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义同觉得难以置信,进化结晶这种东西,江流石说拿就拿出来了?

    而且还不止一颗。

    何军宏和倩姐也在旁边看呆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这位江队长没有的?

    二级变异血核,乃至进化结晶,他居然都有。

    江竹影小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鄙夷地看着范义同。

    这人怎么会知道哥哥的本事?

    虽然江竹影也不知道这进化结晶到底是怎么来的,但在她哥哥身上,已经有很多秘密了,她对知道这些秘密没有兴趣,只要哥哥越来越强,她就已经满足了。

    范义同无比眼热地看着这些进化结晶,又看了陆天宇一眼。

    “哈哈,江队长真是身家丰厚,怎么样陆团长,江队长可是已经拿出了进化结晶了啊?!狈兑逋徽欧柿扯伎煨?。

    陆天宇收回惊讶的视线,沉声道。

    “我出一枚进化结晶?!?br />
    二级变异血核虽然数量稀少,但对军队来说也只是作为研究用途。

    可进化结晶就不同了,军队内异能者不少,进化结晶根本不够用,又怎么会轻易拿到外面来,用来和这些幸存者交易。

    “那江队长呢?”范义同搓了搓手,笑眯眯地看向了江流石,像是饿鬼看到了肥肉一样。

    他已经看出,江流石不知为何,对这二级变异血核是势在必得。

    江流石看了这范义同一眼,淡淡说道:“给你两枚?!?br />
    范义同眼珠子一转,问陆天宇道:“陆团长,您要是不大方点,这变异血核,可就要归江队长所有了?!?br />
    陆天宇冷面冷眼,没有说话。

    两枚进化结晶,已经超过了军队的预算,陆天宇自然退出了。

    见此情形,范义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江流石热情地说道:“好,成交!既然江队长都这么爽快了,那我范某肯定也要痛快点?!?br />
    “哈哈哈!”范义同忍不住地大笑。

    何军宏在一旁看着,内心一阵发堵,两枚进化结晶,这下范义同爽翻了。

    陆天宇则冷眼旁观,这二级变异血核对幸存者根本没用,不知道江流石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来购买。

    “江队长,那我们就赶紧完成交易吧?!狈兑逋炔患按厮档?。

    啪!

    两枚进化结晶扔到了桌上,范义同眼睛一亮,连忙伸手去抓。

    “等等,变异血核呢?”江竹影不客气地伸手说道。

    “哈哈,这就拿给江队长,这就给?!狈兑逋侗湟煅四昧顺隼?,递给了江竹影。

    江竹影不屑地扫了他一眼,将变异血核拿过来后,又献宝似的给了江流石:“哥,给你?!?br />
    变异血核拿到手中,星种随即开始了扫描。

    “检测到二级变异能量?!?br />
    江流石心中一定,眼底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两枚二级变异血核到手,最难的部分已经准备好了。

    基地车的进化指日可待。

    范义同猴急地一把抓住了那两枚进化结晶,实际感受到进化结晶内蕴含的能量,范义同笑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江队长,交易愉快,交易愉快?!狈兑逋米拍橇矫督峋?,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瞥过了江流石的手掌。

    江流石的那只手里,还抓着好几枚进化结晶。

    现在有陆天宇在场,范义同只是瞥了一眼就已经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

    陆天宇在一旁看着,心中微微摇头。

    这江流石在末世中生存了这么久,居然不知道财不能露白的道理。

    “我有件事要问你?!甭教煊詈鋈豢谖式魇?。

    江流石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这位陆团长有什么可问他的?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进化结晶?你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陆天宇问道。

    听到陆天宇这话,江流石还没什么反应,范义同却是心里一跳。

    他其实也怀疑江流石这些进化结晶的来历,幸存者队伍很难获得这么多进化结晶,当然这不是说没有获得的可能,但因为量非常少,所以得到手之后一般都吃掉了,怎么会攒六颗在手里?

