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这一回头,吓了那女孩一跳,她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跟江流石打招呼的。

    “是你?”江流石仔细看了这女孩一眼,愣了一下。

    这女孩叫王诗琪,是李雨欣在中海安全区的闺蜜。

    她的父母也是提前被送到安全区的精英,她本身是一名护士。

    江流石自然记得她,而且还记得她的性格很骄纵。

    不过这次看到她,她却是穿了一身军装,看起来有些憔悴。

    “你也来江宁了,怎么穿成这样?”江流石问道。

    “这个,我是随军的护士,平时在后勤处帮忙?!蓖跏魉档?。

    随军?那还是很危险的。

    做这么危险的工作,还要在后勤处帮忙?

    江竹影在一旁好奇地看了她两眼,忽然眼前一亮,拉着江流石说道:“哥,刚才帮我们说话的就是她哎?!?br />
    之前江竹影气冲冲走过去的时候,听见了这个女孩和万岚的一部分对话。

    “原来是认识的人?!苯裼坝押玫囟宰磐跏餍α诵?,说道。

    江流石也有些意外,王诗琪居然会帮他们说好话?

    “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万岚少校太武断了。不过她本来就是那个性格?!蓖跏鞯蜕档?。

    江流石感觉王诗琪似乎变了不少,以前是娇生惯养,现在却是一副很疲劳的样子,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如同一只小猫一样张牙舞爪了,反而像是有点害怕一样。

    “不过没想到你们也来到江宁安全区了,真是太好了?!蓖跏髀冻隽艘凰啃θ?,说道。

    “雨欣还好吗?”

    “雨欣挺好的,她就在车上,你上车跟她聊聊吧?!苯魇档?。

    “那好吧……”王诗琪点头道。

    “对了,我想问一下,江宁安全区有储存的金属材料吗?各种不同的材料?!?br />
    走向中巴车的路上,江流石忽然问道。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张老将军,而且现在正是江宁安全区忙成一锅粥的时候,如果有别的办法解决自然更好。

    江流石现在争分夺秒,也等不起。

    “金属材料吗?”王诗琪仔细想了想,“应该是有的吧。食物、衣服、各种建筑材料,这些都是归后勤处管理的。我回去帮你查一下?!?br />
    “如果查到的话,可以对外出售吗?”江流石眼前一亮,问道。

    没想到他随口一问,还真的问对人了。

    也是,这些东西一般都是归后勤管理的。

    “出售?这个倒是可以的?!蓖跏鞫哉庖坏愕故呛苋范?,“有些品类属于非卖品,但只要不是特别稀有的材料,应该都是能卖的?!?br />
    “倒不是什么稀有的?!苯魇闹幸欢?。

    还好他去把直升机回收了,不好找的材料已经到手,剩下的都是不那么难找的。

    “那就谢谢你了?!苯魇档?。

    王诗琪微微一笑。

    果然是变了很多,中海安全区的覆灭,改变了她的性格吧。

    其实王诗琪的本性还是好的,就是性格太骄横了。

    现在性格改变以后,就是个好女孩了。

    “雨欣,你看谁来了?”江流石一上车就说道。

    李雨欣有些奇怪地说道:“怎么了?”

    她看向车门,随着王诗琪走上中巴车来,李雨欣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然后惊喜地扑了过来。

    “诗琪!”李雨欣一把拉住了王诗琪的手。

    其实在中海安全区覆灭后,李雨欣担心的人不光是自己的亲人,她也担心过王诗琪。

    关于王诗琪的情况,她还问过自己的外公和母亲,不过他们都不清楚王诗琪的去向,也不知道王诗琪的家里人都去哪里了。

    现在看到王诗琪安然无恙,李雨欣十分欣喜。

    “你没事就太好了,你家里人呢?他们都还好吧?”李雨欣问道。

    “嗯,都挺好的。你好像更漂亮了?!蓖跏鞔蛄孔爬钣晷?,眼睛里闪着泪光说道。

    “你要不要去家里坐一下?”李雨欣期待地说道。

    “不行,我还有工作的?!蓖跏魑训厮档?。

    “那江哥,我们把诗琪送回去吧?”李雨欣说道。

    “嗯,好?!苯魇坏阃?,影就立刻启动了中巴车,朝着江宁安全区的后勤处驶去了。

    李雨欣则拉着王诗琪坐到了床上,两个女孩拉着手,从李雨欣离开安全区一直说到现在。两个女孩说起自己的经历时,都是感触良多。

    这段时间李雨欣的异能成长了不少,而王诗琪也比起从前心智成熟了。

    而江流石坐在沙发上,从冉惜玉怀里接过了落落。

    这变异兽一到他手里就乖得像毛绒玩具一样,几乎一动不动。

    “叽叽……”

    落落被江流石轻柔地**着,却在江流石的手掌下瑟瑟发抖。

    “你抖什么?”江流石淡淡地说道。

    “叽!”

