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车沿着乡村公路,打算直接绕过江北城区,有些地方路已经完全没有了,中巴车就直接开过去,硬生生压出了一条路来。

    但就在这时,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一些篱笆和铁丝围成栅栏。这种栅栏对中巴车根本没有什么阻拦作用,就在江流石准备直接开过去的时候,冉惜玉却忽然说道:“这里有人?!?br />
    江流石放眼望去,以他敏锐的视力,隐约看见有几个人躲在不远处的一间农房里,正通过窗户朝着他们这边眺望。

    “原来这里还有幸存者?!苯魇行┮馔獾厮档?。

    他停下车来,看着那些自以为很隐蔽,但其实已经暴露了的幸存者,猛地按了两下喇叭。

    嘀嘀!

    农房内的幸存者们顿时吓了一跳,这还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而且还有那么多荒草,又有窗户遮挡,这车上的人是怎么发现他们的?

    一名男性幸存者回过神来,问道:“他们会不会是随便按一下喇叭?”

    但是话音刚落他就被另一名相对强壮的幸存者瞪了一眼:“你脑子没问题吧?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不然怎么会有人随随便便弄出这么大动静?”

    不管是丧尸还是变异兽都对声音很敏锐的,这名强壮的幸存者也是皱着眉头看向了那辆中巴车。

    就算是发现他们了,这中巴车的行为也太草率了,不知道上面都是什么人。

    末世之后的这段时间,这周边还有什么活人早都各自躲起来了,越往后越难看到生面孔出现,这些人开着车是从哪里来的?

    而这时,在中巴车上的江流石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又按了两下喇叭。

    这要是再不出来,他可就直接撞开栅栏了,这些人弄的栅栏挡住了他的去路,这周围也没有别的路,真要是开到田野里去,那就连方向都不知道了。

    那些幸存者正在议论,陡然听到又是两声汽车鸣笛声,在这荒野中听着格外刺耳。

    那名强壮的幸存者直接就头皮都炸了,他刚刚才说了除非是想死才会随便制造出这么大动静,结果转眼间这中巴车就又按响了两声喇叭!

    “这下是随便在按了吧?”刚才被瞪了一眼的幸存者,有些不太肯定地说道。

    “出去吧,看来不出去是会一直按了。你们两个留下,不要全都出来,留点人让他们搞不清我们到底有多少人?!鼻孔承掖嬲呋故怯行┬难鄣?。

    他提起一把枪走了出来,这枪可是标准的95式,还是他们在收费站附近捡的。当时收费站附近落下了不少枪支弹药,后来丧尸数量不多后,他们这一批幸存者就去将这些武器都收了起来,不然他们也没办法在这里站稳脚跟。

    强壮幸存者带着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门,结果他们刚要踏出门那汽车喇叭又响了一声。

    “卧槽!”强壮幸存者真的是要抓狂了,尼玛能不能不要按了??!这要是突然冲过来几只变异兽怎么办!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我们的生存基地!”强壮幸存者问道。

    “这栅栏能不能开一下?”张海吼道。

    强壮幸存者看到张海一只手抓着窗户,半个身体直接吊了出来,心中一跳,异能者?

    他们生存基地也有异能者,那比他们这些普通人要强多了。

    “你们是哪里来的?想投靠我们生存基地?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要先去问下我们基地管事的,才能决定?!鼻孔承掖嬲呋卮鸬?。

    以前也有幸存者……准确地说是逃难的那些人,会来到他们的生存基地寻求庇护,强壮幸存者对这种事倒是见怪不怪的。

    而且这支队伍有异能者,强壮幸存者觉得,管事的应该还是比较欢迎这些人的。

    “你们也算找对地方了,我们生存基地,在整个江北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壮幸存者一提到他们的生存基地,那还是很有自信的,“你们肯定是听到了我们生存基地的名气,所以特意赶过来吧?”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海粗声粗气,不耐烦地打断了:“我尼玛,过个路还要申请?这路你们修的?”

