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

    杨英差点破口大骂,这中巴车有毛病吧,引擎声搞得这么大!

    原本他们躲在这里,还不会惊动那只二级变异丧尸,但现在岂不是等于在拿着个高音喇叭大喊,这里有人,让二级变异丧尸快来吗!

    杨英看着这飞驰而来的中巴车,听到越来越近的引擎声,恨不得手里有个火箭筒,一炮把这中巴车打得哑火了。

    嗡!

    中巴车在杨英等人的车前停了下来。

    杨英一行人的车就横在路中间,挡住了中巴车的去路。

    而杨英和这中巴车的前脸面面相觑,就在这时,中巴车陡然响起了一声喇叭。

    “卧槽!”杨英直接爆粗口了,浑身更是不由自主地一震,被这突如其来的喇叭声吓了一跳。

    在这里鸣笛?这已经不是有病了,这尼玛是神经病吧!

    哪个幸存者队伍会在城市里鸣笛?这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没等杨英暴怒质问,副驾驶室的车窗就已经摇了下来,影从车窗内伸出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能不能让让?”

    一看到影,杨英的暴戾顿时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他直接看呆了,不仅是他,就是他那些手下,也都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杨英在末世前就已经是花场老手了,他本来就是个纨绔子弟,而幸运的是末世后他又觉醒了精神异能,让他更够比末世前更加肆无忌惮地玩弄女人。

    甚至在末世前他根本够不上的那些女人,在末世后,他也可以通过各种威逼利诱来占有她们。

    但是和面前这个女人相比,他之前玩过的那些都黯然失色了。

    这女人气质像冰块一样,看人的眼神像是在看空气,但是容貌却长得无比完美,身材也极为惹火。这样长得无比美貌却又极其高傲的女人,正是杨英想要征服的对象。

    就像蔚菲菲带给杨英的感觉,也是这种征服欲,蔚菲菲越是拒绝他,他就越想将蔚菲菲得到手,然后将蔚菲菲的骄傲彻底碾碎,踩在脚底,肆意地蹂躏。

    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蔚菲菲等于已经到手了,他的注意力被眼前这个中巴车内的女人吸引了。

    “美女面生得很啊,不知道是哪支队伍的?”杨英目不转睛地看着影,笑眯眯地问道。

    在这附近他没听说过有开中巴车的队伍,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从没听人提起过。

    影的脸上依然没有半点表情变化,除了江流石以外,她根本没有和其他人说话的兴趣。

    “让开,我们赶时间?!庇袄淅涞厮档?。

    杨英顿时笑着和他的那些队员们互相看了一眼,说道:“美女很有性格啊?!?br />
    这时,另一边的窗户拉开了,江流石坐在驾驶座上,一脸冷漠地说道:“没听见我们赶时间吗?”

    江流石也是男人,一看杨英看影的眼神,他就觉得不舒服,这杨英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龌龊东西,他就算猜不到一百,也能猜出九十九。

    “你们是哪支队伍的?江宁的队伍我基本都认识,没见你们这号人啊?!毖钣⒘成系男θ荻偈毕Я艘恍?,慢条斯理地道。

    原来开车的是这么个小子……按喇叭的也是他!

    杨英刚才的一肚子火,一看到江流石顿时又冒出来了。

    如果说美女也就算了,这个开车的小子居然也这么跟他说话?

    “没听过正常。末世后我还是第一次来江宁?!苯魇厮档?。

    杨英挑了挑眉头,这么嚣张还以为是那几支实力排名前几的小队新发展的队员,原来是外来者。

    不过这就好办了,杨英虽然喜欢摧残女性,但却很懂得“分寸”,那些比他强的队伍,他从来不招惹。

    但是一支外来者队伍,这简直是送上门的羔羊了。

    “呵呵,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前面有一只二级变异丧尸?!毖钣⒒夯旱厮档?。

    他注意观察着影和江流石的表情,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两人都没有任何反应,自然就更不用说什么害怕的神色了。

    “然后呢?”江流石问道。

    他就是知道有二级变异丧尸才急急忙忙赶过来的,哪需要这个家伙提醒。

    “嗯?然后?”杨英有些无语,这人是真楞还是怎么的?

