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真是巧啊,又见面了?!毖钋锟吹浇魇热俗吖?,笑嘻嘻地说道。

    “有些人也真是傻啊,一来就把人得罪了。就这样还怎么在这儿混?你们说是不是?”杨秋和他的那些手下们阴阳怪气地说道。

    杨秋话音刚落,就看到江流石的目光扫了过来。

    那冰冷的眼神,让杨秋一下子想到了那只被打死的二级变异丧尸,不由得心中一凛,脸色微微一变,连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说道:“怎么,你想动手?”

    杨秋心中有些恼羞成怒,在这个地方他还怕江流石?

    江流石已经落后他一步了,一来就得罪了人,就算他能进入安全区,今后也会被自己压着,早晚有收拾他的时候。

    怕什么?!

    “真是可怜,在这儿狗仗人势?!苯裼暗档?。

    而江流石只是扫了他一眼:“你拼了命想进去的地方,我未必就在意。别拿你那点心思来揣测我。愚蠢?!?br />
    看到江流石这么平静,杨秋心里有点打鼓。

    不过看到万岚等人,他又有了底气。

    在这里,江流石不敢动手。

    万岚也听到了那句“狗仗人势”,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这些人说话也太肆无忌惮了!

    接下来的审核中,她希望江流石一定被打得满地找牙,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在这时,大门发出了沉重的声音,地面似乎都在微微地颤动。

    随后,一队钢铁巨龙般的车队,从大门鱼贯驶入。

    总共上百辆车,还有坦克、装甲战车!

    这些车辆全都染血,车厢内装着一头头的变异兽,狰狞的兽牙和庞大的身躯,一眼看去让人胆战心惊。

    “嗯?是张将军回来了!”万岚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和这支军队的归来,区区江流石就算不得什么了。

    纪向明也是眼前一亮,直接丢下了这些幸存者队伍,大踏步朝着那支军队迎了过去。

    江流石等人则在一旁看着,这车队的车身上全是坑坑洼洼的痕迹,车上的人一个个被晒得黝黑,风尘仆仆,身上的军装都被鲜血染透了。

    而且一名将军亲自带领军队……

    江流石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远处的脚手架。

    他来之前以为这个江宁安全区是个小地方,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建设得如火如荼,守卫森严。

    苏光启和苏瞳选择了这个地方,应该也不仅仅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乡所在地。

    不过他们自然不会故意瞒着江流石,只是知道的消息很少,并不能确定什么。

    他们毕竟是科学家,不是从政从军的人。真正隐秘的消息,他们是无从得知的。

    这时,那些军人已经从卡车上跳了下来。

    最前方的一辆装甲战车内,下来了一名军装笔挺的将军。

    这名老将军取下帽子,头发已经完全银白了,但依然有种精神矍铄之感。

    纪向明来到这名老将军面前,立刻笔直地敬了一个军礼。

    “哈哈,小纪啊,怎么,在审核新来的幸存者队伍?”张老将军笑着问道。

    “回首长的话,是的?!奔拖蛎骰卮鸬?。

    “那我也过去看看。正好刚回来,换换心情。天天跟那些变异兽,丧尸打交道,心情都沉重了?!闭爬辖档?。

    随着这名老将军和纪向明一起走了过来,万岚顿时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色。

    她只是一名后勤军官,而张老将军则是位高权重,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能力,都让人敬重。

    看到这名老将军过来,万岚立刻将警告的眼神投向了江流石等人。

    “将军过来了,你们最好老实一点!”她特别看了江流石一眼。

    看到万岚那嫌恶的眼神,江流石皱了皱眉头。

    他没有跟这个女军官计较,结果这女军官越来越过分。

    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

    “为了讨好,倒是很拼?!苯魇?。

    “你说什么?”万岚的眼睛一下瞪大了,愤怒地问道。

    江流石这已经是毫无遮掩地当面嘲讽她了!

    “无组织无纪律,你这种幸存者,无非就是获得了一点能力,然后就无法无天了,你……”

    这时,江流石指了指她的身后。

    万岚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闭上了嘴巴,赶紧转了过去。

    她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纪向明和张老将军。

    “怎么一过来就听见在训人???是谁无组织无纪律,无法无天???”张老将军笑着问道。

    这时,张老将军的目光转向了那些幸存者。

    当看到江流石时,张老将军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而江流石看清这名张老将军时,也很惊讶。

    这可真是……巧了。

    这时,万岚已经行了个军礼,然后指着江流石说道:“张老将军,这人在安全区还意图闹事,对我的警告也置之不理。我认为这种人不适合留在我们安全区?!?br />
    江流石回过神来。

    他看向了万岚,目光一冷:“我意图闹事?什么时候?”

    “对你的无端警告提出异议,就是闹事?你代表了安全区?还是你自认为代表了权威?”江流石问道。

    万岚脸色更加难看,当着张老将军的面,他居然敢这么说她!

    “你还想狡辩,你分明就是意图闹事!”万岚急急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给军队带来帮助,只会成为打坏一锅汤的老鼠屎!”

    “所以,你是认为这支队伍不会给军队带来任何正面作用,因此反对他们加入安全区?”张老将军也在一旁听明白了,开口问道。

    万岚犹豫了一下,然后便不再迟疑,点头道:“是的!”

    她已经气极了。

    杨秋在一旁看得幸灾乐祸,这江流石就是说话太狂了,不知道服软,得罪了这个女人,现在总算要被赶出去了。

    不过这万岚的性格也真是够恶劣的,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理所当然地听她的话,不容被质疑,更不容许有人说她的坏话。

    当然对付这种女人,杨秋可是手到擒来。

    他越发感慨自己运气好,遇到这么个管理新人队伍的人。

    这下江流石被逐出局,之后就再也威胁不到他了。

    反而他留在安全区中,日益壮大,以后江流石看到他也只能绕道走。

    如果有机会,他还会***流石,永绝后患。

    “但是这支队伍,倒是给过我不少帮助啊?!?br />
    张老将军笑呵呵地走到了江流石面前,伸出手来:“小江啊,又见面了?!?br />
    “张老将军……”

    “哎!”张老将军皱了皱眉头。

    “老张?!苯魇α诵?,重新说道。

    张老将军这才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大笑着说道:“末世这么乱,没想到你我还能再度见面。当初你的帮助,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那些科学家,都安全送到了星城,多亏了你!”

    “谢就不用了?!苯魇档?。

    这位张老将军,在中海安全区与他合作过,江流石对这位张老将军印象很好。

    后来离开中海安全区后,他在星城基地市曾经听说张老将军亲自带领军队去攻克兽巢,结果受了重伤。

    现在看张老将军的状态,伤势应该已经痊愈了。

    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到江宁安全区?

    江流石还以为,中海安全区的人都撤到了霞远安全区。

    而看到江流石与张老将军叙旧的这一幕,万岚已经在一旁彻底石化了。

    杨秋也石化了,他瞪大了眼睛,心中不由自主的,再次冒出了一句话。

    真是……特么的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