    “什么?”强壮幸存者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要从这条路过去,你们这个破栅栏挡住我们的路了!”张海吼道。

    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结果这个家伙说什么要申请,然后在那啰啰嗦嗦地说起了什么生存基地。

    “李哥,他们好像是说要过路?!敝澳歉鲂掖嬲哂衷谇孔承掖嬲叨咛嵝?。

    “我听见了!”李哥又怒瞪了他一眼。这些人居然是过路的?他们准备到哪里去?

    一般幸存者都是逃难,原来待的地方变得更危险了,没办法呆了,就换一个地方,遇到合适的地方就赶紧抱团住下来,这些人怎么好像另有目的地的样子?这可很少见了。

    “原来是要过路,不过你们从这里往前走,就是我们的生存基地,我们基地里那么多人,还有很多妇女儿童,总不能让你们随随便便就这么过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可不好说。而且我们也不是故意拦着路,但是都末世了,谁还管路不路的,更何况这是乡村小路!”李哥还保持着安全距离,跟张海对话。

    “真麻烦!”张海无语了,他本来就是暴脾气,只是过个路就这么啰嗦,他已经要骂人了。

    江流石坐在车内皱了皱眉头,如果只是这些人那他就直接闯过去了,不过如果前面就是生存基地的话,他也不是那么蛮横的人。

    “张海?!苯魇藕=辛嘶乩?,然后打开了车门。

    李哥看到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还神情放松了一点,那个粗汉感觉太暴躁了,难以打交道,这个年轻人看着倒是挺好说话的。

    “刚刚从那间屋子后门溜出去的人,是去通知你们基地的老大了吧?什么时候能有回音?”江流石开口问道。

    李哥顿时脸色一变,他刚才偷偷打了个手势让人去喊人去,结果这人都知道了?

    看来他是想错了,这个年轻人一副淡定的样子,更加不好打交道。

    这个年轻人能知道这些,他不是异能者,那他的车上也肯定还有异能者。

    “很快,很快?!崩罡缫丫沟追牌值哪钔妨?,他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都被这个年轻人盯着,就连他提着枪的手都觉得不自在。

    不过李哥可不会因为这个放下枪,有枪在手才会安心,而且这毕竟是95式,威慑力十足。

    “那我们就等着吧?!苯魇档?。

    这点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早一点晚一点到江宁都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人在偷偷摸摸搞些小动作,却不知道他们的所有动静都在冉惜玉的精神视野范围内。

    而且冉惜玉的精神视野一直向前延伸,很快连他们的生存基地所在位置都已经探测到了,他们的所有东西都完全暴露在了江流石的眼皮底下。

    那生存基地就在一公里外,人口还算密集,就像是个小村子。

    很快,几辆摩托车和一辆皮卡车就开了过来,皮卡车是改装过的,在车厢部位加上了很粗的钢筋笼子,车头也被铁皮和铁笼子覆盖着,看上去风格很粗野。

    钢筋笼子里站了好几个人,每辆摩托车上也坐了两个人,呼啸着就来到了栅栏跟前。

    “怎么回事?”皮卡车的车门打开,一名穿着皮衣的男子走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中巴车问道。

    他接到的消息是说有麻烦上门,但是来到这里,看到的却只是一辆中巴车,还有一个年轻人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

    “林威大哥,他们说要从这里经过?!崩罡缌λ档?。

    江流石看着这个姓林的男子,一名异能者,实力还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生存基地的老大,不过是不是都没关系,只要能做主就行。

    林威看了一眼江流石,又看了一眼中巴车,忽然眉头一跳。

    好几股异能波动!

    这车里,这么多异能者?

