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前,人们已经习惯了有导航的出行,只要输入目的地,甜美的电子音便能指引司机直达目的地,连交通规则,变换车道都帮你考虑周全了。

    但现在,别说导航了,连路都走不通。

    从霞远去江宁,辗转几百公里,去找一片工业区,即便曾经到过那里的苏光启,也只是大概知道个方向。

    为了避免迷失方向,他们以一条高速公路为路标,沿着边缘行驶,当然,这条高速公路本身早已经被废弃的车辆堵死了,那些曾经光鲜亮丽的车子,许多已经在撞击中变成废铁,染满发黑的血迹。从末日爆发之时,它们就永恒的废弃在这里,并会一直废弃下去……

    高速公路下方,路况自然不怎么好,一路颠颠簸簸,到黄昏时分,天空中下起了雨,灰蒙蒙的烟雨连成了一片,笼罩着那条绵长的公路,仿佛要将一切淹没在雨中。

    “真背运,本来就路况差了,这一下雨,更是跑得像乌龟一样慢?!?br />
    江流石看着雨水啪嗒啪嗒的落在车窗上,有些不爽的说道。

    “江哥,你知足吧,现在连路都没有,根本是在越野,还下了这么大的雨,一般的车子早就抛锚了,我们还能开到三十公里的时速,路虎越野车都比不了?!?br />
    李雨欣笑着说道,能找回自己的家人,她心情好了许多。

    江流石笑道:“既然下雨,我们就不着急赶路了,反正天也快黑了,就停下来休息一晚吧。上次的火锅料还有剩,再做一次火锅,开几罐啤酒,庆祝雨欣跟家人重逢?!?br />
    “嗯,谢谢江哥!”

    李雨欣开心的说道,她由衷的感到,能遇到江流石,真的是自己的幸运。

    看那车窗外面的雨,那可是冬末的冷雨,浇在身上不知什么感觉,没有空调、没有供暖的末世里,冬天太难熬了,不知有多少幸存者,在这冷雨夜里瑟瑟发抖,忍受饥饿和寒冷,无法入眠。

    而他们却在温暖的房车里,有柔软的床铺,有火锅,有啤酒,这种生活说出去,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

    “对了江哥,外公这两天都在看落落呢,我之前跟他说了落落的事,他惊奇得不得了,还说这种变异兽,有些颠覆他们以往的认知呢!”

    听了李雨欣的话,江流石翻了个白眼,提起落落这货,他心里就来气,那可是变异蚁后虫卵啊,居然被这个胖乎乎的家伙直接给吃了!

    江流石肯定,以落落的智商,肯定能分辨出什么东西是可以让它吃的,什么是不该吃的,可是知道不该吃,还趁自己不注意偷吃下去,这就太可恶了。

    “这家伙还在睡,睡了都多久了,它除了卖萌打滚,用它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欺骗你们的同情心之外,没干过一点好事?!?br />
    江流石不爽的说道,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卧房里传来江竹影的声音。

    “哥!落落刚刚动了一下,好像是苏老先生把它唤醒了!”

    江竹影的声音,有几分惊喜,江流石听得怔了一下,啥?这家伙醒了?

    本来也到了要休息的时间,影找了个地方,把车子给停了,基地车上的一行人,都集中在了驾驶室,那也是安置落落的地方。

    江流石看到,苏瞳和苏光启明显都有些兴奋,江流石能理解科学家的心情,即便都末世了,他们还是会因为一些新发现而激动。

    “苏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这货……呃……落落怎么就醒了?”

