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上标注的直升机坠落区域,位于江宁市市中心的一处商业街附近。

    随着车队逐渐接近市中心,面临的压力也迅速激增。

    这也是江流石第一次看到末世后之后市中心的场景。

    到处都是碰撞在一起的车辆,路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丧尸,商场的观光电梯被鲜血糊满了玻璃,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人影。

    末世时的全城断电,让里面的人被困住了。同样的情形,不知道在多少地方同时出现。

    “吼!”

    远处隐约传来令人心悸的吼声。

    “是变异丧尸?!绷阃懦荡巴?,说道。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传来,一只丧尸猛地扑到了车窗上,一张年轻女人的面孔狰狞无比地贴在外面,血红的双眼几乎要瞪出来一般,看着车内的人。

    然而这面孔只出现了一瞬间,就已经被疾驰的中巴车甩了出去。

    “吼吼!”

    越来越多的丧尸从其他街道、周围的建筑物中冲了出来,扑向车队。

    黑豹队也不像之前那样游刃有余了,他们的车上不断有丧尸挂上来,就算一枪打过去,丧尸也不会吃痛松开,反而会更加疯狂地向车厢内爬去,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就在这时,最前方的“咆哮者”卡车忽然传出了一阵如同雷鸣般的引擎声。

    一股更加浓重的黑烟猛地从卡车的烟囱喷出,随后“轰”的一下,一股炙热的火焰赫然从排气管中席卷了出来。

    整辆卡车就像是沐浴在烈火之中。

    白嘉言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将油门猛地踩到了底,“咆哮者”嘶吼着,冲向了前方密密麻麻,一眼望不见头的丧尸群。

    丧尸群密集、疯狂,但是“咆哮者”就像是一头疯狗一样地冲入,将丧尸群撕裂出了一条口子。

    “真是厉害!”

    关队长眼前一亮。

    怪不得叫“咆哮者”,这声势太惊人了。

    “太猛了!丧尸群根本挡不??!”张皓景也大声惊叹道。

    他转头看了一眼最后的中巴车,那中巴车一直跟在后面,倒是稳稳当当的什么事都没有。

    “倒是舒服……”张皓景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这样下去,他想让冉惜玉主动放弃那支幸存者队伍,放弃江流石的想法,就要落空了。

    江流石坐在中巴车内也看着这一幕,不过他已经知道这“咆哮者”只是冲击波卡车的仿制版,就是“咆哮者”现在火力全开的速度,也离冲击波卡车时速600多公里的速度差得远。

    甚至还不如中巴车开启冲刺时的速度。

    “轰——!”

    在“咆哮者”的带领下,车队迅速冲过了这片路段,在一处相对平静点的地方停了下来。

    “迅速休整一下,这里不能久待?!惫囟映ち⒖烫鲁岛暗?。

    几名黑豹队员也迅速下车,借着建筑物的掩护到不远处放哨去了。

    “白队长,这次多亏了你们啊?!闭硼┚靶呛堑厣先ス?。

    白嘉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和他一同的闵强则默默地坐在车上没有动弹,只是拿出了一包干粮在吃。

    他徒手对付了一路丧尸,到现在都没有出过大刀,以至于张皓景看向他时,都不由得看向他背后的大刀。

    没出武器就已经那么强了,出了武器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们轻松了一路,也不过来说一声谢?!闭硼┚翱聪蛄酥邪统?,说道。

    白嘉言也看了过去,这辆中巴车倒是比他想象得要结实得多,不断有丧尸扑上去,但车身没有任何的损伤。

    出发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谢就不用了,反正也是顺便带路的?!卑准窝圆辉谝獾厮档?。

    这辆车虽然防御不错,但是还不至于入他的眼。

    “咆哮者”是他亲手打造的,动能十足,而且和他的异能相关?!芭叵摺痹诰锤锤淖昂?,已经十分强悍了,一般的车辆根本没有办法和“咆哮者”比。

    江流石自然不会专门下车去说声谢谢,没有那辆卡车,没有关队长他们,中巴车也可以走到这里来。

    张皓景觉得是中巴车占了便宜,江流石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惜玉,多观察周围的情况?!苯魇档?。

    这里毕竟是市中心,对于在这里休息,江流石并不赞同。

    但那辆卡车不能一直高强度地疯狂行驶,而那些黑豹队员们也在趁机休息。

    “好的?!比较в袼档?。

    她的眼眸像是银河一般闪烁着光芒。

    “我也感觉挺危险的,但是丧尸太多了,还无法确定准确的危险来源,我正在感应……”

    冉惜玉眼中的光芒更加明亮了,她的目光“穿过”了中巴车,看向了远处,在那些密集的丧尸群中不断地扫描搜索着。

    听到冉惜玉这么说,江流石更觉得不应该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张皓景?!苯魇蚩顺荡?,喊道。

    张皓景没好气地看了过去,这江流石还真是没把他当回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呼他的名字。

