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它的身上,落落有些畏惧地往江竹影怀中钻去。

    “你给我等着,最好不要被我知道你是吃白饭的?!苯魇媛渎涞?,也不知道这只毛球听进去没有,大耳朵倒是忽扇忽扇的,估计都当耳旁风了。

    这时从路旁的荒芜农田中传来了一声闷响,像是雨天打雷一样,但是谁都知道这肯定不是打雷的声音。

    随着一人高的稻草迅速分开,地面都在轻微地颤动着。

    变异兽!

    他们这一路行驶过来,一直都在这种荒野上,遇到变异兽是早晚的事情,甚至江流石都有些意外他们现在才遇到变异兽了。

    吼!

    从荒草间轰然冲出了一头变异牛,个头庞大得像是一辆小轿车,表皮粗糙如砂石,两个牛角狰狞无比,鼻孔中喷着热腾腾的浊气,双眼腥红地盯着这辆中巴车。

    “奶奶个腿!”中巴车上,张海和孙坤看了一眼这变异牛后,陡然双眼发亮,赶紧拿起了枪。

    “牛肉??!”

    变异兽肉虽然都很好吃,但是变异牛羊肉、猪肉什么的,还是更容易让人接受一点,吃起来也更带感,毕竟是末世前常吃的肉类。

    本来躲在江竹影怀中的落落也立刻竖起了长耳朵,眼睛瞪得圆圆的,就差流口水了。

    气势汹汹冲出来的变异牛,似乎都本能地感应到了一丝危险,迟疑着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

    这辆中巴车,在它眼里像是一只盘踞着的钢铁怪兽,而不是什么脆皮车。

    张海和孙坤这就准备动手了,零也拔出了匕首来到了窗边。

    “等等?!苯魇鋈凰档?,“不要浪费子弹?!彼偷乜聪蛄寺渎?,“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不是变异兽吗?既然这样,对付个把只变异兽,应该不成问题?!?br />
    那头变异牛只是一级变异兽,而落落……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能量等级的变异兽,但是它天天吃变异兽肉,还吃了变异蚁后卵,就算打不过这头变异牛也应该可以周旋一下。

    江流石说着,就不由分说地一把将落落抓了过来,然后从窗口中扔了出去。

    那变异牛正在十几米外和中巴车对峙着,呼呼地喷着气,一只牛蹄不断地往后踢,忽然从中巴车里就扔出来了一只毛球,还有江流石的一声怒吼。

    “去吧落落!”

    “叽叽!”落落在几米外落了地,一看到变异牛就在面前,毛都炸起来了。

    它虽然也是变异兽,为了肚子可以胆大包天的跑到变异蚯蚓的巢穴里去偷吃蚯蚓卵,但是正面面对一只变异兽的时候,它却胆小得要死。

    就连平时江流石他们遇到丧尸的时候,这落落都是躲起来的,它作为一只变异兽却根本就不去正面战斗。

    现在陡然被江流石扔出来,落落和变异牛对视了一眼,调头就往回跑。

    “这什么出息,变异兽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苯魇媸桥?,这落落就知道吃。

    而这时,那变异牛已经发出了一声怒吼,四蹄踏地,狂奔起来!

    它疯狂地冲向了落落,狰狞的牛角对准落落的身体,猛地撞了过去。这变异牛势大力沉,这一撞就是一辆车也会直接被挑翻踏扁。

    落落惊恐无比,它根本来不及躲闪,眼看着就要躲不过去了!

    这时江流石心中暗叹一声,狙击枪瞬间举起,枪口对准了变异牛。

    虽然这落落十分没用,但至少吃了他那么多东西,就是煮了炖了也不能便宜这变异牛。

    但是就在这时,落落的身体忽然像吹气球一样一下子暴涨起来,顿时就从一个毛球变成了一个大气球。它本来就长得像熊又像猫,暴涨起来之后看着既滑稽又挺可爱,四条小短腿不停地乱蹬。

    不过它突然涨大挡住了江流石的枪口,就在这时,变异牛已经狠狠撞上了膨胀起来的落落。

    噗!