    “哦,是这样的?!彼展馄艉攘艘豢谒?,兴奋的说道:“这小家伙,真是不简单啊,它的智慧是我生平见过所有动物中最高的!我之前见过认识一百多个单词的狗,见过能通过图片语言和人类做沟通的黑猩猩,见过利用汽车碾压开核桃的乌鸦,但这些动物,都不如眼前这个小毛球?!?br />
    苏光启说话间,疼爱的摸了摸落落,落落耷拉着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这智慧生命啊,一直是我们人类研究的课题,很多国外的论文,做了类似方面的研究……”

    “咳咳?!苯魇坏貌桓煽攘缴?,打断苏光启的话,苏光启显然是对落落的智慧很感兴趣,但在江流石看来,它这一点除了能让它更好的卖萌,并用来骗女孩子的同情心之外,根本没个卵用。

    江流石更关心的是苏老先生是用了什么办法弄醒这货的,它是不是进化出了什么能力。

    吃了他的变异蚁后卵,总要有点反应吧?

    “呃……抱歉啊小江,我刚才兴奋过头了,说了点题外话?!彼展馄艄恍?,“是这样的,其实之前我听雨欣说了落落的经历,就对这小家伙很是好奇,我用手头上不多的仪器,对它进行了各种生理数据的测量,结果我却发现,它的交感神经活跃性很高,一般昏迷情况下,交感神经会处于不活跃的状态,对外界的各种刺激反应非常迟钝,甚至完全没有反应?!?br />
    “所以我就有点想法,做了一些实验,比如压眶测试什么的……根据它的一些下意识的反应,我发现……这小家伙在装昏?!?br />
    “后来就简单了,我听雨欣说它爱吃烤肉,我故意把一些切好烤肉放在它旁边,然后走出去,结果你猜怎么着,回来之后我乍一看还以为烤肉没少,自己判断错了,结果仔细一看才发现,烤肉少了好多片,但这小家伙故意把偷吃完的烤肉又弄成凌乱又自然的样子,让我差点没发现!”

    “我听雨欣说,这小家伙能做简单的交流,我就直接拆穿它了,一开始它还继续装晕,我说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去告诉小江你,把它烤了,结果它就吓得起来了?!?br />
    听了苏光启的描述,江流石愣了半天。

    装昏迷!

    这小家伙……

    江流石一下子想明白了,它是因为偷吃了虫卵,知道做错了,怕自己揍它,所以醒了也不爬起来,而是继续装睡。

    这小家伙,成精了??!

    看来当时江流石说要把它烤了吃,它都听明白了。

    “怪不得了,我就觉得嘛,昨天好像少了一些烤肉,我还以为是谁偷吃了呢,原来是落落!”

    江竹影说着,很开心的抱起了落落,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反而眼神中满是疼爱的神色。

    “真是的,醒了干嘛还装睡,这两天饿坏了吧?!崩钣晷酪捕月渎涿皇裁吹挚沽?。

    落落好像一下子找到了?;ど?,拼命往江竹影和李雨欣怀里挤,一边挤,还一边有些胆怯的看着江流石,生怕江流石真的把它烤了。

    看着这货一边卖萌,一边又如此简单的逃脱了惩罚,江流石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什么跟什么啊,它可是吃了变异蚁后的卵,就这么给混过去了!

    “小样儿,别装了,你给我过来?!?br />
    江流石不由分说,一下子从江竹影怀里把这团子给拽了过来。

    落落两只大耳朵耷拉着,一对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江流石。

    “别给我卖萌,我可不吃这一套,我说吃货,你吃了变异兽虫卵,进化出什么能力没?赶紧给我施展一下,听懂没?!?br />
    江流石可是个实在人,有投入就得有回报啊,那么珍贵的虫卵,你吃了也就罢了,金条扔进水里还有个响呢,你总不能白吃了吧!

    眼看着落落大眼睛眨啊眨,也没什么表示,江流石干瞪眼。

    “我靠,你不是真的白吃了吧!”

    “哥,你那么凶干嘛,别吓着落落?!苯裼案辖舭崖渎浯咏魇幕忱锔阑乩戳?,似乎生怕落落被伤到了。

    江流石真的要无语了,这落落就是仗着有靠山。

    而不管是江竹影,还是李雨欣,冉惜玉她们,一到了这个时候都变得没有原则,不讲道理了。

    “哈哈,小江,你不要着急,关于这一点,我们也非常好奇?!彼展馄羲底?,目光炯炯地看着落落,这个毛球一样的小家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