    “你们刚才按喇叭,估计已经惊动这只二级变异丧尸了,你们继续往前,那是死路一条,就是逃命,估计也来不及了?!毖钣⒅遄琶纪匪档?。

    江流石一听,反而有些兴趣了,这人一副为他们好的语气,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那你有什么建议?”江流石问道。

    “建议也说不上。只不过,你们可以跟着我们一起行动。这二级变异丧尸,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我是精神系异能者,但是对二级变异丧尸的克制也有限。你们新来的,可能还没听过我们天极小队的名字,不过你只要在江宁,早晚都会了解到的?!毖钣⑺档?。

    他不怕江流石一行人不动心,他所说的都是事实。一只二级变异丧尸,比一只二级变异兽还要难对付。

    而且猎杀变异兽还能吃肉,得到变异晶核,但变异丧尸却是白白的消耗。所以一听到有变异丧尸,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一般队伍都会退却的。

    能和他们队伍合作,这简直就是这群人的幸运了。

    然而这时,江流石却又问了一句。

    “然后呢?”

    光是和他们一起行动?怕是还有别的打算吧。

    而杨英一听江流石这话,直接无语了。

    “你在耍我?”杨英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来。

    “赶紧让开,不然我直接撞过去了?!苯魇丫恋酶馊嗽俣嗷傲?,二级变异丧尸的行动都难以捕捉,万一一会儿节外生枝就麻烦了。

    “我靠……你说话少这么冲……”杨英手下的一名队员忍不住丢掉了烟头。

    杨英抬了抬手,阻止了自己的队员:“把车挪开,良言难劝该死的鬼?!?br />
    一会儿这群人自然会知道他们错得有多么离谱。

    他倒想看看这群人非要去寻死,是对自己有多么自信。

    杨英虽然奸诈残暴,但是并不愚蠢,他很清楚在外有些人是惹不得的。

    在江宁也有那么几支队伍不算惧怕二级变异丧尸,但也仅仅只是不惧怕,而不是明知道二级变异丧尸在,还要主动冲上去。

    像是他杨英,就算蔚菲菲答应了他的要求,他也不可能正面去跟二级变异丧尸作战,顶多只是想办法将二级变异丧尸引开,拖延一段时间。

    这群人这么自信,估计实力不会弱了,但是他们明知道二级变异丧尸就在前面还要去,只能说明他们不明智。

    杨英不会贸然和他们发生直接冲突,既然他们要去自寻死路,他干脆就在旁边等着收渔翁之利了。

    几名队员慢腾腾地开始挪车,其中一人上车后不屑地朝中巴车看了一眼,往地上啐了一口。

    他们队伍在江宁也是横行惯了的,一支外来队伍也敢这么对他们说话,还说要直接撞过来。

    他开的这辆车上全部加装钢板,前后方都像是猛兽的利齿一样,焊接着一排铁齿,每个铁齿都是十厘米长的锥形体,尖锐无比,上方留下的那些黑色物体可不是生锈,而是血肉。

    在江宁,这种车叫做剑齿虎,算是很有名的一类幸存者队伍用车了,但也不是什么队伍都能用得起。

    他故意将车逼近了中巴车示威,然后才转向了一边。

    然而就在这时,江流石突然踩下了油门,嗡的一声,中巴车猛地冲了过去。

    这车根本来不及躲避,随着哐当一声巨响,中巴车直接撞到了他这辆车的尾部。

    车内的那人只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整辆车瞬间失去控制,眼前一阵眼花缭乱,没等他回过神来,车头就已经重重地撞上了路边的水泥绿化带上。

    而这时,中巴车已经扬长而去了。

    “草!”

    那人连忙跳了下来,暴怒地看了一眼中巴车的尾部:“找死??!”

    他看向自己的车,脸色陡然一变。

    尼玛的……剑齿虎都变成没牙虎了……

    车屁股上的一排铁齿,几乎都被撞没了,尾灯破碎,还凹进去了一块。

    而他的车头撞在水泥上,看起来也是够呛。

    这人气得狠狠一脚踢在了车上,连爆了好几句粗口。

    杨英也是眼神冷冽,这也太不把他们队伍放在眼里了。

    “我们也跟过去看看,等他们准备要退走的时候,我们可以‘帮帮忙’……”杨英有些阴冷地说道。

    这些人初来乍到,还不知道得罪了他们天极小队,就算是实力比天极小队要强出一线的队伍,也有可能被他们阴了。

    “老方,上车?!毖钣⑺档?。

    之前方盛锦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直到杨英喊他,他才像是一座山一样地朝着越野车走了过去。

    看到方盛锦走到面前,即便是作为队长的杨英,也有一种压迫感。

    这方盛锦就是个疯子,他的异能强悍,实力也极为恐怖,任何人和他对视,都会有种马上就要被他活生生撕成碎片的感觉。

    而落在方盛锦的女人,下场只会比撕碎更加凄惨,通常连一个晚上都活不过去。

    “老方,一会儿撕了那小子,他车上如果还有女人,就是你的?!毖钣⒗淅涞匾恍?,说道。

    方盛锦坐上了车,整辆车都随之震动了一下。

    “走,跟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