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韩源失望地摇了摇头,乘坐的装甲战车则往后退去,隐蔽在了坦克车队之后。

    韩源已经知道,江流石最大的倚仗就是那台中巴车。

    而中巴车都有些什么手段,韩源已经尽在掌握。

    江流石想跟他掰手腕,还没有那个资格。

    跟韩源一起出来执行任务的,是一支坦克连。

    坦克在陆地上,就是陆战之王。

    虽然不愿向江流石开火,但这些将士们也不能违抗命令,坐视江流石攻击韩源。

    “江队长,知难而退吧?!碧箍肆な且幻瓿鐾返挠埠?,他一双眼睛深深地望着冲来的中巴车,心道。

    他乘坐的是连部指挥坦克,而三个坦克排,还有各三辆99式主战坦克,足以形成钢铁般的防线,坚不可摧。

    每辆坦克上的炮塔,都森然地对准中巴车冲来的方向。

    炮塔齐齐发出怒吼时,就连黑洞都被撕成碎片,中巴车又怎能抵挡?

    如果不是韩源担心将内核也一起炸成碎片,中巴车现在就已经在炮火之中被撕裂了。

    就在这时,中巴车的速度陡然提升!

    加速冲撞模式,开启!

    原本就不算远的距离,瞬间就被拉近!

    看着疯狂冲过来的中巴车,即便是这名坦克连连长也不由瞳孔一缩。

    中巴车就这样撞上来,无异于以卵击石!

    蔚菲菲惊呼一声,竟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

    而万忆灵则露出了快意之色,本以为江流石是打算负隅顽抗,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

    但就在即将撞击的瞬间!

    中巴车从车头处开始变形,体积骤然变得极为庞大,眨眼间,一辆陆地霸主般的矿用卡车横空出世。

    江流石坐在车内,目光居高临下,透过挡风玻璃看着韩源那张愕然的面孔。

    “我的基地车到底有多强悍,你又怎么会知道?”

    基地车第二形态,矿用卡车模式,开!

    超过150吨重的钢铁怪兽,即便是50吨的99式主战坦克,在这钢铁怪兽也不过像是大一点的玩具一般。

    而那些装甲战车,越野车,就是彻底的玩具,无比渺小。

    光凭自重就已经令人咋舌,更何况这钢铁怪兽还在加速冲撞的状态之中!

    连地面都在为之震动,如同小型地震般!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发射穿甲弹已经来不及了!

    听着轰隆隆的声响,看着这庞然大物碾压而来,坦克中的官兵们都是大惊失色,谁也不敢去跟这大家伙硬碰硬,忙不迭地躲开。

    韩源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中巴车装载的那些武器,虽然杀伤力惊人,但还在他的理解范围当中,军队中的武器,还要远超中巴车装载的那些武器。

    但是从一辆中巴车陡然变成了这种巨无霸卡车,碾压全场,就是韩源不能理解的了。

    “开火!开火!”韩源也无法再维持镇定,大喊道。

    他更亲自将开车的人推到了一边,猛打方向盘向一旁退去。

    那矿用卡车直直地朝他而来,迎面就带来了极强的压迫感。

    “轰!”

    一道火光忽然在矿用卡车的车头上爆开,矿用卡车的车身也剧烈地震动了一下。

    透过浓烟,江流石一眼望去,在那辆冲击波卡车上,陆天龙正扛着肩扛式火箭筒锁定着矿用卡车。

    “警告,轮胎受损30%,外壳受损25%……”

    对于星种的提示,江流石就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一样。

    被陆天龙这么一狙击,矿用卡车的前冲之势戛然而止,车头重重地撞上了一座假山,瞬间将这假山撞成了粉末。

    不过矿用卡车也因此停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万忆灵松了口气。

    刚才这矿用卡车一路冲过来,简直有种无人可挡之势,甚至让她都有种心惊肉跳之感,还真以为要被这辆车直接碾死了。

    韩源脸色难看,为了挡住这矿用卡车,还是动用了炮弹。

    除非先解决掉江流石,否则暂时无法考虑内核了。

    哒哒哒!

    矿用卡车一停,密集的枪声也随之响起。

    “警告,外壳受损30%……35%……”

    “警告,挡风玻璃受损20%……”

    这辆巨无霸一旦停下,顿时就成为了靶子。

    蔚菲菲脸色惨白,看着枪林弹雨中的矿用卡车,揪心不已。

    “到此为止了?!焙茨抗馍?。

    一辆车的防御力再强,也不可能扛得住这样的攻击。

    砰!

    矿用卡车的巨型轮胎,骤然传出了一声巨响。

    “警告,二号车胎受到严重损伤,已无法继续使用?!?br />
    一只车胎被打爆了!

    矿用卡车的车身,车胎,都是经过升级加固的。

    但还是被打爆!

