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高和身为异能者,李科长一跟上来他就立刻察觉到了。

    “李诚?”张高和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李科长应该是和江流石带来的那些科学家们一起的。

    其实在末世爆发时,张高和的妻子已经变成丧尸了,当时张高和亲手开枪打死了变成丧尸的妻子,这件事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所以来到霞远安全区,遇到妻子的表弟李科长后,张高和便对李科长很照顾。

    李科长原本是霞远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小管理,建立霞远安全区后,在张高和的关照下,加上李科长本身就比较会钻营,于是就进入了科研所担任管理人员。

    科研所都是些科学家,平时都沉浸在研究和实验中,管理工作没有人感兴趣,所以才落到了李科长的头上。

    “高和啊……”李科长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张高和的面前。他一把抓住了张高和的胳膊。

    张高和皱了下眉头,他感觉到李科长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你没事吧?”张高和问道。

    李科长愣了一下,然后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我能有什么事,就是刚才吓着了,吓着了……”

    “你们要去找医生?我跟你一起吧,留在这里我有点害怕?!崩羁瞥び炙档?。

    张高和原本还想再问两句,听李科长说到找医生,他立即想到这才是正事。

    “找医生就不用你了,你到楼上后找个房间待着吧?!闭鸥吆退档?。

    “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什么忙?!崩羁瞥じ谡鸥吆秃竺?,回头朝医院大门口看了一眼,仇恨的目光在江流石身上停顿了一下。

    剩下的感染者已经不多了,医院大门凭这些特种大队的战士们完全可以守住,江流石来到中巴车上,将江竹影抱了下来。

    车上比较拥挤,并不方便看病,江流石打算将江竹影也带上楼。

    李雨欣连忙跟了过来:“我还是要跟着竹影才放心?!?br />
    她一直照顾江竹影,这会儿自然也不会丢下江竹影。而且她外公和母亲留在中巴车内也很安全。

    冉惜玉也走了下车:“我也去吧。听听医生是怎么说的,以后我们也能参考参考?!?br />
    “嗯?!苯魇懔说阃?。

    队伍里零也快要进化了,的确应该多了解一点二级进化者的事情。

    不过这个“快要”也是一个不确定的时间。

    彭鼎龙叫来了两名战士,让他们带着江流石去病房等待。

    这两名战士都有些兴奋,能跟江流石近距离接触。

    张高和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这里有战士守着门在警戒。张高和推开门,里面坐着十几名医生护士。

    “魏医生,乔医生,请跟我来一下?!闭鸥吆蜕艘幌?,目光停在了两名年纪稍长的医生脸上,客气地说道。

    魏医生和乔医生跟着张高和走了出来,张高和对两名医生说了一下情况,然后问道:“用不用我派人去拿血清?”

    “不用了,所有的血清都在我提着的保温箱里?!鼻且缴档?。

    这些血清太重要了,数量也很少,因为要撤退,所以乔医生第一时间就是将血清拿到了身边,贴身保管。

    李科长站在张高和身后,目光一直紧盯着那保温箱。

    “需要人帮您吗?”张高和问道。

    “不必,血清都放在玻璃针管中,很脆弱,万一摔了就糟了?!鼻且缴⊥返?。

    “李诚?你怎么还在这里?”张高和一回头就发现李科长还跟着他。

    “这是要去给江队长的人治病吧?我之前听见了。你也知道,这次要不是江队长,我可能已经死了,哪里还能活着见到你。我也得去,在旁边搭把手也行?!崩畛系妥磐匪档?。

    那两名医生提着保温箱和医疗箱,已经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走在了前面。

    张高和有些无语:“那你来吧?!?br />
    李科长跟在后面,经过一扇玻璃窗时他抬头往里面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很难看,他伸手拽了一下衣领,露出了脖子处的伤口,那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他感觉里面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眼看着已经快要走到病房门口了,甚至李科长已经听到了江流石正在跟人说话的声音。

    那两名战士兴致勃勃地向江流石求教着枪法的问题,言谈之间不停地对江流石表示钦佩。

    听到这样的声音,李科长顿时觉得无比刺耳,他心中的仇恨也一下子爆发了,打垮了他的最后一丝犹豫。

    “乔医生,看你提得不轻松,我帮你提吧?!崩羁瞥た熳吡肆讲嚼吹搅饲且缴砗?,伸手就抓向了乔医生手上的保温箱,他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

