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到来之前,江流石就已经获得了星种。有了和星种绑定的基地车,江流石才能一路走到现在,现在他要反过来?;ば侵至?。

    取走直升机材料后,江流石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往合江镇。

    “这才两天时间,那个何军宏能搜集齐材料吗?”李雨欣还有些担心。

    “最难找的部分我已经找到了,何况他为了自己的小命,肯定积极?!苯魇档?。

    何军宏现在成了合江镇的老大,但是他头上同时也悬着江流石这把刀,随时可以让他从老大的位置上滚下来不说,还连脑袋都保不住。

    不管怎么说,江流石饶了他一命,还给了他老大的位置,他如果连材料都找不齐,那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

    中巴车和东风铁甲一前一后沿着来路行驶,然后拐上了去合江镇的道路。

    合江镇是江宁市郊区,距离算不得远。

    很快,江流石他们就接近了合江镇。

    然而远远望去,江流石的心中却突然升起了一丝怪怪的感觉。

    合江镇像是一团黑影一样出现在道路的另一端,乍一看似乎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等到中巴车开到了镇上时,江流石心中那一丝怪异感被证实了。

    合江镇上的建筑物东倒西歪,道路四分五裂,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犁了一遍似的。

    江流石下了车,警惕地注意着周围,往镇子里面走去。

    镇口停的那些车辆,像是被火焰一烧而空了,只留下了部分残骸。

    原本守在镇口的那些守卫、幸存者,不要说看不见人影,就是连尸体都看不见。

    江流石走出了一段距离,才终于在废墟中看到了一些白骨。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江流石的心不断往下沉。

    冉惜玉轻轻闭上了眼睛,随后又睁开了双眸,眼神有些震惊地说道:“没人了,一个活物都没有?!?br />
    在她的精神感应中,整个合江镇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之前还满是幸存者的一个小镇,忽然间就变得比末日中的废墟更加死寂,连丧尸都没有一只,让人细思极恐。

    而且不仅是没有活人、没有丧尸,就是小虫子,甚至是植物都没有。

    仔细看去,路边的植物都变得光秃秃的,像是森林火灾后的现场。

    这样的痕迹一直延伸到路边,然后在一处地面的裂缝中截止消失。

    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不管它是什么,它应该就是从这裂缝中离开了合江镇。

    “是变异兽潮吗?”江流石站在镇子的道路上,脸色不太好看地望着周围。

    这里的痕??刹幌袷潜湟焓蕹绷粝碌?,虽然可以看出幸存者们曾经拼死抵抗过。

    “变异兽也不会把尸体都带走,会在这里就吃光?!苯魇牡?。

    而这里只能断断续续地看到一些白骨,江流石去查看了一下,在这些白骨上,他也看不到有被变异兽嚼碎咬断的痕迹,反而是一截完整的骨头。

    “所有人都死光了?”江流石的心情很沉重。

    他到处寻找了一下,又来到了之前在合江镇时,何军宏给他们安排的住所。

    在蔚菲菲的住所中,江流石有些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字条,被压在桌上。

    “不知道是否会被你看见,江队长,有诡异的东西和大量变异兽出现,我们要逃了?!?br />
    “她在逃跑之前留下了字条,没想到真的被我看见了?!被购盟恢钡酱Σ榭?。

    看来合江镇的人也不是全军覆没,有不少人应该是逃掉了。

    大量变异兽可以理解,诡异的东西是什么?

    江流石不由得想到了今天出现的飞禽变异兽群。

    那诡异的东西,也许就是星种感应到的危险来源?

    既然蔚菲菲在字条中将其说成是“东西”,而不是怪物,说明那并不是变异兽,至少不会是一般的变异兽。

    “吱吱吱!”

    落落在这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残留的气息,一直紧张不安地缩成一团,发出低低的叫声。

    “材料找不到了?!苯魇谡蛏献吡艘蝗?,很是郁闷。

    他也不知道何军宏将材料都放到了什么地方,而且镇子里很多建筑物都成了废墟。

    如果可以开着车,打开自动吸收功能,倒是可以慢慢搜索,但这道路太烂,连车都开不进去。

    而且江流石感觉,这里不能久留。

    那“诡异的东西”随时可能会杀个回马枪。

    现在那“东西”还没有直接找上他,找上星种,这也是让江流石有些不理解的地方。

    “它既然针对星种,为什么不来找星种?反而袭击了合江镇……”江流石心中疑惑。

    “江哥,现在怎么办???”张海也下车跟了过来,看到周围的情况,他估摸着江流石也不会有收获了,这下江流石的心情肯定不怎么样了。

    “先回江宁安全区吧?!苯魇?。

    实在不行,只能请张老将军帮忙了……

    现在还能够帮他搜集到那些材料的,也只有江宁安全区了。

    ……

    轰轰!

