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江宁安全区后,江流石立刻就去了指挥部。

    不过他并没有见到张老将军,此时江宁安全区的高层都忙得脚不沾地,接待处连汇报都不肯汇报。

    江流石没办法,只能先离开指挥部。

    他刚从指挥部出来,就撞见了熟人。

    关队长,以及白嘉言,他们正在门口和人交谈。

    他们从飞禽变异兽的爪下逃出生天后,就立刻赶回了江宁安全区,比江流石还回来得早一点。

    现在他们是来指挥部汇报情况的。

    “蜂巢”出现后,指挥部来了许多人,基本都是来打探情况的。

    真实情况只有安全区的高层才知道,江宁安全区几十万人,其中绝大部分都不知道出了“蜂巢”这件事。

    剩下的一些人只是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江宁安全区正在加强警备,调动军队,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关队长他们作为刚从市区回来的队伍,自然会受到关注。

    “白队长,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们有没有近距离看到?”

    “听说你们损失惨重啊,不过刚才听说有支队伍全部牺牲了,只有一个人逃了回来?!?br />
    人们都在争着发问。

    “我听说你们跟一支幸存者队伍一起出发的?那支幸存者队伍呢?”

    “可能没了吧?!?br />
    幸存者队伍的实力肯定是不如军队的,连黑豹小队都损失惨重,幸存者小队全军覆没也很正常。

    关队长有些神色低沉地说道:“不是,他们是先离开了。现在他们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br />
    “先离开了?逃跑了吗?”其中一名穿着军装的男子挑了挑眉毛,说道。

    而在他身旁还有个女军官,闻言也是冷冷一笑:“石影小队吧?我就知道他们靠不住,一遇到这种事就吓破胆子了?!?br />
    这女军官就是江流石他们刚来江宁安全区时,遇到的那个负责新人审核的万岚。

    因为江流石,万岚受到了惩罚,而且被调离了岗位,现在在后勤处。一听到石影小队四个字,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请问,这个石影小队,是开了一辆中巴车吗?”另一名容貌更加年轻的女军官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万岚疑惑地转头问道。

    这名年轻女军官顿时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然后说道:“我认识他们,在中海安全区的时候。不过他们不是那种人,他们……”

    “行了,你知道什么呀。你跟他们很熟悉吗?你就知道他们不是那种人。现在事实摆在眼前!那个江流石,我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蓖蜥袄湫ψ糯蚨狭苏饷昵崤俚幕?。

    又是在中海安全区的时候……一听这话万岚就来气。

    张老将军这么说的时候,她只能老老实实听着。但这名年轻女军官什么都不是,她凭什么要买账?

    那名年轻女军官被当众吼了一通,脸色发红,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道:“石影小队,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惫囟映ひ⊥返?。

    “还问什么问啊,说不定回不来了……”万岚幸灾乐祸地说道。

    她巴不得石影小队不要再出现了,免得她看到就不舒服。

    然而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背后忽然一凉。

    万岚陡然吓了一跳,急忙转过头去。

    这一转头,万岚再次受到了惊吓。

    她愕然地看着面前的江流石。

    “你再说一次?”江流石说道。

    万岚心里直打鼓,这人怎么会在这儿??!

    而且被江流石这么看着,万岚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差点被吓出来了。

    不过再一看,这里可是指挥部门口!

    她根本就不怕江流石。

    虽然张老将军护着江流石,但是现在江流石主动抛下他们军队的人,自己逃跑了。

    就算不处分江流石,今后也绝不可能再护着他们了。

    甚至关队长他们闹起来,将石影小队驱逐出安全区也是很正常的事。

    万岚不仅不怕,反而觉得心中畅快。

    事实证明,她之前的判断果然是没有错的。

    像这种目中无人的幸存者队伍,根本就是害虫。

    “你嘴怎么这么臭??!没刷牙吗?”江竹影皱眉问道。

    她刚才听到这万岚的话,就立刻气鼓鼓地过来了,走得比江流石还快。

    万岚愣了一下,立刻就反唇相讥道:“被我们的队伍?;ぷ?,结果遇到危险就立刻逃跑,换做我就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见人了,真不知道这是脸皮厚到了什么地步,才好意思出现在这!”

    “是吗?关队长,你是这么说的吗?”江流石看向了关队长和白嘉言。

    关队长张了张嘴,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你们已经回来了?!惫囟映ず芗枘训夭趴谒盗说谝痪浠?。

    他没想到江流石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要找直升机吗?