    在一声古怪的撞击声中,没有任何血肉横飞的可怕景象出现,这落落直接被撞飞到了中巴车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它贴在车窗玻璃上,嗖的一下缩小了,迅捷地从车窗缝隙中钻了进来,头也不回地跳进了距离它最近的冉惜玉怀里。

    “这……”江流石一愣,就连喜欢落落喜欢得不得了的江竹影和冉惜玉她们也很震惊。刚才那一撞看着就不好受,但是这落落……怎么浑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

    砰!

    江流石猛地扣下了扳机,变异牛应声轰然倒下,巨大的身躯就倒在车前两三米的地方,连车体都跟着它的倒地震动了一下。

    “张海,你们去处理一下?!苯魇底?,放下了狙击枪,来到了冉惜玉面前。

    他抓住落落的耳朵提了起来,这落落经过刚才的事情明显对江流石有阴影了,一被提起来就立刻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眼神更是委屈得不行。

    江流石则饶有兴致地提着落落打量,苏光启和苏瞳二人也好奇地围了过来,苏光启更是拿出了老花眼镜,非常仔细地盯着落落。

    从表面上看落落还是落落,不过它刚才突然膨胀起来的样子所有人都看见了。

    江流石抓着落落的耳朵扯了扯,忽然发现,这落落的毛发虽然摸上去软软的,但是它这耳朵,却好像可以随意变形

    他索性试着使劲扯了一下……

    “江哥,你这是……”连冉惜玉都急着维护这小家伙。

    然而在江流石的手中,落落的耳朵被越拉越长,渐渐的,连江流石的手臂都不够长了。

    看着落落的超级长耳,众人都沉默了。这时,江流石提着落落一转身,没成想落落的耳朵就撞在了车门口的扶手上。

    当!

    一声像是金属撞击的声音赫然响起。

    见了鬼了。

    江流石赶紧看去,他这车扶手虽然没有覆盖特殊合金,但坚硬度也是很有保证的,可是这么一看,上面居然被撞出了一个凹陷。

    这可就是随意一撞??!

    江流石顾不得心疼,反正修复这扶手轻松得很,也消耗不了什么材料,他看了手中的落落一眼,索性提起这落落,又往扶手上撞了两下。

    砰砰!

    这扶手又多了两个凹陷,都快断了!

    原本看江流石的举动可以说是虐待小动物了,但是这扶手的惨状却说明,变异兽永远是变异兽,而且这落落还不是普通的变异兽。

    “神奇啊神奇,”苏光启盯着落落啧啧感慨,在经过江流石的同意后,他剪掉了落落的一根毛发拿去研究,过一会儿说道,“这落落的毛发,虽然摸上去柔软,但是却很有韧性?!?br />
    “它膨胀起来,能够挡住那变异牛的撞击,耳朵又可以拉得这么长,显然又是可以随意变形。我看这落落,不是没有用,而是用处妙得很?!彼展馄艉敛涣哓牡乜浣钡?。

    这变异兽智力高,现在进化之后,这实力也体现出来了,让苏光启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他们作为科学家,很难有机会观察到活的变异兽,那些变异兽,就算是特制的笼子都很难关住,但是落落却是任由捏扁搓圆的。

    关键是,它真的可以随便捏扁拉长。

    江流石听得很有意思,他把落落又拉着试了几下,果然是可以随便捏,甚至可以变成一张薄薄的纸一样的,五官都像是印在上面的,眼珠子还滴溜溜转。

    “不错,没白吃我的东西?!苯魇芯踝芩忝挥心敲纯髁?,这落落还是挺特殊的。

    落落似乎看出了江流石没有红烧它的打算了,眼神顿时又活跃了起来,甩着尾巴向江流石讨好,脑袋还在江流石的手掌上蹭着。

    “行行行,我可不吃这套,你跟竹影她们玩去吧?!苯魇渎浣桓私裼?,冉惜玉和李雨欣立刻围了过去,这些女孩子完全抵挡不住落落的卖萌攻势。

    江流石回到驾驶室内,影重新启动了中巴车,继续沿着破烂的小路往前开去,这时,江流石看见旁边的高速路上出现了路牌。

    在几个不同的地名中,江流石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地名。

    江北市。

    江北就要到了……

    当初江流石就是开着中巴车,从这条高速路上冲下,脱离了逃难的幸存者队伍。

    如今的高速公路上,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的身影了,随着他们持续向前行驶,公路上开始出现了大片的废弃车辆,路上、围栏上,还残留着曾经战斗过的痕迹。