    他好歹也是政府里的一名小官员,不是什么平头老百姓。末世中,手里只要有一点权力,就能拿捏别人的生死了,只是平时不会那么做而已。

    但是别人一定要尊重他的地位。

    江流石之前用枪对准过他的脑袋,又怎么会管他是什么人,喊名字都是客气的。

    “江队长,什么事???”张皓景慢悠悠地走过去问道。

    他现在可不怕江流石,就算江流石再怎么嚣张,有华夏大区的白嘉言在,还有黑豹小队在。

    “已经五分钟了,休息得差不多了,告诉你们关队长,立刻出发了?!苯魇档?。

    “江队长,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关队长会看着办的?!闭硼┚八档?。

    关队长这时也看了过来,他听见了江流石和张皓景的对话声。

    “这里是市中心,而且冉惜玉的精神感应显示不太好?!苯魇档?。

    周围安安静静的,没有多少声音。

    这种安静,反而让江流石觉得不太舒服。

    “你也说了这里是市中心,觉得感应不好是很正常的,危险到处都有嘛。不过江队长你大可以放心,有白队长他们在,不会让你们遭受危险的?!闭硼┚八档?。

    他话里有话,神情揶揄。

    “我说的不是丧尸群那种危险,不仅冉惜玉,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小心为上,先离开这里?!苯魇辶酥迕纪?,耐着性子说道。

    他隐约也有种心慌的感觉。

    这种感觉,甚至给江流石带来了一丝不安。

    这让他想到了今天早上,星种感应到的危险。

    此时他的心慌感,就和星种感应到危险时,他的感受相似。

    这让江流石不得不重视。

    而这些人毕竟是江宁安全区的人,虽然江流石很看不惯这个张皓景,但依然警告道,只是关于星种的部分,他不可能跟这些人说。

    “哎呀,江队长,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只是感觉不对劲而已。再说,不能因为你的一点感觉,就让所有人都跟着跑吧?!闭硼┚靶ψ潘档?。

    言下之意是在说江流石神经过敏了。

    江流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在那儿看热闹不说话的白嘉言和关队长。

    他们虽然不出声,但看神情也是略带一丝笑意。

    江流石的表现,在他们看来也是完全没必要的。

    都到了这里,早就应该对各种危险有所准备,这么紧张实在没意义。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自己走了?!苯魇档?。

    原本江流石只是提醒一声,但是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江流石也就失去了和他们一起战斗的想法。

    还不如各走各路。

    这时关队长才终于有了反应:“江队长,你这是干嘛?”

    他接到的其中一个任务是给石影小队带路,如果石影小队中途脱离,他觉得不太好交代。

    江流石淡淡说道:“我们并不是合作,只是顺道一路而已,现在我提前走,也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同意吧?有人问起来,你如实说就行了?!?br />
    说完他就已经关上了车窗,中巴车发出低沉的嗡鸣声,离开了这片停车场,往街上开去。

    张海和孙坤驾驶着东风铁甲,白了张皓景和关队长一眼,冷笑一声:“你们也真是够自信的?!?br />
    说完,张海狠狠一脚踩下油门,带着一屁股的黑色尾气从这两人身边开了过去,跟上了中巴车。

    “晦气!”张皓景使劲挥了两下手,拨开了面前的黑烟。

    “好心不识驴肝肺?!惫囟映ひ灿行┪鸦?,他劝江流石的队伍留下来,结果江流石根本就不买账。

    没有他们和白嘉言的?;?,江流石的队伍恐怕并不那么容易在市中心行动。

    不过他的任务只是带路,并不是?;?,既然江流石自己执意要走,那他也管不着。

    “再停留十分钟左右我们就出发?!惫囟映に档?。

    这里确实不能久留,但也犯不着太紧张。

    这么多人,就算来了变异丧尸,也可以对付。

    他看向那辆中巴车和东风铁甲,那两辆车已经快驶出停车场了。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忽然传来。

    在东北方向,一名负责在那里警戒的黑豹队员忽然被高高抛起,随后一道黑影像闪电般掠过,那名黑豹队员瞬间肢体分离,在惨叫声中化为了一团血雾。

    关队长顿时神情大变:“战斗!”

    那黑影是什么鬼东西?

    黑豹队员都是战士中的异能者,怎么会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连开枪示警,拖延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抓住。

    白嘉言也立刻启动了“咆哮者”,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那辆还在轰轰前进的中巴车,和跟在后面的东风铁甲。

    在所有车辆都靠拢,旁边有建筑物作为掩护的情况下,只有那辆中巴车和东风铁甲,孤零零的暴露在空地上。

    而且他们不仅没有调头回来靠拢,还继续往前行驶。

    “那黑影速度很快,他们这么跑怎么跑得过?”关队长说道。

    他以为江流石他们是准备直接跑,估计是仗着中巴车的防御力不错。

    “这样做很愚蠢,幸存者队伍往往就是缺乏明智的判断力?!卑准窝砸菜档?。

    那道黑影给了他十分不好的感觉,在黑影出现的瞬间,他都感应到了很强的威胁感。

    就在这时,一声尖啸声传来,一道黑影骤然从高楼上扑了下来,朝着中巴车猛地俯冲了过去。

    “是飞禽类变异兽!”

    这次所有人都看见了,那黑影原来是一只飞禽变异兽,翅膀展开足有几米宽,长长的喙像是钢锥一般,两个利爪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

    “啸!”

    这样的飞禽变异兽还不止一只,眨眼间在周围又出现了十几只,围绕着中巴车盘旋。

    “这么多……”关队长神情巨变,这些飞禽变异兽无声无息地朝他们靠拢了过来,足足有这么一大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