    林威本来是已经想要拒绝了,但是这时候却是不好草率地决定了。

    他本来带了十几个人过来,以为应对一点小麻烦是绰绰有余了,没想到对方实力挺强的。

    “你们从这里过,对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要适当给予一点补偿?!绷滞淘ピ偃?,说道。

    “你要什么?”江流石淡淡问道。

    如果这林威狮子大开口,那他就懒得跟这些人废话,蛮横也就蛮横了。

    林威想了想,他估计一辆中巴车应该也装不了什么东西,毕竟还有那么多人在上面,不过一些必备粮食肯定是有的。

    “就要二十斤大米?!绷滞档?。

    大米?江流石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你嫌多?”林威有些不悦地说道,“那十五斤,不能再少了?!?br />
    这下江流石的表情变得更古怪了,还带自己砍价的?

    其实大米的储存江流石还有不少,而且大米对他们根本没什么用。

    但是看这林威,他们的粮食有这么缺?

    江流石也无所谓这十五斤大米,他随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开栅栏吧,我们过去的时候就给你们?!?br />
    “行,老李,带人过去把防护带先拆开一段?!绷滞档?。

    听到林威对栅栏的称呼,江流石的脚步又停顿了一下。

    这比破篱笆还要破烂的玩意儿,居然叫防护带……

    这些栅栏并没有设置开口处,所以李哥等人都是徒手拆开一段的,一会儿还得重新折腾回去。江流石也是知道这一点,因此那十五斤大米他才会同意给。

    不然就算是一粒米,他不想给也不会给。

    林威一发话,李哥等人立刻手脚利索地将栅栏拆开了,等了七八分钟后,中巴车总算开了过去。

    近距离看这辆中巴车,林威其实感觉这车挺特别的,表面有种科技的金属质感,跟他印象中的中巴车不太一样。

    不过这车窗从外面看都是一团漆黑,林威也看不到车内的情形,他隔着车喊道:“你这车跟在我们后面?!?br />
    让有异能者的幸存者经过他们的生存基地,林威自然要随行跟着,他可不能冒太大的风险。

    不过这些人真要做什么,他们生存基地也不是吃素的。

    很快在中巴车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小村庄,说是小村庄,其实原本的二层小民房只有几栋,其他都是搭建起来的草棚什么的。

    在村庄外还有一圈砖混水泥砌成的围墙,围墙上方也修建了塔楼什么的,塔楼内都有枪口对准着外面。

    这村庄因为是末世后扩展搭建起来的,所以这条路算是都被占了,江流石他们还是要绕一截农田才能过去。

    村庄的人都看到林威突然带着人出去,这时候又看到一辆陌生的中巴车跟着林威过来了。

    一时间不少幸存者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纷纷望了过来。

    江流石放眼看去,这些幸存者确实都是穷得很,一个个连衣服都穿不好。

    这些人都在干活,旁边还有监督他们的人,看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估计是没少对这些幸存者颐指气使。

    不过这些事情,江流石就算觉得不齿也管不过来,这些普通人在末世求生十分艰难,现在虽然过得苦逼点,但至少能保证基本生存。

    就算把这些对他们态度不好的人解决了,他们还是要继续依附其他人。

    “这里就是我们基地了,你们绕过去,然后我把你们领出去?!绷滞O吕此档?。

    江流石打开了车窗,将一袋米拿了出来:“既然你讲信誉,那这米就给你了?!?br />
    他也顺利地过来了,而且这林威也没有要?;ㄕ械囊馑?。

    其实江流石也不担心林威?;ㄕ?,他真要动手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他自己。

    “好?!绷滞徽惺?,立刻有人过去将大米接了过来。

    就在江流石准备关上车窗之时,他忽然听见了一声迟疑的喊声:“江流石?”

    “江流石!真的是你!”

    江流石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很是激动地冲了过来。

    这个人脸上黑黢黢的,头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理了,长得跟乱草一样,江流石一眼看去,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这人谁???

    “是我,是我??!”说着,这人连忙将自己的头发拨开了,还使劲地擦了两把脸,“江流石,你仔细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