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以至于不少人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蔚菲菲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中巴车是直接从她身边冲过去的,刮起的一阵风更是吹乱了她的秀发。

    “江队长?”蔚菲菲难以置信。

    唐苍云也愣了一下,不过接着就猛地反应过来,说道:“卧槽!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找死的!趁这个机会,我们赶紧跑!”

    蔚菲菲站在那里没动。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走??!他找死,你也想跟着死吗?冲进黑洞,他们已经死得连骨头渣渣都不剩了,难道你还想救他们?”唐苍云恶毒地说道。

    蔚菲菲身体一晃,脸色变得惨白,眼神中更流露出悲痛。

    她知道唐苍云说得没错,任何人和任何事物,一旦被黑洞吞噬,就意味着永远消失了。

    哪怕是那么大一辆中巴车,冲进去也完了。

    “你又救了我……”蔚菲菲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

    “快走??!”唐苍云又喊了两声,见蔚菲菲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跛着脚艰难地转头朝军队的方向逃去。

    “吗的!要陪葬就去吧!”

    虽然还没有得到蔚菲菲,让她就这么死了未免可惜,不过比起这些,唐苍云还是更珍惜自己的命。

    而在战车内,万忆灵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死得好!”

    “唉,只是可惜那辆车了?!?br />
    万忆灵摇头。

    韩源也在一旁点头:“的确是可惜了?!?br />
    不过他也并不是真的很在意,一辆车而已。

    比起得到黑洞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吞掉了中巴车之后,黑洞的移动停顿了一下。

    这是机会!

    “集火攻击!”韩源冷声道。

    他还要感谢江流石一行人的牺牲,没有他们还制造不出这个机会。

    异能者突击队的作用本来就是这个,但这些异能者都贪生怕死,反而还不如横空出现的江流石。

    “等回去报告的时候,我们还应该提到一下石影小队,感谢他们的大无畏精神?!焙吹底?。

    万忆灵立刻拿起了对讲机,喊道:“集火攻击!”

    就在这时,那黑洞忽然僵了一下,随后一阵巨大的闷响声,就在它体内炸响了!

    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流撕裂了它的身体,从里面冲了出来。

    众人亲眼看见这黑洞上忽然多出了一个大洞,整个黑洞都剧烈地震颤了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溃散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包括韩源和万忆灵都愣住了。

    难道中巴车没事?江流石等人还没有死?但这怎么可能?

    这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只有白嘉言目光闪烁:“别的东西接近了黑洞都会死,但是这车……也许,他们真的还活着!”

    那辆中巴车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不小。

    “轰!”

    空气炮一击过后,江流石立刻按下了另一个按钮。

    噗!

    狂暴的火焰,顿时在黑洞的体内肆虐起来。

    透过刚刚被空气炮轰出的大洞,外面的人都看见了黑洞体内燃烧的熊熊火焰。

    甚至在火焰中,他们隐约看到了那辆中巴车。

    “果然……”白嘉言深深吸了一口气。

    而蔚菲菲先是震惊,接着就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色。

    “怎么回事!”万忆灵则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冲进黑洞之后,江流石就应该连人带车一起完蛋了,怎么会是这样的情况?

    而且看起来……处于劣势的,反而是黑洞?

    万忆灵怎么都想不到,江流石拥有星种,他的中巴车,也不仅仅只是经过改装的一辆车而已,而是基地车!

    江流石下令冲进去的瞬间,空气炮就已经开始蓄力了。

    他之前就感觉到,这黑洞并不是真正的生命体,它的身躯,也并不是什么血肉之躯,而是黑光能量的集合。

    这种能量,可以将其他生物、物体同化,将其分解为新的黑光能量,变成黑洞的一部分。

    在中巴车冲进去的瞬间,星种就立刻响起了外壳受损的提示。

    而江流石听着耳边的提示,神情在冷静中带着一丝疯狂。

    空气炮发射!

    火焰喷射器开启!

