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处告急,许多地方都在苦苦支撑,只有这些人是自己冲出来逃到避难所的,而且军人数量很少。

    但是看他们的状态,并没有遭受重大的人员伤亡。

    “是石影小队护送我们出来的?!卑喑ちλ档?。

    “石影小队?”这名军官愣了一下,随后眼睛微微一亮,“他们在哪里?”

    这名班长指了一下中巴车的方向。

    “对,中巴车!”这名军官拍了下脑袋。

    说到石影小队的标志,就是中巴车,他竟然给忘了。

    这中巴车在安全区,也是独此一份的。

    而此刻在那辆中巴车上,染满了变异鸟的鲜血,看上去更加惹眼了。

    中巴车内。

    江流石从作战室回到了车厢内,看向了外面。

    车窗上有不少地方都被鲜血所覆盖,这些浓厚的血浆正一点点地顺着车身向下滴落。

    透过车窗还算干净的部分,江流石打量着这个避难所。

    这避难所的地面上铺了一层钢板,用水泥浇筑加厚了,门口还有许多火力点。

    避难所里到处都是伤员,还有许多哭泣的声音传来。

    同时还有许多士兵在紧急地做着战斗准备,随后一队队地冲出了避难所,赶往各地支援去了。

    江流石目光一沉,那黑洞还没有真正来到安全区,就已经给安全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变异兽的数量众多,而且不畏死亡,它们在安全区里肆虐,给安全区带来的威胁也很大。

    比如老鼠一窝可以生十几只,而它们的繁殖能力在它们变异之后也没有改变。

    江流石已经预感到,这些变异兽和安全区之间的战斗,恐怕会成为拉锯战。

    而在变异兽持续不断消耗安全区战斗力的同时,黑洞则无声无息地逐渐靠近,最终开始缓慢地吞噬安全区。

    一个不知名的玩意儿,还有里应外合的意识,它恐怕是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安全区并不是那么容易拿下的,所以采取了这样的手段。这智慧让人感到可怕。

    就在这时,星种忽然有了反应。

    “检测到特殊能量……正在吸收?!?br />
    “嗯?”江流石愣了一下。

    吸收?星种这是在吸收什么能量?

    这时,他将视线投向了车窗上的那些血液。

    星种在吸收的,是这些血液里的能量?

    “这是什么特殊能量?和那个黑洞有关系?”江流石连忙问道。

    “该特殊能量与威胁来源同源?!毙侵只卮鸬?。

    江流石轻轻吸了口气,那就是有关系了。

    这些变异兽都是被黑洞控制的,它们体内的能量和黑洞同源也不难理解。

    但是江流石一直以为那黑洞对自身、对星种只有巨大的威胁,没想过黑洞的能量,星种竟然是可以吸收的?

    “星种已吸收微量特殊能量,检测该能量为‘黑光’,‘黑光’能量达到一定量级可开启星种的主控制面板?!?br />
    星种冰冷的电子音一响起,江流石差点跳起来。

    什么情况?星种还有一个什么主控制面板?!

    江流石一直以为,星种的作用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没想到现在他的基地车都要升级了,他才知道那还不是星种的全部。

    直到星种吸收到了这种“黑光”能量,才激活了这方面的功能,让江流石得知了这一点。

    说到底,星种到底是什么,怎么来的,江流石本就一无所知。

    现在星种突然冒出新的功能,也没有什么意外的。

    “这么说就像汽车烧油一样,这‘黑光’能量,就是星种所需要的能源?”江流石心道。

    说起来,从末世之后,就已经出现了一些新的能源。

    比如变异兽肉,比如变异晶核提取出的进化结晶,就是人类异能者的能源。

    变异血核,也可以作为基地车的一次性能源来使用。

    从古到今,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能源的发展史。

    比如火,火的诞生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自从人类第一次学会生火,就和动物划开了界限。

    人类发明了蒸汽机,就进入了蒸汽时代,之后又有了更多的能源,太阳能,风能,核能,等等。

    烧汽油、柴油相对于末世后出现的那些新能源来说,其实是一种比较落后的能源了。

    而星种所需要的这种“黑光”能源,又是一种新出现的特殊能源。

    无论是生物,还是机器,都需要能源、能量,才能够驱动起来。作为能驱动黑洞的能源,“黑光”的强大程度,毋庸置疑!

    如果基地车能够以“黑光”作为动力能源,那基地车也将脱胎换骨!

    可惜这些鲜血当中蕴含的“黑光”能量太少了,江流石虽然好奇地像是猫爪挠心,但也只得到“能量不足”的提示。

    “要多吸收这些能量!”江流石立刻做出了决定。

    基地车是江流石的倚仗,但星种更是根本!

