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队长,合江镇就在前面了?!?br />
    桃子的声音,通过冉惜玉传达给了江流石。

    这名叫桃子的精神系异能者,在精神强度上远远不如冉惜玉,她擅长的也不是心神传音一类的能力,所以要传递消息,还要通过冉惜玉。

    江流石往远处望去,公路的尽头,一片建筑物隐约可见,远远地就可以看到不少车辆。

    此时已经是日落西沉,温度开始下降,天空变得灰蒙蒙的,厚重的云层像是要压下来砸在那片建筑物上,让那片镇子显得有些阴暗,如同蛰伏的一头凶兽。

    在江流石他们前方,还有一些车队在往合江镇的方向开去,根据桃子的介绍,这些车队不是从江宁其他区域过来交易的幸存者队伍,就是刚刚在外面打猎或者搜寻物资回来的。

    合江镇不仅仅是一个交易市场,还有一些强大的幸存者队伍,以及依附他们的一些小队在这里生活。

    整个合江镇的市场,也是由这些强大队伍来监管和维持的。

    “军方的安全区就在合江镇以北?!碧易哟⒌?。

    江流石看着远处的镇子,点了点头:“知道了?!?br />
    今天天色已经晚了,已经赶不到军方安全区了。

    江流石一行人来到镇子前,车子还没有停下来,就看到一些人围了上来。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女人,穿着打扮很暴露,声音很腻地问:“是来交易的吗?需不需要提供今明两天的市场信息?”

    不过蔚菲菲一从车上下来,她冷漠的气场就立刻让围在她车前的女人们急匆匆地散开了。

    “江队长?!蔽捣品评吹搅酥邪统登?。

    车门打开,江流石出现在了车门里。

    “这些人是干嘛的?”江流石问道。

    “她们是合江镇的居民,交易市场每天出现的货物、收购信息都有变化,她们就把这些信息整理起来,卖给来交易的队伍。另外很多队伍的男人,也喜欢有女人陪着。如果价钱合适,她们也不会拒绝和男人做其他交易的。甚至价钱再高一些的话,将她们直接买回去也不是不可能?!蔽捣品扑档?。

    江流石听着蔚菲菲如此淡然地跟他一个大男人大聊这些有色交易,反而是他听得有些不自在了。

    这蔚菲菲怎么看都是个未成年少女,跟他聊这些不太合适。

    “叫一个来吧,我们时间不多,找个向导也好?!苯魇煽攘艘簧?,说道。

    这时早有一些女人听到了江流石的话,纷纷围了上来。

    江流石长得不错,而且很年轻,比那些一看就手段残酷,或者急不可耐的大汉要强太多了,这些女人都争着想要选江流石这个优质客户。

    “小帅哥,选我吧,我拿到的资料一向都是第一手的?!?br />
    “这位队长,我一看我们就很有缘分?!币桓雠ㄗ毖弈ǖ呐送瓶鹑思返搅饲懊?,对江流石挤眉弄眼道。

    “你跟谁都这么说,老不老套啊,还是选我吧,我价廉物美?!绷硪桓鏊档镁透豆橇?。

    江流石看到这些女人挤在自己面前,恍惚间有种从火车站或者汽车站出来的时候,一群女人举着牌子蜂拥而上,追着赶着问“吃不吃饭”“住宿吗”“是不是打车”时的感觉。

    “你?!苯魇晃ё懦车猛诽?,他一眼扫过去,目光停留在了一个被这些女人挤到了后面,似乎也想和这些女人一样推销自己,却又欲言又止的年轻女人身上。

    这年轻女人愣了一下,好像还有些不太相信江流石喊的是她。

    “别看了,就是你。雇你是什么价位?”江流石问道。

    他估计这女人是刚加入这一行的,人看上去也比较老实。

    “半斤米……”年轻女人又呆了一下,才声音像是蚊子哼哼一样地答道。

    要不是江流石耳力敏锐,还真不一定能听清。

    “那就你了?!苯魇档?。

    年轻女人一看江流石真的选了自己,眼睛顿时亮了,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神情。

    半斤米对于一支幸存者队伍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一两天的口粮了。

    不过这些人未必每天都能揽到生意,没生意的时候多半是要饿肚子的。

    听到江流石已经做出了决定,其余女人都失望地散开了,继续等待其他到来的幸存者队伍。

    年轻女人连忙走到了江流石跟前,近看她估计也就20出头,大概也是读大学的年纪,穿得还算干净,脸和头发也洗得很干净,虽然没有抹什么化妆品,但是看上去已经在她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地收拾好自己了。