    在基地车外围,则是冉惜玉的精神能量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护罩,在?;ぷ胖谌?。

    “竹影?!苯魇暗?。

    江竹影已经在作战室内准备好了,听到江流石的声音,她毫不犹豫地张开双手,最大程度地释放出了电流。

    恐怖的电流顿时在黑洞内部肆虐起来,从外面看就像是一团巨大的黑云中,不断出现电蛇飞舞。

    又是火又是电,那些异能者和士兵们,简直感觉自己在看一场特效炫目的科幻大片。

    而黑洞不断地变形,像是在痛苦地挣扎着。

    这一幕让人们的下巴都要惊掉了。

    他们感觉自己是不是看到了一个假的黑洞。

    从黑洞出现开始,就一直是一路碾压,人挡杀人。

    就连他们刚刚,也被这黑洞打得头都爆了,本来以为胜利在望,结果转眼间又陷入了绝望当中。

    就是韩源本人,都已经开始考虑逃跑的问题了。

    但就是在这种时候,这中巴车横空出世,以雷霆之势直接撞进了黑洞里,然后从里面捅了个窟窿出来,在里面又是放火,又是放电。

    不少人,都忍不住感觉到了热血澎湃,忍不住想喊一声“痛快”!

    他们这些天因为这黑洞,不知道多么压抑,就是整个江宁安全区,都因为黑洞而变得岌岌可危。

    江流石,石影小队,仅仅靠一辆车,就做到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韩源再也无法维持脸上的平静,他目露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那辆在黑洞内部若隐若现的中巴车。

    这边的冲天火光和电光,甚至传到了江宁安全区。

    在异能者突击队出发后,黄司令、罗委员,张老将军等一众江宁安全区的掌权者,都站在城墙上,通过望远镜远眺着战局。

    罗委员没有用望远镜,但他目光锐利如鹰,牢牢锁定着远处的黑洞。

    他们也目睹了黑洞连续分散,然后又重新暴走的一幕。

    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黄司令目光一沉,放下了望远镜。

    而张老将军也发出了一声叹息。

    罗委员更是闭目摇头。

    异能者突击队的拦截突袭失败,这对江宁安全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从之前的经验来看,这黑洞具有智慧,一次偷袭不成功,它之后恐怕会做好更加充足的准备,轻易不会接近江宁安全区,将自身暴露在枪炮之下。

    也许会驱使更多的变异兽,不断地消耗江宁安全区的力量。

    “唉,准备吧,务必要将黑洞拦在江宁安全区外?!闭爬辖氐厮档?。

    就在这时,张老将军忽然声音一僵,一张沧桑的面孔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接着,他激动地双手颤抖起来:“快看那黑洞!”

    “黑洞暴走,确实可怕,异能者突击队,还有随行的将士们,也不知道有多少能归来?!甭尬背辽?。

    他第一反应,以为是那黑洞暴走的恐怖场景,引起了张老将军的痛呼。

    但是接着,他就感觉不对了,因为张老将军,竟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炸得好!炸得好??!”

    罗委员陡然睁眼,双目中爆出一缕精光,望向了黑洞所在的方向。

    他赫然看见,火光自黑洞中爆开,电光在其中闪烁!

    那黑洞像是要生生被炸成飞灰一般!

    “好!好!好!”罗委员连道了三个“好”字!

    “我看看!”黄司令连忙举起了望远镜,随即也是放声大笑。

    “韩将军果然厉害!”黄司令夸赞道,“不愧是华夏大区派来的,有一手??!我们也派出过队伍去剿灭黑洞,却无功而返,韩将军出马,立刻不同了!”

    罗委员和张老将军也都点头,他们虽然对韩源都有所顾忌,并不信任,但面对这一份大功劳,他们也打心底对韩源生出了佩服和感激之心。

    权力角力,终归只是其次,在末世中,战斗才是第一!

    “我们就在这里等待,韩源将军凯旋!”黄司令大声道。

    这一幕,振奋了整个江宁安全区!

    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目光,都聚集到了远处的那一团黑影上。

    几十万的幸存者、军队官兵,都紧紧的注目着,心系战局!

