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议厅出来,张老将军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热血的神色,似乎年轻时的那种激情又回来了。

    虽然危险就在眼前,但是整个安全区一条心,这样的安全区,不会轻易被打垮。

    “将军,兄弟们上就可以了,您还是留在安全区坐镇吧?!备惫僮咴谡爬辖肀?,有些担忧地建议道。

    张老将军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在中海的兽巢战斗中,还受了重伤。虽然最后被抢救了回来,但毕竟不是异能者,年纪也摆在了那里,身体上已经留下了永久的暗伤,始终没有痊愈。

    听了副官的话,张老将军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开口道。

    “其实在这末世中,人人都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战友、兄弟,亲人,爱人,朋友们惨死,或者变成了怪物,自己没有去拼命救援过,没有和他们一起战斗过,到头来,自己会不会后悔?”

    “如果答案是会后悔,那就去拼!我年轻的时候,选择走上当兵这条路,我就没有怕死过。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同胞死亡,看着我生长的这片土地最后变成没有活人的废墟,如果我苟且偷生了,我会后悔,会痛恨我自己?!?br />
    张老将军轻轻吸了口气,目光变得平静而坚定:“我是老了,正因为老了,才更应该豁出去战斗。不然躲在安全的地方,慢慢老死了,有什么意义?有句话说的很好,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活着?!?br />
    副官沉默了一下,然后啪一声站直了身体,郑重地行了个军礼,说道:“愿与江宁共存亡!”

    “韩源少将已经下令甄选安全区内的幸存者队伍了吧?”张老将军问道。

    “是的,命令已经下达了?!备惫俚阃返?。

    “嗯。那支小队还在安全区吧?如果韩源少将能说动他,行动会更有保障的?!闭爬辖档?。

    “就是将军你很看好的那支队伍吧?”副官有些好奇地问道。他不止一次听张老将军提起过那支队伍了。

    “既然这样,直接邀请他们进入军队,不是更好?”副官问道。

    现在在华夏大区,还有江宁安全区,都欢迎幸存者队伍加入军队。江宁安全区已经执行了一段时间,虽然让很多人不满,但还是推行下来了。

    幸存者队伍的最大问题是不服管制,但如果成立专门的异能者特种队伍,就会部分解决这个问题了。

    “他不愿意。也许这次他会同意,以后大区建立,他也需要有个根的?!闭爬辖行┢诩降厮档?。

    如果江流石和他的石影小队愿意留在江宁安全区,张老将军自然是求之不得。

    “我们走吧,回去让兄弟们准备这次的战斗?!闭爬辖档?。

    这时,从会议厅出来的另外几人正看着张老将军和他副官的背影,这些人正是韩源等人。

    “这位老将军,真是精神可嘉?!焙此档?。

    张老将军的那番话,他们都听见了。

    “有他这样的人在,这安全区不愁保不住了?!?br />
    连黄司令等人,都被张老将军所感染,激发出了原本的激情。

    不过说完之后,韩源神色微微一变,目光淡淡地问道:“那个谁……”

    “张皓景?!逼渲幸桓雠肆⒖袒卮鸬?。这女人看上去不像其他人那样实力出众,她戴着一副镜片很厚的眼镜,一直站在最后,不太起眼。

    “哦对,忘记了。谢谢你,万忆灵?!焙炊宰潘懔说阃?,温和地说道。

    “不过这个张皓景已经死了,就在昨晚?!焙吹?。

    白嘉言的目光顿时一闪,但没有说话。

    “其实这个张皓景我倒是不关心,只不过他一直说自己不安全,会遭到报复,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才派了人去?;に?。我就是想看看,他那么害怕被报复的事,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发生?!焙吹厮档?。

    如果张皓景还能听到这番话,只会背后一凉。

    韩源派人?;に⒉皇强粗厮那楸?,只是因为有点感兴趣而已。

    “结果无论是精神系异能者,还是那两名士兵,都没有任何察觉,就让人在眼皮底下被杀了。你们能做到吗?”韩源问道。

    他身边最强的那一男一女,都纷纷摇头。

    万忆灵则推了推眼镜,说道:“如果是非常强大的精神系异能者,是可以做到让人无法察觉的?!?br />
    “张皓景不是说过吗?那支队伍里,就有一个很强的精神系异能者?!?br />
    韩源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这么看来,那支队伍倒是和张皓景说的一样,很有价值了?!?br />
    “白嘉言,你跟他们一同行动过,将你知道的情况都详细地说一下,万忆灵,你记录下来?!焙此档?。