    刚才关队长其实也没有说是江流石他们逃走了,只是他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说出真相。

    那真相太令人难堪了。

    现在一看到江流石,他又想起了他们和江流石之间的巨大差异,想起了他们和那飞禽变异兽一交手之后的震惊和错愕。

    “江队长他们,不是逃走的,只是跟我们分开行动了?!惫囟映に档?。

    “当时,其实是江队长先感应到了危险,但是我没有听从江队长的提醒。江队长便先离开了,他刚一动身,危险就随之出现……这次受到这么大的损失,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关队长沉重地说道。

    众人顿时都有些愕然,一下子议论纷纷起来。

    黑豹小队在安全区内也是有名的特种队伍,怎么会向一支幸存者队伍低头?

    万岚更是难以置信,她呆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后面的中巴车说道:“不对啊,既然他刚动身就出现了危险,那他应该也遇到了危险吧?那怎么你们损失惨重,他就什么事都没有呢?”

    中巴车毫发无损,江流石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黑豹小队开回来的车,简直是惨不忍睹,就连白嘉言那拉风之极的“咆哮者”,都变得破破烂烂。

    万岚这一说,许多人也跟着疑惑起来。

    这时,白嘉言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江队长的车,的确是太厉害了……”

    白嘉言这么说,就已经回答了万岚的问题。

    不是江流石没有遇到危险,也不是他耍了什么手段,纯粹是实力的差距!

    同样的危险下,江流石他们没有任何损失,而黑豹小队则损失惨重!

    万岚目瞪口呆,她感觉自己的大脑完全不够用了。

    她刚才还幸灾乐祸地觉得江流石他们可以滚蛋了,转眼间就听到了这些?

    不仅是关队长,连华夏大区来的白嘉言,都对江流石心服口服。

    而且关队长更是承认了自己的责任,江流石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他先感应到了危险,是关队长没有听……

    这么说来,反而应该感谢江流石,并且向江流石道歉!

    这时,关队长果然对着江流石低下了头:“这次的事情,是我太盲目自大了。我应该向我的队员们道歉,也应该向江队长道歉?!?br />
    “我们还要去汇报情报,就先不说了?!惫囟映っ娑灾茉獾哪抗?,已经不想在这里继续待着了,他和白嘉言一起,进入了指挥部大楼。

    众人议论纷纷,而这时,江流石则看向了脸色难看的万岚。

    “你没什么要说的?”江流石问道。

    万岚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她没好气地看了江流石一眼:“还有什么说的,你不要得理不饶人。你既然那么强,为什么不救人?他们都是因你而死的?!?br />
    “你干什么?”被江流石冷冷地看着,万岚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时,之前那名问话的男军官立刻挡在了万岚身前。

    “这里是安全区,你想在这里动手?”男军官皱着眉头问道。

    “林远……”万岚被江流石冷漠的目光看得心头直突突,躲在这名叫林远的军官身后不敢冒头。

    “一点误会,过了就算了?!绷衷督┯驳厮档?。

    江流石漠然地看着他们,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竹影,我们走?!苯魇?。

    林远神色依旧,目视着江流石他们走远。

    他觉得江流石的那一丝笑容,让他有种心中一寒的感觉。

    不过这里可是安全区,重兵把守,江流石又能怎么样?

    而且说白了,这件事说大不大,江流石就算心中膈应,也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事,就付出惨重的代价。

    “放心吧,没事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招惹他了,我看他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绷衷蹲房醋磐蜥八档?。

    万岚翻了个白眼:“在这安全区我还能怕他?再说我怎么知道他会在这里?不过谢谢你啦,林远?!?br />
    “你不用谢我,我也是看在你姐的份上才照顾你的。不过你姐要是知道你这么惹事,她会骂你的?!绷衷端档?。

    “她凭什么骂我?我说得有错吗?就算我之前误会那个姓江的了,可是他见死不救也是事实啊?!蓖蜥昂吡艘簧档?。

    林远心中叹了口气,万岚的性格太自视甚高了,偏偏没有实力,这样下去总会惹到不该惹的人的。

    也就是那江流石是个幸存者,如果是个什么高级军官,这件事可就不会这么容易地罢休了。

    江流石和江竹影刚走远,一个人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传来了一路小跑的脚步声。

    没等对方叫他,江流石就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头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