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源有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他敢动一下,江流石手中的狙击枪就会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

    “江队长,请冷静一点?!?br />
    韩源终归是一方大佬,在生死关头,还能够镇定下来,不露惧色。

    “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今后无论是在江宁安全区,还是其他大区,都无法再立足。这意思就是,你无法再踏足人类社会了?!?br />
    韩源缓缓地说道。

    就算江流石不在意,但他还有亲人和朋友,他们都愿意当过街老鼠吗?

    韩源相信,自己的这番话,必然令江流石产生动摇。他再张狂,也要考虑公然杀死一名将军的后果。

    然而他话音刚落……

    砰!

    江流石眼睛一眨不眨,毫无征兆地扣下了扳机!

    “??!”

    尽管韩源在第一时间已经做出了反应,但他的小腿仍然被击中,血肉瞬间爆开,夹杂着骨头渣子,整条小腿瞬间变成了一堆碎肉。

    剧痛袭来,让韩源再难以保持平静,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还是江流石故意留他一命的结果。

    韩源脸色惨白,嘴巴哆嗦,在剧痛中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异能者,只怕现在已经趴到地上去等死了,根本站不住。

    江流石看着韩源,眼神中的鄙视毫不掩饰。

    韩源敢威胁他。就要承受威胁他的代价!

    “这次先打断你一条腿,下次就是你另一条腿?!苯魇?。

    韩源难以置信地看着江流石,一瞬间,他陡然失去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底气。

    韩源终于明白,自己这个将军的身份,在江流石眼中什么都不是。

    “至于我能不能在人类社会立足,就不劳你操心了?!苯魇?。

    有基地车在,江流石自己就拥有一个安全区。

    “倒是你,你的目标一直都是黑洞吧?你组建异能者突击队,又是要人,又是要武器,目标都是为了这个内核。说得好听点,是为了江宁安全区,但实际上,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罢了,让我猜猜,为了达成你的目的,死了多少人?”

    “而且你早就知道这黑洞的真相,却什么都没有说。否则江宁安全区早就可以做出针对性的对策,又怎么会如此被动?”

    江流石平淡说道,却字字如刀,剥开了韩源伪善的外衣。

    什么为了安全区几十万人,为了人类,都是扯淡。

    韩源冷笑了一声,正欲说话。

    突然,江流石语气一冷,说道:“万秘书,是要我请你出来吗?”

    变形的装甲战车后,一个浑身都是泥土,头发散乱的女人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

    万忆灵戴着的眼镜已经不见了,精致的妆容也花掉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惶恐。

    刚才基地车撞过来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要死了,那一瞬间的恐惧,让她到现在都有种腿软的感觉。

    她躲在后面没有现身,但是又怎么瞒得过冉惜玉的感应?

    “你刚才不是还要枪毙我吗?怎么现在躲着我了?”江流石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问道。

    万忆灵浑身一震,从江流石的行事风格中她已经看出,江流石并不是什么心怀宽大的人。

    “江,江队长……”万忆灵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她穿着的制服已经在刚才被扯乱了,丝袜也已经破掉了,若隐若现地露出了她白皙的肌肤。

    “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我可以补偿江队长……”

    万忆灵轻轻扯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让领口开得更大了一些,露出了更多的深邃雪白。在她保守的衣物下,却意外地十分有料。

    万忆灵平时十分矜持高傲,但她却也知道,有些男人是好这口的,看到曾经高傲有身份的女人屈服在自己面前,可能会让这些男人产生更大的快感。

    偶尔她也会利用这一点,当做自己达到目的的手段。

    看到万忆灵这副作态,江流石先是毫不客气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让万忆灵甚至都露出了不自在的神情,有种自己已经被剥光的感觉。

    她强装笑容,又将腰直了直,使胸前雄伟更加突出。她心中更是暗暗冷笑,江流石虽然凶狠果决,但终归不过是个好色的臭男人……

    这时,江流石忽然摇了摇头,有些嫌弃地说道:“不行,你太丑了?!?br />
    “……”

    万忆灵脸色一僵,她自问虽然比不上冉惜玉她们,但也是一名知性美女,脸蛋身材都不差,竟然会被一个男人当面说她长得丑。

    这简直比扇她一耳光更羞辱她!

    “江队长……”

    万忆灵目露一丝狠毒之色,昂首开口道,“我听说你车上有位李雨欣小姐,她的亲人还在江宁安全区的科研所工作,你如果认为在科研所就一切平安的话,那就未免太天真了……”

    话音未落,万忆灵的身体就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剩下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在江流石眼中,她看到了爆闪而过的杀机。这杀机,让她如坠冰窖!

