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br />
    轻轻的敲门声让张皓景的目光顿时一闪。

    不过隔壁的精神系异能者没有任何反应,门口也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动静,张皓景只是本能地紧张了一下,随后便放松了下来。

    他感觉应该是自己神经太过敏了,一听到敲门声就感觉心脏被揪了一下。

    “谁???”那女人一边问着,一边站起来走向门口。

    然而在打开门的瞬间,这女人就僵住了。

    张皓景端着盒饭,刚要将一口炖肉送进自己嘴巴里,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什么事?”张皓景看向门口,问道。

    那女人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江流石……

    而那两名战士就站在门口两边,却似乎对江流石一行人视若无睹一般。

    他们自然是受到了冉惜玉的精神影响,这种短暂的操控对冉惜玉来说并不是问题。

    而此时,这女人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一把尖锐的军刺正抵在她的喉咙上,冰冷的刀锋紧紧贴着她的皮肤,让她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零站在江流石身旁,在这女人开门的一瞬间,她迅捷地出手了,这女人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

    江流石冷冷一笑,对着这女人做了一个手势。

    “嘘?!?br />
    这女人哪里敢说话,那刀尖都已经划破她的皮肤了。

    这时,张皓景已经产生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之前房门敲响时,那种心悸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而且变得更加强烈。

    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按床边的警铃,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生死?;丫至怂?。

    “你动一下,我就立刻打死你,你可以试试是你快,还是我快?!苯魇纳粼谡硼┚岸呦炱?。

    同时张皓景感觉自己脑袋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原本要发出的求救吼声也被掐断在了脖子里。

    张皓景模模糊糊地看见,江流石等人走了进来,并轻轻关上了房门。

    模糊只是短暂的瞬间,然而在张皓景惊恐万分地清醒过来时,他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已经被冰冷的枪口顶住了。

    张皓景的动作和他浑身的血液一同凝固了。

    他本来就不是石影小队的对手,但是真正站到了对方的对立面时,他才发觉自己还是远远低估了这敌人的可怕。

    在江宁安全区的军营旁,一般人无法出入的江宁医院内,还是高层的VIP病房之中,对方却依然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门口的守卫,隔壁的精神系异能者,他们都没有任何察觉。

    张皓景心中冰凉一片,他失算了,他还是没有清晰地认识到,在江流石面前,他的渺??!

    “你最好配合一点,在这个距离下,不管你想做什么,你都没有机会的?!苯魇档?。

    张皓景心中一紧,没错,不光是江流石,还有冉惜玉……他还在冉惜玉的精神力笼罩下。

    绝望之感已经涌上了张皓景心头。

    他想破釜沉舟,和江流石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甚至连向外面的人求救都不行。

    这医院从表面看来依然一片平和,谁会知道他在这病房内,正被人用枪顶着脑袋?

    “你要杀就杀吧?!闭硼┚把壑幸黄阑?,说道。

    “你的待遇不错。谁给你的?”江流石问道。

    张皓景哼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回答你?我说了,你能放过我吗?”

    他并不傻,江流石特意潜入到了医院里,就是冲着他的脑袋来的,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过他?

    求饶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杀了我,你也活不长。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闭硼┚岸窈莺莸厮档?。

    一想到江流石之后的下场,张皓景心中就一阵扭曲的快意,连对死亡的恐惧感都减少了很多。

    “不关我的事啊,不要杀我?!蹦桥苏馐比床蹲懦錾笕牡?。

    不过她被零用军刺抵住咽喉,根本不敢大声。

    张皓景顿时瞪着发红的眼睛看向了那女人。

    江流石目光扫向了那女人,说道:“你知道什么?”

    “贱人,你敢出卖我……”张皓景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些。

    然而他刚一出声,一道细小的电流就已经在他身上蹿过。

    张皓景浑身一抽,声音立刻戛然而止,电击的巨大痛苦让他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看到张皓景眼珠子几乎都快瞪出来,不停抽搐的痛苦模样,那女人吓得全身都在不停地哆嗦。

    江竹影俏生生地站在那儿,小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手指上缠绕着一圈圈的电流,那些电流对她来说就好像是宠物一样。

    她光是听冉惜玉说,就已经看这个张皓景不顺眼了。

    现在看到张皓景本人,她更是觉得讨厌,自然要出手让张皓景好好尝尝苦头。

    “说?!苯魇醋拍桥说?。

    张皓景能有这么好的待遇,还敢将蒋晓初一家赶出来,霸占冉惜玉送去的东西,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江流石想知道他到底找了什么靠山。