    落落身体一僵,顿时连抖都不敢抖了,一对长耳朵耷拉着。

    “啊,我到了?!?br />
    王诗琪往窗外看了一眼,慌忙站了起来,说道:“江流石,我回去就帮你查看,你可以列个清单给我,我给你先准备起来,好了我会通知你的?!?br />
    “好?!苯魇懔说阃?,迅速地将所需材料写了下来,交给了王诗琪。

    “那雨欣,我就先走了。我们下次再见啊?!蓖跏骱屠钣晷烙当Я艘幌?,才依依不舍地下了车。

    江流石向外看去,这后勤处就是以前的一座商场大楼,不少人在这里来来往往,许多车辆停在商场前的空地上。

    有运送煤炭的,还有运送衣物的。

    王诗琪穿过这些车辆,往大门走了进去,临进门前还转头对他们挥了挥手。

    “嗯?蒋晓初?”江流石忽然一眼看见了一个柔弱的身影,正在费劲地往下搬运煤球,衣服和露出来的肌肤都沾满了煤灰。

    这时蒋晓初似乎察觉到了江流石的目光,她抬起头来,一眼看见了中巴车,顿时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

    这一走神,她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煤球上,顿时失去了平衡。

    不过她还没摔倒在地,就已经被一只手拉住了。

    “你怎么在这里?”江流石问道。

    随后冉惜玉也下了车,她看着蒋晓初的模样,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张皓景人呢?”冉惜玉冷冷地问道。

    江流石也神色不善,这个张皓景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他把我们从住处赶出来了,我们现在自己找了住处,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工作稍微辛苦一点?!苯跛档?。

    “送你们的那些食物呢?”冉惜玉问道。

    蒋晓初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正吃着呢……”

    “他这么对你们,就不用帮他掩饰了?!比较в竦?。

    她身为精神系异能者,蒋晓初一撒谎她就察觉到了。

    “他现在人在什么地方?”江流石淡淡地问道。

    “他没了一条腿,住进医院里了?!苯跛档?。

    江流石挑了挑眉头,原来那个张皓景丢了一条腿。

    不过他为什么敢这么做?这是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吗?

    “没事的,我们现在有住处。医院都是重兵把守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好不好,惜玉?”蒋晓初很不安地说道。

    当张皓景回来后,那种癫狂的样子,更是让她心中忐忑不安。她生怕因为自己的事情,让江流石他们陷入什么麻烦当中。

    可惜她能找到的收入比较高、她又能做的工作,就只有打煤球和搬运煤球这些活,不然她宁可躲在什么封闭的环境中工作,也不想让冉惜玉撞见。

    “好不好啊惜玉?算了吧,算了。大不了以后不再来往了,正好我们自力更生?!苯醢蟮乜醋湃较в?。

    冉惜玉眼神冰冷,听到这里才说道:“你们本来就是在自力更生?!?br />
    不过看到蒋晓初这么担忧,冉惜玉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你这样也太累了?!?br />
    “累什么啊,听说大区很快就要建立好了,以后就能回到末世前的生活,这样也就有盼头了。虽然不可能真的跟末世前一样,但至少可以安定地生活了?!?br />
    “等学校重新开了,我就去当老师了?!苯跤行┢谂蔚厮档?。

    大区一旦建好,学校一类的设施都会重新开启,蒋晓初怎么说也是精英海归,去当老师还是没问题的。

    “其实很多人都跟我一样,现在虽然是最苦的普通人,但是能活着,还能期待一下未来,就已经很知足了?!苯跛底?,沾满煤灰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

    江流石没有说话,普通人还不知道“蜂巢”的出现。

    建设得热火朝天的安全区,真要毁灭起来,不过也就是一瞬间。

    “我继续工作啦,惜玉,下次我们再聊?!苯跣α诵?,就继续去搬煤球去了?;褂辛娇ǔ档拿呵虻茸判断吕?,然后分发给前来领取煤球的人。

    但是作为打煤球的蒋晓初这类普通人,却是没有机会分到煤球的。数量有限,能供应的人也不多,普通人虽然可以买煤球,但是就赚那么一点,哪舍得用来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