    江流石能提前知道末世到来,做好准备,然后扫描绑定基地车,都是因为他得到了星种。

    如果没有星种,江流石又不是异能者,他也许就会和那些无助的普通幸存者一样,在各种威胁当中艰难挣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轻而易举地死去了,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星种对江流石太重要了,星种需要“黑光”能量来充电,他自然要抓紧吸收这些“黑光”能量!

    “这次来到安全区的变异兽,恐怕有上千只,都去把它们吸收掉!”江流石内心兴奋地想道。

    这时,车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江队长在吗!我是张老将军的部下!”

    刚才那名军官,已经大踏步来到了中巴车前,在车门外喊道。

    江流石走过来打开了车门,说道:“我就是江流石?!?br />
    “江队长,我是蒋风,在张老将军手下当个营长?!苯づ疽幌滦辛烁鼍?,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

    蒋营长听说石影小队,是在中海安全区就听说过了,知道石影小队的不少事迹。

    而且张老将军对石影小队,也是十分赏识的。

    蒋营长这样的军人,对石影小队,江流石这种强者,是真正佩服的。

    “蒋营长,能不能跟我说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江流石问道。

    “情况比较糟糕,这些怪物出现得太突然了,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苯ち⒖趟档?。

    “不过现在军队已经紧急赶往各处了,相信局势很快就可以控制住。现在重点是转移居民,以免出现更多伤亡?!?br />
    “哪个地方最严重?”江流石又问道。

    蒋营长想也不想地回答道:“一到七区这几个住宿区、还有工厂是最严重的,另外就是四号军营?!?br />
    这些地方都是人口密集的地方,4号军营也是安全区内最大的一个。

    不过军营还好一点,因为大部分军人就已经调动起来,守城的守城,备战的备战了,最严重的还是住宿区和工厂,尤其是工厂。

    此时正是白天,许多居民都在工厂中加班加点的工作,反倒是住宿楼里的人少一些。

    “煤厂和汽修厂人最多,现在情况很危急,我们已经在准备了,马上就会过去?!苯に档?。

    他手下的兵都在紧急集合了,他这是抓着战前的一点时间来向江流石表达感谢,顺便亲眼看看江流石什么样。

    实际上江流石的容貌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本来以为可能会很凶悍,没想到只是个目光冷冽的年轻人。

    江流石正要说话,又是一队人马冲了进来。

    为首的一辆车紧急刹车,从上面跳下来三个人。

    江流石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其中有两人他都认识。

    一个是在合江镇见到过的陆天宇,另一个是他刚来安全区的时候见过的纪向明?;褂幸桓鍪且桓雠?,看上去像是个后勤人员,戴着眼镜很文气的样子,江流石并不认识。

    “纪向明也加入特战小队了?”蒋营长惊讶地说道。

    “他们赶来这里,应该也要去汽修厂了?!?br />
    这时,陆天宇已经看见了蒋营长,三人大步走了过来。

    蒋营长也连忙迎了上去,行了个军礼。

    特战小队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直接归司令管辖的,地位特殊。

    从特战小队出来后,将来升为将军都是有可能的。

    特战小队里的成员,全都是异能者,同时还是千里挑一的特种兵。

    江流石当初碰到陆天宇的时候,和陆天宇没什么交锋,不过现在看到一身戎装,煞气腾腾的陆天宇,和那天在合江镇见到时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蒋营长,特战小队的人员已经集合完毕了,现在立刻就出发。晚一分钟,就可能多牺牲几条性命?!甭教煊钏档?。

    他们也看到了江流石,陆天宇倒是神色微微一变。他当时目睹了江流石和那地头蛇之间的战斗,简直就是碾压。

    他也来安全区了?

    不过也正常,合江镇已经被毁了。

    “蒋营长,我跟你们一起去?!苯魇鋈豢诘?。

    这下连纪向明都看向了江流石。

    一支幸存者队伍,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这种要求?

    只有蒋营长喜出望外:“那太好了!”

    江流石愿意去,那就多一分保障了!

    虽然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愿意跟他们一起去,但是这可是求之不得的。

    蒋营长知道,张老将军就很想让江流石加入军队。只是在中海的时候,还有个楚委员从中作梗。

    纪向明目光微微一闪烁,就他所知的,不少人都不愿意和异能者队伍合作,因为异能者队伍往往自大无比,根本不听指挥,瞎特么乱搞。

    这蒋营长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而陆天宇也一反常态地一声不吭,居然就这么默认了。

    “那就赶紧出发吧?!苯魇档?。

    他一个幸存者,反而比军队还显得着急。

    这让纪向明的神色更加古怪了,而陆天宇的表情也是怪怪的。

    他可是见过江流石杀人的样子,要说江流石是那种迫不及待赶着去救人的那种人,他根本不信。如果只是顺手为之,江流石也许还不会拒绝,但是主动去冒风险?

    “算了,走吧?!甭教煊钏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