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距离房门越来越近,卢珊珊的心脏也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她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在房门口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了……”卢珊珊转头正要说道。

    江流石却已经似笑非笑地开口打断了她:“不是要进去看病吗?开门啊?!?br />
    卢珊珊在心中摇了摇头,江流石啊江流石,你以为自己混得好一点,就可以随意地对待她?

    原本她还想再跟江流石说两句话,让他们多活个几秒钟,就当是看在曾经是同学的份上。不过既然江流石这么急不可耐地求死,那她自然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雨欣,我先进去准备一下,然后就叫你进来?!甭荷好娑岳钣晷廊惹榈厮档?。

    李雨欣点点头站在了原地。

    卢珊珊走过去伸手推开门,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门内。

    在这一瞬间,卢珊珊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眼中则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有些怜悯,同时也有轻松。

    “江流石,哪怕你稍微对我亲切一些,而不是连记都不记得我,我做这件事的时候,也许还会有一丝犹豫的。至于李雨欣,你是被连累的,但是你已经过了这么久的安逸生活,也该轮到我了?!甭荷盒牡?。

    她知道,下一刻林威等人就会动手,很快门外的四人就会被打成了马蜂窝。

    砰砰砰!

    枪声骤然响起,卢珊珊因这枪声浑身一震,不过她的神色却是异常的镇定。

    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就在这时,她却忽然仿佛被雷劈中一样,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扑通一声,她的视野之中,缓缓地倒下了一具尸体,从她所在的门口看去,只能看到上半身。

    那人她认识,是林威的得力手下,枪法非常好,但此时,他却是抱着枪,瞪大着双眼,眼神中满是不信,而从他脑门上的枪口中,正咕哝咕哝地往外冒血。

    扑通!扑通!

    沉重的身体砸在地上的声音不断响起,眨眼间,在卢珊珊的眼前,就多出了七八具尸体,这些尸体,无一例外都是埋伏在窗边的枪手。

    卢珊珊浑身冰凉,难以置信,她这时才猛然反应过来,刚才枪声传来的方向,全都是来自……她的身后!

    而王奎,他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连嘴唇都在哆嗦,完全无法控制。

    他比卢珊珊落后一步,距离江流石他们更近,他感觉到,一个脚步声慢慢从自己背后靠近了过来。

    这声音,明明不算响亮,但是落在他的耳中,却像是沉重的鼓点,砸在了他的心脏上一般。每响一下,他的心脏就抽搐一下。

    卢珊珊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她看着江流石和那些女孩一起,走进了屋内,到了她的前方。

    他们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进来了……

    屋内,林威等人都震惊了。

    他们安排了七八名枪手在窗口,而且是这些人中枪法最好的。

    窗户不仅灰尘厚重,而且本身还有窗帘遮挡,从外面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可是就在他们即将开枪的瞬间,江流石却突然拔出了手枪,像是不用瞄准一般,两把枪各自指着两边不同的方向,砰砰砰地同时开枪了!

    一瞬间,仅仅只是一瞬间,窗口后面的枪手,他们连一枪都没有来不及开出,就全部死亡!

    每一个人,都是头部被枪击,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下地狱去了。

    这枪法,还有这诡异地对枪手所在位置的判断力,都太可怕了!

    林威简直难以置信,本来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突然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数。

    以至于当江流石他们就这么走进屋里来时,林威还有一种心中一颤的感觉。

    这时,林威在旁边说道:“稳住,我们还有十几个人,光异能者的数量就比他们多,他身边还有这么四个娘们,怕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却想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你说谁是娘们?”

    接着他就看见一道黑影掠过,眨眼间,在房门附近埋伏好的几个人,都猛地捂住了脖子,然而鲜血却不断地从他们的指缝中涌出。

    这些人抽搐着倒在了地上,那道黑影也露出了真容。

    只是一个少女,一个像是黑夜中潜行的小猫般的少女,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手中的匕首还在往下啪嗒啪嗒地滴着鲜血,看着他们的眼神淡漠而冷静。

    林威头皮发紧,刚才那个声音,又是谁的!