    江流石记得,当时军队让所有人弃掉车辆,徒步前行,估计在徒步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危险。

    而断后的军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跟上来。

    很快,中巴车就来到了江北高速路的收费站附近,隔着一段距离,江流石看到了当时堵在收费站门口的那些军车。

    经过了这么一段时间,那些军车都已经脱漆生锈了,虽然看不见尸体,但是收费亭上满是深褐色的血迹,却已经让人足够触目惊心了。

    在收费站上方,“江北市欢迎您”几个大字也显得黯淡无光。

    “江北到了……”

    不止是江竹影,李雨欣也露出了怅然的神情。

    江流石也望着远处的江北市区,他和江竹影曾经就在江北市区的一处角落里相依为命着,在这里生活了十几二十年。

    “我们就不进入江北了,绕城路过,市区里估计全是丧尸?!苯魇档?。

    现在的江北市已经和曾经的江北是完全两样了,昔日繁华的城市现在早已经被丧尸填满,街道两旁都是废弃的店铺,荒凉无比,街道上全是晃荡着的丧尸,腥红的眼睛和脏兮兮的破烂衣物,一看就给人一种强烈的?;?。

    对于这样的江北市,江流石并不想去看,相见还不如怀念。

    只不过对比他当时一心逃出来时的情景,现在的江流石已经有了很硬的底气,就算距离城市很近,他也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

    一般的丧尸群,根本不可能对中巴车造成什么威胁,就更不要说伤害到中巴车内的他们了。

    “嗯,不进去好?!崩钣晷辣硎驹尥?,她坐到了苏瞳身边,轻轻握住了母亲苏瞳的手,显然有些心潮起伏。

    江竹影倒是大大咧咧的,很快就没什么感觉了,反而跟零和冉惜玉说起了她跟江流石一起生活时的事情。

    冉惜玉对此饶有兴趣,静静地聆听着,不时点头,而零抱着双臂站在一旁,也是一声不吭。

    “所以你们是住上下铺,在一间屋子里?”零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江竹影眨了眨眼睛,坦然地点头道:“对??!”

    “嗯……”零又不吭声了。

    江竹影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情,就问这个?

    “嗨,这有什么,你们现在不也跟我哥上下铺?不仅上下铺,还左右铺呢?!苯裼靶ψ潘档?。

    “……”

    所有人都不作声了,冉惜玉神情不变,耳朵却微微有些发红。

    李雨欣更是刷一下就脸红了,偷偷看了一眼母亲苏瞳,羞得都不敢抬起头来。

    只有江流石狠狠地瞪了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江竹影一眼,然后有些尴尬地说道:“车太小了……”

    车是真的??!

    张海和孙坤都是在驾驶室挤着睡,苏光启也跑去驾驶室铺了个软铺,这样位置就已经完全没有了。剩下好几个人面对一个小小的卧室,都是面面相觑。

    不管怎么挤,总要有人跟江流石一起打地铺。

    江竹影作为江流石的妹妹,倒是不怎么避讳地睡到了江流石地一侧,而另一侧,就是几个人默默地轮流了。

    这本来就搞得江流石有种怪怪的感觉,但是好在众人心照不宣,现在被江竹影这个天真的家伙乱说话点透了,江流石顿时感觉空气里都飘着尴尬两个字。

    “哎,要升级,得抓紧升级基地车?!苯魇牡?。

    也不知道二级基地车是什么样子,到时候睡觉会不会方便一点。

    “其实也没什么,都末世了,能有这样的温暖安全的地方安心地睡觉,这已经很好了。至于那些细枝末节,不用太在意?!比较в袼档?。

    说着,她看了一眼江流石,从冉惜玉那双冰冷的灰色眼眸中,江流石看到了一丝笑意。

    看到江流石的窘样,冉惜玉轻轻低下头,抿住嘴唇露出了一丝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