    仿佛地下有火车开过一般,随着一阵闷响声传来,地面咔咔裂开,一团团黑色的物体随即从各处裂缝中钻了出来。

    这些覆盖着黑色鳞片的物体钻出后,又迅速地融合到了一起。

    而在它的前方,另一团黑色的物体也随即从一处建筑物的废墟中钻出。

    两团黑色物体融合到了一起,加起来的体积已经像是一幢两层楼高的小楼一样了。

    这黑色物体外表覆盖着鳞片,而鳞片的张开处则全是一个个的黑色裂缝,像是血盆大口一样一张一合,仔细一看既像是肉,又和血肉不太一样。

    随即这小楼般的黑色物体,不断地向前移动而去。

    它的远处,一群飞禽变异兽正在上空盘旋地飞翔着,下方同样是一座已经变得如房子一般大的黑色物体。

    这黑色物体,已经不仅仅像是“蜂巢”了,那一个个不断开合的黑色裂缝,里面就像是无穷的黑暗一般。

    两团黑色物体像是互相感应一般不断接近,一路上所有被它们碾压过去的汽车,碰到的丧尸,都成为了它们的一部分。

    它们的身躯越来越庞大,当它们最终融合到一起的时候,已经变得像是一座真正的高楼一般。

    这黑色的巨大“蜂巢”在城市当中不急不缓地移动着,不断地成长着……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在江宁市的某个方向,一群人正远远地望着那若隐如现,移动着的黑影。

    其中一人正是蔚菲菲,而这群人便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合江镇幸存者。

    他们惊恐地看着那团黑影。

    “那真的是生命体吗?”

    他们疯狂地扫射,攻击,都对那团黑影没有起到效果。

    相反,那黑影一直不断地前进着,吞噬碰到的一切东西。

    除此之外,它还带来了大量的变异兽。

    那些变异兽不分种类,都受到它的控制。

    变异兽在它面前,就像是被统一地指挥了一般。

    这甚至比兽巢中的母兽还要可怕,母兽也只能驱使变异兽群。

    但是“蜂巢”所控制的变异兽,它们会将猎物都交给它,甚至将自己都主动送上去被吞噬。

    “只有江宁安全区的大炮才能解决掉它了!”

    “我们去江宁安全区!这东西在江宁市,就像是第二次末日降临了,我们是活不下去的?!蔽捣品朴锲林氐厮档?。

    她的队伍中,只有她和桃子,还有两名队员逃了出来,这还是因为桃子是精神系异能者。

    但即便如此,其余人也全部牺牲了。

    那“蜂巢”比丧尸,比变异兽都要可怕。

    在它面前,他们这些在末世中挣扎求生的幸存者,最后的活路都被切断了。

    “没错,只能去安全区了!”

    安全区内有军队,有大量的热武器。

    在末世中,还是炮火和子弹更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之前安全区不会轻易收入幸存者队伍,但现在更大的危险降临了,安全区总不能再将他们拒之门外。

    至于逃离江宁……在末世中迁移,哪是那么容易的,而且他们都是江宁人,在末世后好不容易支撑到了现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踏上什么夺命奔逃之路。

    “不知道江队长他们是不是还安全?!蔽捣品谱詈笸艘谎勰窃洞Φ暮谟?,心情沉甸甸的。

    江宁市安全区。

    指挥部内。

    “嘀嘀嘀!”

    一台座机猛地响起,一名负责接电话的女兵立刻拿起了电话:“这里是总指挥中心,请讲?!?br />
    “马上替我转接蒋师长……不,替我转接军委,转接司令!”电话那头传来激动的声音。

    “请问你的编号职位是?”女兵神情微微一凝,问道。

    “我是龙虎小队的!我刚刚逃回来……转告军委们和司令,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电话那头吼道。

    “我知道了?!迸⒖套α艘桓龊怕?。

    她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而此时,一名浑身是血的士兵刚刚在安全区的大门内放下了电话,他脸色发白,似乎将身上的鲜血都要流尽了。

    “这位同志,真的不用先把你送去医院吗?”大门内的战士惊疑地看着这名士兵,问道。

    “不用。请给我一辆车,我要去指挥部?!闭饷勘档?。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其他地方。

    “你的战友还有队长呢?你这是……跟队伍走散了?”那战士又问道。

    “不是……”士兵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慌,“他们都死了?!?br />
    “怎么回事?!你们遇上变异丧尸了?还是……高级的变异兽?兽群?”那名战士震惊地问道。

    然而士兵还是摇头:“都不是……“

    “是一个更可怕的鬼东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