    “张皓景回来后找到了一个人,把你的情况都告诉了这个人,还有冉惜玉过去的情况。但是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只说那个人很厉害,以后可以让他当官,让他平步青云,还说要让我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br />
    “我也是被张皓景哄骗的,我一个女人,又没有什么谋生手段,当然他说什么是什么,我不敢不听他的话。晓初和叔叔阿姨也是他非要赶出去,我也没办法……”

    那女人急急忙忙地说道。

    在她说话的时候,张皓景不断被持续地电击着。

    他痛苦得五官都扭曲了,一双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那女人。

    然而那女人根本就没有管他,她可不想跟张皓景做一对死命鸳鸯。

    她尽量地撇清自己和张皓景的关系,她现在恨不得说自己不认识张皓景。

    “贱……贱货!”张皓景挤出了两个字来。

    “你骂我干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那女人说道。

    “你能出卖张皓景,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出卖我呢?”江流石淡淡问道。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女人心里“咯噔”一下,看着江流石说道。

    而江流石则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忽然间这女人尖叫一声,调头朝门口跑去:“救命??!”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已经感觉到脖子一热,一股温热的液体不断地从脖子处喷涌了出来。

    她那一声“救命”,也变成了喑哑的声音,没有喊出来。

    那女人仓皇地捂着脖子,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身体轻微地抽搐着,很快就没有了气息。

    “真是……蠢死……”张皓景说道。

    那女人确实不是一个可以保守秘密的人,在江流石看着她的时候,她心虚了,不然也不会突然失去心智,做出找死的行为来。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个人是谁?你说出来,会死得快一点?!苯魇档?。

    张皓景已经疼得浑身冒汗了,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的。

    他稍一犹豫,江竹影就立刻释放了一股新的电流。

    “你最好考虑清楚,你作为异能者,身体素质应该可以扛一两小时以上吧?你会从内到外被烧焦,脏器全部被摧毁,皮肤被烧到溃烂?!?br />
    “那样子很难看的?!苯裼盎共钩淞艘痪?。

    以她的实力可以在瞬间让张皓景烧成焦炭,但是她也可以选择慢慢来,电流大小完全随她控制。

    “看来你是想试试啊?!苯裼八底?,小脸上露出了邪邪的一笑。

    对于这个想害她哥哥的人,江竹影可不会有丝毫手软的。

    嗤!

    又是一道电流从头到脚的闪过,张皓景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皮肤充血变红。

    “麻痹、剧痛、痉挛、血压升高、呼吸困难……这些你都会一一尝试一次的?!苯裼八档?。

    江竹影每说一个词,都会电击张皓景一次。

    张皓景终于扛不住了。

    “我……我说!”

    张皓景内心充满了不甘!

    他太恨了,他无比希望江流石落入悲惨的下场,但这种剧痛实在是难以忍受。

    张皓景心中痛苦无比!

    ……

    站在门口的两名士兵没有听见任何动静,在江流石他们开门出来之前,他们的神情又进入了恍惚之中。

    随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江流石一行人走了出来,江流石还转身关上了房门。

    这两名士兵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江流石他们离开医院后,他们才清醒过来。

    但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任何察觉。

    更不知道此时在门后的病房中,他们守卫的人已经变成了尸体。

    ……

    “呼!”

    回到中巴车上,江流石吐出了一口气。

    “谢谢大家?!比较в袷栈亓耸酉?,看向了江流石三人说道。

    “这次你的精神异能起了最大的作用?!苯魇⑿Φ?。

    如果没有冉惜玉,要潜入这种地方而不惊动任何人,根本不可能。

    精神异能,实在是诡异,难以防范。

    张皓景专门安排了一名精神系异能者来防冉惜玉,也没有防住。

    “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死人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比较в袼档?。

    她已经收回了精神视野,那名精神系异能者很快就会发现,隔壁那两个精神光团已经消失了。

    前一秒还在,下一秒就没了。

    “走?!苯魇豢?,影立刻踩下了油门。

    中巴车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在中巴车离开后,江宁医院内陡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鸣声,军人们从隔壁军营赶向江宁医院,住在附近楼房内的居民也纷纷被惊醒,站在窗口向江宁医院的方向望去。

    “出什么事了?”人们都在疑惑。

    这是江宁安全区的核心区域,难道出现变异兽或者丧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