    现在陆天宇突然提出这个问题,要是这些进化结晶真的来路不正的话……

    范义同倒是不担心被波及到他,刚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到手的进化结晶怎么都不会再拿出来,但江流石手里剩下的那些,他岂不是无法染指了?

    江流石神情淡定自若。

    “我的进化结晶是怎么来的,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

    “就是,我哥凭什么要告诉你??!”江竹影也是一皱眉。

    居然有人想要探究江流石的秘密,对此,江竹影可是警惕得很。

    陆天宇神色一变。

    他怀疑江流石这些进化结晶,是从某个安全区内偷拿出来的,又或者是抢来的,但又觉得军队守卫森严,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太小,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提出疑问。

    但没想到江流石说话这么不给面子。

    这些幸存者队伍,在陆天宇的眼中从来都是些乌合之众。

    合江镇这个地方,就被这些幸存者队伍搞得乌烟瘴气。

    陆天宇根本瞧不上这些幸存者队伍,又怎么能容忍江流石的张狂?

    至于那个小女孩,陆天宇倒是不会跟一个少女置气。

    眼看陆天宇就要冒火,范义同连忙在中间打圆场。

    “陆团长,这东西在手,就是自己的,问什么来路啊?!?br />
    “安全区都是一体的,如果真的和其他安全区有关,我不会坐视不理?!甭教煊钅渴咏魇?,沉声道。

    范义同咳嗽了一声,说道:“陆团长,这里毕竟是合江镇,是我们这些人自己建设打理的地方,陆团长虽然手眼通天,但也不好过问合江镇内的事情吧?”

    “你是说你们合江镇的事,我管不着?”陆天宇厉声问道。

    范义同笑了笑:“您这话说的……”

    他说到这里却不再往下说了,显然是默认了陆天宇的话。

    陆天宇冷冷一笑:“好?!?br />
    他看了江流石一眼,却被江竹影瞪了一眼。

    “你还看什么呀,他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江竹影毫不客气地说道。

    范义同听着也是郁闷,本来他就已经拂了陆天宇的面子,这女孩还加一把火,生怕他得罪得不够狠。

    他已经暗自决定,这女孩给他带来的损失,都要还给他。

    看这模样,肯定能卖个高价。

    不少异能者,都对实力强,又漂亮的女性异能者有着异样的痴迷……

    这时,江流石开口了,他把玩着手中的进化结晶,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br />
    范义同嘿嘿一笑,心道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他只不过出言呛住了陆天宇,江流石就真的放心了。

    这种人不阴一把,范义同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江队长现在是我范义同的客人,江队长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绝不会怠慢了江队长?!狈兑逋ばθ獠恍Φ厮档?。

    江流石抬头看他一眼:“那我还真有一样东西需要的?!?br />
    “呵呵,江队长尽管说?!?br />
    江流石的目光骤然一冷:“你的脑袋?!?br />
    范义同顿时脸色大变。

    而这时,江流石的另一只手上已经猛地多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脑袋。

    “你找死!”范义同大吼一声,一下子将面前的大理石桌面翻了过来,挡在了他和江流石之间。

    桌面重重落地,发出一声巨响,而江流石已经向后一跃躲开了。

    “??!”

    在那些女服务员的尖叫声中,范义同的手下纷纷抬枪开始射击。

    “搞什么!”陆天宇已经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带着人闪到了一边,看着江流石一行人和范义同等人的枪战。

    红姐也吓得尖叫一声,被何军宏赶紧拉到了一边。

    他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没想到,江流石居然直接动手了。

    江竹影隐藏在柱子后,她无需枪支,而是抬起手来,手心里就已经出现了一条条跳动的电流。

    这电流在人群中乱窜,凡是被电流碰到的人都惨叫不止,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很强!”陆天宇眉头一跳,他之前就认为这个女孩才是范义同的靠山,现在他的猜测虽然错误,但也只是从范义同的靠山,变成了江流石的靠山。

    江流石有这样一个妹妹,难怪那么嚣张了。

    然而就在这时,陆天宇的目光从江流石身上扫过,却是一愣。

    江流石就站在亭子内,借着柱子的掩护射击。

    在陆天宇看来,江流石只是在随意地以极其轻微的角度晃动着身体,视线甚至都没有锁定敌人。

    然而江流石每次“随意”的一枪,就必然会有个人的脑袋上出现一个枪口,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在极短的时间内,江流石已经连续射击,他所击杀的人,反而比江竹影还要多!

