这小东西立刻膨胀了起来,眨眼间就像是一个充气的大气球一样。

    而江流石则一把揽住了冉惜玉的纤腰,往这大气球上一跳。

    砰!

    一声轻响中,江流石已经带着冉惜玉跳到了城墙上,随后那落落也一下子放了气,靠着放气的动力“嗖”一下也跟着来到了城墙上,落在了江流石的肩膀上。

    “算你总算有点用处了,走吧?!苯魇媸执佣道锩隽艘恍】榻峋?,塞给了落落。

    一看到进化结晶,落落红宝石般的双眼立刻放光。

    “吱吱!”

    它一下子跳了起来,随后骤然变成了薄薄的一张,只有尾巴还在上面晃来晃去,耳朵也在晃动,还有两只大眼睛使劲地眨着。

    江流石纵身往下一跃,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落落的尾巴,然后像是降落伞一般,无声无息地就落到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