    “好?!蓖蛞淞橛Φ?。

    ……

    江流石在房间里等了一天,却一直没有等到王诗琪的电话。

    “我直接去找王诗琪?!苯魇翟诘炔患傲?。

    后勤处他们已经去过一次,影开着中巴车,很快就带着江流石到了那里。

    随着?;鱿?,后勤处这里也变得更加繁忙了,江流石跟着人流进入了大楼内,来到了一张办公桌前。

    “你好,我找一下王诗琪?!苯魇档?。

    “王诗琪?”后面的办公人员抬头看了江流石一眼,正要摇头,忽然江流石从众多嘈杂的声音中,辨别出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放到这里,对对,这些都放到这边?!?br />
    王诗琪穿着一身工作服,正在费劲地帮忙搬运衣物,这些衣物全部都用编织口袋大包,一包都有一米多高,她推都很难推动。

    “王诗琪?”江流石循声来到王诗琪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

    王诗琪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江流石……不好意思,我今天一直在忙,没有机会给你打电话……”王诗琪说道。

    “你怎么在做这个?”江流石问道。

    “人手不够……”王诗琪低着头说道。

    “影,叫张海和孙坤来帮忙?!苯魇苯铀档?。

    他将王诗琪带到了一边,问道:“我那些材料,找到了吗?”

    现在他就缺少那些材料了。

    王诗琪的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说道:“材料是找齐了,但……万少校说,现在是战备时期,这些东西不卖给外来人。我跟她据理力争,但是没有什么用。我没什么权力,做不了什么决定?!?br />
    不仅没有结果,她还被打发到这里来做这些苦力活了,理由就是一句“人手不足”,有闲心帮助外人,还不如来帮帮自己人。

    王诗琪原本已经瞒着万岚了,但万岚还是发现了。

    “是那个叫万岚的女人?”江流石眼中闪过了一丝冷色。

    他没有把那个万岚当回事,但是这女人却像只苍蝇一样,总是嗡嗡嗡地跳出来恶心人。

    “她人在哪里?”江流石问道。

    王诗琪听到江流石平静的问话,反而吓了一跳。

    她对江流石的行事风格,已经有了解了。

    “江流石,万岚管理后勤处,她有权做决定的。就算把她怎么样了,也拿不到材料。现在还是以拿到材料为重吧?”王诗琪说道。

    她知道万岚已经让江流石感到很厌恶了。

    江流石沉默了一下。

    如果是一般的苍蝇,他直接就一巴掌拍死了。

    不过王诗琪说得也对,而且就算他不在乎,王诗琪还要在安全区生活,她是为了帮自己,如果给她带来什么麻烦就不好了。

    “你放心,我只是跟她做交易?!苯魇档?。

    “真的吗?”王诗琪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流石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反倒觉得有些好笑了。

    “你这么怕我的吗?”江流石笑着问道。

    看到江流石不像在唬她的样子,王诗琪才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道:“老实说,你虽然看着不像会咬人的样子,但是我确实有点怕你。也就雨欣才觉得你特别温柔吧,觉得你全是优点?!?br />
    “是吗?”江流石摸了摸鼻子。李雨欣在闺蜜面前,还这样夸过他?

    “是啊,在中海安全区的时候她就一直这么说,不然怎么会义无反顾地就跟你走了。她说感觉跟你一起走,就像是电影里,仗剑走天涯的那种感觉。说那样也许会走出一条出路来,远比在安全区里活着强?!蓖跏魉档?。

    江流石觉得很意外,像李雨欣那样安静温和的女孩子,没想到也会在心底有那种很浪漫的梦。

    如果不是听王诗琪说,他根本想象不到。

    王诗琪去问了一下,回来后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她在忙,没办法见你?!?br />
    江流石心中有数,恐怕不是没办法见,而是直接不见。

    不过他并没有恼火。

    “你打个电话给她?!苯魇档?。

    “她也说了不要打电话……她说,你对安全区的人见死不救,她不会帮你这种人?;顾的慵热蝗鲜墩爬辖?,就去抱将军大腿,让将军给你拨材料……”王诗琪小声地说道。

    她真担心江流石盛怒之下,会直接让中巴车冲进来,将这个后勤处大楼都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