    先后死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瞬间被一个人干掉,冯义等人开始隐约地意识到,是他们太井底之蛙了,他们以为万无一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这么恐怖的异能者。

    卢珊珊也面如死灰,原来……原来江流石的枪法这么可怕,原来他身边除了李雨欣这个医生,还带着这么强的少女。

    这个时候,林威骤然冷静了下来。

    “冯义,你跟我去对付那个小子,他的枪法再好,但只要被你我近身,再可怕的枪法也发挥不出来了。你们两个,去把那个猫女拖住,其余的人……去抓那小子身后的几个女人!”

    林威知道,李雨欣只是个医生,另一个看起来气质很独特的女孩也是柔柔弱弱,身上的异能波动不强?;褂心歉龈鲎颖冉细咛舻钠僚?,看着只是个高中生,最多也就十**岁……林威感应到这个女孩身上的异能能量,也是算不得很强,甚至比那个柔弱的女孩还要弱一些。

    只要能把这三个女孩控制住,江流石就算不在意她们的死活,也要投鼠忌器!

    然而没等他们动作,那个高挑的女孩就自己走到了前面来。

    江竹影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们想抓我???何必费这么大的劲?!?br />
    林威心头一跳,都被她听见了?这耳力也太好了!

    他哪里知道,不仅是江竹影,江流石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在那密谋,简直就跟在江流石他们面前说一样。

    “零姐姐,你辛苦了,先过来吧?!苯裼八底?,笑嘻嘻地走到了屋子中间,将自己的左右空档都完全暴露给了这些人。

    看到这一幕,原本已经浑身冰凉的卢珊珊,心中又陡然燃起一丝希望。

    这女孩太大意了!她看江流石对这女孩的态度,十分宠溺,如果这女孩被抓住的话……

    林威等人也和卢珊珊是一样的想法,他们都是眼神一亮。

    就在这时,江竹影已经将手中的长刀猛地一抖,上面缠绕着的布条顿时脱落,露出了明晃晃的刀锋,上面缠着的锁链哗啦啦作响。

    这武器就已经够拉风了,然而这还不算完,接下来,一丝细细的电流,忽然在这武器上跳动起来。

    轰轰轰!

    像是惊雷乍响,从江竹影的身上,一下子爆发出了无比恐怖的能量波动,这能量波动,让林威等人都是骇然色变!

    这是什么异能者!

    与此同时,武器上已经是电蛇缠绕,同时在江竹影的身上,手上,也全都是银色的电流在跳动,她的双眼中一片银色闪烁,看着林威等人,像是在看什么恶心的虫子一般。

    卢珊珊和王奎都感觉到皮肤无比刺痛,他们惊骇无比地看着江竹影。

    哗!

    他们眼前轰然一片白,没有惨叫,当他们的视力逐渐恢复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个被烧得浑身焦黑,还保持着刚才姿势的人。

    而江竹影站在那里,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她甚至还撇了撇嘴,说道:“没劲?!?br />
    这些人,根本就不够她使用出真正的实力,她进化后还没有动过手,现在也只是随随便便放了点电,舒展一下身体。

    不过这时,有个人是突然跳起,猛地扑向了角落里的罗明。

    这人正是林威,他的异能本就是防御向的,而且刚才他第一时间躲到了后方的木柜子后面,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完全挡住电流的攻击,还是被电得头发都爆了,身上到处皮开肉绽。

    看到还有人没死,江流石也有些惊讶,看来这地方也有稍微有点实力的人。

    但,也就只是稍微而已了。

    砰砰!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江流石的开枪速度却如同闪电一般,并且精准地命中了林威的腿。

    “??!”林威倒在地上,不断地惨叫着,被子弹打中腿,这痛感简直撕心裂肺。

    江流石走了过去,将林威提了起来。

    看到江流石单手将一个大汉提在了手中,王奎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恐惧感,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江流石的可怕,不止是枪法,也不是他队伍里这些异能者……

