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等!”

    基地车即将离开人民公园的范围时,蔚菲菲突然扶着桃子冲了出来,她伸出一只纤细的手臂,有些犹豫地向基地车招了招手。

    “应该不可能会停下吧……他也许都不记得我们了?!蔽捣品瓢尊氖直郾┞对诶潇目掌?,显得她的身体更加地单薄了。

    江流石跟她们的交集太少了,而且蔚菲菲也清楚,她们和江流石之间,差距太大。

    但是看到那辆中巴车离开,蔚菲菲感觉现在不去,之后就没有任何机会再见到江流石了。

    所以她还是怀着一丝期冀,伸出了手。

    江流石一眼就看见了蔚菲菲和桃子:“嗯?是她?”

    之前中巴车和坦克连对峙的时候,蔚菲菲就在旁边,江流石自然也注意到了她。

    对于当初无意中救了她们的那件事,江流石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之后她们为他带路,将石影小队带到了合江镇,这件事就已经算了结了。

    刚才蔚菲菲即使袖手旁观,江流石也只会觉得很正常。但是没想到这个女孩还很讲恩情,在那种情况下,依然站到了和他同一战线上。

    看到中巴车毫不减速地冲过来,蔚菲菲的眼神中已经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手臂也慢慢放了下来。

    “也是。我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蔚菲菲嘴角含着苦笑,轻轻摇头,扶着桃子就想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中巴车在蔚菲菲二人身旁骤然停下,从极动到极静,整辆车无比平稳。

    咔哒,车门打开,江流石从里面望了出来。

    看着江流石,蔚菲菲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居然停下了……

    “你们准备回安全区吗?”江流石问道。

    他不知道蔚菲菲和她朋友经历了什么,现在看来之前的队伍已经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蔚菲菲一双大眼睛中闪过一丝迷惘。

    “安全区吗……如果要照顾桃子,的确是回安全区更好,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她治好……”蔚菲菲低垂着头。

    江流石看向蔚菲菲扶着的女孩,这胸前雄伟的女孩这会儿却是面白如纸,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没什么反应。

    “她这是精神力消耗过度了?!比较в袂謇涞纳舸又邪统的诖?。

    冉惜玉走了过来,一双灰色的眼眸内似有星光闪烁,她看着桃子,感应着她的精神力。

    “完全超出了她的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精神力,要承受的痛苦难以想象。她现在的大脑已经受到损伤了?!比较в袂崆狨久?,有些痛惜地说道。

    蔚菲菲一听,眼泪忍不住就滚落了下来。

    “都是为了救我,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蔚菲菲眼中闪过一丝坚决之色:“安全区如果治不了,我就带她去华夏大区治?!?br />
    不过即便如此,蔚菲菲还是感觉到绝望,她根本不知道桃子还能不能治好,就算去了华夏大区,可能也是徒劳。

    “这两天桃子听华夏大区来的那几个人私下聊天,说了一些事,提到过华夏大区有一个很有名的宁医生,专门治疗异能者的伤病,堪称国手?!?br />
    “需要的资源,完成的任务,我都会去做的。我会求她给桃子看病?!?br />
    不过即便如此,蔚菲菲还是感觉到绝望,她根本不知道桃子还能不能治好,就算去了华夏大区,可能也是徒劳。

    而且她只是一名普通幸存者,可能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又何谈请求对方?

    “私下聊天,桃子怎么会知道?”江流石忽然问道。

    “桃子的精神异能更偏向感应方面的,可以直接通过精神力认出一个人,也可以零零碎碎地听见一些话。如果她把精神力完全放开的话,周围人说话的声音都会断断续续传到她耳中。她管这个叫‘心听’?!?br />
    蔚菲菲说道。

    江流石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了那名叫桃子的女孩。

    其实对桃子他的印象还要更薄弱一点,因为这桃子也不怎么爱说话,但是经常带着笑容,一副乐天派的感觉。

    “这个精神异能……如果她说出来的话,在安全区肯定会受到重视。当然也不一定,也有很多人并不喜欢自己周围有个可以随时听到他们对话的人存在……”

    江流石摸了摸下巴。

    其实这个精神异能对于在野外求生的幸存者来说,确实还是比较鸡肋的,丧尸和变异兽又不会语言沟通。

    不过……

    “那桃子对华夏大区的事情,知道得很多吗?”江流石问道。

    那韩源说的话几分真几分假,不过江流石可以肯定自己将会被对方盯上,而他也惦记着对方掌握的恐怖资源。

    无论如何,江流石都需要更多地掌握对方的情况。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心听’,她说这样就感觉生活挺有乐趣的。不过她很少把听到的事情说出来,我也不怎么问?!蔽捣品扑档?。

    江流石点头,如果桃子到处嚷嚷的话,那她早就被防备、甚至是被处理掉了。

    看来桃子这女孩也不傻。

    “我来看看吧?!?br />
    李雨欣也从中巴车内走了出来,她伸出手来,轻柔地放在了桃子的额头上。

    对此,桃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这种状态像是植物人,但是又比植物人好一点,简直如同空洞的人偶一般。

    过了一会儿,李雨欣收回了手,对蔚菲菲说道:“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也许可以治好她。至少,可以一试?!?br />
    蔚菲菲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李雨欣,又看向了江流石。

    她看出,江流石非常信任李雨欣,而李雨欣气质温柔大方,一双眼眸如秋水般,柔柔地看着她。

    要去华夏大区,不知道需要多久,而以桃子的状态,能不能支撑到活着到达华夏大区,还是个问题……

    “可以吗?”蔚菲菲握紧了桃子的手。

    她沉思了一下,然后猛地抬头道:“那就……请你们帮帮我们吧!”

    “好?!崩钣晷赖懔说阃?。

    她没有给精神系异能者治过这种创伤,所以无法确保。

    但是没有一定把握,李雨欣也不会贸然出手。

    这段日子,她经常为冉惜玉缓解,已经积累了许多经验和心得。

    刚才蔚菲菲所说的那名“宁国手”,也让李雨欣心中一动,让她心头一直酝酿的某个念头有些萌芽了,她也正好想要印证一下。

    李雨欣让蔚菲菲将桃子扶到了床铺上躺下,然后张海和孙坤又去路边随便找了辆破车跟在了中巴车后面。

    “等桃子醒来以后,我想要问她一些问题?!苯魇档?。

    蔚菲菲轻声道:“其实如果她现在醒着的话,你问她她也会说的,你已经两次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了?!?br />
    江流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对于蔚菲菲所说的救命之恩,他并不在意,毕竟都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顺手为之的。

    不过他同意让李雨欣给桃子治疗,也不仅仅是因为想从桃子这里知道一些事情。

    “我还是有人情味的??!”江流石心道。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对蔚菲菲说的。

    接着,江流石摩拳擦掌地看向了脚下这辆中巴车。

    “就让我看看,你升级到什么样子了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