    在不同的避难所内,各处的岗哨中,都自发地传出了加油打气的声音。

    而此时,在那已经几乎变为废墟的人民公园,异能者突击队、以及官兵们,也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黑洞,以及其中的中巴车!

    黑洞内部,雷鸣电射!而那中巴车,则岿然不动!

    江流石冲进黑洞,几乎是进行了一场豪赌。

    但流畅的连环攻击,中巴车坚韧的防御力,以及队伍中的强大力量,又让这场豪赌,变成了对等的博弈!

    现在,则是压倒胜利天平的关键一步!

    江流石清楚,这黑洞看似风雨飘摇,但是它被炸成无数块之后都还能再次融合,这点伤害对它来说并不致命。

    这一点,韩源也清楚。

    他很快就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这中巴车,的确很强,但是可惜,这江流石并不懂这黑洞的可怕?!焙匆⊥返?。

    这中巴车的战斗力和防御力,堪比一座小型的战争堡垒,但也只能削弱黑洞,并不能真正消灭黑洞。

    不过这正符合韩源的计划!

    “想不到,是你帮我完成了,我得到这一份大功劳,不会忘记江流石,还有你那些队员们的付出?!焙吹蜕?。

    接着他亲自拿起了对讲机,大声道:“石影小队按照计划为我们创造了机会,不要错失良机,让他们白白牺牲,开火!”

    “这……”有些官兵心中出现了犹豫。

    他们可是看见,在绝望之中,是这中巴车力挽狂澜。

    而现在,中巴车,石影小队,江流石,他们还在和黑洞进行战斗。

    这个时候开火,岂不是让中巴车覆灭?

    “开火!”韩源怒吼一声。

    这些兵毕竟不是他带的,果然是不好指挥。

    不过他到底是将军,一声怒吼之下,虽然还有许多官兵心中犯嘀咕,但也不敢违抗命令。

    而这时,韩源更是直接站起来,将战车上的冲锋枪对准了黑洞。

    “哒哒哒!”火舌疯狂喷涌,子弹倾泻而出。

    “外壳受到损伤……”

    “江哥,他们开火了?!绷阃巴馔?,说道。

    江流石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而在他脑海中,则发出了一声爆喝。

    “星种!”

    星种传出一阵阵的警报音,同时在中巴车表面,似乎有一阵光芒闪过。

    江流石的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投影画面。

    他清晰地看见,中巴车似乎突然变成了一张大口,而周围的黑光能量,则仿佛巨鲸吸水一般,疯狂地涌向了中巴车。

    50%!

    60%!

    70%!

    星种吸收到的黑光能量,简直是在疯狂地增长!

    这种海量的吸收,似乎连中巴车都有些承受不住,外壳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过江流石知道,这是中巴车传出的兴奋的呼喊!

    与此同时,黑洞内部也传来了阵阵愤怒的咆哮声。

    这黑洞虽然并非生命体,但也不仅仅只是个能量体。

    江流石知道,这黑洞恐怕和星种一样,不属于已知概念上的生命,但是不是物体,也说不准。

    它们也许在末世之前就存在,就像星种。

    如今末世到来,一切翻天覆地,这些东西也随之冒出。

    星种的吸收,让这黑洞终于感受到了威胁。

    不用星种和黑洞,更多的黑光能量就像是风暴一样,更加疯狂地扑了过来。

    这黑洞本就觊觎星种,而它现在正是发起了反扑。

    吸收掉星种,不仅能弥补回它的损失,更能让它获得可怕的能量!

    之后那些炮火,就真的再也奈何不了它了。

    但江流石既然敢冲进来,又怎么会没有想到这一点?

    “惜玉,配合我?!苯魇底?,拿起了狙击枪。

    一瞬间,他的视线仿佛穿过了重重黑影,探向了黑洞的深处。

    狂暴的能量,闪烁的电光,燃烧的火光,都在这一刻凝固。

    在这静止的空间内,只剩下了江流石的一双眼睛,以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