    这时,江流石看了看旁边的罗明,伸手将罗明嘴里的布条扯了出来:“罗明,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林威急促地呼吸着,脸色白得像纸一样。

    “是他吗?”江流石问道。

    罗明一脸懵逼,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好?!苯魇戳艘谎哿滞?。

    林威心头一颤,强忍着腿部的剧痛,说道:“江哥,江哥!这都是冯义让我做的……”

    “冯义?不认识,也没有兴趣?!苯魇粤滞姆匣懊挥邪氲阈巳?。

    林威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狠辣之色,他的身体一下子诡异地扭动起来,猛地扑向了江流石。

    然而,江流石却只是闲庭散步般地往旁边轻轻晃了一下,手中就闪过了一道寒光。

    噗!

    三棱军刺从背后,准确地扎入了林威的后脑中,随着江流石拔出军刺,林威直接面向地面,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贝油返轿?,江流石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林威。

    王奎在地上浑身打着哆嗦,他不敢相信,仅仅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江流石他们进入这屋内后,这屋子里的人就全部都死了!

    这时,一旁的卢珊珊忽然一下子哭了出来。

    她指着王奎,骂道:“王奎,你真不是人,你居然利用我?怪不得我说我去找雨欣看病,你要一起跟过来!”

    卢珊珊说着,就跑到了江流石面前,哭得浑身颤抖:“江流石,对不起,都是我被骗了,真的是吓死我了,要不是你们都这么厉害,说不定就会因为我被害了……”

    “不,不是我,我……”王奎的声音都在发抖,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发软。

    江流石看着卢珊珊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

    “是吗?你哭得这么伤心,是因为自责?”江流石问道。

    卢珊珊抬起头看了看江流石,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她急忙说道:“当然了……其实有句话我没好意思跟你提,我……我其实希望你们能带我走,但是,又怕自己会是个累赘?!?br />
    “你可能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你的时候,有多么开心,虽然你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却记得,当初你有个朋友将你介绍给我,我其实很高兴,可是你一直没有来主动地联系我,我当时还很生你的气……可是后来我就后悔了,早知道会末世,我就不应该那么被动的,应该主动地去找你?!?br />
    卢珊珊说着,眼泪又哗哗地掉了下来,她相信,男人都会对仰慕他们,喜欢他们的女人宽容一些的。

    江流石看着卢珊珊,他真的忍不住笑起来了。

    看到江流石露出笑容,卢珊珊愣了一下,其实现在看江流石,还是很帅气的,笑起来也有种特殊的魅力……

    当初她实在是看走眼了。

    不过江流石一笑,卢珊珊也跟着破涕为笑:“真是不好意思,跟你说这些……”

    “卢珊珊,我真是佩服你的演技?!苯魇豢?,就将刚刚觉得自己转危为安的卢珊珊,心猛地提了起来。

    “???”卢珊珊抬起头来,又震惊又无辜地看着江流石。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异能者,叫做精神系异能者?从你过来的那一刻,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在谋划什么,我都已经知道了?!苯魇跛估淼厮档?。

    但是他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重锤砸在卢珊珊的脑子里,她瞬间像是坠入了深渊一般,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连嘴唇都在哆嗦,完全无法控制。

    他知道!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卢珊珊明白了,江流石是真的把她当做小丑一样,在看她的表演。

    直到刚才,她那么卖力地演出,连她自己都真的信了,江流石也不过是在看笑话一样。

    而他也真的是看笑了……

    “江……江哥,我只是一时糊涂,你饶了我吧……看在我们曾经是同学的份上……我只是一个无助的女人?!甭荷嚎醋沤魇?,哀求道。

    这时,她心头一跳,她看到江流石手中的枪动了一下,缓缓地抬了起来。

    卢珊珊惊恐地往后退了着,瞪大眼睛看着江流石,不断地摇头:“江流石,不要,难道你要杀女人吗?”

    砰!

    随着枪口冒出的一阵青烟,江流石看着卢珊珊的身体直挺挺地往后栽去,冷冷地说道:“你算什么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