    “他们已经穷途末路了!”万忆灵看着一动不动的矿用卡车,心情愉悦地说道。

    透过已经变成蜘蛛网状的挡风玻璃,韩源看着车内的江流石,他手一拦,示意?;?。

    但无论是周围坦克的炮塔,还是陆天龙的火箭筒,都依然瞄准着矿用卡车。

    “江流石,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交出内核,还能保住一条命!否则,就地枪毙!”韩源这时又恢复了淡然的神情,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包括江流石的命运,也不过是他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情。

    江流石已经穷途末路,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坦克连连长暗叹一声,而蔚菲菲则身体轻轻一晃。

    她望着那辆停在那里,眨眼间已经千疮百孔的巨无霸卡车。

    “江队长,你会怎么做?”蔚菲菲揪心地想道。

    换做是她,在这种时候,除了投降似乎已经别无他法。

    她也看见,江流石坐在车内一动不动,似乎也束手无策了。

    然而就在这时,她似乎看见江流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接着,江流石的声音就从车内传了出来:“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不过就算你现在跪在地上求我,也来不及了?!?br />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楚地传到了周围所有人的耳朵里。

    坦克连连长摇头苦笑,而韩源则是神色平静。

    陆天龙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嗤笑:“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只会让人觉得像一条可怜虫?!?br />
    蔚菲菲则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完了,江流石拒绝投降,那接下来必然就是被集火围攻的下场了。

    她默默地端起了枪,眼中的痛苦又变为了坚定。

    在这种时刻,她的力量太微弱了,但是和江流石站在一起,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江流石两次拯救了她的性命,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弃江流石而去。

    哪怕,是和面对这数十辆坦克,森然炮口为敌。

    在这种时刻,只有江流石的神色和韩源一样平静。

    “你以为你已经看到了我的极限,但那是因为你的眼界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你觉得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在我眼中,你又何尝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更不用说,让我投降,交出内核了?!?br />
    江流石的眼前,星种的控制面板正投影出来。

    而基地车的升级进度条,赫然就在控制面板的正中。

    进度为:99.99%。

    然后是……

    100%!

    江流石猛地抬起眼皮,看向了韩源。

    “基地车升级已完毕?!?br />
    车型:基地车(Ⅱ型,升级版,伪装外形中巴车,可调整。)

    空间配置:已升级,待选。

    武器配备:二级压缩空气炮,火焰喷射器。

    动力系统:已升级。

    外壳强度:C级……

    动力……

    所有故障已修复!

    众多的信息和数据在控制面板上飞速闪过,江流石的视线透过这半透明的控制面板,直接锁定了韩源。

    当韩源以为他是束手无策的时候,却不知道,这不过是这辆钢铁怪兽,在等待新生罢了。

    “影!”江流石喊道。

    影一声不吭,猛地踩下了油门,一踩到底!

    这一刻,基地车由矿用卡车的外形开始改变。

    流线型一般的车体,极具科技感的金属外壳,顶端如尖椎体一般的车头,耀眼的撞角已经和车头彻底融为了一体。

    这只是未成形的基地车。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还在变形中的基地车,就这样猛地发出了一声怒吼,在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中,轰然冲出!

    比之前还要快出一倍的速度,燃油疯狂燃烧中喷出的火焰就像是基地车的耀目长尾。

    在如此短的距离之下,基地车的速度完全爆发,势不可挡!

    砰砰!

    在撞角之下,连坦克都被挤开!

    哒哒哒!

    子弹的射击,无法阻拦基地车。

    而陆天龙刚要发射火箭炮,一个身影就已经从基地车后方冲出,像是无声无息的猎豹一般,猛地冲向了他。

    手起刀落!

    零手中的匕首,只是瞬间就割开了陆天龙的喉咙。

    这名实力高强的异能者,韩源的左膀右臂,就这样被秒杀,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白嘉言浑身一僵,如临大敌。

    “别动?!绷愕纳舴路鸨┌?,从他身后传来。

    白嘉言无声地举起了手,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女孩是什么时候下的中巴车。

    石影小队的力量,又何止基地车?

    基地车是核心,而和基地车一起发展的石影小队众人,也绝不可小觑。

    一股强大的精神异能,瞬间笼罩全场。

    所有坦克中的将士,在这一刻都恍神了一下。

    当他们回过神来时——

    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这辆令所有人愕然的基地车,就已经撞到了韩源所在的装甲战车上。

    防弹钢板,像是薄纸一样在瞬间被撕裂,整辆车更是被挑起,狠狠地翻滚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一冲,一撞,就已经解决了韩源的座驾!

    而这时,江流石已经持枪出现在了基地车的作战室处。

    他目光冷峻,枪口直接对准了烟尘当中,毫不犹豫,砰地打出了一枪!

    一个身影从烟尘中滚了出来,浑身是灰,狼狈不堪,正是韩源!

    他在刚才那一瞬间,一把抓着万忆灵跳了车,但却已经被江流石锁定。

    尽管他已经竭力闪避,因此只是擦伤,但狙击子弹何等恐怖,他的大腿处鲜血如注,连肉都被撕了下来。

    “再走一步,你的脑袋就没了?!苯魇绾绨愕纳?,在韩源耳边响起。

    韩源身体一僵,竟真的不敢再动。

    虽不是万军丛中,但是在这坦克组成的钢铁防线之后,他贵为将军,居然真的被一个幸存者,用枪指住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