    “这位老板,我叫林洁……”年轻女人有些惶恐地自我介绍道。

    “不用麻烦了,一会儿有什么问你的,你告诉我就行了?!苯魇蚨狭怂?。

    “嗯嗯?!绷纸嗟懔说阃?,赶紧又补上了一句,“谢谢老板?!?br />
    “你也不用叫我老板了,叫我江队长就行了?!苯魇爬习辶阶肿芫醯糜械惚鹋?。

    “啊不好意思……知道了,江队长?!绷纸嗝娑越魇行┪肥治方?。

    “对了江队长,入镇的话要交门票钱的?!绷纸嗨档?。

    “怎么要交门票钱了,以前还没有这个规定的?!蔽捣品浦辶讼旅纪?,说道。

    林洁连忙解释道:“这个是半个月前开始实行的新规定?!?br />
    “半个月,我的确是有半个月没有来过合江镇了,不过大家来合江镇交易,合江镇才能繁华起来,怎么能收我们门票钱?太不合理了?!蔽捣品朴行┥厮档?。

    “这个……这都是那些大人物们定的,我也只是转达而已?!绷纸嘟粽诺厮档?。

    “你不用害怕,不是针对你。这门票多少?”江流石问道。

    “一支队伍是五斤米?!绷纸嗨档?。

    “那我们就算作一支队伍,给他们五斤米?!苯魇档?。

    江流石要借用合江镇的交易市场,也不想一来就生出什么事端,仅仅五斤米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米现在对他们来说只是偶尔用来换下口味的,根本不算主食。

    “那我出吧?!蔽捣品坪芗岢?,江流石也就随她去了。

    她拿了五斤半米交给了林洁,让林洁交到镇口那些守门的手中去,林洁的工资也提前预付了。

    拿到属于自己的半斤大米,林洁别提多高兴了,她将大米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帆布袋里,然后又很感激地向江流石和蔚菲菲说道:“谢谢两位?!?br />
    “不用谢,这不是你应得的吗?”江流石说道。

    “其实……我们做这个也没有什么保障的,因为我们都很弱,有些人说不付钱也就不付了,我们也不能怎么样。有些客人还会起一些歹心的……”林洁低着头说道。

    看得出来她很害怕发生那种事,但是即使害怕,她也只能来做这种向导的工作,否则就真的只能活活饿死了。

    “你去交门票吧?!苯魇档?。

    门票交完后,车辆也可以开到镇子里的停车场上去,那些不愿意交门票的就只能在镇外聚集着了。

    江流石看了一眼,镇外的大多都是交不起或者舍不得交门票的,能够拿出来卖的东西也很有限,并没有他需要的。那些摆摊的幸存者也大多都是些普通人,裹着厚厚的棉袄或者是羽绒服蹲在地上或者是某台车旁边。

    停车场就在进入镇子后不到两百米的地方,从停车场开始就已经有大量摆摊的了,虽然已经临近晚上,但在这种安全区,摊位会一直摆到很晚。

    “这些路边摊位有许多小东西,不过如果江队长想做一些大生意的话,就没有必要在这些路边摊浪费时间了?!碧崆澳玫焦ぷ?,而且发现江流石比较好说话后,林洁说话也逐渐变得大方流利起来。

    蔚菲菲只带了桃子,而江流石也只带了江竹影和冉惜玉还有影三个人,其余人都留在了中巴车上。虽然这里看似和平,不过江流石也不会因此掉以轻心,苏教授他们还是在中巴车的?;ぶ虏鸥踩?。

    江流石听着林洁的介绍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口袋动了一下。

    “嗯?”江流石立刻警惕地朝周围看去,并一把按住了口袋。怎么回事,连冉惜玉都没有察觉到异常?

    不过这一按江流石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口袋里传来了“叽”的一声。

    落落……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他衣服口袋里去了,江流石拉开口袋一看,就看到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拼命地埋着,一对长耳朵还在呼啦呼啦地晃动着。

    江流石也是服了,难道埋着头他就看不见它了?

    “那边就是最大的一个市场,每天都有一些大生意成交的,进去交易的都是有实力的队伍?!币宦纷咦?,林洁带着江流石一行人来到了一幢像是酒楼一样的建筑物外。

    “今天这里正在交易的有枪支弹药,还有一些手雷,炸药之类的热武器,已经清理掉丧尸的地盘,关于变异兽的划分区域信息,还有……女奴等?!彼档阶詈笠桓龃适绷纸嗟纳裆涞糜行└丛?,她很不愿意提到这类交易信息,然而在合江镇,女奴的交易是非常昌盛的,而且还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

    “这些信息也卖?那说不定还能买到二级变异丧尸的信息。对了,这里也交易特种金属吗?”江流石问道。

    “特种金属?这个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如果江队长有兴趣的话,是可以在交易会上发布求购信息的,一般求购信息,只要不是求购的东西很麻烦,都会有人接的?!绷纸嗨档?。

    “那就好?!苯魇懔说阃?,正要进去,忽然看到一个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一脸凶神恶煞,而且正是冲着他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