    江竹影虽然是二级异能者,但是她的强大在这种缺乏掩护的地方并不能真正体现出来,再怎么强,她的身体也挡不住子弹。

    陆天宇意外了,这江流石身上只有轻微异能波动,枪法却如此可怕?他简直就像是能看到别人要往什么地方移动似的,他一开枪,敌人就像是主动撞到了他的枪口上。

    “靠!”

    范义同躲在墙角,心中大骂。

    他带了这么多人来,结果刚一交手就被对方两个人压制得死死的。

    真是见了鬼了。

    而且对方一个枪法好得出奇,另一个的电流沾着就死碰着就伤,他这边的异能者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这酒楼是他的地盘,他一向奸诈,又怎会只带这点人来?

    砰砰砰!

    亭子面前子弹飞溅,上方的砖瓦忽然不断地往下掉。

    江流石迅速地往上方扫了一眼,赫然看到楼上的窗口处多出了十几个人影。

    这时,两个人影忽然从窗口跃出,像是灵巧的猿猴一样直接落在了亭子上方,然后重重地往下一挥拳。

    轰!

    砖瓦狂落,两名异能者从砖瓦碎屑中扑出。

    “还想偷袭?”江竹影伸手朝着这两人一抓,一道电网立刻将两人包裹住了。

    噼里啪啦的电光闪烁,让外面的范义同等人都是头皮一麻。

    而趁着这个机会,江流石已经抬起枪口,朝着上方一阵射击。

    几个人影立刻从窗口倒下,鲜血飞溅在了玻璃窗上。

    一次偷袭,不仅没有成功,反而折了好几个人。

    “坚持一会儿,很快就会有人来支援我们!”

    范义同吼道。

    合江镇就这么大,这里的枪声很快就会引来他的同伙。

    而且江流石和江竹影虽然生猛,但也被压得在亭子里出不来。

    这样下去双方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想黑吃黑,哪有那么容易?!甭教煊羁醋沤魇?,摇头道。

    他已经和手下的官兵们站在了安全的地方,他现在知道江流石所说的“那我就放心了”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军方会对此袖手旁观,他就可以放心动手。

    但是这江流石未免对自己也太过自信了,两个人就想杀光范义同一方几十个人。

    子弹一旦打空,他江流石就失去了战斗力。

    这一点范义同明显清楚得很,刚才的偷袭虽然失败,但是让江竹影和江流石需要躲避和射击的对象又增加了,可供闪避的空间更小。

    这样下去,局势早晚会逆转。

    就在这时,范义同的耳朵忽然动了动。

    他转头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围墙,怎么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泻鋈幌?。

    与此同时,陆天宇也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朝着范义同等人身后的围墙望去。

    “轰!”

    一声震破耳膜的巨响突然传来,伴随着这声巨响,砖石飞溅,墙体似乎被一股巨力猛地向里推倒。

    而这股巨力,瞬间贯穿了距离围墙最近的那些范义同手下。

    他们像是破布麻袋一般被扔出,砸在了自己的同伴身上。

    这些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变成了一滩滩的肉泥。

    而在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道仿佛被巨兽犁过一般的痕迹。

    陆天宇神色巨变,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倒塌的围墙后,出现的那个白色物体。

    随着灰尘散开,那白色物体也显露出了真实的模样。

    一台中巴车的前脸,正冰冷地对着这院子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