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知道黑光能量的?”韩源震惊地问道。

    江流石冷冷地看着他道:“现在是我在问你?!?br />
    狙击枪黑洞洞的枪口,则一直锁定着韩源。

    韩源神色复杂地看了江流石一会儿,说道:“我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但是你既然知道,就更应该明白,这内核不是你能拿的东西?!?br />
    “这内核就是黑洞的心脏,你看到黑洞的恐怖,就知道这内核有多重要了。有了这内核在,就相当于有了一个超级电池,还可以不断地充能?!?br />
    丧尸,变异兽,甚至是破铜烂铁,都可以被吸收转化为能量。

    能源的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发展史,而在末世中,能源极度缺乏。

    拥有这样一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就像是在末世前拥有了一大块油田般,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

    “内核是好东西,但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配拥有的。江流石,你很强,但是比起他们,你还是差远了?!焙匆⊥防湫Φ?。

    “他们是谁?”江流石直接无视了韩源的讽刺,他根本懒得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不过韩源所说的“他们”,倒是让江流石有些在意。

    “军方?政府?”江流石问道。

    华夏大区的情况,江流石并不清楚,不过各地安全区都是由军政府控制,华夏大区应该也不例外吧?

    毕竟现在末世的情况,只有大量的现代武器才能维持住一个安全区的存在。

    “你要这么说,也对。因为我接触到的‘自己人’,都是军政要员,他们中有些人身居高位,实力强大,根本是你这样的幸存者接触不到的?!?br />
    “但至于我们的大老板是谁,连我都不知道。我也只是偶然听到有人提及过大老板,但大老板姓甚名谁,甚至是男是女,都一无所知。不过这位大老板,更是你仰望都没有资格的人物,大老板看到的,要比我们看到的东西远太多了,根本不一个层面的人?!?br />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没有代号,但只要是我们的人看到对方,都会知道那就是我们自己人。你无处防范,也难以寻踪觅?!?br />
    “只要他们知道内核在你手里,你就离死不远了。你会比我死得更加凄惨,惨过百倍,千倍!”

    韩源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根本不在乎告诉江流石这些,相反他越发来劲。让江流石知道他背后的势力有多么恐怖,从而惶惶不可终日!

    “是吗?”江流石挑了挑眉头,“听你这么说,这什么鬼势力,网张得还挺大?”

    韩源呵呵一笑:“现在才害怕,已经晚了?!?br />
    “那这么说,他们手上的资源,也是极为丰富了?说不定,还有内核在他们手上?”江流石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而且对于你那位大老板,我还挺好奇的?!?br />
    “好了,废话也说得差不多了?!?br />
    江流石的眼中闪过冷色。

    韩源脸色一变,绝望之中开口大喊道:“江流石,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被追杀到死,连你的亲人朋友,也通通活不……”

    砰砰砰!

    在江流石精准的枪法下,韩源的双手先是爆开,然后是胳膊,再然后是肩膀。

    最后在韩源凄厉的惨叫声中,他的头颅也随之爆开,整个人彻底被打成了碎渣。

    江流石说要打断他的双手,就真的打断了他的手。

    看到韩源死得这么惨,周围的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韩将军……不,韩源虽然可恨,不过这位江队长,也不是什么心肠软弱的人啊……”那名坦克连连长复杂中带着一丝忌惮,看向了江流石。

    在众目睽睽,坦克包围之中,江流石居然硬生生地枪杀了韩源,简直就是公开处决。

    这原本是韩源想让江流石落到的下场,却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砸的是自己的脑袋。

    “雨欣?!苯魇谖实?,“你看出这韩源有什么特殊之处了吗?”

    李雨欣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样?!苯魇懔说阃?。

    那韩源说他们同一势力的人,见面就会认出对方,不知道是什么原理。

    从韩源所说的话中来看,这个势力隐藏在阴影之中,盘根错节,已经深入到了军队和政府当中。

    韩源连大老板都不认识,显然并不是什么核心人物,他这个少将身份,估计也不过是被推到前面的一枚普通棋子而已。

    不过能让一个普通幸存者摇身一变就有了个少将的名头,这势力的能量不可谓不大。

    当然韩源所说的话,江流石也没有尽信。

    “那个大老板不知是谁,不过我拥有星种,也不用惧怕,只要我成长得够快,甚至到了天下之大随处可去,任我横行的地步,就算对方再怎么势力庞大,又能将我怎么样?”

    现在毕竟不是末世之前,个人的力量无法与整个国家抗衡。而那个大老板再怎么发展势力,也终究不可能整合一个国家的力量。

    所以江流石虽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但心中全无惧意,反而产生了一丝浓浓的战意。

    安全区的资源,他不可能掠夺,但是如果是这个势力的资源,那江流石可就不客气了。

    “不过现在在江宁安全区……倒是有些麻烦?!苯魇牡?。

    他看向了周围的坦克,韩源一死,“人质”就没了,这些坦克如果一同发起攻击,刚刚才进化完成一半的基地车,估计够呛能吃得消。

    当然实在不行,江流石也可以发起突围。只是在这个不上不下的状态下,基地车连切换到矿用卡车模式也不行了,只能以现在的形态去冲击。

    而且现在这个状态,也无法长久维持,中巴车的进化,必须尽快完成。

    不过这些,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就在江流石迅速思考着对策的时候,那名坦克连连长心中也在天人交战。

    “嗬嗬!”

    一阵嘶吼声夹杂着狂奔而来的声音从远处迅速接近。

    转眼间,一大群疯狂狂奔的丧尸出现在了街道的另一头。

    这些丧尸是被这边的爆炸声,枪声吸引过来的。

    看到这些丧尸出现,坦克连连长目光一沉,突然大喝一声:“所有人,准备战斗!先解决掉这些丧尸!”

    坦克的炮口纷纷转移了方向。

    江流石意外地看了那名坦克连连长一眼。

    他随即从作战室钻回了中巴车内,迅速说道:“我们走?!?br />
    “嗡!”

    坦克连连长没有再去看那辆中巴车,直到听见那熟悉的引擎声响起迅速远去,他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极为复杂的神情。

    “刚刚我可是亲手,放走了一名杀害将军的凶人啊?!碧箍肆こぬ疽簧?,随后连连摇头。

    这样的事情,在今天之前,他都不敢相信会发生。

    但如果真的战起来,坦克连连长觉得只会两败俱伤。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先对付丧尸这种外敌。

    人类之间拼了命的自相残杀,意义何在?

    “那内核……”坦克连连长一想到那隐隐约约看到的黑色物体,也是心头一跳,目光闪动。

    不过他直觉认为,这件事不是他能够掺和的。

    连韩源身为少将都死了,他一个小小连长,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