    万忆灵忽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大错特错了!她不该说刚才那番话!如果不说,她也许还能活得稍微长一点。

    然而……已经晚了!

    一瞬间,那冰冷的枪口就已经锁定了她。

    “不要……”

    砰!

    枪声打断了万忆灵的尖叫声,她的身体像是被撕碎的布娃娃般,被恐怖的狙击枪子弹撕扯开来,鲜血飞溅得到处都是。

    敢威胁到李雨欣的头上,还是用李雨欣的亲人做筹码,这女人在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活到头了。

    江流石面沉如水。

    万忆灵的死亡,让周围的人都心头一震。

    这可是韩源的贴身秘书,就这么简单地被杀了。

    不过连韩源都被直接打断了腿,小小一个万忆灵又算得了什么。

    而在江流石移开枪口的瞬间,韩源爆喝一声就往旁边蹿出。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脑袋像是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眼前顿时一黑,而等他回过神来时,他的另一条腿已经被狙击枪子弹击中了!

    双腿都被打断,韩源再也无法保持站立,直接摔了出去,无比狼狈地倒在了地上。

    他难以抑制地发出痛苦的惨叫,苍白的面孔上全是汗水,没有就地打滚,已经是极大的克制了!

    异能者的强悍体质,在这个时候反而成了他的负担。他要生生承受这股剧痛,还晕不过去。

    “我说了,下次就是另一条腿?!苯魇淅涞?。

    “??!”韩源惨嚎不止。

    “我有个问题问你?!苯魇幼诺?,“你如果不想回答,我还会打断你的两只手,打断每一只手指,你可以试试?!?br />
    如果不是为了向韩源问这个问题,他早就一枪打死他了。

    听到江流石的话,韩源不寒而栗。他现在丝毫不怀疑江流石的话,江流石不是威胁,而是真的会做。

    “你对这个黑洞了解多少?”江流石问道。

    黑光能量,内核,这些都是星种向江流石提供的名词,但韩源居然都知道。

    只是韩源肯定不知道,那吞噬一切的恐怖能量,却能够被星种和基地车所吸收。

    星种独一无二,江流石自然不会认为有人跟他一样。

    但越是这样,江流石越感觉疑惑。

    到底是什么人,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些的?

    又或者是末世后,政府和军队已经了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当初在末世到来之前,各大国政府其实已经知道末世将临,提前做好了准备,说他们了解一些内幕,江流石并不觉得奇怪。

    不过无论是哪一个,江流石都要搞明白,否则他无法安心。

    黑洞对星种具有威胁,而黑洞本身还具备极大的成长性,这次的黑洞实际上是刚刚诞生苏醒,如果是那种已经规模极为庞大的黑洞,那就不是江流石来吞噬黑洞,而是被黑洞所吞噬了。

    当然从目前来看,应该还不具备这样恐怖的怪物,否则各大安全区不会一点警告都没有。

    黑洞要成长起来,需要吞噬的能量也是一个海量的数字。

    江流石的话,通过冉惜玉的精神异能,直接传入了韩源的脑海中。

    韩源浑身一震,震惊地看向了江流石。

    “连长,我们怎么办?”一名战士问道。

    坦克连连长神色复杂地沉默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先静观其变,没看韩将军在他手上吗?我们这边轻举妄动,岂不是对韩将军不利?”

    旁边的战士张了张嘴。

    他们不动就对韩将军有利了吗?韩将军可是两条腿都被打没了,怎么看都情况不妙??!

    如果他们这时候上前,反倒还可以给韩源争取逃离的机会。

    别看韩源断了双腿,但如果有机会,他还能暴起逃离枪口。

    不过,这名战士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他们本来就不是韩源带出来的兵,而江流石力挽狂澜,挽救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

    刚才韩源发布命令,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但现在韩源连命令都发布不了……

    而且刚才江流石所说的话,已经被不少有心人听在了耳中。

    “异能者突击队的行动,还有让我们当时先按兵不动的命令……”坦克连连长目光闪动,看向韩源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怀疑。

    之前的行动中,韩源分明在顾忌内核的完好与否,而这样做,将他们这些战士们和异能者的安危置于何地?

    如果韩源真是在利用他们,利用整个江宁安全区,那他在这里死了,未尝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