    乔医生惊了一下,连忙缩回手闪到了旁边:“不用了……”

    就在这时,李科长耳边传来了一个让他浑身血液都仿佛凝固的声音:“你最好不要动?!?br />
    这声音是一个淡淡的女声,听在李科长耳中却让他感觉像是见了鬼一样,因为这声音是直接在他脑海中响起的。

    这时,江流石等人从病房中走了出来。

    李科长一眼就看见了江流石身边的一个灰眸少女,容貌气质都十分出众??吹秸馍倥此难凵?,他立刻就知道了,刚才在脑海中警告他的声音,就是这少女的。

    江流石看着李科长,开口说道:“胆子比老鼠还小,还想着动手抢血清?你自己几斤几两,心里真是一点数都没有?!?br />
    李科长浑身发冷,他其实已经设想了好几次要怎么行动,可是当他看到江流石时,却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恐惧。

    之前江流石战斗时的样子,展现出了他可怕的实力。李科长心中的一切怨毒,都在真正面对江流石时变成了畏惧。

    张高和愣了一下,他刚才正想说李科长两句,但是却完全没有想到李科长想动手。

    但是看到李科长脸色惨白,浑身僵硬的样子,似乎江流石他们说的话不是无的放矢。

    张高和立刻走过去,一把将李科长的手抓了起来,啪嗒一声,一把手枪掉在了地上。

    “李诚!”张高和抓着李科长的手腕,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刚刚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可以直接被枪毙的!”

    李科长浑身哆嗦了一下,眼中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

    江流石则漠然地看着李科长,刚才冉惜玉感应到了李科长的情绪,不然的话还真会让这个小人影响到血清了。

    “我本来就活不成了……”李科长嘴里哆哆嗦嗦地嘟囔着。

    张高和没有听清李科长在说什么:“快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科长是他妻子唯一一个活着的亲人了,张高和并不想真的枪毙他,不过现在证据确凿,为了给江流石一个交代,这李科长坐一段时间的牢是免不了了。而且现在,也要做够姿态,才能让江流石满意。

    就在这时,面色惨败的李科长忽然张开嘴,一下子咬在了张高和的手上。

    这是张高和完全没料到的,他痛哼一声,猛地将李科长甩开。

    李科长被甩了出去,摔倒在地,他也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那样躺着,嘴角流出的血也没有擦一下。

    “你疯了??!”张高和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上,怒骂道?;购盟魑炷苷咂し羟咳?,只是咬出了深深的牙印,并没有破皮。

    “呵呵……”李科长像是失心疯了一样,只是笑着不说话。

    江流石则在一旁看着这场闹剧,这时李雨欣凑在江流石耳边说了两句。

    江流石顿时笑了笑,对李科长说道:“你刚才受伤了?”

    张高和脸色一变:“江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你去他身上查验下吧。他受伤了,看他的意思是打算报复我,被发现之后,就干脆想咬伤了你,想等你发作之后引起内部的混乱,让更多的人给他陪葬。最好是能让我们也栽在这里就最好了,是吗?”江流石问道。

    李科长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原本是想劫持乔医生,把血清毁掉的,但行动还没开始就失败了。现在的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张高和神色剧变,他没想到李科长在无人可下手的情况下,居然会选择对他动手。

    “李诚,你不是人!”

    张高和简直不敢相信。

    这时,江流石身边的李雨欣开口了。

    “其实我已经找到了治疗的办法,虽然治疗刚被感染的人?!崩钣晷浪档?。

    她之前拿了一条寄生虫在研究,并且尝试用她的医疗异能来杀死和驱除这种寄生虫。

    这种寄生虫在体内会迅速繁殖,很快就会遍布全身各处,进入大脑之中,无论什么药物都不可能起到作用。但是李雨欣的医疗异能却可以直接作用在人体内的这些寄生虫身上。

    不过寄生虫如果已经完全操控取代了人体,这时候的治疗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就算治疗了,人体也废掉了,这个人也已经死了。

    李雨欣的话仿佛一道惊雷,一下子就让李科长看向了她。

    “救命!救命!”李科长顿时抓住了救命稻草,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找到了治疗的办法!

    这时,江流石往前走来,不过他却是在对张高和说话:“你如果刚才当机立断处置了他,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了?!?br />
    说到这里,江流石右手一晃,像是变魔术一般,手中忽然就多出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李科长。